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最近真的看太多了,這遊戲又是彩蛋多到炸(雖然大多都是從網上看來的尤其是修改數據的部份),未解的謎也多得要命(如果有G線解了的部份真的抱歉,因為G線我就看了Sans戰與接下來那堆對誰都是9999999的劇情…還有部份文字描述。良心在吵,實在無法自己玩orz)

所以我也忍不住腦了些設定上的腦洞…
先說明,這些都不是官方的,Toby刻意留白的部份真的白得太可怕了,所以才會有那麼長久的討論性來說腦洞與如給某些同人創作發展的空間,所以我就這樣丟一下我的腦洞。






其實這遊戲最大的留白位是Sans(也許還帶著Papyrus),與某個被大部份人稱為Gaster(W.D. Gaster)的隱藏角色。
因為他們相關的線索好多(雖然後者基本上是要靠修改修出來的),但也不是多得讓人理解全部拼圖,所以才會有那麼多話題。

我主要想說Sans(但他的部份始終還是會關係到Gaster就是了,還有Alphys)。
他是整個遊戲裡唯二(或者唯三,羊爸把慈悲選項毀掉也對於你說自己死過幾次沒有太大反應)可以突破「第四面牆」的NPC(能力沒有小花高,對重置沒有明確記憶,但他明顯感受到)
最大體現是有時說話面向屏,在他賣熱狗時說不買他會說你在存錢給某貨上大學還有給蜘蛛(這可能是個遊戲提示),G線時跟他作戰的說話常常吐嘈其他RPG甚至是自己遊戲的發言也明顯感受到他某程度上知道玩家的存在。

第一次玩的玩家可能只想著通關看劇情,於是很草率地認為遊戲這樣幹是「為了效果」。然而,就是因為他留下各種「證據」讓玩家可以猜到這不是什麼效果,而是他本來的設定就是做得到。

1.他可以帶人傳送
雪鎮外面禮鹿地圖來回跑的部份、明明之前場景才見過他接下來打電話給Papyrus卻發現他在電話另一頭、明明走向深入Waterfull的路卻結果帶著主角進去了位於雪鎮的Grillby's,還有MTT度假村的餐廳等等都說明了這點。
甚至你去到Sans房間時你摸黑走來走去結果發現自己原來只是在跑步機上面也可能是Sans在玩他的傳送(甚至改變空間,看他那些重力控制)能力。
這些都是作者「相當刻意」地讓我們發現的,說得最白的就是Papyrus也在電話吐嘈過Sans的傳送能力,這已經不是個隱藏彩蛋而是個擺到明的設定了。

2.他知道重置,或者至少感受到時空有什麼出錯
這個沒有第一項那麼明顯,大多數人都是要玩多週目的時候才會發現的。
玩多幾次中立線,Flowery最後的說話會變不同,他有提到Sans(那個垃圾笑包)是害他重置了很多次的元兇。(順帶一提,直到Frisk出現前Flowery都在不斷玩重置,地上與地下的時空可能不一樣)
加上Grillby's那邊有暗示Sans知道Flowery的存在,雖然大部份人都認為Sans因為重置太多覺得做了沒做才會懶得做事(這可以有更深刻的理由,下面說),但至少可以肯定他還是害不同殺戮時間線的Flowery吃過不少苦頭的。
當然啦,如果我們通了一次中立結局後選擇了普通的重置,除了Sans以外其他角色都會對Frisk或者接下來發生的事有種既視感,這也許不是Sans的獨有能力。
但只有他記住了那麼多次的「違和感」並得出了「自己經歷過各種時間線」的結論甚至還可以數過Chara死過多少次,可以看得出,他對這個讀檔重置的理解是超過了遊戲本身大部份角色的。


於是他身上最大問題是:
這些能力從何而來?(當然是Toby給的←被踢飛)
而在考慮這點之前,也可以先思考一個問題: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從他在G線說到有關時空的對白,家裡有物理學的書,喜歡物理相關的東西,以至於最重要的一個彩蛋:他們家背後的隱藏門,都可以說Sans以前是一個科學家。

於是這個部份直到現在還可以推斷,但接下來那些就真的是腦補出來的了。

首先說Sans研究的主題。
比起Alphys的那些向怪物注入決心相關系(Sans可能有參與但他不是帶頭人),我覺得他的研究對象更偏向「時空」相關。
特別是他看物理書,而且G線他也有提到Chara害時空數值亂跳,這些應該是他的專門了。
這也能說明為什麼同為科學家Alphys對於重置沒有明顯注意到,反而Sans有的原因,因為宅龍她的研究主題是把決心抽出來並注入怪物裡並想以這種方式來穿牆,跟時空沒有關係。

至於研究時空的作用…
正常想著應該是用人類靈魂以外的方式打破屏障吧,尤其是Chara沒掉下來之前,怪物們應該也有嘗試過去找尋別的方式來出去。
殺掉每一個掉下來的人類已經是Chara跟小羊死後的做法了。

