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父親大人,那麼那位有力量的人,到最後做了什麼?
那個人呀…因為得知道自己力量不足夠,所以開始想向自己的女兒下手。
怎可以這樣做!?

對哦…怎可以呢?只是那男人,本來就不打算生女兒的。
對他而言,這名女兒才是害她的妻子被打進狹間界的罪魁禍首。
他認為如果那女孩不在,就沒有人知道他與一名人類女子結合。
所以他想殺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拿走她的力量,令自己變得更強、更大,以反抗那名王者。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女兒其實與他同樣痛苦…
失去了母親的同時,也得到一個想殺自己的父親。

呃吶,父親大人,你就不能做些什麼事嗎?
我已經做過了,不過兩個男人之間的誤會太深、太深了。實在無法…向他解釋呢。
可是我不想看到兩父女互相殘殺哦!
嗯,美妮絲,我也不想看到。所以我才把自己的眼睛及命運的石頭用作賭注,希望可以利用人們之間早已經存在的連線,來解決這次的事件…

無論結局是怎麼樣,也無法後悔了。









第九章 哥哥以外




「史古雷大人…」
柔安拖著已經破爛不堪的衣服,滿身傷痕地回到城東的一座山洞。
那兒雖然看似不是房子,但有很基本的家具。
一名像著金色長髮,又年輕又帥氣的男子正坐在沙發上看書。
「史古雷大人…」
柔安再次的呼喚,那名叫作史古雷的男生才微微一笑。「回來了?」
「是的…很抱歉,無法打倒他們…」
「我不是已經把力量都交給妳了嗎?」史古雷完全沒有把目光移離書本。
「實在很抱歉…」
「算了,反正妳不在期間,我也找到不少的同伴。」
此時柔安才發現山洞多了很多不同類型的靈氣,四周充滿殺氣騰騰的靈、妖及怪。
「史古雷大人,他們是…」
「都是對洛基王不滿的伙伴們呀。」
此時柔安頓覺嘔心,她在這個環境下,完全無法提起精神來。
真不知道史古雷到底如何能在這種氣氛安靜看書!
「柔安…」
「是?」
「妳已經沒有用了。」
狐妖的表情突然爆發:「什麼!史古雷大人!不會的!!您怎會不要我?」
「把力量也給妳了,但還是空手而回,而且還讓敵人醒覺…」史古雷放下了手本,像是看著一件無用的玩具般笑道:「妳不知道我的力量是多麼珍貴的嗎?小妮子。」
「但是…史古雷大人…我對您是…」
「我只需要打倒洛基的力量。」
史古雷撫著柔安骯髒的臉,微笑道:「妳的記憶好像有些很有趣的東西…呀呀?我看到了…那頭鳥有著與我一樣的眼睛…是洛基那傢伙吧。還有那一頭紅色毛髮的小女孩…以及…哈,那名孩子?小妮子,妳怎會把那名孩子認錯的呀?」
那是女人的直覺,柔安知道自己一定沒有認錯。
柔安深信那名女子早已經不在狹間世界。
「算了。妳還是給我死到一旁吧。」
「史、史古雷大人!!」
柔安哀哭著,爬到史古雷的腳邊:「別拋棄我!史古雷大人!」
「如果妳不想到狹間磨盡靈魂的,快滾。」史古雷平淡地道。
看得出史古雷是認真的,他已經沒有再露出本來的笑容。
柔安絕望了。
「那我一直以來在做什麼…」
一直以來為史古雷東奔西走,完全是為了幫助他,讓他成為王。
總是想著:我那麼努力,一定會在史古雷心中佔有一席位。
而且只要史古雷成王,就可以拜託他把同樣身為狐妖、卻被城市的警察追殺的姐妹們報復了。
『在這個世界,追求力量根本就沒有意義。幫助一名一直在追求力量的小角色,就更沒有意義。』
不會的…
並不是這樣的…
回頭目視再次安靜看書的史古雷,柔安碰碰跌跌,離開了山洞。





