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伊甸之歌
現代Ver,風格注意









銀盤掛在晴朗的東方,星光相伴。
本來深沉的樹木,在鮮紅的燈光下,微微發亮。
大街比平常熱鬧,可以看到小吃店售賣一些可口的地道小食,有小孩子喜愛的動畫英雄面具,亦有出售小巧精品的地攤。
歡笑聲,談論著希望與夢想。
此刻,彷如龍的存在,只是一個玩笑。




伊甸之歌 番外三
祭典──宿命之歌





要趕上約定。
女孩獨自一人向公園跑著。
輕柔的粉髮被風吹拂,沒有一滴汗。
綠寶石的眼眸不時回望,街燈下的影子正抖動。
有份量的長裙加上高跟鞋果然跑不快,向前摔跤,栽進了草地內,旁邊歪斜地插著「請愛護花草」牌子。
「嗚…」
手很痛,是紅色的花割開了皮膚。
比人類高一點的野獸向前踏步。
「救命…」
翻過身,向後退,冰冷的花兒好像正擴大牠們的範圍。
「救…救我…」
棕黑的影子伸出了銀白的巨爪,女孩已經什麼也看不清楚──

幼臂被溫暖的細手拉起。
然後,向公園的另一邊奔跑。
「…瑪納!」
認得出那一頭清爽的綠髮,名為安心的感覺湧至心頭,女孩破涕為笑。



穿過了公園,就是鳥居所在。
沒有任何的魔花,只有人類社會發出的溫暖燈火。
數名手持長槍的警察先用槍頭指向少女們,確定了兩人不是密林裡棲身的龍,才放下武器。
「喂,妳們,沒看到公園門口的告示嗎?不要亂跑呀!」
「可是…除了穿過公園外…就沒有路…」
「瑪莉亞!」
感到名為瑪納的少女把手抓得生緊,喘著氣的女孩沒有再說話。
女孩的保護者向警察說了幾句話,便抓住瑪莉亞的手奔向那鳳簫聲動的大街中。
「下次別亂跑了哦!」
胖胖的警察向二人揮手。
而瑪莉亞則回以純真的笑容,看著警察消失於深綠之中。


「瑪莉亞,下次請別再消失於我的視線內!」
「是瑪納不對,讓我消失在妳的視線中。」
女孩說完,彷如剛才的事沒有發生過,跑向賣飾品的店子前。
「嘩~閃閃發亮~」
「…真沒妳辦法。」
提步,走到瑪莉亞旁邊,一同欣賞著美麗的髮飾。
「這個髮夾,與瑪納戴著的好像~」
瑪莉亞開朗地笑著,而瑪納只好苦笑著點頭。
她並不知道瑪莉亞到底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
「這兒…似乎是舉行什麼祭典呢…」
在人間之中居然還餘下只有歡笑的世界,瑪納對此非常驚訝。
店子的老伯呵呵地回道。
「是哦,凌晨就是聖女誕生之日。只要我們的聖女哼唱起我們的聖歌『伊甸之章』,龍都不敢來了哦~」
「也剛好也是瑪莉亞的生日…如果歷史中的聖女確實存在於現代的話軍隊就不用那麼辛苦了。說起來…那傳聞中從五百年前歸來的英雄們…到底在做什麼呀?真是英雄的話…他們出手的話應該可以瞬間就能把龍都趕出這星球吧?」
瑪莉亞放下了髮夾,捉住了瑪納的手。
「不是哦。」
她笑得很燦爛,眼神卻似乎失去了焦點。
「那只是人類強加在他們身上的印象而已。」
「瑪莉亞──」
女孩開始跳舞,右腳腳尖於地面劃了一個圈,雙手提在身後,如小鳥飛舞。
「只要他們做出了一點功積,人類就會覺得他們的存在是理所當然的,於是,便把一切的責任都推到他們身上──」
舉起雙臂,似乎是想擁抱世界盡頭的明月。
「所以我想歌頌…」
然而,瑪納卻沒有讓瑪莉亞繼續說下去。
無表情地抱起了女孩,向老闆說了一句抱歉後急步離開。
粗魯地穿過了緩緩前進的三人組隊伍,沒入人群之中。

