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孩子正獨自走在一片漆黑的路上。
由於那兒太黑、太黑了,以致完全看不到孩子的外表,只能從那可愛的圓臉蛋中猜測他應該最多只有十歲。
「喂。」
孩子突然作聲,那是一把完全感覺不到是從小孩嗓子發出的無感情聲音。
他還是繼續向前走,但孩子的左邊卻冒出了一絲的火光。
火是冷的,而且不會照亮四周。
火炎緊跟在孩子旁邊,有點淒涼地道:「救我呀…」
「你已經跟了我很久,就是為了這種無聊事?」
孩子的語氣有一絲不耐煩,那團火看起來更無力了一點。
「我被那個傢伙…封印了…求求你放我出來…我要復仇…而且我知道,你也需要像我這類『怪』吧?我會幫你的…」
良久,孩子停下了步伐來。
「…真的嗎?」
「沒錯…救救我…像我這種死神也要放下身段來求您了…我們妖怪是不會說謊的…」
孩子冷笑了一下,似乎對於這團火自稱死神感到不可思議。
不過他並沒有再作多想,只是把右手手掌伸向火炎中。
一陣常人看不到的光波從火炎中心爆發出來,衝向這漆黑的大地。
火炎就這樣消失了。同時,什麼也看不見的空間出現了一道幽紫的線,一雙綠手把線條左右拉寬,不清楚哪兒才是臉蛋的火巨人從中冒出來。
「呀、呀、呀!!我自由了,我自由了!被困在靈界及現界之間真辛苦呀,好了,我是不是應該要開始幫助您呢?」
孩子滿意地一笑,接下來聽不到他對巨人說什麼。
大約在五分鐘後,巨人漸漸從孩子臉前消失,天空亦漸漸亮了起來。
突然,孩子像是失去了重心,整個人倒在地上。
很久才有人發現他…









第一話 再見死人



「呵~欠…」
白寶乏力地拍打自己的臉蛋,好像以為這樣做可令他更為清醒。
這兒是哈嚕喂星的科學博物館,算是一個很大很壯觀的博物館了。宇宙獨一無二的靈界石正放在這個博物館之中,聽說這石頭是從另一個世界中帶回來的,雖然試過很多科學化的分析,但對它到底是什麼東西,科學家還是沒有任何頭緒。
今次捷達斯是承命前來,從希基軍團手中保護這塊神奇石。
「哼,這年頭還有科學無法分析的東西,還可真出奇。」
一旁的霸迪抱著手,有點打趣地道。
霸迪是太空船宇宙捷達的主要駕駛者,平日給人一種冷酷、成熟的印象。三年前總是沉默寡言的他,隨著日子的過去,對身邊的朋友漸漸變得親切起來。
「不過如果什麼東西都可以由科學分析,這世界就沒有所謂的獨一無二了嗙咕。」
波哥還是改不了他的口頭蟬,在捷達斯當中,他是點子最多的一名成員,力大無盡的他其實也有弄咖哩這種愛好。
迷你萬能型機械人岡古在波哥的旁邊像幽靈般飄來飄去。「我不想知道這些,到底希基軍團什麼時候會來呀?你們看看白寶吧──」
他再一次站著睡覺了。
白寶是捷達斯最年輕的成員,他加入捷達斯時只有十歲,但之後的一年,捷達斯及希基軍團之間發生了很多的事,令到白寶由只有一顆炸彈星的見習炸彈人變成已經有六顆炸彈星的救世主,而且心智亦因此而成熟起來。
不過怎說也好,現在白寶也只是一名十三歲、正值發育初期的小孩子而已。
領隊沙度按著頭大力嘆了一口氣,心想好在自己還要比白寶高一個頭,否則讓這孩子成為捷達斯的領隊可糟糕了。
這是出於兩年前一個二人之間的約定:等到白寶長得比沙度還要高時,白寶就要當捷達斯的領隊。
「不過希基軍團真是很慢呢…他們放棄了這石頭嗎?」
