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繼續是SNX的學園設定






051 女王

「吶,你們覺得在學校中最強的女生是誰?」
某天午飯時間,凡古突然崩出了一道問題。
迪蘭與加連特都停下了手上動作,二人面面相覷後,加連特便問:「誰最強…有意義嗎?」
「當然有意義!女生呀,都是深藏不露的,這樣才有挑戰的意思呀!」
「別欺負女孩子哦。」加連特說完之後便把便當中的菜心啃進肚子裡。
倒是迪蘭含住筷子在想:「其實我們熟識的女生也不多…艾露娜提坦?」
「自稱是你未婚妻那位?就她百折不撓的精神來說她也很強,但我要的是肌肉上的切磋呀!」
加連特露出了厭惡的表情:「你試試在女生面前聊這個話題…」
「那麼老師也算嗎?索提娜老師──」
「她很耐打。嗯。但只是耐打而已。」凡古認真地點頭。
「如果真的說強的話,還是路嘉小姐。凡古到現在還未勝過她吧?」
突然凡古臉紅了:「什、什麼!我只是──看她弱不禁風的樣子──」
「記得之前誰跑去挑戰路嘉小姐結果被打到哭呢──」
「加連特你就不要笑我了。」
「那法娜如何?」
迪蘭問道,凡古雖然哈哈大笑地說不可能,但加連特的臉都青起來。
看到加連特的表情,迪蘭有點退縮地問:「不是真的是她吧…」
「法娜大人…的確很強,與她那雙生哥哥法拉大人一樣──但我想起的是另外一人。」
「誰?」凡古急切地問。
「記得與法拉大人出現傳聞的那位帝國的老師嗎?」
凡古把手放在下巴:「好像有印象,但她現在不在這學校了吧?」
「加連特,難道你說──」
「對呀…就是她…」
「到底你們說的是誰呀?」
「平日她很正常,但只要法拉君出現的話…」回想起當時的情節,迪蘭顯得有點哭笑不得:「有著比索提娜老師更強的破壞力,揮劍就把整座禮堂的椅桌全部砍爛,奔跑速度連蘭加斯塔人的翅膀也追不上,臂力亦是全校師生也比不上,最重要是到最後她事後根本不知道破壞是由自己做成的…」
「這樣的老師不就是最強嗎!呀~很想去挑戰呢!」
「她的確可稱為學校的女王大人…不過你想去挑戰的話還是免了…」加連特的表情有點乾枯。
「不是真的強得那麼可怕吧…」
「畢竟真正的地獄,是法拉君…」迪蘭雙手按著頭,笑容很牽強。
雖然不知道兩人到底害怕什麼,但看到親友露出見鬼似的表情,凡古也不禁嚥了一口唾液,然後趕緊把便當都掃進嘴裡。




052 光頭

學生會會長室的地上很多銀白色的頭髮。
加連特只好拿起掃帚,想不到頭髮掃起來也有一堆。
──也太多了吧?
「咦,加連特,為什麼由你來掃地?」
迪蘭提著兩份文件走進來,因為這學校有專用的清潔人員,學生除了自己的宿舍外很少需要幫忙清潔。
看到迪蘭後,加連特便把清掃工具都放在一邊,皺著眉走向迪蘭,仔細地盯住他的頭頂。
「…你,在看什麼?」
迪蘭被加連特的舉動嚇一跳,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奇妙的氣息維持了十秒左右。
「…加連特?」
「迪蘭,你最近的工作量太多了嗎?」
「咦?」
「頭髮掉了很多,你是不是太強迫自己了?小心這樣下去會變光頭。」
「哈…?」
迪蘭摸著自己的頭髮,感覺不出異樣,而加連特則把梳起來的頭髮都倒進垃圾桶內。
能注意到那雙翅膀有點抖。
「加連特,到底怎麼了?」
臉都紅透了,打掃工具就這樣被丟到地上。
「…迪蘭!我…我絕對,不會讓你變成光頭的!」
「耶?也太誇張了吧!又不是去當和尚,最多未來只是禿一點──」
「這樣也不行!總之不能!」
淚水也要冒出來了,迪蘭覺得加連特的表情讓人很容易猜到他所想。
「是、是~我不會讓自己禿頭,我也不會去當和尚啦~而且…我又怎捨得拋棄一名處處為我著想的人出家呢?」
說完,迪蘭便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把房間的門關起來。
很久都沒有人再進出。



