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最近真的UT中毒了…就是很想繼續打些什麼。
我說這個二設不一定關於AU,就算關係到也只會扯到原作衍生系。
基本上是看了很多同人後總結的大多數原版角色的同人二設。
當然我也不算收集齊啦,只是把自己記得的東西丟進來就是了。
注意,以下幾乎都是二設。




Frisk
在歐美大多是中性人設(身體構造自便),在日方則明顯不是男的就是女的,就算沒寫明也可以從攻受看出來(咦)分性別的時候不管是歐美還是亞洲都基本以女的為多。
很多時被設定為「被操縱的角色」,不是被Chara就是被玩家。
本性善良,基本上都是偏向和平主義(就算設定以自己的意志跑G線也很容易後悔…雖然一般那時已經太遲,所以同人裡基本上愛讓TA為Sans擋刀或者被背叛殺)
基本不會張開眼-_-
調情大師,也很擅長裝可愛。
按情況設定由10歲去到10來歲不等。
充滿了決.心。


Flowey
雖然嘴裡說自己對任何事物都沒有任何感覺,但表情卻豐富得厲害。
顏藝。
勞苦役、吐嘈役。
就算不是OMG花,也擁有藤鞭攻擊。
雖然原先是小羊,不過同人裡他一般不把自己跟小羊當成同一個存在,就算是P線結局背景。
有戰鬥畫面時一般都是偏向幫忙保護時間線的得力幫手(雖然大多是為了讓自己全身而退)。
有些設定裡會記得「真正的重置」前的時間線。
相當重視Chara,可是如果Chara是在殺戮線的話會阻止TA。


羊媽
胸部很大(喂
為了孩子可以很猛,無論誰傷害她的孩子她也會拼命。
按設定要麼把所有責任怪在前夫頭上,要麼雖然也會罵前夫但最後其實更怪責自己。
…感覺除了前夫外Undergrand幾乎所有國民都是自己的孩子。(羊爸:QAQ)


小幽靈
平常基本跟原作一樣,不過有需要的時候(擁有要堅持的理念)也可以很自信。


Sans
全世界最多工口圖的骨頭(喂
按設定,有機會清晰記得普通重置前的時間線,就算是「真正的重置」也有機會記得(跟小花一樣),所以有些設定裡他都快被重置迫瘋了。
知道重置的他一般都跟Chara一見面就開眼,跟小花一見面就吵。
超級嚴重弟控,誰弄哭Papyrus那個人將會有一段壞時光。
跟Grillby是相當要好的朋友,另外也在Grillby's那邊欠了很多賬。
容易醉蕃茄醬。
左眼發藍光(淺藍)時被稱為開審判眼,在同人裡一般會畫得像火一樣的東西從眼窩冒出來。
按設定會記得或者忘記Gaster,如果是記得的,大多設定他是在Gaster消失的同時獲得「審判眼」。
跟Papyrus年紀也許差好遠,也許是同時出身,也許是差不多時間被Gaster製做出來的(也許事實上Papyrus是哥哥也不一定,看設定)。
跟Gaster最常見的關係是普通的父子,或者是同事,或者是製作者與人造怪物。
如果設定Gaster用手語說話,他也會手語。
部份設定裡就算他跟Apthys是同事,他都沒有參於(甚至當時不知道)Apthys用在怪物身上的決心實驗(但原作其實很多地方說明他知道甚至有幫忙隱藏)
扣血要麼是惡搞的999999(或者1),要麼是認真時以0.1做單位的…甚至也有HP值大於最大值但不會大很多。


Papyrus
天使。
大多數設定裡其實知道Sans對自己藏著什麼秘密,也有主動問過Sans但大多數不會得到正面回應。
某程度上知道Sans的弟控屬性,偶爾也懂利用(咦
除了煮東西以外家事萬能。
無論如何也相信無論是人還是怪物也會有好的一面,最不能原諒的只有某一條狗(但在日方同人裡基本上是養著牠了…)。
雖然原作說過絕對不進Grillby's不過同人裡常常跑去將哥哥拖回家。
大多設定裡有GB炮,可能本身就懂用也有可能要教(有一個很經典的GB炮發射意麵的視頻…)
有些設定甚至也有「審判眼」(跟GB炮不一定共存),不過是橙色的(按設定也許雙眼都有,也有設定只有左眼或者右眼,因為UnderSwap的老煙槍給人很深印象所以現在大部份設定他的審判眼在右眼)。
對Gaster的存在基本上是「不知道」,跟Gaster的關係興Sans差不多,不過一般設定裡他都不是科學家的一員,而且Gaster還活著的時候他年紀比較小。
當然也有軟弱的一面,一般很快就重新振作。
同人裡最常把Frisk放在肩上的角色。
就算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其實也有所感知,所以雖然知道Sans是他最能信任的哥哥,暗地裡其實也很擔心Sans。
總之就是天使。