岡古飄到沙度旁邊:「也許就是這樣,你們也知道,巴古拉也不小了,還在搶什麼宇宙獨一無二的寶物?簡直是有心無力,亂浪費時間,武殊又不中用,希基軍團真是要完蛋了。」
霸迪挑了一下眉頭後合上雙目,波哥則是把岡古捉住。「不過如果沒有希基軍團,捷達斯的存在就顯得沒這麼熱鬧了嗙咕。」
沙度再次嘆氣,無事可做的她用力踢了一下白寶的腿。「好無聊呀!」
「嘩呀!沙、沙度,為何踢我!哎、哎呀呀呀呀!」
白寶沒有完全醒過來,臉蛋卻被沙度拉成麵條。「給我提起精神!希基軍團除時會從任何一方偷去石頭的!」
「我依〔知〕道了!沙度,放口〔手〕!」
此時,霸迪緩緩把頭抬起來,微微一笑。「看來希基軍團今天不會來呢…」
「唉?」面對霸迪的預言,沙度放開了白寶。「怎說?」
「因為有人已經捷足先登了…」
捷達斯所有成員都不管白寶的呻吟,抬起頭來看著天花。
「…那兒有什麼嗙咕?」
「不知道…吶,霸迪,到底是…」
岡古飄得再高一點時,天花突然被踢開,一名少女捉住岡古從天而降。
「哼,真不愧是霸迪呢…」
狐狸樣的少女美絲迪利用左手把岡古丟到一旁,右手則拿住了那顆神秘的紫寶石。「不過還是慢了一步。」
「呃!妳是什麼時候…」
美絲迪以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解答沙度的問題:「哈,剛才霸迪一直都注意著天花板,所只好利用一頭老是跑來跑去的老鼠作誘餌使霸迪分心。你們一同注意這兒時,我便可以把石頭偷走啦~」
「真有你的。」不知不覺,霸迪已經進入了備戰狀態,他是那種不會因為見到對手是女性而掉以輕心的實力派戰士。
「哼,本來我想偷走這石頭就算。但如果不來向你們打招呼,我就不能被稱得上是神偷了…嘩呀!」
迅雷不及掩耳,美絲迪向前跌倒在地上。她沒注意到白寶已經轉到後方並推倒了自己。石頭從美絲迪的懷中滾出,但白寶比她還快,先檢起了石頭。
「呀!我的石頭!你這小鬼…!」
「哈哈!誰叫妳不小心?」
好不容易才爬起來的美絲迪發狂似地追著白寶,白寶見形勢不對立即把石頭丟給霸迪,自己卻被美絲迪當了踏版。
「呀…好痛…」
波哥在一旁簡介這場比賽的進度。「球現在傳到霸迪隊員手上嗙咕,沙度隊員從旁接應嗙咕,但美絲迪已經在後方不遠處嗙咕…呀,沙度隊員拿到了球,美絲迪立即飛撲過去嗙…咕!!原來那顆球只是岡古嗙咕!球現在於霸迪隊員手上,美絲迪從後追上嗙咕,白寶隊員亦努力想趕上美絲迪,真像一場捉迷藏嗙咕…他們轉彎了嗙咕,現場直播到現在為止嗙咕…」
當波哥拉起倒地的沙度及岡古一起追上時,卻發現拐角處原來是盡頭。
最重要的是:白寶、霸迪及美絲迪三人同時不在了。
「嗙…咕?」
落在一旁那紫色的石頭,已經變得黯然無光。




「喂…呼、呼…我們…是不是迷路了?」
跑得太久了,美絲迪坐倒了下來,用力喘氣。
白寶則是愈跑愈精神,現在要他打倒十頭大象也不是沒可能。「是嗎?呀,倒也像是啦,我們不是在博物館內嗎?霸迪?」
四周的風景,包含了藍天花草,完全看不出這兒是建築物內部。雖然有些建築物有風景變換的效果,不過因為價錢高昂,一般博物館很少會花那麼多錢做這種事。
然而霸迪沒有立即回答白寶。他只是一直痛苦地按著自己的左眼,甚至令他跪坐了下來。
眼見霸迪好像有些不對勁,白寶立即跑到同伴面前。
「霸迪…?霸迪,你沒事嗎?霸迪!」
「眼睛好像被什麼刺倒了…」
「什麼!!!?」白寶立即慌張起來,一直在旁跑來跑去:「怎辦、怎辦、怎辦…呀呀!沙度!波哥!岡古!你們在哪裡!!?」
