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閃爍的希望

主要角色:桐野禮文。另外那雲爺爺、自家蕞雲13班也會出場,III的13班只提到領隊。
注意:
從2020 II直到III之間的故事。包含了III的部份劇透,沒有玩過III的讀者請三思。
時間線為2078年(遊戲內部解說:UE55年,即公元2078年,原叢雲成員因高齡化而解散,相關記錄也消失無蹤)
桐野本人,與叢雲13班的年老梗有。
另外有很多說不定跟遊戲內描寫說不通的妄想成份。








右臂又在發痛。

桐野禮文按住右邊義臂與肩膀連接的位置,忍不住皺臉,忍了一聲哼氣便再次放手。

雖然裝上義肢的五十六年間偶爾會痛,可是最近幾年來自接駁位的酸疼越來越難忍。甚至連本應該不會感到痛楚的手部也變得痛不欲生,就像是一開始失去這手臂時的幻肢痛連本帶利重新復發,使他難以忍受。

說不定…是因為身體已經變老,無法承受如此高科技了。

不過也不能說自己全身都變老,桐野知道,自己身體有一些部份並沒有被歲月磨蝕。因為他的腦袋依舊像青年時清晰,他的心臟甚至比大部份年輕人更要強壯,他裝了義肢的右肩也能抬起一般老年人根本不可能抬起來的重物──

單純是,義肢以外的身體部份已經跟不上。

思考還是充滿活力,身體卻已經再也無法去作出合適的反應,這感覺實在是超級糟。

「桐野總長,聽說『那個』終於都要完成了呢。」來自身邊一把聲音把桐野從感慨現在這副老骨頭還能如何老下去的思考中拉回現實,轉頭 一看,是在一名大約四十來歲的研究者正把熱茶放在他的辦工桌上,桐野就連對方何時走自己的辦公室也沒注意到。

這名研究者通稱那雲博士,是ISDF裡一名非常受觸目的研究員。數年前那雲博士加入研究隊伍,很快就吸收舊叢雲製作NAV系列的技術,接下來誕生的出色領導員都在這些年來為ISDF帶來不少貢獻。那雲博士把所有NAV的孩子都視為己出,近幾年出生的一名女孩子尤其傑出讓博士非常喜歡。雖然桐野個人並不完全同意繼續開發這些「壽命不長的人造人類」,不過既然已經做了出來,那就要尊重他們活著的意義。

特別是NAV人工生命們從2020年開始便已經一次又一次地向蕞雲、向ISDF表示自己有多重要。

「我已經不再是總長了,那雲博士。」儘管依舊呆在ISFD裡,儘管腦袋的年紀沒有跟身體的年齡一起衰老,桐野仍然選擇把接下來的路交給新一代,自己則在數年前成為了所謂的榮譽顧問。

「哈!哈!哈!當年兩度拯救世界,街知巷聞的英雄第十三班的指揮官可是你呢,就算你變成牙齒都掉光的老伯伯也還受得起這榮耀哦!」

「我的牙齒並沒有掉…」桐野回以苦笑,也許是跟腦部接近的關係,他的外表老化速度也非常慢,有時亦會令他覺得自己根本是名四不像。

「就不用在意這種小事了。」那雲擺手,不客氣地摔進桐野對面的座位:「話說桐野總長,你就不在意那些傢伙在研究什麼嗎?」

桐野眨眼,沒有立即回答那雲的問題。現在ISDF內部除了NAV外還有其他不少研究,桐野大多已經不再理會,只要是為人類未來著想的話那自己亦沒有需要對新一代創意多嘴。

儘管不知為何,桐野最近空閒的時間越多,想要操心的事就越容易冒出來。像是NAV們會不會跟他以往認識的兩名孩子一樣強迫自己過勞?新人真的有好好受過訓練嗎?擁有S級能力的人感覺也越來越難找到了,萬一其他真龍來襲他們應該怎麼辦?當年他從叢雲帶來的第五真龍北落師門,還有部份帝龍樣本是否好好保存?