武殊覺得自己最近的運氣很差勁。
明明是被下令搶奪宇宙獨一無二,會令人肚餓的止瀉藥;雖然不如以往般碰上捷達斯,卻遇見了一名比捷達斯更難纏的人。
「呀~武殊君,有你在真不錯呀~像我們這種無法靈體化的生物,真不知如何進入這種整顆星球爆炸後所引發的宇宙泥牆。哎,我的老公又沒用,真糟糕呢!」
武殊被拜託…不,應該是被強迫搬石頭了。
看著那名依賴者,武殊不滿地大叫:「妳是炸彈人吧!為什麼不懂得自己炸開這些石頭!!」
「如果不小心把泥牆炸得沒留下我們能活動的空間,那麼就無法把那些僵在中間的靈魂們救出來了。」
那名炸彈女郎──米可米理所當然地道。
「胡…」
堂堂戰鬥隊長,居然淪落到如斯地步。武殊把石頭用來作發洩對像。
「呀,小心一點呀,否則泥牆會塌下來的。」
真巴不得它立即塌下來,那麼自己就不用再做下去了。
「可惡!別說這個!是不是我把石頭都搬開,妳就會把宇宙獨一無二的止瀉藥給我?」
「我們炸彈人說到做到!」米可米抱著手:「反正吃了之後會肚餓的藥我也不想要。」
聽到有這報酬,武殊便更賣力地移石。
不過沒移多久,米可米便突然叫停。
「…等等,武殊君。」
「什麼?」
米可米舉起了手:「烈火炸彈!!」
「喂!喂喂!不是說不能用炸彈嗎!」
不過米可米的攻擊方向不是向石頭,而是向宇宙的遠處。
「炸彈射擊!!」
武殊歪嘴大叫了一聲:「那手勢與穆迪的…」
「你也認識我的兒子?」
天空一陣爆炸,米可米拉住武殊的手臂開始逃跑,她的怪力似乎比武殊還要強大。
「什麼!妳是穆迪的媽媽!?」
看起來叫作穆迪的姐姐還差不多!
「嗯,既然你認識穆迪,那要說話就方便多了。」
遠離了泥牆,米可米終於都停了下來。武殊則因為離心力而被丟到遠遠。
一把聽起來非常嘶啞的聲音從黑色的天空發出。
「米可米…找了妳很久呢…」
「基魯…」
天空上的基魯已經化身為一團黑色的火焰,在宇宙空間下,很難被觀察。
武殊呆呆看著天,此時,一團不屬於他的回憶鑽進了武殊的腦袋:
看起來比現在更年幼的米加米,把一堆的火炎封印在狹間的世界。
「那個傢伙…是來報仇的?」
米可米哼笑了一聲:「聽說你害我的孩子受了不少苦呢…」
「不,妳的孩子與他的朋友…也讓我受了不少…」
基魯摸摸肚皮。
「那個力量是…凡特斯之箭的力量!?他們之中已經有人醒覺了嗎!?」
米可米吃驚地道,基魯的笑容漸漸消失。
「沒錯,這也是我向布萊克保證完成的工作…不只箭,連納孚之劍也已經出現了。」基魯伸出了手:「雖然還餘下一人…但那人是妳的孩子,我這時實在沒有心情把這份工作接下去。還是…先讓妳去死吧!」
能量波從基魯的手冒出來,米可米遞速地躲過了一擊後,便立即反攻。「火龍炸彈!炸彈射擊!!」
戰鬥一直持續。






坐在靈異界哥哥的家中,白寶一臉無奈的呆相。
「…霸迪有了一把弓,美絲迪有了一把劍…」
現在只餘下自己什麼也沒有。
「什麼嘛!我還可以用炸彈呀!!」
婆婆看著孫子的自言自語,雖然不能呼吸,但還是忍不住用力嘆了一口氣。
「這傢伙…還是什麼新東西也沒學會呢。」
「婆婆!!」
白寶一臉賭氣,害一旁的零忍不住笑出聲。
「零先生也是這樣!」臉頰變得更漲,零好不容易才能止笑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不過真的很久不見白寶你在發小脾氣…以前總是哭哭啼啼的,現在變得更可愛了。」
「零先生!!你再說我就不理你了!」
就像是小女孩似的,看來白寶還是一點也沒有成長,婆婆顯得頭痛。
說起來,就是美絲迪說要來見穆迪,白寶才吵著跟上來的。
不過那兩個人已經去了作二人世界,只留下白寶獨自在家中生悶氣。
「…嗯,說起來,零先生也不是應該喜歡美絲迪嗎?」
