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淚痕

CP:主花
注意:H,初夜,部份用語比較直接或者粗俗,不過比起色氣反而偏認真向(吧
番長名字為鳴上悠,動畫+遊戲設定
哭哭陽介與哭哭番長XD







…──介…陽介…

擔憂的聲音從似乎是很遙遠的地方傳來,花村陽介緩緩地睜眼,視野裡出現模糊的灰色影子。

慢慢翻動眼睛,視線終於都變得清楚,灰色的影子化為悠那張看似每一秒都在變得更為慌張的臉,使終於都記起發生什麼事的陽介不禁微笑。

「陽介!太好了…突然昏過去我還以為怎麼了…」看到棕髮青年的笑容,鳴上悠呼一聲嘆了一口氣。「我沒有弄傷你吧,陽介?」悠的聲音回到平日的柔和冷靜,然而陽介聽得出對方的語速比平常快,急於肯定身下同年男性的身體狀況。

「沒事沒事,抱歉昏過去了,不過那種感覺…真的是第一次,有點…呃,澎湃。」陽介有點不好意思地微笑道,於悠的床舖上動了一下身體,才發現灰銀髮青年的手指依舊在自己的…唔,裡面。

這個認知使陽介變得更為尷尬,他真的沒有想到光是手指已經可以讓自己有那麼大的反應。老二的話他們之前的親熱環節也彼此碰過好幾次,可是剛才真的…

前列腺,真是可怕的存在。

不過這句話也讓悠明顯放鬆下來。「是這樣呀…」來自年輕人的笑容是由衷的,向陽介內心傳來淡淡的暖意。「如果真是痛,記得告訴我。」

「真的沒有啦,我反而覺得也應該鬆開得…差不多了吧?」陽介伸出一隻手圍住青年的脖頸,將悠拉下來使他們可以再次交換一個──好幾個吻。

老實說,棕髮男子完全不肯定現在他的肛門鬆開情況是否算差不多,畢竟他跟悠也真是第一次做到這個地步,什麼才是已經足夠,什麼叫作還未準備好,無論是兩人哪一方都拿不準。雖然此刻的悠已經是受八十稻羽所有女性歡迎、萬人迷之類的的存在,可是在來到八十稻羽之前這人真的像白紙一樣什麼也不懂,而於這個小鎮子裡悠也只擁有一段認真戀愛的關係,對象就是陽介。

而陽介則是…花村陽介。幻滅王子、Junes店長的兒子,可以想像他的女性緣於八十稻羽裡根本可以與不存在劃上等號。就算是以往住在城市裡的時候,他也最多只有一些知明女星的寫真集,從來都未有交過女朋友──或者現在的情況是男朋友──於是性經驗這東西在結識到悠之前徹底等於零。

正在經歷的體驗無論從哪一方面看,對於他們兩人來說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當然會緊張,越是緊張就越不想出錯,於是就有了悠幾乎用掉大半瓶潤滑油,再三肯定陽介有沒有覺得痛或哪裡不適的情況。

只可惜多次告訴悠自己並不痛結果都是徒勞無功。「不行,陽介才剛射,如果不好好勃起再進去的話真的會很痛。」陽介可以於接吻間感到灰銀髮青年在扁嘴。

呀,很感謝戀人那麼在乎自己的身體啦,不過這樣下去還真會破壞氣氛。陽介苦笑,一隻手繼續握住上方青年的頸背,另一隻手則開始於悠的背部上下撫掃,以指尖描畫那健壯,卻在最近變得有點瘦削的身軀。

對方於親吻之間把手抽離陽介的入口,再次握住被白液覆蓋的陰莖,先是小心翼翼地撫擦,直到下身再次被喚醒,手的動作便跟著吻的熱度加速起來。

代表興奮與快感的聲音從兩人嘴間傳出。之前好幾次有點兒過火的親熱環節使兩名青年已經跨過對於呻吟感到羞恥的時期,更何況堂島先生與菜菜子還在住院,不用擔心這個家裡還有誰聽到兩人的聲音。

直到悠似是覺得陽介已經夠硬才終於都把自己從棕髮青年身上推開,一邊輕聲喘氣一邊伸手抹嘴。一直躺在床舖上的陽介能夠藉由燈光欣賞戀人那因興奮而變紅的臉,半掩的眼睛俯視陽介,眼神壓仰著迫不及待的佔有。