「…說不在乎倒是假的。」最後桐野嘆氣,伸手品嚐了一口那雲送來的茶。

「嘛,按你的個性來說比起在乎更像是瞎擔心吧。有趣的是…雖然我只是聽說啦,不過他們似乎在研究做出一隊龍軍隊呢。」

於是茶被一下子噴了出來。

桐野咳了好幾聲,眼鏡睜得不能再大地瞪著那雲博士。這名研究者偶爾會弄些爛謎題向眾人開玩笑,不過這次對方的表情不能說認真也不像在說謊,叫桐野開始感到不知所措:「製、製造龍?這…太瘋狂了!」

「俗話說:以毒攻毒。也許當權的那些傢伙覺得日後再有龍跑過來的時候可以用龍來對抗…又或者現在雖然整個地球成了個地球村,萬一未來又有人想要搞分裂呢?有龍以外的外星人來搶我們的國家呢?」那雲嘖了一聲:「呀,當然,全都只是我聽說的啦。我倒是覺得比起做出那些根本就不知道聽不聽我們說話的怪物龍來,倒不如讓人類加入少部份龍的能力,能溝通的同時他們只要一個拳頭碰!!於是帝龍真龍就啪啪啪~的全都倒了!哈哈哈!帥吧!」

比較那雲手舞足蹈的興奮表情,桐野卻顯得一臉陰沉。「那雲博士,我親眼見識過人類得到龍的力量後會是什麼樣子。有迷失自我的人…還有無法再於最愛面前現身的痛苦…那並不是因為想要耍帥就去隨便製做出來的存在。」綠髮男性放下茶杯,推開坐椅,伸手準備取來拐杖。

「是嗎…咦等等,總長,你去哪裡?」

「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話,那當然要去阻止!」就算自己的身體是現在這副樣子,就算自己再也沒有過往的地位,可是需要做的事情他絕對要去完成,桐野無法讓說不定會鑄成的大錯變成真。

為何自己並沒有聽說過這種研究?為何要去做這種研究?那座直到現在依舊歪曲的紅坑之塔不就足以證明人類想要得到龍的力量會帶來什麼後果嗎?要讓當年一起戰鬥的伙伴們的努力泡為幻影嗎?

「桐野總長,如果那是真的,就算去到你覺得你能阻止他們?你已經不是真正的總長了。」

腳步停了一瞬間,然後再次提起。「就算是這樣,我也要去。」

「哎…真是頑固的老頭。」

那雲博士並沒有跟上,所以桐野知道,這是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的戰鬥。

+

而這場戰鬥他失敗了。

桐野心底裡很清楚,明明是他們這群舊叢雲成員作為中心建立的ISDF,由於往昔同伴的引退,加上政府的高度介入,這裡已經再也沒有屬於自己的戰友。沒有真正經歷過龍入侵的年輕人們擁有非常大的野心想要把龍趕盡殺絕,桐野也清楚明白防患未然是好事,問題是他們單純像是養了一群會咬自己房子的瘋狂野犬去當看門狗。

所以他完全能夠預見那些研究員把龍喚醒,打算讓桐野見識到自己的成功並讓這名老人徹底閉嘴時,引發的大災難到底有多嚴重。

這些量產型的人造龍於覺醒瞬間就不聽指示開始暴走,萬幸的是研究員並沒有讓所有人造龍睜眼,可是當中有一頭似是帝龍級的人造龍帶領一部份龍軍隊在他眼前大肆破壞也是不爭的事實。大部份待在遠距離的研究員跟那些前來見證的政治家見情勢不對便開始逃的逃、跑的跑,可是在那群龍身邊也有近距離操作的研究員,卻沒人管他們的死活。

「可惡!」如果是現在這個距離的話,就算手握拐杖的桐野要逃也並非完全不可能。可是自己逃了的話誰去解救下面的研究員?沒人打倒那些龍的話牠們就會離開這樓層、離開這個基地,外面的市民不也會很危險嗎?基地裡受過專門訓練對付龍的ISDF成員都到哪裡去了?就沒人去在意下方那些孩子們的慘叫嗎?