但也有另外一個可能性,只要將時間線推遲到Chara他們死後就可以想像了。因為偉大的國王皇后失去了兩個寵愛的孩子,想要向人類報復,怪物們萌生了「出去」的想法…
結果就開始有了皇家科學家的存在。
只是說,他們的發明不一定只限於穿牆,國王那種善良爸爸連帶著一個人類靈魂穿過去也不敢,也許當時的皇家科學家研究的是另一種東西,亦是現在不少同人腦的那個:
時光機。
也許是想回到Chara跟小羊還在世的時候。


以這可能性作為出發點不是沒可能。
當然用時光機不一定不需要殺人,也同樣可以用人類靈魂裡的決心作能源(因為人類有重置能力),這也是一種時間旅行方式。
但不能否認,時光機是我個人腦中想過最大的可能性。

而我認為,Sans是曾經跟Gaster一起共事過的。
而且他對Sans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人,畢竟有過GB炮之類的,我猜想Sans一開始是Gaster的助手之類的(是否父子之類的就另外提吧),接下來Gaster掉進了他的「作品」,消失了,而記得他只有Sans跟數個追隨者。
可能是
1.Gaster掉進了時光機,時間出現差錯回不來(像是他離開了這個時間線時世界被重置了或者機械壞掉之類於是他被夾進了時空之間),而目睹這個錯誤的Sans才會記得他。
2.Gaster掉進了他的其他成果(比方說核心)裡,然後Sans為了救他於是用時光機重置(?)了好多次,但每次就算回到過去他都一樣死了,最後機械受不了決心壞掉了。這也可以說明P線最終BOSS提到一個靈魂死得越多次,就越會被遺忘(於是Gaster就是因為重置後死掉太多次被遺忘了?),還有說明Sans為何會那麼消極不管事,因為在Flowery玩重置之前他也已經試過很多次,所以只要你不傷害Papyrus(最大的心靈支持)他基本不會向你反臉。(但消極這裡應該有另一個更明顯的理由,下面再說)

於是,回到一開始的問題。
Sans為何會有這種突破第四面牆的能力?

如果以我腦洞的方向來想,時光機需要決心作能源。
而Sans可能是作為時光機的能源中介,或者實驗期間不小心被注入了一點。
就算其他怪物被注入決心會出事,Sans的情況倒是不一定(就算物理上他是最弱的怪物,他也應該算是Boss級怪物吧…魚姐的決心太大才會化,Sans不一定要那麼大量)
當然,他不可能被注入全部靈魂(除非他自己殺了某個人類而國王不知道),所以他對於理解讀檔重置的能力終究是有限的。

而另一個可能性就是因為他目睹了Gaster的消失,還記住了,於是他自己對於這個時間空間也屬於一定程度的BUG。
不過因為他的戰鬥力關係,我個人還是偏向他自己本身還是被注入了至少一部份決心。
(又或者,像魚姐那樣子自己生出決心來,而他可以控制水平去到不會溶化?但也夠厲害了)

至於Sans什麼時候開始不再幹科學家呢?
這點不肯定,他甚至有機會還在幹(雖然國王似乎不認識他),畢竟雪鎮房租也是他處理的,雖然這樣的話他也太超人了(他到底守了多少個崗位還去賣熱狗去演搞笑劇還跟羊媽互相說爛笑話…)
不過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他與Alphys是認識的。(兩人在P線表現得不只是互相認識,還很熟)
Alphys實驗室的狗食有機會是Sans買的(拿到了Papyrus電話,未跟魚姐交朋友時,在實驗室一樓與Papyrus通電話,Papyrus會說這些狗食很眼熟,好像在Sans的房間見過),而那些狗食是給真實驗室那些融合怪吃的。
真正實驗室裡有用Sans的方式描述的記錄(全小寫),雖然看著也許是Alphys寫負面東西時用的文字方式(因為有部份像是MTT相關的,或者大家問她家人什麼時候回家的部份絕對是Alphys寫的記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Sans有參與。
「我未準備好負擔起這個責任」,這是一個橋花彩蛋房間大多數人認為是Sans的留言(如果不是Alphys的話,是她的也有可能但我不詳細解釋了)。
他說的責任到底是什麼?跟Alphys一起製造了那些合成怪物?Gaster的死?Gaster留下來的那藍圖做出了合成怪物而Sans覺得當初作為Gaster助手的自己也有錯?
在P線最終戰裡失落靈魂的Sans說「跟我一樣放棄吧,無論怎麼努力,你都再也無法見到他們了」,這裡的「他們」可能指的是那些已經「變不回去」的合成怪物(也有機會是Sans隱藏房間裡照片內那些不熟悉的臉孔,包括Gaster)
我覺得如果不提時光機只用遊戲表面給我們的線索考慮,這便是Sans真正消極的原因:他(跟Alphys)傷害了太多的怪物了,他負擔不起這個責任,所以他才不喜歡跟人做約定(因為那代表了責任)。
於是就算Frisk殺了人,他也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去出手阻止那名人類,這不單純是出於約定,也是因為他知道出手沒有用,除非他感受到那人類真的打算毀了他們的世界。

