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炸彈星的天空依舊一片蔚藍,青草的氣味一直都帶給別人清新的氣息,孩提的笑容還是天真活潑。
這個星球一點也沒改變、一點也沒改變…
沒錯,與回憶是一模一樣的!縱使已經過了一年多,還是一樣的…
我回來了!我回來我的故鄉了!穆迪,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我知道,當我回到家裡後,你會再次用力抱緊我,之後小毛病又發作,我便陪伴著你。
今次不會再分開了。

但是,池水打破了我所有的希望。
那白色的毛髮,黑實的皮膚,長得像掛燈似的耳朵…
當我注意地池面的小孩動作與我一樣時,我終於發現──
伊凡──穆迪的哥哥──已經不再存在於這世界。


BMNJ 番外篇 3


之後的大約六年,我都住在炸彈星,日平的生活遠離民居,儘量做到我並不存在於這星球上的樣子。
我叫自己作艾伊魯,是偶然反轉我的改造編號713時看到的。因為覺得EIL這名字很好聽,所以就這樣一直用下去。
這六年,我都過著空閒、卻又寂寞的生活。偶然我的腦袋漸漸浮起一個「伊凡」沒看過的影子:兩兄弟約定要飛往天上。這是一個很單純卻又令我心痛的約定。這種痛,與無法再與穆迪相認是一樣的…
有時我甚至會想,也許這個想飛上天的回憶,才是我真正的身份。至於伊凡,也許只是我幻想的回憶罷了。
然而這種幻想,是多麼的真實,卻又多麼的虛幻。
我迷茫,是因為在這個星球,完全沒有任何伊凡存在過的影子。
不過我發現,改變的事情並不只有「伊凡的消失」。穆迪有了一個弟弟,到我日後離開這星球時,他也已經七歲多了。支持我相信我就是伊凡的,也是這個新弟弟,這是因為穆迪照顧這孩子時,感覺就像伊凡照顧穆迪一樣,絕對是對伊凡打了一支強心針。
我那最小的弟弟叫作白寶。怎說好呢…他比穆迪小時候更頑皮、更自大、更獨立。我已認真地觀察了他很久,卻發現他除了有時很會照顧女生外,便沒什麼優點。
貪玩、好勝、懶惰…我真想不到嚴厲的炸彈婆婆居然會出了這樣一個孫子,我還發現這個小弟對穆迪很不容氣,「討厭哥哥」是他當時的口頭蟬。只要穆迪表現得兇一點,白寶便會發脾氣。
我得承認,對於這個新弟弟,我當時實在是很難對他有什麼感情。反而看到穆迪一直為了逗弟弟開心而使盡法寶,我就會替穆迪感到不值。
但是,我對白寶的冷淡,只限於七彩色的氣球在天空翱翔之前的日子。

「我最討厭哥哥了!!」
就在白寶六歲生日那天,他丟下這麼一句話便離家出走。當時我在雜貨店前走過,只是白寶低著頭奔向後山。沒多久我就見到穆迪從後趕上,他主動地問我有沒有看到孩子在這附近經過,這使我心裡百感交雜──因為這是我變成艾伊魯之後,第一次與穆迪對話。
我誠實地指出白寶去了後山,穆迪擔心他被野生動物攻擊,請求我陪他一起上山找尋白寶。當然,就算他沒向我求助,我也會幫助他,畢竟白寶也是我的弟弟,只不過我當時並不希望對這個二弟多管閒事。
路途中,我以陌生人搭訕的語氣問穆迪為何白寶會突然跑掉,穆迪則露出一臉無奈的樣子道:「因為婆婆不准我們養寵物…上次白寶看中了一頭叫雷伊的小兔子,我亦答應了送給他…但買了回來後婆婆說不准養。白寶便對我生氣了。我剛才好不容易才說服婆婆,現在希望白寶快點回來呀…」
「那個白寶氣的人應該是婆婆而不是你吧?」
對不起,婆婆,請原諒我的不孝。然而,我依舊是替穆迪感不值。
讓我覺得奇怪的是,穆迪回應我的表情是一臉罪惡感。「不…他應該氣我的。因為去年我無法拯救一頭白寶很喜歡的狗…當時我還胸有成竹說一定能救他…」
看來穆迪很喜歡對他的弟弟作一些不可能的保證,也難怪白寶會說討厭他了。
「所以你打算把那頭叫雷伊的小兔當作對白寶的補償…其實白寶還記得那頭狗嗎?是不是只是你一廂情願呢?」
此時穆迪以奇怪的表情看著我,我才注意到自己說太多了,只好連聲抱歉。但是穆迪還是回了我一句「也許吧」,之後我們便再沒有對話。