「咦!?」
白寶沒有轉彎的問題害零立即臉紅──儘管一台已經去世的機械人是不應該懂得臉紅的。
「美絲迪與哥哥一起…那麼零先生你不應該很寂寞嗎?」
「這、這個…」
桃桃婆婆覺得自己無眼看下去,便一聲不響地走進房間。
「婆婆!呃,白寶,我…」
連唯一可幫自己解圍的婆婆都離開,零完全逃不過白寶的追問。
「這個…唉!白寶,你坐好,乖乖聽我說吧。」
想不到白寶真是立即坐直了身子。
「我已準備好了!請指教!」
似乎也真的逃不了,零放鬆了身子,輕柔地道:「那麼,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你有沒有把我當成穆迪?」
「呃,為什麼突然這樣問?」
零沒有回應,只是看著白寶,等待他的答案。
看來零是想等自己說出來,白寶就按自己的想法,不加修飾地直接道:「沒有。」
「那麼…你把我看成什麼人?殺害穆迪的兇手?還是…」
「的確,我有這樣想過。」白寶認真地看著零:「不過那根本不是零先生本來的意願吧!殺掉我哥哥的是MA-0,不是零先生!雖然我不會原諒你,但你始終不是真的希望殺掉哥哥。」
「白寶…」
「我把零先生當成是另一個哥哥。這樣不是不錯嗎?我不想零先生寂寞,而我又可以多一個哥哥…」
零再次失笑,害白寶緊張起來。「什麼嘛!難道不可以嗎?」
「不、不,你可以這樣想我很高興。我從來都沒想過白寶你會這樣看我…」
「我這樣還是太自私了?」
「不。」零輕拍白寶的頭。「謝謝你,白寶。」
白寶有點征,只是呆看著零:「那個…美絲迪…」
「哎!」本以為已經成功拉開話題,想不到白寶還記得。
「零先生快點說嘛…你到底是不是喜歡美絲迪呢?」
「…美絲迪不是這樣看我的。而且我也快投胎了,無論什麼感情也好…」
「也就是說喜歡吧。」
白寶抱著手說:「真不明白…大人們談戀愛,總是不懂向喜歡的人說出愛意。零先生也是,沙度也是…但是我身邊那兩個…呼!簡直是惡魔,明明我也不喜歡她們嘛…」
「不喜歡大可以說出來的。」
「但我擔心會被殺…」白寶無奈地低頭,心中冒起了真不想當男生的念頭。
零看著沒力的白寶,肩頭放鬆下來。
「沒問題的,一定沒問題。」
「嗯,我也覺得會是這樣。」白寶再次展露出笑容:「零先生說沒問題就一定會沒問題的!零先生也是,如果覺得寂寞,一定要對我說哦!擁有六顆炸彈星的白寶大人一定會讓零先生變得更充實!」
「白寶…」
「我們是兄弟嘛!」
白寶那笑容,之前只能從穆迪的回憶中看到。
現在他卻把這笑容送給了身為殺人兇手的自己。
在房間偷聽一切的婆婆喝了一口茶,溫柔地笑了。






在離城市不遠的地方,有一條小村落。
那村落並沒有多少大人,基本都是小孩子的世界。
有些小孩子在父母離世前,他們就因為各種原因而先行來到靈異界。
本來靈異界的房子是可以一代一代地接下去,不過這些孩子也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他們得不到可以居住的地方。所以,孩子們便自發在這兒興建一條簡樸的村子。
如果只是靈魂的階段,不吃東西也沒所謂;但是一些年長的孩子看到年幼的孩子因為美食而垂涎三尺,他們還是會不忍心。
於是有能力的人便到城市裡打工,因為都還只是小孩,能賺到的收入並不多;但只要節省使用,總還能分得一些零用錢。
而麥克斯則留在這個地方,為孩子們看守他們那少有的財富。
「呀!麥克斯哥哥!你在做什麼?」
「燒烤。」
麥克斯利用炸彈生火,樹技當成是燒烤叉,上頭有兩個差不多烤熟了的蕃薯。
對麥克斯來說,他只是因為無聊才做這種事。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麥克斯注意到自己有所改變。
