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腐注意,惡搞注意
銀新+偽ALL新+其他(?)
之前發過在百度,然後不知為什麼突然被我重新翻出來囧











猿飛小莎,一名戴著紅框眼鏡的M屬性女忍者。
對於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對於愛情她亦都很有自信。
然而,所愛的人到現在還沒有正面地看過她一眼,只能每天抱著那人造形的娃娃入睡…
這種生活她已經受夠了,所以她決定買下眼前那位商人的一瓶液體。

那是如血般鮮紅的藥水,好像看到有氣泡從瓶底升起。
「老闆,這瓶藥真的有用嗎?」
「哈哈,有沒有用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來幫忙看店的。」戴著黑太陽鏡的男人把手放在枕後:「不過呢,必須在對方喝了這些藥之後第一個看到的人才可以哦。如果妳的對像第一個看到的不是小姐妳,那麼妳的戀愛就完蛋了。」
「我明白了。」放下了錢,女忍者一邊盯住她手上的藥,一邊離開。
「呀,記得讓太多人喝,否則後果會很嚴重呀!」看店的男人大喊,不過猿飛並沒有回頭,真不知道她有沒有聽到。


+++


萬事屋今天輪到新八下廚,明明工作是三個人平分,但銀時說這個月不想再吃雞蛋泡飯,於是擅自將神樂值日的日子全部改成新八。
猿飛小莎在天花版一直找尋機會,正當新八打開冰箱,抱怨為什麼菜都變成布丁的時候,猿飛就倒吊下來,把瓶子中的液體全都倒在正在翻騰的湯水之中。


於是…
「新八,為什麼這湯是紅色的?」
「不知道。剛才明明不是這種顏色的呀…壞了吧,還是別喝了。」
「等等!這樣太浪費了阿魯!新八!我記得你放了魚進去呀!」
「只是超市買的冰鮮魚啦,這些錢就別省了,忘記了之前我們吃了腐蟹進醫院嗎?」
在天花版上的猿飛不停地向她不信任的神禱告,阿銀一定要喝下去。
三人吵了一段時間,內容從胃去到菊花,最後新八還是敵不過兩名吝嗇鬼,他們還是選擇喝下這碗湯。
猿飛暗自握緊了拳頭。
好,一定要在阿銀喝了後立即出現在他的面前!這樣阿銀就永遠都是我的了!
倒數,三個人一同把盛了湯的碗放在嘴邊…
準備──喝了!我跳!!

「新八,怎麼味道怪怪的?好像長谷川一週久違浴缸後的洗澡水。」
銀時睨視著坐在旁邊的新八,這時猿飛剛好從天上倒下來,發出了巨響。
不過新八似乎沒有注意到桌上的爆炸,只是用反光的鏡片看著阿銀:「我都說要丟,是你們堅持喝下去而已。」
「我覺得味道還不錯呀。」神樂一同無視了猿飛,把湯喝完後就把碗伸出:「新八!再來一碗!」
「還是別喝了吧!這種怪湯!」

為什麼…不理我…
「阿銀!看著我!快點看著我!我是你的愛人呀!快點來愛我吧!」
不過銀時還是沒有看著小莎,只是用手刀向她揮斬了一下,有點失落地對新八說:「我對你真失望呢,居然做出這種奇怪液體來,你想把我們變成科學怪人嗎?」
「別只把我當成罪人!我也喝了一口的!我都叫你們丟了!」


「銀醬別欺負新八!」
就在銀時終於把目光從新八的臉移開時,進入眼簾的是一個大腳板。
「嘩呀──」
神樂一腳就把阿銀的臉踩陷了。
「呃…神樂醬!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新八!從現在開始我來保護你!不會再給這個天然卷變態欺負你!」
面對著神樂一臉少有的認真,新八完全不知道可以怎麼吐嘈。
「神樂醬,為什麼…」
「呀,這就是戀愛!這就是戀愛了!突然心跳加速,想要保護眼前的公主,不想讓別人佔有!呀呀!新八,跟我私奔吧!」
「等等等等等等!神樂醬!妳看了什麼節目,玩笑不是這樣開的呀!」
銀時這時也彈了起來:「對!神樂!妳發了什麼瘋!銀桑的臉是能讓妳這樣踢的嗎?」
「銀桑你的臉怎樣也沒關係啦!快阻止神樂!」
一名少女,用她的怪力把一名體格健全的少年推倒沙發上,臉似乎想要接近,新八只能用手猛力想要推開。
「喂喂!神樂,妳吃錯什麼藥了嗎?這個平凡的四眼仔有什麼地方吸引到妳?等等神樂!我雖然不阻止妳談戀愛,不過你找新八的話銀桑會很頭痛的!這樣我會被孤立的!」
銀時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把神樂拉起來,新八利用這個空隙戰戰兢兢地爬出去──
「咦?定春?」