來到了後山,我們分開搜索。
不知何時開始,從小體弱多病的穆迪突然變得非常健康。他的背影亦變得很偉大,連我這個哥哥也被他的氣勢壓倒了。看到他大叫白寶的名字時,我覺得我已把肩上全部石頭都托負在他的背上。
接下來,我離開了穆迪,獨自深入森林的一頭。
這是一個充滿和風的日子。也不妨告訴大家,留在炸彈星的這段日子裡,我學會與風兒交談呢!還有,森林的風聲與其他地方的風聲是不同的,它正吱吱喳喳地告訴我,白寶現在的正確位置。
我沒有把我的能力告訴穆迪,是因為我不想被懷疑。同時,我也想與白寶聊一下──以哥哥的身份聊。但話說在前頭,我其實並不想承認我除了最愛的穆迪外,居然還有一名這樣的弟弟。
很快,就找到了白寶。他那小小的身影,縮在一座木造的小小墓碑前。
「最討厭哥哥了…哥哥什麼也幫不上忙…最討厭這個沒用的哥哥了!」
我的心用力地抽痛了一下。
那泥土下,正是穆迪無法救活的小狗的身體,穆迪並不知道這地方,但我卻看著白寶把小狗埋在這兒。當年白寶五歲不到,但居然還記得這件事。
對呢,我一直都有在打聽這兩兄弟的事,但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內心的想法。本來我還納悶為何沒人記得伊凡,現在亦漸漸變得不在意了。
「為何我要有哥哥?我根本就不想要哥哥!!」
我開始明白我一直都不喜歡白寶的原因了,因為他真的很像小時的我──當時我一直在想:為何我有弟弟?我不想照顧他!!
其實我開始疼愛弟弟的原因,都只是因為自私地想:只要我做好,父母就會喜歡我了…結果,我們的關係亦愈來愈好。
也許就是這一點,論證了我與白寶是貨真價實的兄弟。
「小弟弟,你的哥哥在擔心你唷,回去吧。」
我出現在白寶身邊,自然令他嚇一跳。畢竟我全身上下都不像炸彈星的生物,亦無法使用炸彈,這些我的存在顯得與這星體格格不入。
然而白寶很快就習慣了我,以賭氣的臉蛋對著我說:「才不回去!我哥哥一點用也沒有!哼,不如你來當我的哥哥吧!也許這樣更好呢!」
我突然有一種想打眼前這小孩的衝動──他怎可以這樣說穆迪呢!還說想找別的哥哥…一想到這一點,本來已經消失不見的悲傷再湧上心頭。
我的確就是白寶的哥哥呀…
雖然很痛苦,很寂寞;但比起來,我更希望白寶不要再向穆迪賭氣。
你們是一同生活的兩兄弟,幸福的日子還有很多呢。然而我,只是一名不負責任的哥哥,沒有資格再次成為你們的兄長…
結果,我還是無法下手打白寶。
「…大哥哥,你的表情為什麼那麼痛苦呢?」
糟、糟糕…我沒發現自己有點控制不了情緒。沒錯,我只能把白寶當作陌生人,而不是弟弟…
只見白寶更慌張了。「大哥哥不要傷心哦!白寶做錯什麼,白寶會改的哦!」
這才是白寶的真正性格吧,不知為何,我感到很安慰。
此時,一顆接一顆的氣球在我眼前飄過。氣球的顏色交織成彩虹,為這草綠色的海洋加添一份純真。
風兒在森林中回響,它們亦感到很高興。
「白…寶…?」
我忍不住喊出了這個名字,只見弟弟一臉天真地看著氣球消失的方向。「大哥哥…希望這些氣球會讓你高興一點。小富也喜歡這些氣球呢。」
說著白寶看了一下墓碑,我彷彿自己可以看到那小狗活生生地笑著。
「這種炸彈是我自創的,不過我想哥哥應該不喜歡…」
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喜歡了這個弟弟。他有一種連穆迪也及不上特質,至於那是什麼特質,我就說不出了。
「我想見哥哥…」
白寶整個人放鬆了下來,似乎是累了,也已經沒有再生氣了,所以他想找穆迪一同回家吧。六歲的孩子腦子想什麼,我永遠也無法理解。
接下來,我帶白寶去找穆迪。穆迪連聲謝後,便帶著連聲呵欠的白寶回家。
在他們離開前,白寶沒有精神地對我說了一句:
「大哥哥,你應該笑一下的。我覺得如果你笑的話,會很好看的哦。」
此刻我才發現,我已經忘記了怎樣笑出來。然而,我還是儘量向他露出我認為是笑容的表情。「這樣嗎?」
「只值5分。」白寶又打了一個呵欠,穆迪便牽著他的手離開。
看著他們的影子愈縮愈小,有一種寒冷的空虛感湧上我的心頭。
──我很想,以哥哥的身份照顧弟弟白寶。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伊凡」早已不存在了。
接下來的一年,我都在努力練習怎樣去笑。雖然我已經是改造生物,但我還是有高等生物才會有的感情。我發現笑容有著神秘的力量,有些之前記不住我名字的鄰居亦開始會用我的名字打招呼了。
這段期間,我聽說穆迪勝出B-1大賽,得到了第七顆炸彈星,成為了傳說中的炸彈人。從那時開始,白寶對穆迪的態度亦漸漸變得正面。
我相信穆迪是為了向白寶證明自己,才一直如此努力吧。
實在很抱歉…穆迪。「伊凡」答應過你,當你成為傳說中的炸彈人後,便會回來你身邊…但現在已經沒這個可能了。
我已經不再擔心穆迪及白寶,所以…

我離開了炸彈星,當年穆迪14歲,白寶7歲。
同時我亦肯定,他們二人並沒有記得我,因為我的笑容在那個時候只值5分。




endless


後記:
因為一直都覺得我對艾伊魯(伊凡)與白寶之間的關係交代並不夠清楚,所以便寫了這篇。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從艾伊魯眼中理解當時白寶的內心世界呢?
其實我寫到一半才發現我解了一些第四話忘了解的伏筆…汗
雖然是沒什麼起伏的番外,但還是希望大家喜歡。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