嗅到蕃薯的香味,小孩都湧了過來。
「好香呢!」
「想要就拿去吧。」麥克斯伸出樹枝。
「哥哥不吃嗎?」
「我不吃。」
孩子們一起分享著兩塊對他們而言是非常難得的蕃薯,麥克斯想著下次還是帶多些回來好了。
「麥克斯哥哥每次都會帶些吃的回來,但自己卻不吃呢。」
「嗯!真是好人!」
麥克斯搖手道:「只是等值交換。你們給地方我落腳,我作為回禮,應該把食物都讓給你們。」
反正自己也吃不下。
孩子們還是向麥克斯閃閃發光,麥克斯沒有再說話,只是站起來,離開原位。
村子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那是一名妖,受了傷,滿身都是塵,本來應該貌美似錦的女性現在顯得很落魄。
「是你…?」
「為什麼妳會出現?」
先是看著麥克斯發呆,狐妖柔安苦笑了一下:「為什麼我會走過來呢…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走哪裡,總之就是…我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哪裡…」
女人一邊說,一邊哭。但淚水已經哭乾。
很快她整個人倒了下來。
「喂!妳沒事嗎?」
見對方沒反應,麥克斯抱起了比自己高的女人,向一所簡陋的小木屋走去。






米可米不知道已經發射了多少次炸彈,可能因為很久沒有認真戰鬥了,所以很多發的炸彈都是發空。
就算有些擊中了敵人,也不見得敵人受了多大的傷害。
「可惡…」
最大的問題還是不能確定對方的位置。這個地方剛有很多的生命離世,新生的靈氣把基魯的靈氣都掩蓋了。而基魯身體的顏色也與無垣的宇宙不相百仲,眼睛不是很好的人,根本找不到基魯所在的位置。
「怎麼了呀!女人!妳以前的氣勢呢?」
「快出來!與我堂堂正正來一場勝負呀!」
武殊開始盤算該如何逃跑,反正任務也不只一次失敗,還是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比較穩當吧。
「什麼人鬼大戰等等的我不管…總之我會為你們上香…不要找我…真的不要找我…」
「武殊,你跑哪裡呀?」
突然被叫住,作賊心虛的武殊整個人跌倒在地上。「嘩呀!霸、霸迪!別嚇我!」
「…真想不到,本來只是跟著小亮過來的,居然會被我看到這個景色。」
霸迪雙手插袋,只見於他眼中已經不再是亮的小孩站在米可米的旁邊。
「基魯,你在做什麼…」
米可米這時才知道身邊站著一名小孩。
「布萊克…!可惡…我只答應你讓那些傢伙的能力醒覺,你沒說過不能讓我報復!」
「史古雷已經集合了軍隊,你還有心情玩那種無聊的報仇遊戲嗎?」
布萊克的表情永遠不會在亮的臉蛋出現,米可米看到這個樣子的布萊克,只能用力倒抽一口氣:「你…」
「呀,妳就是米可米,幸會。」此時布萊克的眼底下有一絲的溫柔:「我的另一個人格受妳的孩子照顧了。」
「這個…」米可米有點不懂對應。「另一個人格?」
「有點像靈魂製造吧。」布萊克向前走一步:「妳應該知道…亮的前身其實就是雷娜。否則妳不會把鈴收作徒弟,因為她那完全屬於靈異界的能力,與妳那屬於人間界的靈力不同。」
基魯向米可米發出了攻擊,但布萊克伸手就輕易擋下。「我說話時請不要打擾。」
一旁的霸迪看得呆了,一堆問題從腦中生出來。
武殊則因為被霸迪捉住,完全無法逃跑。
「不過很可惜,只有妳知道亮就是雷娜,所以妳便把露娜交給鈴照顧。然而露娜從來也沒想到,最好朋友的弟弟,前生就是她的母親。」
「什麼!」霸迪咬著唇。「這傢伙前生是露娜的母親!?」