但聲音像是被四周的空氣吸收,再次感覺不到這兒是建築物內部。
美絲迪先是一直注視著霸迪,後來倒抽了一口氣:「居然出血了…可惡!」
她從背包中拿出急救用藥物,跑到霸迪身邊叫嚷:「把手放下!我要幫你止血,別少看我,我以前可學過一點急救!」
當霸迪把手拿問時,美絲迪沒注意到自己的嘴已歪向一邊。
糟…眼球真是…
美絲迪已經無法形容眼睛的情況,她相信霸迪亦清楚這眼睛已經救不回來。但如果不快點處理,細菌很容易從傷口入侵腦部,到時就返魂乏術了。
為霸迪簡單包紮好了後,美絲迪拍了拍一直在發抖的白寶。
「喂,現在要快點出去這所奇怪的博物館,找一所大醫院治理。你還能走嗎?」
「什…什麼呀,我當然可以!我只是擔心霸迪而已!」
面對白寶的關懷,霸迪只能作出苦笑。眼睛沒之前那麼痛了,看來美絲迪的手勢也不錯。不過有些事霸迪沒有告訴他們,就是剛才那顆石頭…
『哈哈哈哈,你的眼睛就給我寄住吧~相反,我會讓你只看到很捧的東西哦…』
沒錯,這是剛才還在手上的石頭所「說」的話,雖然霸迪本能地立即把石頭丟在地上並向前奔,但當中的黑影化成了一道箭,直刺進霸迪眼中。
好在白寶及美絲迪沒有向他問受傷的原因,否則霸迪也不知道怎樣向他們解釋這種荒唐的事。



不過好奇怪,一直走在路上,完全看不到有任何的人與建築物。
美絲迪的手錶顯示他們已經走了十分鐘,但還是沒有任何的路標,而只有一堆的花草迎接他們。
「這是什麼博物館!為何連一個指示牌也沒有?」
「就是、就是!難怪沒有人來參觀了!真浪費金錢!」
白寶及美絲迪像小孩般一起抱怨,霸迪走在二人中間,餘下的眼睛在掃視四周。
「…喂,你們看,那兒是不是有一所木屋?」
「呃…真的耶…」沒等白寶感嘆失明人仕的視力,美絲迪便在嚷:「我們快點去問路吧!」
於是,美絲迪丟下了後面兩人,以高速到達木屋前,並拍門大叫:「請問有沒有人?快點叫你們的負責人出來呀!」
一直用力拍了十秒,便有什麼東西從後用力推開木屋大門,一把感覺有些回音的女性聲音傳了出來:「誰在這兒大呼大叫!我們這兒沒有所謂的人!只有妖!」
那一瞬間美絲迪全呆了。因為她只看到一排矮個子骷髏在她面前搖著身子,牙齒格格作響。
「呃、呃…妖?」
骷髏把頭伸向美絲迪,那本來應該擠了眼球的空洞使美絲迪覺得很嘔心。
「哎呀,怎麼啦,原來是狐妖呀?為何收起狐狸尾巴呢,這兒又不是那堆討厭的警察常來的地方…」
它到底在說什麼呀?美絲迪腦袋用力一轉,發現自己現在的處境很不安全。
「我…是從鄉下來的,什麼也不知道,請問…城市在哪裡?」
「噢~是這樣呀~」骨頭卡拉卡拉的聲音使美絲迪毛骨悚然。「沿路一直走,看到有三岔路時右轉就可以…說起來,妳有沒有嗅到一陣活人的血味?呀,很久沒吃現界生物的肉了,一定是我想多了。」
「是,當然是!」美絲迪強迫自己用頭擋住對方的視線,沒有眼都可以看到東西?別說笑了!但現在左眼受傷的霸迪似乎很有機會成為狙擊目標,美絲迪用手一直在後方示意同伴別過來。
不管對方是骷髏是妖,總之現在是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謝謝您的幫忙!我要走了!打擾了!」
人生中沒有一次像現在般那麼虛偽!但女人的第六感真是非常可靠,有危險時不能放任自己,而且現在就此走上這座「城市」,真的不要緊嗎…?
