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第二章 新任務



自從上次去到「靈異界」以來,已經過了一星期。
上次試過徽章傳來陰間訊息後,白寶、霸迪及美絲迪的遭遇,一下子變成了捷達斯、甚至是整個希基軍團的話題。
不過在之後多次確認後,發現只有當美絲迪拿著徽章時,通訊才可以建立。
「給我一杖徽章?不,我已經有了。」
就在白寶希望美絲迪可以幫他與穆迪建立橋樑的時候,美絲迪突然說她已有了。除了艾因及霸迪外,所有人都大叫一聲「什麼!」並露出難以置信的樣子。霸迪則是一幅「果然是這樣」的表情,只能苦笑。
於是,美絲迪便突然成為了捷達斯的一份子,她口中雖然說是為了白寶那個「戀兄的弟弟」,但似乎也對加入捷達斯顯得很雀躍,並在總部附近租了一個小空地,把自己的宇宙船停放在那邊。白寶每天都會到那兒一次,不知為何,這行為令到沙度有點不滿,口中總是在說「又去偷懶了」。
不過讓大家感到不知如何應對的是:除了穆迪,他們還與零對話了。零──Zero,是以前被大壞蛋米加頓製作出來的機械人,不由自主地吸收了穆迪的思想。在靈異界這有一個專有名詞作「靈魂分裂」,要解決人口暴漲的問題,只能用這個方式,但多只會發生在雙胞胎身上。
現在穆迪與無家可歸的零住在一起,零已經申請了投胎,再過兩年左右,他便會轉身成另一個人,與穆迪再沒有關係。
「沒關係的。我與穆迪也知道,我們是來自同一個靈魂。嗯…一直以來我也不承認這點,但與他相處久了,反而不覺得我與他之間有什麼分別,感覺就像是與另一個自己對話的樣子。但畢竟任何人都不能取代誰,只要我們之間再沒有關係,下輩子,我還是能好好活著。」
白寶及霸迪都覺得對於零這是最好的選擇,畢竟少話的零顯得很寂寞,心靈寄託似乎只餘下穆迪一人,但美絲迪卻希望零最少可以等到她離世那一刻。
「你可是被我一直照顧著!零,我才不管你是誰!!零就是零,總之你不要再幹一些傻子才會做的傻事!」
這回話出在美絲迪口中,反而讓零有點吃驚。不過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感動。
「謝謝妳,美絲迪。」
另外,從零口中聽說麥克斯也在靈異界,不過他們就算碰上也沒有冒出火花,麥克斯只會哼一聲走過,零甚至看到過他救助了被欺負的人,總覺得麥克斯由之前自信為最完美的,變成了一頭更為沉默、自由的野狼。
至於霸迪的眼睛,在去到醫院檢查時,解開紗布就發現眼球回來了,而且活動自如,但只看到一些從特定人身體中發中的淺藍色影子,其餘什麼也看不見。就算戴上眼罩或太陽眼鏡,也無法阻止那些一片濛並走來走去的影子,霸迪便只好把一直束起的頭髮都解下來蓋住左眼,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也能發出那種特別的映像,剛好可以蓋著那些身影。







這數日,都是平靜的。
只是,某一個突如其來的電話,把眾人引向另一個未知的世界。
「是是~這兒是捷達斯~」司令艾因博士接過了電話,聽到要求後眉頭一跳。
「什麼?好、好的。我明白了,不過這也是第一次…我知道、我知道,嗯,不麻煩。」
就在岡古及波哥都在睡午覺的時候,這個電話把他們都吵醒了。看到艾因一臉驚訝,波哥擦擦眼睛問:「有什麼事了嗙咕?該不是沒交電費嗙咕?」
艾因已經上了年齡,之前還能活動自如的他最近亦顯得憔悴起來。
就在艾因放下電話筒後,他一臉嚴厲地道:「把大家都叫來,我們有新任務了。」
「嗙咕?」波哥及岡古不安地互相對望了一眼。
就算有新任務,如此嚴肅的艾因博士還是第一次見。