053 黑眼圈

「嗚~呀!好大的黑眼圈!」
艾露娜提坦把鏡子提到法娜面前:「妳看看?這樣子怎麼辦?」
「我沒事…為了今天的測驗,昨夜可能太晚睡了。」法娜微笑道,不過黑黑的眼皮令艾露娜提坦覺得她的說話完全沒有精力。
「身體才是最重要的哦!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外表,有好的身體就有好的外表。沒有外表的話男生亦不會跪到在妳石榴裙之下!」
看到艾露娜提坦氣勢迫人的表情,法娜輕呼了一口氣。
「嗯,對不起呢。我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這樣才乖哦──對了!我必需要遮掩住妳的黑眼圈…我的遮瑕膏呢…」
於是法娜坐在床上看著艾露娜提坦翻開櫃子,上上下下都翻亂了。
其實艾露娜提坦放東西都有一定的規律,不過急忙的時候就什麼也翻不出來。
「…在中間的櫃裡,左下的位置哦。」
「呀──對對對!是這兒!」
找到了化妝品,艾露娜提坦便推法娜到洗手間先洗臉,然後就為她塗上遮瑕膏。
看到艾露娜提坦認真的臉,有一種幸福的溫意從法娜心中湧上。
「法娜,妳在笑什麼?」
「…嗯~沒有。」
「是嗎…總覺得很古怪唷…」
「嘻嘻~」
雖然艾露娜提坦充滿了疑惑,不過法娜還是把話沉在心底。

偶爾…讓自己出現黑眼圈也不錯。




054 葉

深秋,校園的大道上再也看不見茂盛的綠,只餘下零落的黃在枝幹上掙扎。
父親的手又大又暖,那令人信任的笑容在當時看來是多麼的溫柔。
但也不忘看著身後跟著自己的孩子。
一模一樣的臉,只是默默地,盯住前面二人的影子向前進。
比較高的父親,影子很好踩,所以很用力地向前踏。
影子離開了腳步,再向前踩踏,離開,踩踏。

那時只有七歲的迪蘭並不懂。
他以為踩影子是很好玩的東西。
但他前面找不到影子。

於是只好踏著落葉。
離開了父親的大手。
蜻蜓點水似的,把葉子當成浮萍。
哎呀哎呀的,失去平衡,一屁股地跌坐下來。

父親哈哈大笑,說小孩子還是愛玩。
但父親身後的弟弟卻露出驚恐的表情。

迪蘭站起來,他的目光沒有放在繼續向前走的父親身上。
而是弟弟那兒。
於是伸出因為跌在地上而有點髒的掌。

微小的身子輕輕一抖。
想退縮,卻又不知道應該退到哪兒。
與自己一樣大的小手越過了臂,掃過了臉頰,停留在髮上。
拿下來的,是一片落葉。

咧嘴而笑,齒兒因為換牙而參差不齊。
然後迪蘭一把拉住弟弟的手臂,笑著向前跑。
黃葉飄揚。



055 蛋

「結果,你還是想天天都來呀,凡古。」
路嘉似是已經習以為常,把熱烘烘的雞蛋從滾水中拿起,以毛巾包裹。
「麻煩妳真抱歉…」
「如果真的對我有歉意,就不要再受傷了。」
說完,便把毛巾蛋用力按在凡古右邊的臉頰上,害凡古也忍不住喊了一聲。
「堂堂大男人就好好忍住吧,這東西自己拿著。」
凡古默默地從路嘉手上接過熱敷蛋,沒有說任何反駁的話。
如此沉默的凡古反而令路嘉感到好奇,是被誰打醒了嗎?還是在反思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勝不了?
但路嘉認為自己不方便問太多,別人的事還是由他們自己去處理吧,便開始整理手邊的工具。

「…大姐,我似乎找到了,殺害我家族的仇人。」
「咦!?真的嗎?」
「啊──。」洩氣地哼了一聲:「是這學校的老師,當然是帝國那邊的…我去找迪蘭時碰到她了。」
「你沒有出手打她吧?畢竟是老師…」
「沒有。倒是支持她的學生打了我,如果迪蘭不是及時按住我的話…我想不只會丟失內閣的工作,這樣的我…應該已被停學了…」
最後一句說得很小聲,然後凡古沒有再說下去。

「…小鬼始終是小鬼。」
路嘉輕輕呼氣,然後用雙手把凡古的頭抬起來。
「大…姐?」
「不必太擔心啦,凡事有我支持你。你現在就好好養傷吧!別忘記,你那翅膀是巴姆救回來的,那我們就等於姊弟了。作為姊姊,絕對會好好保護親愛的弟弟哦。」
「什麼…嘛…」
明明自己也是孤兒…
不過凡古空虛的內心沉實了不少。
雞蛋亦漸漸變得冷起來。

「對了,這個我可以帶回去吃嗎?」
「受傷不要吃雞蛋──」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