別說笑了,這兒還是博物館吧?難道是新增的樂園主題還是什麼?不,不可能,剛才那骷髏的「眼神」,是真正令人充滿寒意的,不是什麼演技。
美絲迪很快跑回原路,好險霸迪知道美絲迪剛才的手勢代表什麼,否則他們早就進入了虎口。
「怎麼了?美絲迪,臉都青了哦?」白寶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臉天真地問。
「你們有沒有看到…剛才那個骷髏…」
「骷髏?」霸迪皺眉道:「妳一直在擋著,根本什麼也看不到。」
「當然要擋!它是妖怪呀!看到你就想吃了你呀!這兒根本就不是我們的世界…」
看到美絲迪一直在震抖,霸迪依舊難以置信,但白寶似乎亦開始注意到問題所在而冒著冷汗。
「妖怪、妖怪…糟糕,我們不是來到了『那個世界』吧?」
「什麼世界?」
白寶認真地注視霸迪,似乎是希望對方一定要相信他。「靈界!是靈界!死者、妖、怪生活的世界!小時候媽媽常對我們說有這個世界,但我與哥哥沒有相信…現在這樣的話,絕對沒錯了!」
「我的天,怎會那麼荒謬?」霸迪想反駁,不過他想起眼睛的事,也沒有再哼聲。
美絲迪吞了一口唾液:「那…我們死了嗎?」
「沒有…霸迪的血味會吸引它們、我們的心臟還在跳動…我們還生存著,但不知為何突然來到了這個世界…」白寶抱著手,努力回想小時的記憶。「對了,媽媽說過,如果我們不小心跌進這世界,一定要找幽靈幫忙,因為他們是剛剛由人變成幽靈的,而且不會吃人;妖、怪卻很喜歡活人肉…沒錯了,我們一定要找幽靈!」
「說得容易耶,幽靈會帶我們離開嗎?還有就是,我們怎樣分辨它們?」美絲迪咬唇說。
白寶沉住氣道:「剛死去五百年的人都是幽靈,過了五百年後,只有想在這兒生活下去的幽靈才會變成妖,再過一千年是怪。其他幽靈會在變成妖怪前投胎。所以…」
突然,白寶以一個老頭子的語氣對著空氣自言自語:「喂~來來,朋友,你死了多久?打算投胎嗎?噢~你是妖大人呀,對不起打擾了,小鬼有眼不識泰山呢──兩位,這樣可以嗎?」
霸迪與美絲迪看得有點呆,甚至想為白寶鼓掌。
「似乎解決了一個問題,那麼有關血腥味呢?」
美絲迪指出了問題最重要的地方,霸迪低頭說:「我留下來等你們吧…」
「怎可以?」「絕對不行!」
面對二人不遲疑的反應,本想了反駁語句的霸迪也不禁呆下來。
「留下你一個的話,你可能會有危險!」
美絲迪關心地道,這讓霸迪很不習慣。
「我們三人絕對要在一起,互相照應才對!」
白寶則是一臉肯定的表情,霸迪亦放棄了反駁。
最後他們決定了三人一同進入這世界的「城市」。






這是一個充滿古式建築的現代化都市。
來到充滿建築物的地方時,天色已經黑齊。