炮台已經準備好!隨時可以接入發射!
「為什麼要騎在我身上!等等!定春你把我當成什麼了!為什麼不咬我的頭!為什麼身後好像感受到什麼不應該感覺到的東西!神樂醬!!」
看到這個場景,神樂立即掙脫了銀時,一腳把定春從新八的背踢離。
「定春!我平日最疼你的了,你為什麼要背叛我!嗚!你也是無法逃離的背叛嗎!」
「汪!」
非常少有的看到神樂與定春大打出手。

新八立即退後銀時旁邊,似是剛跑完馬拉松的樣子問道:「銀銀銀銀銀銀銀桑,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的!?」
「我怎知道呀!新八你是不是塗了什麼吸引異性的香水呀!?」
「不過定春是公的呀!」

「銀時,你們的湯喝起來怪怪的,是哪兒的新口味嗎?」
突然出現了一把不想聽到的聲音。
「桂先生!伊利沙白先生!為什麼你們會在這兒!」
「偶爾經過所以來看看你們,新八君。」
就在桂小太郎及身邊的寵物伊利沙白轉頭望向新八的時候,新八的第六感告訴他似乎又有些什麼事要發生。
為什麼突然會覺得雞皮疙瘩?

「…假髮,喂,新八的臉上有什麼嗎?為什麼一直盯著他看?」
銀時心底響起了警號,立即擋在新八面前,好像看到一人一寵的臉浮起了紅暈。
「咦!假髮,喂,假髮,為什麼臉紅了!為什麼你們臉紅了!」
「不是假髮…是工口桂呀!」
旁邊的伊利沙白舉起了畫上了很大個愛心的牌子。
躲在銀時身後的新八握住了男人的衣背,心裡一直發毛。
「等等等等等等!你們在COSPLAY誰呀!為什麼要戴貓耳!桂先生,等等!」
然而桂(貓耳裝備中)穿過銀時捉住了新八的雙手,含情脈脈的眼神感覺像是已經想要哭了:「請嫁給我們吧!放心我們會改變這個國家!讓大家都接受男性或人與寵物之間的戀愛!」
於是,銀時的洞爺湖叩中了桂的頭頂。
「白痴!為什麼我家新八要嫁給你『們』!你這樣子永遠也不能改變這個國家!」然後捉住了新八的手,拉著他向外跑:「新八!快逃!」

逃亡的過程銀時踢翻了定春的碗,裡頭的湯把地面弄濕了。
「湯…?」
跟著銀時奔逃的新八,似乎意會到些什麼。


+++



「大家都是喝了那些湯,所以才愛上你嗎?」
「嗯,我是這樣想的。」
「只是為什麼一定是你呢…新八,想受歡迎也不應該這樣做哦,你這樣永遠也不能變成新一哦。」
「我什麼也沒做!而且我也不想變成新一!」
這兒是一個黑暗的小房間,人氣投票篇的時候,銀時他們就曾經躲在這兒一段時間。

「不過如果是藥的話,等到藥效到廁所揮發後,應該會沒事吧。」
銀時把手放在下巴,然後盯住旁邊大櫃子的正上方。「嗯,妳應該要下來解釋清楚了。」
用力一踢,已經幾乎被遺忘的猿飛小莎,從櫃上掉了下來。今天已經掉過兩次啦。

「好痛痛痛…」
「喂!母豬,快點說出真相!」
可以清楚看見來自銀時臉上那惡鬼般的怒氣,不過不可以說出來的呀!
「我什麼也不清楚!為什麼要說是我做的呢?呀,我明白的!阿銀!你是在S我吧!你其實是愛著我的!所以才想要S我呀!不要管那四眼仔了!來跟我一起──」
結果小莎再次被用力踢上天花,黏住兩秒,再掉了下來。
「再警告妳一次…妳這只會給人麻煩的四眼婆,知道什麼快給我從實招來!」