陽介有一瞬間好奇自己的此刻樣子如何反映在悠的眼裡。

「陽介,要進去了。」灰銀髮青年宣佈,一隻手提起陽介的臀,另一隻手似是握住了自己的生殖器。

「嗯。」陽介回應一聲,代表自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很快,悠的老二便碰到臀縫,叫陽介不禁緊張地咬唇,緊接是龜頭把自己撐大的感受。

會痛,這是真的。雖然不算是劇痛,單純是比較難受那種的程度,但他忍不住用手臂掩嘴,眼睛亦不自覺地用力閉上。

「陽介,痛嗎?」又是那擔憂的聲音,有這麼溫柔的男朋友真的好棒好棒可是你就這樣卡在這裡不是更加令人難受嗎!

「快點,悠…快點…」於是他張開眼睛向戀人嘶聲道,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說「快點進來」還是「快點出去」。然而在感到悠準備要退出的瞬間陽介立即把選擇落在「快點進來」這個答案上──他不想就這樣分開,他不希望悠就這樣中斷跟他的聯繫,於是下意識讓下身追上悠的動作,努力反抗身體想要遠離痛楚的本能。

「陽介?」

「給我…悠…拜託了…」如果頭腦清醒的話陽介也許會被這句從自己嘴裡掉出來的對白羞死,不過這也是他的真心,他們已經等了那麼久,不能就這樣打退堂鼓。

等到事件解決後他們就會做全部,這是兩人於十月下旬第一次親熱後作出的約定。只是接下來兩個月他們所經歷的可說是人生裡最慘痛的日子,於菜菜子被宣布「死亡」的瞬間,陽介總認為自己又再次經歷一次失去小西前輩的感覺。

畢竟身邊大家都在哭在喊,連那名鐵漢子堂島先生也失去理智,更不用說一直把菜菜子視為親妹妹的悠,那種打擊絕對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通的。

不過悠站起來了,阻止他們真的成為殺人兇手,並帶領同伴們找到他們一直努力追求的真相。而今天──就在今天,特搜隊跨過連續兩場生死決戰,八十稻羽終於都看到很久沒有出現的太陽。

經歷了那麼長久的痛苦日子,和平與法理終於都降臨到他們身上。於是陽介只想於現在他們能夠放縱自己的時候,在他們不需要再擔心真犯人或者有誰會被丟到電視裡的時候,可以與他唯一容許進入他內心的對象真正結為一體。

「對不起,陽介。」悠小聲說,但臉上的決意與再次進入的嘗試除了為陽介帶來一點不適,還給他莫名的安心。那份安心亦叫棕髮青年可以更加容易放鬆自己,直到他注意到悠已經停下動作,被充滿的感受於此瞬間從他身體各處湧現,使陽介輕輕吐了一口氣。

他朝正在用力呼氣的悠微笑,直到對方注意到,亦向他回以笑容,然後兩人臉部距離再次拉近。儘管他們的鼻息都很亂,可是交換的吻卻是今天最甜蜜最滿足的。

「陽介…我差不多…」悠於分開的時候輕道。

陽介朝對方點頭,有些東西卡在排泄位置一動不動也開始變得不太好受。「來吧,猜拳的時候不已經說了嗎?我願意把我的身體都交給你,隨你喜歡就好。」

「對不起…」

事到如今對不起又是什麼一回事啦,雖然好想反駁那句對不起,不過悠這時開始把棍棒稍為拉出,於迅雷不及掩耳間再次擠進,使陽介身體傳來了電流。

陽介…

腦中突然閃過令人寂寞的畫面:自己才剛來到八十稻羽,作為JUNES店長兒子的他被所有人討厭,沒有交到半個朋友,就算打開手機,城市的「友人」都沒有回應他的短訊,而他只能獨自一人待在高台俯視整個鎮子,覺得這裡果然什麼也沒有。

陽介…

然後嗚上悠出現了,在小西前輩死後,在他的Shadow說什麼一大堆我想要當英雄想要大家注意我之類的說話,在他不肯承認那種欠揍的傢伙就是自己的時候,悠的一拳讓他清醒過來,讓他終於都正視自己到底有多寂寞、有多渴望有誰能夠好好正視自己。而得知道他這一面的悠亦沒有因此離他而去,兩人約定一起抽出連續殺人犯的真兇。