「真的很沒禮貌!這兒也會有這種人嗎?」
頭頂著粉紅的雙耳,提著面具的ルシェ族的少女一口把草莓棉花糖擠進嘴裡。
「美妮也別介意啦,難得的祭典,我們得放鬆心情去玩一整天哦。」
伊凡用力拍打青梅竹馬的背,害美妮多次喊痛。
與平日一樣,斯羅從旁邊理直氣壯地插話。
「哥哥、美妮,請不要忘記我們今天來這兒的目的。而且蒂拉維絲在等我們呀!」
「不過偶爾玩玩也不錯啦,總是與龍作戰真的會發瘋的…」伊凡用力伸腰,此刻他注意到前方熱鬧的攤位。「呀!是祭典必玩的撈金魚!不知道那金魚是不是龍呢?」
說完,伊凡便獨自跑到撈金魚的店前,美妮生氣地尖叫「別落下我」便追了上去。
「才叫你們不要忘記我們來這邊的原因!呀──你們還是小孩子嗎?」
被遺留下來的斯羅只能絕望地以手掩臉。

+++

瑪莉亞坐在大廈底層的階梯上,提住高跟鞋的雙腿前後搖擺,哼唱一些瑪納聽不懂的樂章。
「…瑪莉亞,到底妳為什麼要來這兒?」
「嗯…?」
哼歌的聲音停了下來,思考了五秒左右,最後回頭道:「因為有約定。」
「約定?」
「是哦!要趕上約定~但多虧瑪納,現在離約定時間還早呢~」
甜美的孩童之音使瑪納無法對其生氣。

自出生以來,瑪莉亞就開始作出一些奇怪的舉動。
像是突然跳舞哼歌,已經不是第一次。
偶爾還會吐出一些負面的說話,像是歌頌滅亡的世界。
剛剛也是,雖然明白女孩沒有惡意,不過正因為瑪莉亞的奇怪行為,她已經無法再與正常小孩一樣上學了。

瑪納本是由瑪莉亞父母僱回來的家庭教師。
她注意到瑪莉亞的奇怪:無法與一般人相處、甚至會害她陷入危機的發言…每種東西都叫瑪納忍不住同情她。
也許對於本來就無父無母的瑪納來說,早已經把同為父母所拋棄的瑪莉亞當成親妹妹了吧。
所以必須要保護這孩子。
如舊時代一樣,成為這可愛歌姬身邊的騎士。

月亮爬升至半空,本來還哼著歌的女孩站起來。
「約定的時刻快到了!我得走了!」
不理身後的瑪納,嘻嘻哈哈地奔向愈來愈多的人潮之中。
「瑪莉亞!等一下!瑪莉亞──」
跟著奔下樓梯,然而那張開巨大翅膀的紅龍,佔領了瑪納的全部意識。
 


彷彿看不到龍的存在,人們依舊在笑。
破壞、破壞與破壞。
血如雨注,落下的屍體都沒有任何痛苦表情。
「這是什麼…!?」
「祭典。」
那鬱抑的酒眸讓瑪納留下很深印象。
好像看到一名穿著短裙長靴的女孩前進,然後很快消失於人流之中。
地上落下了雪白的兔子布偶。
「剛剛的是…」