小莎還未結束與大地的接吻,門外便傳來了沖田的聲音:「喂喂?123321,OK,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不要作無謂抵抗,快點把志村新八交出來,否則我就要炸掉這房子,重覆,我剛才把你們的湯喝完了,然後看到了照片,於是我把所有人轟飛,結果讓桂逃跑了,所以我要炸掉這房子──」
「這搞什麼呀!!為什麼沖田先生會找到來這兒的!為什麼連沖田先生也要找我呀!而且重覆的內容根本就不是重覆呀!銀桑!這樣太可怕了!為什麼只有我碰到這種事…」
「我不是跟你在一起嗎?」
銀時拍了一下新八的頭,木刀依舊指著小莎。「如果妳想出去祭沖田的話,那就可以不用說了。」
「…是一見鍾情藥…」
「咦?」
女忍者從地上緩緩地爬起來,托了一下眼鏡:「喝了這種藥,就會愛上之後第一眼看到的人。」
「原來如此,聽沖田這樣說那麼照片也有用呀…」銀時伸長下巴表達不滿:「之後呢?」
「之後…阿銀,你想說什麼?」
「別裝蒜呀!解藥呀解藥!解決辦法呀!」
「這種事我不知道。」
於是猿飛小莎變流星了。


「銀桑…現在怎麼辦?」
「怎麼辦嗎…新八,我們也喝了那種湯吧。」
「嗯。」
「看來…這湯對本身已經相戀的情侶,會沒有特別作用呢。」
銀時抓著頭道。在說這句話之前,新八已經躲進了銀時的懷中,感受著恐怖內唯一的安全感。


+++


「呀!呀呀!最後警告,再不把志村新八交出來的話,我就…」
「什麼事呀,沖田君?」
阿銀伸手抓臉,死魚眼底下明顯是不耐煩的樣子,新八抱住了銀時的手臀,當看到沖田的樣子時他忍不住抱得更緊。
為什麼沖田頭上的又是貓耳!以為貓耳就可以吸引新八了嗎!?
說不定是剛才阿桂逃跑時掉下來的。

「沖田呀,你這樣對得住那個土方嗎?」
「土方先生怎麼了?」
「切,居然猜錯了。那麼神樂、定春、登勢大嬸、山崎、近藤猩猩、白痴王子夏威夷北極真新鎮童野實町天神村…」
說著說著,沖田放下了大炮,脫下頭上的貓耳,帶領隊伍離開了現場。

「銀桑,結果沖田先生的對象到底是誰?而且後面那些全都是地名來的吧?」
「不知道呢。」


「呀!找到變態銀與新八阿魯!嗚!新八不要抱住那個變態呀!」
「汪!」
正在中華娘與她的寵物快要撲過來的時候,銀時向她們舉起了一張照片及一盒食物。
純種的雪球母狗非常可愛,還有…
「哦哦哦!是昆布!!」
兩個解決。


「不過為什麼我會愛上新八這沒用的四眼仔呢?」神樂騎著定春的背上,一邊撐著傘子,一邊唷她最愛的昆布。
「一回到正常就立即挖苦我了嗎…」
萬事屋一行人緩緩地走著回家的路,最後兩個喝了藥的人都被發現了。
「伊利沙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說要新八君嫁給我們的,因為我只能嫁給你!」
牌子上的句子:「不,是我的錯,我能娶的就只有你一個!」
「伊利沙白!!」
牌子:「親愛的!」
萬事屋的四雙眼睛同時從長髮男人及其寵物身上移開了。
「不用理他們,有沒有喝下什麼藥他們本身都是白痴,倒不如說這世上根本沒有藥可以治療他們的白痴病。」

然後銀時他們看到真選組的副局長正以全速跑過來。
「找到你了!桂!!咦?」
土方十四郎的眼神與萬事屋完全對上,本來還在挖鼻的銀時也定格起來。
好像,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志村氏!呀!我(僕),我,請讓我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呀哈哈、呀哈哈哈…神樂、定春!我們要跑了!」
銀時用雙臂一把用姬抱的方式抱起了新八,神樂也捉緊了定春身上的毛:「爸咇!我們的媽咪絕對不能被搶走!」
「等等!為什麼土方先生會…咦!?那是十四吧!咦咦為什麼?」
「別理了跑呀!!!」






=======FIN=======
後記:
這篇文其實打了很久啦XD
突然被我挖了起來,便重校了一次這篇文丟出來了…
老實說,修正的地方也滿多的^Q^
這篇沒什麼意義,單純只是想試下寫惡搞而已(死)
我自己重看時是有笑到啦…不過說不定會變得像冷笑話啦…
話說別問我伊桂是什麼,真的別問我…(炸死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