取而代之,無數的燈光、車子前的電子提燈、電視機發出的光芒…照亮了這地方。
有單腳車、有春秋時代式的大廈、有小橋流水,還有不少看起來像上班族的居民。
街道四周充滿了清優的花香,看來不用擔心血味的問題。
「來,白寶,是你的演技出動的時候了。」
美絲迪輕輕的把白寶推到大街上,白寶一臉不滿的樣子。老實說,有些東西紙上談兵會比做出來更容易。
「嗯~呀呀,我應該問誰呢…」
另一邊廂,留在橋邊等待的霸迪及美絲迪,完全沒有注意他們後方伸來了綠色的巨手。
那從空氣冒出來的手左右遊走,最後停在霸迪的腦後,沒過兩秒,就噴發出氣流來。
霸迪在最重要的時刻察覺到身後有點不對勁,立即彎身閃躲,但左眼的傷口被氣流刺到了,傷口破裂,鮮血如泉湧般噴出。
「霸迪!!」
很快,四周的人〔應該叫作幽靈、妖怪之類〕全都看著霸迪的方向。見情況不對,霸迪二話不說就拉著美絲迪向前跑,白寶亦立即意會過來,大叫一聲「炸彈射擊」令到四周充滿了煙霧,霸迪利用這機會抱起了白寶後就立即跳下橋底。
「是血的味道!」
「是活人呀!有三個!」
「安靜!快點聽聽他們的心跳聲與呼吸聲!」
「真可憐,在這世界被吃,靈魂就如掉進地獄永不超身了。」
「我本來是殺人犯所以沒關係。」
「開餐了開餐了!」
橋面的聲音愈來愈多,有些是看熱鬧的,但有些似乎已經準備了刀叉。
「霸迪…」
「安靜!」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現在眼角流下的血絲絕對會引起妖怪注意。
美絲迪看得出霸迪右目的眼神是準備與外面決一死戰。「不過你…」
「我引開他們,你們沒有受傷吧?一定可以逃的!」
「不行,就算你會飛也不一定逃得出去!」
「聽我說!白寶,我要你們活下去!」
正當三人還在據理力爭時,橋面傳來了一把很響亮的爆炸聲。
白寶沒想什麼便道:「這是炸彈的聲音!這兒也有炸彈人嗎?」
本來還在吱吱喳喳的吵鬧聲突然變得鴉雀無聲,五秒後,一把毫不陌生的雄亮聲音傳進眾人的耳內。
「我是警察西區總部的初級督察,穆迪。可以告訴我這兒發生了什麼事嗎?」

有一刻,白寶及美絲迪很想立即跳出去,但都被霸迪用力抱在懷裡。
那聲音及那名字,難道還會有人弄錯?
二人一同看著霸迪,霸迪卻搖頭,一臉認真。
橋面又開始吱喳起來。
「…有活人來了…」
「…有三個…」
「…血的味道…」
「…好吃…」
「…他們似乎迷路了…」
「…真可憐…」
「我明白了。」自稱是穆迪的警察再次拉開嗓子:「現在我們要封鎖此區,除了警方外,任何幽靈、妖、怪等都不得進入,直到解除封鎖!請你們從速離開!」
橋面冒出了憤怒的聲音,有些是抱怨吃不到,有些是抗議要繞路,有些則完全上不了班──因為它們就在這兒做清潔!