景色刷一聲改變,新裝從大街的一面滑行至另一邊的彼方。
再也沒有燈火,建築物外牆只有把月亮染成紅色的魔花。
「為什麼會這樣…」
身體在抖震,巨龍似乎發現人們都消失不見,把目光集中在瑪納身上,憤怒地發出不為人間的吼聲。
「為何會有人在這邊?記得妳說聖女還是小孩吧?」
轉過頭,卻見兩男兩女。
提著大劍的青年叫少女快逃,戴著帽子的少年則雙手握緊了古老木杖。
粉髮少女抓住巨斧向前跑,薔薇的女性拉扯著長鞭。
認得出,是常常在新聞看到的「英雄」們。
「我…」
沒等瑪納說話,美妮便已經奔至瑪納前方,用愛斧擋下了巨龍的血爪,靴子陷入磚製的地面。
「快退下!妳眼前的傢伙是帝龍耶!」
「什──」
此刻冰之水晶殞落,幾乎同一時間,染上寒雪的劍於巨龍胸前劃了一道紫紅色的傷痕。
「這兒有我們就可以了。」
馬尾歌姬推開了瑪納,落在地上的痛楚使少女清醒過來。
「對了,瑪莉亞…瑪莉亞在那邊!」
咆哮著,瑪納手上的布偶吸引斯羅的注意。
「…那個是…莉莉絲?」
「我不知道!是一名藍髮的小女孩落下的…最重要還是瑪莉亞!我得保護她…我得保護她呀!」
「蒂拉維絲,說不定那名叫作瑪莉亞的女子就是聖女!」
美妮的語速如唸急口令,不是騎士的她無法一直防禦下去。
「呀~居然真的不是我嗎?但也沒辦法了,我去找她吧!你們得支持下去哦~」
說完,便踏著舞高唱堅牢的守護之歌,以輪舞曲的方式跳進了鳥居守護之地──灰白的巨大瓦屋。
「…為什麼街中心會有神社…?」
寒氣教瑪納無法呼吸,魔法師的力量讓世界變得一片雪白。
「今天是一年之始,亦是聖女誕身之日。瑪莉亞…マレアイア的第一代女王亦是叫作瑪莉亞哦。」
斯羅苦笑道:「對不起,莉莉絲應該給了那孩子很多麻煩吧?」
到底你們在說什麼呀?
瑪納完全無法理解。
眼見帝龍似乎被冰雪當成玩具般把玩,瑪納亦把心一橫,丟下了不屬於她的布偶,咬緊牙關地穿過結冰的巨龍身邊,直奔向白霧裡的神社。
「喂!那邊是マスカミ…」
但伊凡已經無法阻止少女的衝動。

+++

與冰天雪地不同,被稱為マスカミ的神社內,完全沒有溫度及生命的氣息。
瑪納渴求保護的女孩站在封印結晶的柱子前,放聲哼唱。
薔薇公主蒂拉維絲阻止想繼續前進的瑪納,「噓」的嘴型,叫瑪納停下來欣賞著那甜美的歌聲。

天使唱出了伊甸的樂曲。
大地的誕生,生命種子發芽,愈長愈高。
然後開始下雨,漸漸變成暴風大雪。
生命之火卻不曾熄滅,最後陽光於彩虹對面重現,一切回歸平靜。

「我們是守護著聖歌『伊甸』的歌姬一族,一直等待著天籟之音再次帶來的奇蹟。雖然我也算正式血統,可惜看來我不是被選中的聖女呢。」
蒂拉維絲面對面牽住女孩的手,十指緊扣。
「這女孩是聖歌的下任承繼者,今天亦是她的生日…歌姬的血會永遠伴隨。莉莉絲大人的惡作劇亦應該到此為止吧。」
把睡倒的女孩擁入懷,蒂拉維絲目視禁地彼方。
「惡作劇是指…?」
沒等蒂拉維絲回話,沉實的男性聲音在瑪納的耳邊響起。
「就像是…讓這女孩偶爾說一些奇怪的話之類的。」在瑪納身後出現了一道光芒,這光芒化為一名年輕的ルシェ男子。「因為莉莉絲太寂寞了,便與這小女孩攀談起來,但別人看來就變成自言自語。」
是幽靈嗎?瑪納對於常理無法解釋的東西已經沒有感覺。
但還是沒有說明為什麼一定會是瑪莉亞呀!
「這孩子根本沒有做錯什麼事──」
「只因為她是流著莉莉絲的血的歌姬。」男子用厚皮手套輕搭少女,但瑪納完全感受不了任何觸碰的壓力:「如果妳真的是這名小公主的騎士,那就請好好保護她。」
「呀,我們的祭典亦差不多了呢。」蒂拉維絲單手抱住了瑪莉亞,向瑪納說道:「得走了哦!來阻止聖女祭的帝龍也應該被打倒了吧?怎說也好,這兒也是死亡的世界,不能長期打擾哦!」
男子溫柔地說:「幫我向那些孩子問好。」
「我會傳達的了。」提起長裙,蒂拉維絲優雅地向男子彎膝行禮。