布萊克看了一眼霸迪所在的方向,基魯再次發動攻擊,這次布萊克甚至把魯基整個人都鎖在黑色的圓球中。
「…史古雷也不知道,她最愛的妻子,早已經被洛基解放,而從狹間界投胎去了。」
「那麼…」
「現在的亮已經不再是雷娜,他應該什麼也不記得,不過身為雷娜的潛意識知道史古雷要傷害露娜…他們兩個人的女兒。」布萊克按著心:「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被亮的內心製造了出來。雷娜本身就是一名很強的通靈者,就算轉生,靈力也不會減少。所以亮有很強大的靈力,而被製造出來的我也是這樣。我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阻止史古雷殺害露娜。」
「到底為什麼史古雷要殺害親女?」
霸迪忍不住走出來,他知道再躲下去也沒用,武殊則抱著手在旁邊不耐煩地聽著。
「…一名怪應該是不能生孩子的,因為這意味著他們要用自己的一部份力量製造一個新的靈魂。」孩子成熟的表情讓別人覺得他不應該有如此可愛的臉蛋。「露娜是他與雷娜所生的人類,史古雷不知不覺用了自己的力量製造了一個靈魂。不過史古雷卻知道:只要他把露娜殺害,便可以把靈力吸收回體內。史古雷與現任王洛基本來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史古雷本身的力量亦遠多於洛基。所以史古雷以為只要打倒洛基,就可以把在狹間界的雷娜救回來。」
「也就是說,史古雷做那麼多事只是為了妻子…」霸迪說著生氣地別過頭。
武殊偏著嘴,微微抬起了手:「呃…請容我發問…為什麼你那個…小亮嘛?對了,你知道小亮的前身就是那個…大惡人的老婆…那麼為什麼不直接對他說?」
布萊克苦笑了一下:「因為亮已經不再是雷娜了。」
這時,布萊克像是感受到些什麼,眼神變得嚴厲:「我們沒空在這兒聊天了,史古雷已經發動了他的軍團。我看他的目標是力量還沒醒覺的白寶吧。被洛基選中的三人…」
聽到白寶有事,米可米與霸迪立即顯得急起來。
「我還未說完。」布萊克嘆道,不知為何靈力開始變弱:「我能做的只有那麼多,霸迪,你那眼睛是洛基送你的,要好好珍惜。還有,在白寶身邊的那名叫作美妮絲的怪,其實是洛基的女兒,真是有緣份呀。你們三個被洛基的石頭選上,我想一定有連洛基也不清楚的原因。只不過…你們身邊有很好的朋友、家人、與以愛著你們的人。也許這就是你們三人牽絆吧。請好好保護露娜,這是雷娜的希望…也是我存在的理由…你們的話…一定可以…」
沒說完,布萊克失去所有力量,整個人倒下。
米可米抱起了失去意識的小孩,無奈地道:「布萊克已經不在了吧…」
霸迪上前察看,接著輕輕搖頭:「他已經完全不在了…布萊克這人格既然是亮的潛意識做出來的,現在他的任務完成了,製造他的力量也應該回到亮的靈魂吧。」
「哈、哈哈哈哈哈!」
天空傳來了基魯的嘰笑聲:「布萊克不在了!那就是說我想做什麼也行啦!我也不用守約啦!妳的兒子就由史古雷的軍團解決,我現在就要來報復了!!」
基魯向米可米伸手,發出了強大的能源波。
然而霸迪的一支箭把能量波都射散。
「又是你…」
「抱歉,我們現在趕時間。」
米可米把亮交給了武殊,舉起了手:「火之舞炸彈!」
基魯向後一退:「這個炸彈…」
「…剛才布萊克在說話的同時,已經同時幫我把那些可憐靈魂們都引導至靈異界了,哼,真是很強大的通靈者呢。所以,專屬於這個世界的精能夠再出來。」
抬起頭來,米可米完全表現出她的自信。「於是我可以戰鬥了!就在這個世界的精的幫助下!基魯,你應該不知道吧!我的靈力代表了我炸彈的力量!我的炸彈所擁有的,就是活在這個世界的希望呀!我的火,可以燒毀你身上的絕望呀!這就是我的炸彈!」