當這些聲音都消失後,感覺像是已經過了十年。
只餘下剛才的聲音在說話,語氣溫和了很多。「…我知道你們還在的,請出來吧。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加害於你們。」
「哦~是這樣嗎?」
首先跳出來的是霸迪,血已經把左眼的紗布染紅。
那戴著右邊臉罩、身穿斗蓬,感覺有點健壯的炸彈人少年,正張開大眼凝視霸迪。
「呃…我、我沒造夢吧?」
霸迪用餘下的眼睛看著那粗眉大眼,有點天然呆的少年。
他什麼也沒變,還是那一臉溫柔、同時又有幾分的自信,眼神中充滿了真摰,而且亦有一些東西放不下的感覺。
霸迪滿意地一笑。「喂,似乎是真人呢。白寶、美絲迪,上來吧。」
在白寶及美絲迪從橋底跳上來的一刻,年輕的警察變得啞然。
「哥哥!!」
白寶沒多想就撲向穆迪,美絲迪亦忍住哭的衝動走到穆迪旁邊。
對方是摸得到的,就像一些活在身邊。
在他死後的四年,再一次可以與他對話。
「白寶…美絲迪…霸迪…我真的在造夢嗎?」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你,穆迪。」霸迪是唯一還算頭腦清楚的人,雖然之前希望這只是夢,但現在覺得失去一隻眼也不錯。
我們全部都不是在造夢。
穆迪此時全身放鬆了下來,半跪坐地為白寶擦去眼淚。
「怎麼了啦,白寶…聽說你加入了捷達斯,已經不會再哭了。」
按著白寶胸前的徽章,從穆迪那安慰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是多麼的高興。
「哥哥,我…」白寶亦用力阻止淚水繼續流,向穆迪露出笑臉。「我沒有再哭了,真的,不相信可以問霸迪。我真的沒有再哭了。」
霸迪亦跪坐了下來,從口袋中拿出了一顆徽章。
「穆迪,這是白寶的徽章。本來我已經交給了他,不過他身上正戴著你的徽章呀…」
霸迪亦露出溫柔的笑臉,那是白寶之前沒看過的。之後,霸迪用力嘆氣,像是充滿惡罪感地嘆道:「穆迪,我們是朋友吧,請你告訴我…現在,你寂寞嗎?」
一旁的美絲迪差點再忍不住淚,她開始明白到為何要三人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並碰上穆迪。
「霸迪…?」穆迪有點錯愕,沉思了一會兒,接下來便站起來。
「謝謝你們,我沒有事。倒是你們…怎會來到這個世界?還有霸迪,你的眼睛是什麼一回事?」
穆迪已經沒有了剛才那喜出望外的樣子,只是嚴厲地盯著三人。「要知道,這兒不是你們這些還活著的人來的地方,而且你們不是通靈者,留在這世界多一刻就多一分危險,我現在以警察的身份要求你們三個立即回去!絕對不要再來!」
霸迪明白穆迪說這些話的意義,但白寶似乎有點傷心。
「哥哥…」
「在真正結束你們的生命前,別再來了…」
去世,代表了失去一切。
美絲迪差點想反駁說她可以立即自殺,但對一個一直希望活著的人說這種話,只會令對方更寂寞。
好不容易才能再見,為何那麼快又要迎接分離之痛?