在意識到前,身體已經不自覺地向龍群所在的位置賣力前進。那邊,地上有一個人在呻吟,雖然背部受了爪傷但還活著,龍好像未注意到,還來得及──等等!不要殺他!拜託!──可惡!!!如果能跑得動應該來得及…呀,還有,那邊的女生還有呼吸,拜託了,要趕得及,為什麼走不動了,身體好重,明明醫生都說我的心臟還是很強壯為什麼我──

身旁突如其來的劇痛使桐野大聲嘶叫,如果不是義肢被撞進牆壁阻擋部份衝擊桐野肯定自己已經粉身碎骨了。可惡,意識開始變得模糊,現在這副身體實在太不像樣。呀,剛好旁邊有另一個研究員在哭泣發抖,腳受傷了呢,所以逃不了嗎?沒關係,會保護你的。

很想保護大家。

希望有能力去保護大家。

就像是英雄一樣。就像是…第十三班一樣。

所以這身體…給我動呀!

為何動不了!!

「喂,笨蛋大塊頭,都在看哪裡?」槍聲突然響起,本已舉爪準備向自己跟身邊研究員作致命一擊的龍的手臂瞬間噴出血。桐野無法注意到研究員的尖叫,因為他僅存的意識都被兩手握槍在研究室裡奔跑的人影吸引注。

然後閃閃發亮的冰開始包圍整個研究室,能聽見龍群生氣地咆哮,同時另一個幾乎看不見的身影開始於龍與龍之間衝刺。長刀鏗鏘回鞘,刺骨的寒意便從各頭人造龍的身體內穿出出來。

他們是…

糟糕了,是自己意識真的變得模糊,還是他的腦袋終於也開始老糊塗了?明明都已經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了,那敏捷的動作、那可靠的背影、那總是望向前方的眼神…就連外表也跟往年的十三班一模一樣。

「桐野先生,我們來幫你了!」那充滿朝氣的女孩子,米法,為自己做了一個幻盾,並集中精神準備下一波攻擊。

「桐野閣下,您沒事嗎?」一本正經的青年,椿,保持一貫的居合架勢擋在桐野跟研究員前方。明明經歷那麼多年那種讓人感覺像老頭子的稱呼也未改…也不是說現在自己還年輕。

「禮文,有這種活動也不叫我們來,太見外了吧。」雖然說話方式很像小混混,卻是第十三班最可靠的領隊…該死,龍馬,別告訴我你現在這個年紀還穿著那件萌少女T-恤呀。

絕對是看錯了吧,他們其實都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厲害了,他們的動作也慢了,他們也在跟龍群苦戰…但為什麼他們還是那麼閃爍?為什麼第十三班依舊還是…「你們…來這裡幹什麼!?太危險了!」

「你不一樣也是知道危險依舊衝進來?剛才有一個逃跑的研究小子對我們說了…得感謝那些傢伙請我們過來看那什麼鬼研究發表會,就原諒老頭子遲到吧。」龍馬不停地向龍發射,不過在有限的瑪娜力下子彈並不是源源不絕。「嘖,椿,先幫忙支撐一回兒!米法,注意回復!」

「明白了!」「瞭解~」

「可是…你們已經…」

「別說我們不能上戰場,雖然不像以前,可是…嘛,那些新人小隊正在趕來啦。」龍馬喝了一口汽水之類的東西,然後哼笑一聲,重新握起槍。「快我們指示,禮文!」

「咦?」

「指示呀!你要我們救援的話我們會去救援,你要我們殺光這裡的龍我們就會把他們全部狩獵…我們是直屬於你的叢雲第十三班,現在我們沒有領導員,所以只有你才能給我們下指示!」

屬於我的…叢雲第十三班。

這樣子…真的可以嗎?