當瑪納回過神,卻發現自己站在廢墟的中心。
太陽射在冰白的大街上,建築物外牆再也找不到魔花。

小女孩拭著眼,張目看到的就是憂心忡忡的瑪納,便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瑪納,早安。昨天的祭典真好玩唷。」
「…嗯。」撫著女孩的額,瑪納沒讓自己流淚。「生日快樂,瑪莉亞。」

龍的屍體平躺於大街中心。
「接下來,瑪莉亞會怎樣?她亦要參加戰鬥嗎?」
「不盡然,但龍之後應該會以她為目標,畢竟這女孩的歌聲…對龍包含的殺傷力連真龍也會害怕。」
斯羅平淡地說,手裡拿著剛才撿起的兔子玩偶。
「這樣子給她的壓力也太大了…明明你們可以在五百年前打倒了真龍…還要瑪莉亞…」
把女孩擁進懷裡,瑪莉亞只能單純地詢問:「瑪納在害怕什麼嗎?」
「沒…沒…什麼也沒有。」只能皺眉搖頭。
此舉令伊凡感到非常不滿。
「嘖!不是舊伊甸的時代就是差一點,安於生活的人才不會再與我們一同作戰呢,而只會把責任都推卸給我們…」
瑪納突然想起剛才瑪莉亞對著天空說的話。
正如瑪莉亞一樣,這群人都沒有消滅龍的義務──或是說,不應該只有他們肩負起全世界。
不過正因為被稱作英雄,就只能獨自站在戰場的最前方,每日與死亡博鬥。
「目前只有我們是無法打倒龍的哦。怎樣?能加入我們的工會嗎?作為這女孩的騎士。」蒂拉維絲向瑪納伸出手。
動搖。
「但我不像你們有打倒龍的能力…」
反正從一開始什麼也失去了,為什麼還要戰鬥下去?
「只要有守護的心就可以啦,剛好我們這邊缺乏一名騎士呢。」美妮把巨斧放在身後微笑。

是的,我要保護瑪莉亞。
保護這寂寞的孩子…保護我的妹妹。
於是,瑪納捉住蒂拉維絲的白手套。
來自各個電視台的直昇機聲音亦在此刻響起。




=============================
後記:
突然想寫一下三人回到現代時發生什麼事…
我唯一可以想到的,居然是他們三位都變成現在的英雄,然後被整個世界背叛。
不過這不適合伊甸之歌的風格,怎說也好,伊甸之歌亦是以遊戲本身劇情作出發點寫的文章…
所以就算是這篇,我也盡量留下了一些幻想空間了。

祭典…
本來這題留著是希望寫一篇真的去玩的祭典XDD
不過結果都是給我用在嚴肅話題裡去了XDD
為什麼要有這祭典存在,而非像莉莉絲那樣英雄救美式(?)出場…
只是因為我有我想表達的東西吧。
祭典的「祭」是重點,但現在的祭典有點像是嘉年華會的東西。
單純是想著寫這種悲歡交雜的心情啦XD
(小聲)…其實真正原因是只想從零表達方式中抽些東西擠進去而已(喂)
能讓哈特及莉莉絲登場我也很高興XD

總之,就這樣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