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036.喋血

映在雙目內,是與遍片佈大地的花海一樣,罪惡的顏色。
不過那是龍所流出的血。

「很久沒看到那麼漂亮的世界了。」
醫者興奮地笑著,不理鞋底的黏稠,進入亂葬崗的中央。
舉起手杖,大聲叫喊著。

美妮躲在亞美的身後。
「他…到底怎麼了?」
「…沒關係的。」雙手握緊純真女孩的手套。

騎士的劍還在滴著鮮血。
他無神地呆看著哈特雷沙。
最後,一同微笑。





037.誓約

大得可怕的別院,有一群孩子在嬉鬧。
剛來到這個家的兩名ルシェ兄妹只是默默地看著書,沒有加入人類小孩的行列。
二人一同沉默地忍受那尖銳吵耳的笑聲。
直到哈特雷沙注意到那弱小的啜泣。

好奇心之下,他合上了書。
叮囑妹妹坐著別動,便擠進這家主人的孩子堆中。

一名同族騎士正縮在中間,用不大的盾遮掩自己。
耀眼的銀髮,還有稀有的螢光綠之目,與其他孩子不塔的黑皮膚被劃上深刻的血痕。
「喂,別擋呀。這樣我們怎能作戰鬥訓練?」
拿著劍的男孩如是說。
「對呢對呢。」
這邊則是提著短刀的女孩。

沒人注意到圈外的哈特雷沙。
繼續踩向騎士的後背,揮劍撞向盾。
最後有人把騎士的頭髮扯起,不理對方嗚呀嗚呀地大叫而狂笑。

──就像哈特雷沙的回憶一樣。

「你們快住手!」
本來是無關係的人,本來是不必要插手的事。
衝口而出的一句,讓哈特雷沙後悔了。
孩子們如戴著同一款式的面具,一同注視哈特雷沙。
再次露出可怕的笑容。
「你想當英雄嗎?」
「對呢,你們是同族呢。」
「都是長著奇怪的白髮,黑皮膚的低下物種哦。」
言語上的攻擊,還有身體上的推撞。
本來一直看書的女孩同時站起。

至少,不可以讓亞美受傷。
擁有如斯想法的哈特雷沙把手伸進口袋裡──
此時,騎士奔到少年面前,伸手阻止進一步的欺凌。
「…請少爺小姐們不要傷害他…」
都已經自身難保了,你還在說什麼?
「充其量,這群傢伙也只是落難貴族而已,ルシェ?泥濘中的垃圾。」
還是一臉壞笑。

…忍無可忍。
「你再侮辱我們ルシェ高尚的血液,別怪我不客氣。」
雖然在抖,但還是向主子們伸出劍。

看來事情鬧大了。
開始有孩子擔心會不會有大人出現。
也有孩子想起了哈特雷沙兩兄妹還有另一家重要的占卜貴族作後臺。
於是便丟下手上的迷你版武器四散。

騎士終於都倒下。
「…說得好,我們ルシェ的血可不容被那些傢伙沾汙。」
於是,開始了只有職業醫者才會懂得的治療。

+

接下來孩子們變本加厲,聽說是因為作為後臺的貴族終於都有ルシェ的女孩出生。
她與人類弟弟一起承繼了陰陽的能力,本作後補的哈特雷沙及亞美兩兄妹變得不再重要。
所以每次都是騎士為兄妹擋下各式各樣的攻擊,而最後哈特雷沙為騎士治療。

正因如此…
「從現在開始,您就是我永遠的主人。」
單膝跪在比騎士大不了多少的孩子面前,親吻孩子的手背。
「…那麼也得為你取一個名字呢。」
雙手抬起對方的臉,最後歡笑:「約定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生命的一切哦,古斯。」
「承知。」





038.追尋


莉莉絲突然指向天空。
「流星!」
但在願望說出三次前,劃過天空的巨火已經消失。

不客氣地,向基洛與迪奧鼓起臉。
「咦?怎麼了?」
單目的盜賊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因為他的嘴巴擠滿了拉麵。
而迪奧則輕擦嘴巴,最後說了一句:「向流星許願,真的很幼稚。」
「嗚!」刺中了莉莉絲的心。