「別說笑!」
基魯說著便立即藏起了身影,霸迪放下了弓箭,問道:「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
「那…」武器就這樣消失,霸迪的左眼明確地向他指出基魯所在。「我的角度,三十六條毛蟲的方向。」
米可米立即向右後方轉身:「請來幫助我!這世界的精們!炸彈──射擊!!」
與穆迪一樣的丟炸彈方式,但可以感受到,這顆炸彈充滿了這個世界的生氣。
是希望吧。
大地的精們都加入了炸彈,成為它的力量。
基魯已經無法掩藏他的身影,燈紅的火光把黑暗吞噬。
「可、可惡呀!我應該…我應該已經可以跨過…這二十年來…我的力量應該…」
「不,你的力量由一開始就沒有變強。」霸迪把頭髮都掃到身後:「因為你的力量…一直以來都是絕望的。」
米可米雙手合十:「請回到狹間界吧,死神基魯。那兒才是最適合你的地方。」
「可──惡!!」
紅火把一切都燒精光,最後,只留下宇宙的黑暗。
見基魯已經不在了,米可米乏力地嘆氣:「真麻煩…人家還有工作的嘛。」
「不過那是他活著的唯一希望吧…」
突然,米可米出奇不以地拍打霸迪的肩:「喂,你也不賴呢!對了,你怎知道我原創的那個毛蟲報數法?」
「…因為妳是我的師公嘛。」
米可米及霸迪一同笑了,一旁被當作背景版的武殊此時弱弱地舉手:「抱歉打擾一下…不是說白寶有事嗎?」
「對!!」
「但是…我雖然能引導靈魂,不過我沒有穿越水鏡的能力!」米可米急著道。
霸迪立即起跑:「乘上我的計程車吧!鈴師傅在捷達星!!」
於是米可米拖著武殊及昏倒的小亮一同跟上去。






還不知道大軍來襲的白寶則與零一起逛街。
「嘩!!是『炸彈人故事DS第二代!』」白寶對著賣玩具的櫥窗閃著光:「我們的世界也還未出現呢!」
「哈哈,也許是這世界來了很多充滿希望的靈們吧。」零快活地笑道:「聽說以前這兒的生物都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回想起來,靈異界也愈來愈變得像人間界了。」
「耶~?這不是很好嗎?」
「也不盡然。畢竟不是所有人活著的家人都是通靈者。有些人覺得生死還是分清楚點比較好。」
白寶似懂非懂地點頭,便牽著零的手,前往下一所商店:「嘩!那邊有巨龍!」
「等等,白寶!」
不過白寶沒想到那頭巨龍真的是一頭貨真價實的龍,當白寶走近時,才發現牠口中已經準備好發射火焰。
靈異感強大的人,第六感亦會很強。零一把推開了白寶,自己一人承受了所有的攻擊。
「零先生!!」
炎氣一過,卻見零倒了在地上。
「零先生!零先生!!」
本想拉著零逃跑,但白寶卻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被包圍了。
「為什麼會這樣…」
那些殺氣騰騰的敵人把四周的途人都嚇跑。白寶好像見到一些警察出現,但更多更多的敵人把這些警察包圍。
「你們想做什麼!?」
「把你打倒呀…你死了就化作靈,之後就把化作靈的你打到狹間界…史古雷先生是這樣要求的。」
「我倒沒什麼興趣與這個小孩子玩。反正我就是想看到在洛基王的眼下,城市上下亂成一團的樣子。」
「沒錯,那傢伙把我的兒子放逐到狹間界…並強迫我的妻子投胎…太可惡了!」
其餘那些全都是對洛基的抱怨。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要找白寶,但這個情況下不能不理零自己一個逃跑──雖然這些敵人的目標本應該只有自己,不過既然有人說要把這兒弄得一團糟,那他們一定不會放過零。
怎麼辦才對?