陽介…

直到小西前輩已離世的實感終於都湧向自己,悠給他可以讓他痛哭一頓──給他可以用來發洩一切的胸膛,讓他之後就算碰到討厭自己的人也好、單純把他看成是店長兒子並想要利用他的人也好,都有面對他們的勇氣。

陽介…

然後他們互相喊名字,兩人的關係沒有因為案件暫時告一段落而變得疏遠,反而越來越穩固。與悠在一起於高台看到的風景不再顯得了無一物,反而變得充滿生氣。本來想要讓悠知道對方對他來說有多特別,卻在那個時候反過來被告白,使他高興得差不多再次流下男兒淚,雖然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陽介…

然後悠引領他們找尋真相,明明菜菜子的事情對悠的打擊很大,那人卻還一直堅定地站在他們面前,使陽介需要用「把我痛毆一頓」的方式讓他能夠正視變得過份閃爍的悠,結果兩人都互相把對方都毆到地上去了。就在當刻他由衷覺得自己終於都站在悠的身邊,真正覺得自己是屬於悠無二的搭擋,然後他們打倒了足立,自來也亦為了幫助悠而進化成須佐之男命,然後…然後…

「陽介?很痛嗎?對不起…」在這瞬間陽介終於都發現自己正在流淚,他的戀人充滿歉意地溫柔舔拭他臉上的淚痕,叫棕髮青年注意到新一波的淚水又準備要湧出。

於是他微笑、燦笑、歪嘴而笑,他不知道,單純是想要忍住淚,雙手把戀人抱得更緊。「不,不是真的很痛。」應該說,他早就不再注意自己有沒有痛。「只是覺得…我真的好幸福…」

這句對白聽起來像女生又如何,他只想要向戀人由衷,說他臉上都是幸福的淚水,說他能夠擁有鳴上悠這個人在身邊已經是他整個人生碰過最幸運的事,所以拜託不要再說對不起了。

而悠亦朝他回以笑容,因為悠平日可以看出來的臉部表情相當少,陽介相信眼前的笑臉除了他以外說不定沒有人看過──就算是堂島先生或者菜菜子,悠也父母也,沒有看過。「我也是…我來到這裡後陽介一直在我身邊…我最失落的時候陽介也不會離開我…能夠跟陽介成為摰友、搭擋、戀人…陽介,我也很幸福。」

還想著說不定再也無法比剛才更加快樂的陽介在這瞬間高興得只能咬唇,猛力點頭,眼眶已經無法擋下眼淚大軍,他亦沒有打算止住,因為這些淚水讓悠更清楚知道陽介此刻幸福滿瀉的心情,因為悠的笑臉上亦擁有跟他同樣決堤的淚雨。

悠似乎把那個點頭看成能夠繼續下去的訊號,速度比一開始更快,投進入的力度亦比一開始更重,於是陽介已經無法再想到悠以外的任何事。他能聽到悠於短吻之間繼續喊他的名字,而陽介本身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說什麼,因為生理上的快意使他的腦袋再也無法好好運作。

但心理上他注意到,這跟他一開始想像充滿色氣跟尷尬的初夜相當不同。

是溫暖、是心痛…

還有就是整個過程也包圍著他們的,無止境的幸福。

++

鳴上悠認為,如果他們昨天沒有從死亡邊緣回來,如果被窗簾擋下的日出並沒有失蹤超過一個月…也許與陽介的初夜體驗將會有所不同。

他以指背輕拭枕邊人臉上的淚痕,依舊在睡夢中的陽介皺眉咕噥了一聲,便向悠的身體更加靠攏。

反正今天是假日,既然陽介並不打算起床,那悠亦決定不把對方吵醒。

並一同安靜享受於激情過後遺下的美好餘韻。





==========================
作者的話:
其實我覺得陽介是一名很感性的人…他的話碰到真正感動的時刻應該會哭得很厲害吧。
悠倒是比較像因為看到陽介幸福到哭而他也忍不住被傳染到哭出來那一類,如果我寫悠POV的話,我最多可能讓他一開始只冒點淚花,而陽介無論如何也會哭出來的了(喂
已經有一整年沒有生過肉了…不知道還算不算OK,畢竟這篇真的比較重感情,像在後半根本就沒有真的很直接的部位描述了(被炸
其實本來以為都把前戲準備之類的略掉,2000字左右應該可以,結果還是爆字2333
雖然沒有我以往寫得那麼兇就是(滅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