「是流星嗎?」
基洛啜吸留在臉上的最後麵條,然後一把吞下去。「很懷念呢!很小的時候經常與諾魯貝爾一同追著流星…」
「流星也可以追?」
點頭,似是回憶起純真的童年。
迪奧呼了一口氣:「這星球的引力本身就很奇怪,所以在接近的地方再看到流星也不奇怪呀。我說姐姐,向流星許願根本沒有占卜根據…」
話還未說完,發現基洛已經被莉莉絲拉遠。
「呀!被奪走了!給我站著!」

於是,三人一起翻過了山、穿越崖上吊橋,甚至在森林中迷路。
直至黎明再次降臨於大地。

「終於都累了嗎。」
基洛背著呼呼入睡的莉莉絲,緩慢地向旅館的方向前進。
「真是的。追什麼流星…」迪奧雙手插袋,這正式的男裝穿了兩天沒有換。
「回想起來,我以前也是經常失敗呢。」
「看你呆頭呆腦的樣子就知道不成功。」
帶著幾分笑意,說話再一次刺進基洛的心。

不過…
當時莉莉絲努力地向流星許願了。
「希望與基洛及迪奧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
追尋著的夢想,也許一早就已經實現──





039.意外

本來謝朗只是鄰家的孩子。
每天見面會與他打招呼。
然後就不知不覺熟絡起來。

雖然知道我們不是兄弟亦不是女生,但亦會牽著手同行。
那傢伙總會說一些無聊的冷笑話,每次我向他吐嘈,他亦只能向我回以苦笑。
謝朗也很會做菜,雖然不及附近的餐廳好吃,但在我口中卻是只屬於他的味道。

…嘛,其實我們都知道與彼此的相處太接近。
不過都沒有作聲。
謝朗的想法我不理解,然而我卻害怕某些東西會突然改變。
所以一直都沒有提出。
如果知道謝朗真的只是把我當成普通兄弟的話,那我們就再也無法回到現在的關係。
哼。
就算我是自私,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呀。

直至到那一天──
就像無聊小說常用的奇怪情節,我才發現不小心摔跤然後整個人倒在他身上是真的會發生的。
當然,不會俗套跌下去就到接吻了。
只能躺在他的胸前,聆聽從不注意到的心跳。
我能感到他撫掃我的長髮。
兩人都沒有站起的意思。

接下來的吻,亦是一個意外。





040.水滴

冰角的水珠,終於支撐不了重力的吸引。
掉落在第一次使用的管道之中。

「斯羅~怎麼還不吃?」
「呀!」從幻想中抽回現實,斯羅突如其來的彈跳讓頭上的帽子亦滑落下來。
是一所不大的旅館餐廳,有免費早餐當然要吃盡。
刺了一條香腸,坐在對面的少年單手托著下巴:「怎麼啦,失了神似的。」
「沒…只是在回想昨夜發生的一切…」
一邊戴起學士帽一邊如是說,臉也紅起來。
「呀…那個…」
連這邊也尷尬地把目光投向窗外的太陽。
氣氛很詭異。

然後,斯羅低著頭,努力把精神集中在眼前的炒蛋。
「吶…艾凡斯有沒有說什麼?」
「他一直在睡…真的不知道是在裝睡還真的是累了。」
最近那人格亦很少出現,即使只是在伊凡身體後聊天的次數亦減少。
「是這樣…嗎…」

雖然昨夜的事其實是艾凡斯穿針引線,但就這樣把艾凡斯置身事外,無論是斯羅還是伊凡亦過意不去。
更莫論大家曾經作了「永遠都要在一起」的約定。

然後,斯羅習慣性地,利用魔法作了幾顆細冰,落入手掌之中。
一顆一顆地倒進熱茶內。
溶於掌心的水點,這次則掉落在乾巴巴的炒蛋之上。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