「快…逃…」
「零先生!?」
「快…逃…」
包圍自己的人已經準備再發動攻擊,白寶絕望地舉手:「燃、燃燒烈火炸彈!!」
只有正面…只有正面可以出現破綻…
「炸彈射擊!!」白寶咆哮,並把炸彈射出。
炸彈把一名頭髮好像麵條的女性打到遠方,白寶再也沒多看一眼,便立即拖著零跑出去。
「可惡呀!」
「快追!!」
白寶一邊跑一邊喊著:「很重…」
「放…下…我…」零弱弱地道。
「不行!!我不能不管零先生!我這次不准你死!!絕對不准你有事!」
但這樣下去一定會被追到。而且四周還有其他到處破壞的人,如果連他們也加入就完蛋了。
白寶已經拖得快沒力,他完全不知道麥克斯從他身邊擦過。
後方傳來了轟的一聲。
「咦?」
麥克斯的身影在爆炸的光芒下顯得特別黑暗。
「這次你真的有麻煩了呢…小子…」
「麥克斯!」
麥克斯的左手再次出現新的炸彈,他一步一步走向前:「我不是來幫你的,但把這大街破壞的話,我怎能生活下去?」
白寶知道麥克斯又再說反話,打從心底作出感激。
「白寶!!零!」
這次是穆迪及美絲迪,女孩提著長劍把四周的敵人都斬開,只見那些「死去」的敵人身影漸漸消失。
「這些傢伙對零作過什麼!」
穆迪檢查零的傷勢,慢慢閣上眼:「太好了…只是傷了一點機件…」
「不用管我呀…」
「我都說過不行了!」白寶向零大吼:「我不會讓你死!我說過我要救你!因為我是一名炸彈人呀!!」
「對,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讓你有事!」穆迪捉著零的手。「怎麼說也好,我也把你當作我的好兄弟哦!」
「哥哥…?」白寶看著穆迪緊張的表情,若有所思。
同一時間,全身都包紮了的柔安呆呆地步向白寶旁邊:「這就是史古雷大人的軍團…史古雷大人真的…不要我了嗎?」
「妳!!」美絲迪想跑向柔安,但敵人像是源源不絕似的,一個又一個出現。「可惡!!別阻著!」
然而,柔安彷彿看不見白寶,一步又一步慢慢走到麥克斯身邊。
見到柔安,麥克斯立即破口大罵:「都叫了妳躲在一旁,為什麼還要跑出來!!」
「史古雷大人真的不要我了…」
柔安哭著,麥克斯再次大叫:「那種人妳為什麼還想著他!」
前方再出現了新敵人,麥克斯立即舉起左手,但他卻發現柔安從後捉緊了自己。
「妳這傢伙!」
「對不起…雖然你救了我…但我還是無法逆背史古雷大人呀…因為我實在很愛他呀…明明都知道男人不可靠的…」
就在被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拋棄,史古雷出現,救了當時一點也不吸引的柔安。
他給柔安力量,也教了柔安如何利用女性特有的力量活下去。
而且她還答應柔安,只要當上王,就會把被世人打壓的同伴救出來。
──我們根本沒做錯,做錯的只有那些男人。
「妳這蠢材!不只我,連妳也會死的!」
柔安露出無遺憾的表情。
「沒關係…反正…一直以來都只是我一廂情願…」
麥克斯前方的敵人把手變成了電鑽,向麥克斯伸出手臂。
麥克斯低頭道:「原來是MA-3…」
「沒錯,是我。因為我不滿意這個世界太過和平。」
「你知不知你這樣做很無聊!」
「我才不管!」電鑽直迫眼前:「死吧!!」
突然一個炸彈把MA系列中的第三代打得遠遠的。
那是白寶的攻擊。
「麥克斯!沒事嗎?」
「這小子…」麥克斯哼了一聲:「我完全想不到居然會被你所救。」
柔安用力把麥克斯的身體臉向白寶,右手出現了一顆很小很小的水球:「你們別動!亂來的話我就破壞這台機械!」
「麥克斯!」
麥克斯知道那水球根本就是柔安的眼淚。
再看著白寶那邊,麥克斯覺得自己太大意了。
也許本來就不應該救這個笨蛋女子。
美絲迪見一個就斬一個,穆迪也背著受傷的零應戰。
而且還有其他警察們…甚至是一些看不過眼的路人們。
「哼…也就是說…我已經降至與他們同一個水平嗎?」
也沒差吧,反正已經無法子當最強了。而且,就算真正要去狹間界,有著這樣子的回憶也不錯。
「麥克斯!沒問題的!烈火炸彈!」
眼看白寶召喚出一顆火屬性的炸彈,麥克斯想起自己看過那表情。
「沒問題的!!」
「呀…」麥克斯微微抬起頭,有一種之前沒有的感情從機械的腦中冒出來。
「沒問題的!!!」
沒錯,就是那肯定的表情。
為了救同伴,而露出來的表情。
自信的、堅定的、正義的。
「為什麼你要…」
「因為,麥克斯也是我的哥哥呀!」
什麼?