根據G追隨者所言,Alphys是在Gaster消失了好久才當上皇家科學家的,而她當上皇家科學家的理由是因為她做出了有靈魂的MTT,也就是說至少那個時候羊爸已經開始他那個守株待兔殺掉每個掉下來的人類的方針了。
也就是說,其實那也是近期的事。
無論Alphys之前是否Gaster其中一個助手,她是否忘記或者沒有忘記Gaster,又或者她跟Gaster根本就是互不認識的人,至少Sans跟Alphys共事過。
畢竟決心抽出器這東西,從來沒有說明是Alphys本人發明的,最多就是「借藍圖」。

至於說兩兄弟突然出現在雪鎮,我覺得他們單純是搬過去吧。這地方離實驗室比較遠,也是個和平的小鎮子,Papyrus應該也喜歡。
然而在這之前,至少Chara還活著的時候,Sans是連每個月都出現一下的秀恩愛的皇后的臉也認不出來,要麼那時他還未出生,要麼那時他幾乎只是活在某些不會見到皇后看到電視(或者他根本沒興趣看)之類的地方…
我覺得他跟Papyrus年紀應該不會差得太遠,Papyrus明顯沒有實驗室之類的記憶也不知道哥哥的科學家職業,要麼他失憶了,要麼他沒去實驗室不知道哥哥幹什麼,要麼他年幼得記不住(更別提他是一名什麼都往好處想有人死了也會被說服其實去是度假的天使),所以我偏向Sans應該是Chara死後出生,本來不是住雪鎮,但因為某些原因他們搞出問題,Sans受不了離開便跟弟弟一起搬過來。

但無論兩兄弟是不是同人腦那種猶Gaster生(做)出來呀做出來什麼也好,我也認為Sans是很重視Gaster的。
(只是現在如果讓Gaster復活,而復活後的Gaster打算繼續他的時光機呀決心抽取機的研究之類,Sans也會跟他反臉吧…Don't forget....)


於是我心裡的時間線是這樣的:

人類與怪物戰鬥,怪物輸了,被困在地下

過了一段時間,第一個人類(Chara)掉下去

至少有數個月甚至數年後,Chara死了。小羊吸收Chara的靈魂後兩人共用一個身體,讓Chara帶著自己的屍體去到地面卻被人類攻擊,小羊阻止Chara去反擊,最後於在地底的一片花田上化為灰。

傷心的羊爸決定殺死其他掉下來的人類,國王皇后離婚

相繼有人類掉下來,國王收集靈魂,Gaster出現

Gaster使地下世界變得更加繁榮,開始研究以抽取決心為方針的藍圖與實驗

Sans出生,過了數十年(期間Papyrus出生)成為Gaster助手,也許Alphys也是大約這個時間加入

Gaster「掉進自己的作品」

Sans嘗試把Gaster救回不果,期間自己也受到決心影響。

一段時間後,可能是第七個人類小孩離世後,Alphys做出了MTT成為了皇家科學家,並完成Gaster對於決心抽取機的藍圖。

Alphys偷了部份孩子的靈魂與一堆錄影帶。把決心注入黃花,Flowery誕生

合成怪物相繼誕生,把孩子的靈魂還回去後,Flowery逃了。

Sans無法跟Alphys繼續面對那些合成怪物(未有準備負責任),帶著年幼無知的Papyrus與(也許是決心抽取機的)藍圖與壞掉的時光機逃到雪鎮(但還是有買狗食給合成怪物)。

盯住深淵,也許準備自殺(?)的Alphys在瀑布垃圾場碰上魚姐,骨兄弟也在雪鎮定居

Flowery開始他的重置交朋友重置殺人遊戲

Frisk掉了下來



總之,Sans就是這樣一個表面輕鬆內裡很多謎的怪物。
如果有天Toby抽了哪根筋把他的過去補完,相信會是相當精彩吧。

P.S.雖然我很喜歡分析系,但我個人實在不太認同Sans本身是人類、他是套了骨頭的人類之類的說法…

P.P.S
說來那個橋花彩蛋房間不是有個批嗎?被稱為「被拋棄的鹹派」,好像是Toby真的在椅子下見到一個派而來的梗。
(如果回音花不是Alphys的說話)我自己腦補裡這個派是Sans做出來給Gaster的。
回音花是他對不存在的Gaster的留言,派是祭品,就像別人掃墓的樣子。
如果你丟了系統會說「你把鹹派放在地上並告訴它你會馬上回來」,就好像是Sans想把派送給Gaster。如果你道具滿了他會說你未能負起這個責任。
而如果你沒有拿掉,過了一段時間派就沒了,也許是Gaster拿走了?Alphys?(因為彩花謎是她做的)還是其他別的路人怪物?
呀呀呀腦補能想的真的好多呀QVQ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