一直以來最疼愛哥哥了。白寶低下頭來,他不想哥哥難為,只是把胸前的徽章拿下來。「哥哥,這個留給你!因為這本來就是你的徽章!」
「白寶?」
「我已經有我的徽章了!我是捷達斯的成員,哥哥也是!我一直想把徽章還給你…沒關係的,哥哥已經活在我心底…一直、一直都是!」
霸迪握緊了拳頭,自從兩年前的事件結束後,他已經很久沒看到白寶如此成熟了。
穆迪亦沒有再多言,他看著手上的徽章,沉默了一會。
此時有另一個警察走過來:「穆迪,通道已經準備好啦。」
「麻煩你了。」
那個長著兔耳,頭上戴著護目鏡的少年警察看了一眼美絲迪:「不過…這不是狐妖嗎?」
再一次被認錯的美絲迪有種難以說明的不滿感,同時穆迪亦一臉苦惱:「請注意言詞,她是我生前的…朋友,絕對不是妖,特別是你把她當成狐妖,這實在太不禮貌了。」
「也是…狐妖看起來應該更誘人的…」
注意到美絲迪的表情愈來愈糟糕,穆迪連忙說:「抱歉,美絲迪…你們快點回去吧,注意,不要再來了!」
在橋的中間,空氣像是泛起了漣漪,漸漸可以看到空間的中央出現了一面玻璃。玻璃把橋分開了兩面,但剛才一直站在對面的警察現在全都已經看不見,對面世界看起來像是完全變成了一個死城。
對了…這兒本來就是死城嘛。
「你們只要穿過這水鏡,不要回頭,一直向前多走幾步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請你們記著:絕.對.不要回頭,那兒是兩個世界之間的裂縫,你一回頭就會被困在那兒,是比落入地獄更糟糕的感覺。」
霸迪倒是很認真地聽了說明,倒是從白寶及美絲迪的表情看來,他們根本就沒有回去的念頭。
不過應該沒關係吧…
這個念頭突然從霸迪的腦中閃過,讓他自己也有些吃驚。
那是一種之前一刻還沒有的預感,霸迪覺得他們三人會平安離開,而且還會再回來。
白寶此時露出了笑容:「嗯,哥哥也得保重…我們遲些再見。」
穆迪先是一呆,之後便閤上眼。本以為他要生氣了,但結果卻是嘆氣。
「這也要等你到老時啦,到時我可能不認得你了,不過我還會等的。」
然而霸迪知道白寶剛才的說話代表了什麼,這也是所謂的第六感吧。
霸迪先把美絲迪推入鏡子,沒注意到有些東西跳進了美絲迪的衣袋。
很快美絲迪便依依不捨地從眾人眼前消失。其實穆迪是有點想留著她的,不過不能害了她望回頭呀…
之後白寶便跟著離開,霸迪則是說了一句「轉頭見」便一同進入了水鏡。
霸迪居然說「轉頭見」,這句讓穆迪想了很多。
「穆迪。」另一個在旁的警察拍了他的肩。「你沒感覺到嗎?」
「抱歉…請問您感覺到什麼?」
穆迪還是有點呆滯,那位看似是穆迪上司的中年人笑道:「你那位可愛的弟弟與兩位朋友,他們的靈異感在上升…特別是那名失去左眼的先生,似乎還得到了意想不到的能力…」
「怎會…」
「他們都知道自己一定會有再回來,所以才露出那種表情呀…」
穆迪此時才想起白寶他們並沒有回答他為何會來到這兒,與及霸迪左眼的事。
不過再想一下,又自嘲地笑了。
「不知道我的母親知道這件事後會怎樣想呢,也許會感慨家裡真是出現了繼承她的能力的孩子吧,我生前都沒有靈異體質,害母親失望了很久呢。」
果然是轉頭見呢。穆迪整個人放鬆下來,眉頭亦皺了。
「好想哭…但男子漢不應該哭吧…」
「…有些時候,能哭出來也是一種勇氣。」兔耳的下屬緩緩說道。
突然,白寶留下的徽章在嘟嘟作響。




「喂,霸迪,這兒是什麼地方?」
美絲迪抓抓頭,看著漆黑一片的天空。沒有了橋、花香、古式的建築物,只餘下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森林。
他們穿過了水鏡後,只是走在一道很長很長的走廊,四周什麼也沒有,然後只感愈來愈黑,最後來到了這兒。
「不知道。」
霸迪簡單地答道,再按了一下左眼,已經完全不痛,但總是覺得當中有什麼東西在轉來轉去,那感覺還真教人嘔心。
霸迪的捷達斯徽章此時傳來了呼叫聲,沙度那震耳欲聾的聲音快把三人的耳膜震穿了。「你們去了哪兒!半天啦!完全不見了人,也聯絡不上!快給我回來!」
「我也想知道我們在哪兒呢,沙度…」