我是他的哥哥?
別開玩笑了!
柔安再次哭起來。白寶已經準備好發射炸彈。
對,沒問題的。
「炸彈射擊!!」
火球穿過了麥克斯與柔安,在地上爆發。柔安失去了所有力量,只是倒在地上,淚水完全未哭乾。
麥克斯看著自己的手,完全沒有了當時的疼痛感。
…果然是降到與其他人同一個等級了。真好笑。
不過…沒有了之前的擔子,真是放鬆了很多。
「…由我來照顧這名女孩吧。」
此時麥克斯又踢開了另一名敵人,他指的女孩是柔安。
「柔安她本身也不壞吧。」白寶笑著說。
因為他的炸彈本來只會破壞邪惡的東西,柔安沒有離世,麥克斯也沒有被破壞。
這就是我的炸彈。
穆迪扶著零,去到白寶的身邊。「白寶,你已經知道了吧…」
「嗯。哥哥!」
零恩惠地看著白寶,穆迪也搭著已經長得很高的白寶的肩;雖然看不到表情,但白寶明白麥克斯也給予他很大的期待。
「吶,我覺得我很幸福呢!」白寶舉起了雙手。「因為,我有三個哥哥哦!」
一顆很巨型的火球出現在白寶的手上。
「除了哥哥以外,我還有零先生及麥克斯…大家都一直支持著我,所以,這個炸彈並不重哦!」
本來白寶擅長把自己的靈力借給同伴,現在反而是大家把力量借給自己了。
「閃耀烈火炸彈!!」
美絲迪捉緊了劍,這個時候她才發現白寶發出的強大力量。
這就是第三件武器。
「炸彈射擊!!」
說是丟炸彈,倒不如說炸彈滾在地上。
因為這超巨型炸彈,大街上所有的敵人都倒下了;但白寶那一方,與及一旁的警察們卻完全沒有受傷。
眾人被嚇得鴉雀無聲。
「我們勝利了~」
白寶向著天空大叫,警察們遲疑了一兩秒後一同歡呼。
「白寶!你很厲害!!」穆迪感動地抱緊弟弟。「我第一次看到那種炸彈!白寶,你真的很出色!」
「嗯,白寶,你變得更強了。」零略為平靜,但也難掩內心的激動。
美絲迪則嘆了一口氣:「如果你能早點醒覺,那我們就不用打得那麼辛苦了嘛。」
只有白寶注意到麥克斯抱起了柔安緩緩離開。就在他消失前,麥克斯彷彿丟給白寶一個看不見的笑容。
沒有事情比現在更幸福。
不過眾人的快樂很快就被打斷,水鏡在白寶的身邊突然被打開。
鈴受了重傷,整個人倒在地上。
「師傅!!」
「鈴小姐,妳怎樣啦?」
「快點…回去…露娜有危險…史古雷出現了…米可米師傅…還有霸迪都在與他戰鬥…」
所有人終於都理解到:史古雷這次聲東擊西的行動成功了。






待續


後記: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打了什麼﹝炸﹞
這次白寶的醒覺,我反而把描寫的重點都放在麥克斯的身上,笑
本來是想做三種不同的效果,但白寶的描寫真是少得有點離譜…囧
下回是結局了。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