魚姐
與原作差別最少,因為原作本來就有話直說,而且沒什麼特別被藏起來的過去
對比起Sans的審判眼來源有限,但魚姐的左目受傷各有各種理由(甚至看過惡搞的理由是想從後抱宅龍時被宅龍的角刺傷了(。))
與羊爸是老朋友。
因為原作那句「壽司的氣味」被日方稱為壽司大姐頭,也常常拿她來跟生魚片甚至是全世界的魚來開玩笑。
肌肉很多(喂
雖然很多時候是個受(咦
一般都是Papyrus跟哥哥吵架的時候的商量對象…嘛一開始還是會好好說話但很快就會爆發。
總之就是男前。


Apthys
以她作中心的相關創作比較少,但在很多牽涉到Gaster的長篇AU裡卻是相當重要的角色。
在部份畫手筆下裡有雀斑。
大部份設定裡過去是Gaster的部下,與Sans是同事甚至是朋友(就算Sans不肯認)。某些設定下,在實驗問題上Sans比起Gaster更信任她同時也很維護她,但這些設定裡Sans不一定知道合成怪物的存在。
大部份設定下她都在Gaster消失後忘記Gaster的存在。
手機鈴聲是親親貓貓的主題曲。
尾巴有時會像小狗一樣搖。
很容易被嚇倒。
最常見的台詞:NoNoNoNoNo!!!
會把合成怪物當成家人一樣看待。
床上是個攻(咦


MTT
雖然普遍認為是男性身體女性幽靈,不過同人設計裡基本上偏男。
對著任何人都會喊親愛的。
人形與箱子都各有各愛好者。
過份自戀、自信,不過關鍵的時候會相當靠得住。
一般是比魚姐更加理解Apthys的存在,但根據設定有機會是她的心靈支柱之一或者背叛她(特別是身體未做好時)
多數設定其實很純情……但本子之下裡卻常常讓Apthys戴綠帽(。


羊爸
多重意義上相當悲劇的存在(。
一般設定裡與Gaster是親友,甚至跟羊媽未結婚前已經互相認識了。
作為怪物們的王,他相當長命。
與人類戰鬥的時候其實是反對戰爭的,但人類太強了,為了保護怪物們他殺死了很多人,自己並不感到好受。
孩子們過世後因為一時意氣而向人類宣戰,但很快就後悔了。
如果骨兄弟的設定是「被製造」出來的,一般都會是他下令叫Gaster製做出可以跟人類開戰的「士兵們」,但因為其實不想開戰於是很快就後悔(ry
Gaster還在世的時候還是會比較在乎實驗進度(跟親友的身體狀況)
花王(喂
作為遊戲裡其中一個能突破第四面牆的角色,反而沒什麼同人有對他這方面作描述。
還是相當愛著羊媽。


小羊
同人裡一般把他跟小花區別起來。
愛哭鬼,Chara的欺負對象。
因為是王子身份,沒什麼可以交心的同年代朋友,所以就算Chara常常欺負他,他都把TA當成自己最重視的朋友/家人。
某程度上的中二病。
因為沒有達成Chara當初殺死人類的目標而自責。


Chara
在歐美大多是中性人設(身體構造自便),在日方則明顯不是男的就是女的。跟Frisk一樣大多數有設定性別的話會是女生…除非喜歡小羊受(咦
在原作裡其實就是玩家的反映,但在同人裡(就算是P線)基本上就是黑的。
就算一般情況下顯得多乖巧,只要看到刀子就會立即露出紅色笑臉。
巧克力是命,巧克力被搶也一樣紅色笑(。
事實上未死之前未是完全黑,但死後因為覺得自己被小羊背叛或者感受到殺人快感而完全黑化。
大多數同人會讓TA成為鼓勵Frisk走殺戮的存在,甚至阻止後悔的Frisk重置,直到Sans那邊基本上已經幾乎控制住Frisk的身體了,所以同人裡的Sans大多數能分得出Frisk跟Chara是兩個人。
跟Sans一般是永遠的死對頭。
取走了玩家靈魂那邊在同人裡會變成取走了Frisk的靈魂。