白寶納悶地道,美絲迪一把搶走了霸迪的徽章喊:「快幫我們出去啦!我…我…我不喜歡這種地方呀!」
她沒注意到有些東西從口袋中溜了出來,並直衝進森林中,而是一直在吵。
徽章傳來了波哥的聲音:「你們可以說一下四周的風景嗎?嗙咕。」
「…一片森林,黑黑的什麼也看不到。」
「就這樣?但哈嚕喂星應該是沒有森林的啊。」
就在岡古語音剛落時,徽章傳來了另一把不應該出現的聲音。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從哪兒來的,所以便把你們送回捷達星了。不過有偏差嗎?落點應該是在捷達斯總部而不是森林呢…」
徽章變得一陣沉默。接下來聽到沙度說:「請問…你是誰?」
「呀,妳一定是沙度小姐了,初次見面,妳好。」
好不容易霸迪才道:「…是穆迪嗎?」
「嗯,從徽章傳出你們的聲音,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呢~因為聽到你們一直在吵,所以便來說聲抱歉。對了,這個徽章真的可以與你們對話呢,我想回到家,零也一定會高興的~」
可以聽到沙度、波哥及岡古都在大叫,白寶一臉不得了的表情,霸迪則在頭痛,美絲迪則是興緻勃勃地拿著霸迪的徽章:「真的可以說話呢!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呀,還有我的宇宙船!留在哈嚕喂星了!」

…看來也沒有人可以為這種事作出完美解釋。






待續




後記:
靈異事件第一回出現〔炸〕
別名:哥哥來自陰間的通訊﹝被踢﹞
老實說,與捷達斯本來的風格應該很不同吧,畢竟是由科學世界轉成鬼怪世界…
不過只有這樣的提材才可愛呀〔再炸〕
目標是十回完結,之後會陸續有自創角色登場的~

PS.這回的完成時間是9月20日…所以…請注意我這個坑雖然不長但也會拖很久,汗
PR
無題
話說,我被妳的後記逗笑了,什麼是哥哥來自陰間的通訊啊啊啊XDDDD<br />
原來妳當初說的就是這麼回事嗎XDDDD<br />
基本上我覺得這個題材還蠻新鮮的,看得很開心,不過啊.....看到有點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明明Mighty<br />
已經在幾<br />
年前遇襲時就過世了,為什麼會知道Shout這個在他死後才加入的人?他們兩人其實根本沒有交集的吧 囧<br />
以上是疑問1。<br />
再來是Mighty使用徽章通訊的時候所說的。[以下摘錄]<br />
「對了,這個徽章真的可以與你們對話呢,我想回到家,零也一定會高興的~」<br />
零.....是指Zero吧,我再度問號了,這是在說Mighty即使身在靈界,仍然知道現世的情況嗎?要不然他<br />
基本上,<br />
根本不會知道Zero是誰的,而且那句回家也是個疑問。<br />
唔.....難不成.......Mighty被Zero上身了!? [被踹]<br />
以上是疑問2。<br />
基本上就是這些問題吧,因為我想來想去都想不通。 [毆]
NONAME 2007-11-20 (Tue) 11:39 Edit
無題
我遠目了,傳送出去後發現我的名字被砍掉了?以上是我的發言啦,哈哈..........[狂汗]
煌月 2007-11-20 (Tue) 11:41 Edit
無題
我也被你的問題逗笑了…炸<br />
什麼上身呀XDDDD<br />
我完全沒想過這個問題…好,第五話就說白寶被哥哥上身了﹝喂﹞<br />
至於那個疑問…<br />
ZERO「死後」也去到靈異界並住在哥哥的家了,所以哥哥知道SHOUT的事<br />
也正常的~<br />
<br />
話說…<br />
今天為何三個算是很久不見的BMJ同好都先後出現了呢=3=
dreamer1084 2007-11-20 (Tue) 12:09 Edi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