儘管有些東西改變了,儘管人會變老、會離世,世代會漸漸交替,但只要是一直陪伴著自己的,直到最後也會跟自己一同走到最後。所以他們看起來才那麼年輕,所以他們看起來才充滿希望,所以在他們身邊才會看到…是叢雲的同伴、自衛隊的成員、SKY的戰友,SECRET 11的伙伴…

棗老師…

桐野讓自己深呼吸來止住哆嗦,第十三班就在他面前,他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帶領第十三班從眼前的局面裡獲得勝利。冷靜地分析四周與剛才龍馬的說話,桐野很快知道應該怎麼辦。「我們現在的戰力並不像以往般強,不要打算強行突破。第十三班,支撐到援軍們過來你們做得到吧?」

「當然!」

然後第十三班…與在身邊一同作戰的大家,都在桐野眼裡變得格外閃爍。

++++

普通的人類,始終會老會死。

就算是當年被稱為英雄的第十三班,在人造龍暴走一戰後也只能承認自己已經無法作戰,直到最後都是平淡地過餘生。

人造龍的實驗以失敗告終,基本都已經被回收處理,不過有數頭龍被一頭帝龍級的領導帶著離開ISDF的研究所,似乎是跑到已經不再使用的地下鐵道去,卻無法準確捕捉位置。

就算如此,只有一點桐野實在非常清楚:沒有一開始就發現並阻止這種實驗進行,完全是自己的責任。

所以他得負上責任。

由於第十三班已經成為傳說,加上ISDF下令封鎖人造龍的消息後,他們應該不會再進行大規模搜尋,打倒那些龍將會是自己的任務。桐野知道以他現在的身體要解決所有龍絕對做不到,如果要變得更有能力,唯一的方式就是好好利用自己身體上不死化的部份。所以他最後幾乎全身都義體化,新的身體使他跟第十三班一樣可以隨手就把龍全都揍飛。

有點理解為什麼某些人類會那麼追求獲得龍的力量了。

…不對,雖然很憧憬英雄,不過他始終不是第十三班。

他不是英雄,他只是一名罪人,在彌補自己的錯失。

所以只要解決最後那頭人造帝龍,他就可以…

「你死掉的話我們會很困擾的。」

新的第十三班,亦是跟過去的第十三班同樣為了狩獵全部的龍而戰。帶領著整個九人隊伍的弘海此時向桐野伸手,表示希望桐野跟他們一起戰鬥。

呀…真是耀目的光芒,眼前這群年輕人真的跟過往桐野所認識的第十三班很像。

明明在最後的人造帝龍被眼前的第十三班解決的瞬間,他這個本來不存在的靈魂就應該跟著回到應該去的所在…

不過被人需要,真的令人感到高興。

龍馬、大家…抱歉,也許要你們再等一下,不過我約定不久後便會前往你們的所在之處。到時…就由我向你們講述,第十三班的繼承者們在新時代譜出來的閃爍樂曲吧。







=====================================================
補足:
自家蕞雲十三班成員:
米法,外型為女破壞者的超能,CV田村。
椿,男武士,CV櫻井。
龍馬,外型為男黑客的銃陷阱,CV小野。

另外新十三班的領隊弘海是外型為眼鏡男武士的特工,CV石川。

本來也有想過把娘娘腔大叔(本名利十郎)的故事也擠進來,不過這篇東西我昨晚也只是利用難得提早下班的時間趕出來的,不想扯太多世界觀(更何況我只有跑了一周目的印象),於是就這樣放棄。
應該會有些部份跟遊戲說明不搭,請無視吧。
真的很喜歡桐野…所以忍不住寫了一篇關於他的文章。
桐野當上隱迷BOSS的部份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明也就這樣忽視了。
那就這樣。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