怪物小子
看過最強的設定是某個Crossover遊戲裡能使出控制兩隻巨手的魔法。
總之就是個孩子,在二設裡多是P線之後Frisk的同學。


Grillby
原作裡沒什麼特別明顯的動作,可是在二創(尤其某些Sans中心AU)裡也算常客。
主要共通二創設定為怕水(不一定是因為害怕自己消失,反而是自己的身體碰到水後水會蒸發,害怕水汽會傷到別人),是Sans的親友,而且Sans也欠了他一堆賬單。
很多時沒眼鏡看不見。
然後根據設定有分為:
1,他認識Gaster甚至是Gaster的親友,但之後忘了他/或者沒忘,但還是繼續照顧Sans(跟Papyrus)。這部份主要是腐向同人設定(。
2.他不認識Gaster,與Sans同年代。單純作為Sans的友人支持他,而且大多數設定下他某程度上知道Sans的部份過去與及其戰鬥力,Sans難得的傾訴對象(不一定腐向)
此外他在原作的無口按設定會被定義為本來就不能好好說話、害羞,甚至用手語說話。
戰鬥力會根據設定不同而有所浮動,但不知為何很多設定裡他都會治療。


蜘蛛姐
相對起來,一般看成跟Grillby同類位置的蜘蛛姐姐沒什麼值得討論的二創…
我見過她唯一出場的AU是她到了地上依舊為蜘蛛(甚至所有怪物)籌錢。
不過因為可愛的關係,不同的衣服(特別是女僕裝)的設計還是滿多的。
也算是本子之下的常客(滅


Gaster
因為原作沒出場的關係,同人界對他的設定比較五花八門。
但幾乎統一的設定是從原作取出:作為首席皇家科學員,他掉進他的作品(核心/決心抽取機/時光機)後,他的存在被夾進時間與空間之間,於是世人就忘記了他。
主流設定他是骨兄弟的父親,或者製作者。也有些是他跟Sans是單純的上司下屬關係的。(當然也有完全不認識甚至見過是三兄弟設定)
如果是父親的話一般他都是一名兒子控笨蛋父親。
如果是製作者一般都會從一開始把兩兄弟看成實驗品去到對他們有了父愛(當然也有從一開始就是父親立場的),樣本一般來自他兩手的圈圈位。
大部份人設定他都是重視實驗與理論多於一切的存在,也有科學蓋過常識的傾向。
說話用他特有的語言(別人不一定聽得懂,雖然有些設定懶得處理就直接當成聽懂了),也因為這個理由他會手語(船夫:小心用手說話的人),有些設定裡他還做了好多隻別的手作幫忙。
對於已經不再存在的他,有少部份設定他會在時間與空間的交界裡,監視這個世界的運作,有些能介入,有些不能介入,但因為長久都只是一個人,所以有點兒瘋了。
能介入這世界的話,他一般都是「非遊戲正常運作情節」時才介入出現作警告,也許是把作弊者趕走、也許會是讓人迎來黑客結局,也許會讓你進他的門口直接把你造掉。
也有些設定是他想要得到Frisk的靈魂回到現實,又或者太過孤獨想要找人陪他。
當然也有GB炮。
另外他的追隨者還有灰色的怪物孩子一般都是在他失蹤了的實驗裡受重傷或者甚至卡在時間空間裡的同僚。


船夫
因為有提過「小心用手說話的人」,在以Gaster為中心的設定裡也是個常客。
沒有明確的性別。
按設定可以是Gaster本人的分身之一,可以是來自別世界的存在,也有設定TA長得像GB炮的頭的樣子,也許是迷失的人類靈魂,也可能只是一個早就看穿一切的哲學家。
雖然不想牽涉到其他AU不過二創裡也有少部份人把TA弄成ink…
(注:ink!Sans,單人AU,設定為所有AU的守護者,能自由出入各個AU但除非AU本身被消滅否則都不會作任何干涉)


六個人類靈魂
由於原作表現得太過曖昧,他們各有各不同的設定。
不過正義黃一般都是西部牛仔風格而且在六魂裡滿受歡迎的(尤其黃綠同人迷之有人氣…)
比起擁有自己的故事,他們大多是被拿去跟某些角色融合之後才能與被融合的角色作交流。
由於骨頭兄弟那淺藍與橙的「審判眼」,有些靈魂融合故事裡淺藍與橙的出場率會比較高。





以上。
也許有我欠了的因為我也不是全都看齊…



另外也再介紹多一個我看完滿喜歡的AU:Dogs of Future Past。
這AU為P線結局一年後作為背景,用了Sans跟Gaster單純是同事,Sans在Gaster掉進核心時才獲得審判眼的設定。
這AU有為「為什麼只有人類可以在地底存檔重置」作解釋,也是目前我見過唯一玩了各種修改Fun值來找出Gaster的梗,結局還是滿不錯的。
真的推薦大家可以去Youtube找一找看看。(當然在那之前可以看看修改遊戲FUN值後的視頻,會更能夠理解某些部份)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