這次的任務,是要無限期保護一名宇宙獨一無二的少女,並把她接來捷達星,直至她認為不再需要保護為止,每天的保護費都超過了捷達斯每次任務的收入。
到底那少女是如何地宇宙獨一無二,艾因不肯說,只是一直叫白寶、霸迪及美絲迪小心,三人直覺都知道這次的任務與上次去到另一個世界相關,特別是去到少女藏身的家中時,他們更肯定第六感是沒錯的。
那名少女被鎖在一個充滿奇怪符咒的房間中,房間是八角形設計的,那兒除了一堆黃色的咒符在牆上與一張看起來不太大床外,便什麼也沒有。
「歡迎您們,捷達斯的大家。」
感覺有點瘦弱的少女微笑著道,管家此時就退了出門,並把房間反鎖。沙度見狀立即拍門大叫:「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必擔心,沙度小姐,他只是在保護我的安全。畢竟我太容易成為目標了…當我們聊過後,他自然就會放大家出去。」
「放我們出去?那妳呢?」霸迪勾眉道:「妳應該與我們一起去捷達星吧?」
少女溫和地用手撫摸長時間沒碰過太陽的長髮:「霸迪先生,這房間可以移動,我一直留在這兒就可以了,請把這房間鎖在你們的太空船上。」
「這不是與總身監禁沒分別嗎?」美絲迪雞皮疙瘩地道,窄小的空間再加上一堆不名所以的紙條害美絲迪感到不安。
沙度亦附和:「對啊!如果是整個房間搬走,那為什麼要去捷達星?我們來保護妳,不是為了保護這房間啊!」
帶著狗耳的少女輕輕一笑,此時,白寶注意到有一頭白色的小狗從床底鑽出來。
少女有點吃驚地道:「呀,小白,你為何跑出來了?」
波哥忍不住問岡古:「喂,她在是叫白寶嗎嗙咕?」
「…不,她好像抱起了什麼。」
沙度吞下了一口唾液,此時白寶在吵為何他的名字與一頭小狗那麼相像,看到美絲迪在捧腹大笑,白寶臉都紅起來了。
「奇怪了,真奇怪…那兒有一頭小狗?」
根本就什麼也看不到呀!
少女本來就長有一雙可愛的白色狗耳,但沙度似乎明白那位「小白」不是指這名連自己的名字都未被介紹的少女。
看到捷達斯中的三人露出奇怪的表情,少女立即像是抱了某些東西走近他們。
「波哥先生、岡古先生、沙度小姐,您們看不到小白是正常的,請不必擔心。」
之後她走近了霸迪,無預感地向霸迪的額前伸手,霸迪有點反應不過來,本來蓋住左眼的頭髮都被移走了。
什麼一回事?
霸迪的左眼看到了屬於少女的那淺藍色身影手抱著的完整小狗,旁邊還有白寶、美絲迪的身影,但看不到其他人的;牆上的符咒在霸迪的左眼中正發出種像是紅外線光波的線條。
但奇怪的是:右眼卻沒有看到任何常人看不到的特別東西──除了那頭左右眼看來都一樣的小狗外。
少女再次一笑,便把小狗交給霸迪抱著。
「呃,露娜小姐…」
霸迪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知道那少女的名字,白寶及美絲迪對望了一眼,肯定了一件事──他們有能力在對方未作自我介紹前就知道對方的真名!也難怪剛才少女可以準確無誤地稱呼捷達斯的大家了。
那名叫作露娜的少女要求霸迪放鬆心情,想著要把小白展示給大家看。
就在露迪的腦出閃過同一個念頭時,他感到懷中的小狗開始發熱,沙度、岡古及波哥的嘴巴都張得大大的。
「真是有一頭小狗!」
「霸迪是怎做到的嗙咕!」
「不,我們為什麼之前看不到牠?」
小狗從霸迪手上跳了下來,像是表演秀地環繞房間走一周,之後像頭貓般躍上沙度的懷中。
真是一頭狗的觸感!沙度抱起了小狗,臉對臉地盯住對方。突然,小狗擦的一聲從沙度手中消失,白寶大叫了一聲:「穿、穿過了!小白穿過了沙度的手!」
露娜再次把小狗抱起,輕輕安慰。突然掉在地上的小狗正不高興地盯住霸迪看。
「這就是霸迪先生你的能力了…雖然時間不長,但您可以把一般人看不到及摸不到的靈異物實體化,另外左眼還可以分辨出哪些是靈異界的物質。」
「呀?」面對奇怪的說明,霸迪顯得有點無法接受。
這下子,就已經證明了能看到小白的人,並不是一般人。
此時露娜走向美絲迪,又是一陣耐人尋味的笑容,害美絲迪心跳得很快。
「您可以與靈異界通訊呢!而且還可以隨時做出通向靈異界的水鏡,並把那兒的物質帶來這個世界。」
「這是我的能力?」
美絲迪看著自己的手,露娜把小狗放回地上。
「在這個被封印的空間中,您不能把水鏡打開。但您只要走出這房間就可以了。小白也是從靈異界被帶來的,除了跟著像您這樣的通靈者外,靈異世的生物一般都無法來到這世界。」
沙度聽到剛才自己抱的是「幽靈」後,立即顯得很緊張地四處張望。她不知道此時小白正在她旁邊打呵欠,掃掃尾巴後便躺了下來呼呼大睡。
同時,美絲迪的表情像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哎呀~真糟糕,對我不需要用敬語啦。」
白寶及霸迪亦意會到自己為什麼之前可以那麼肯定能再次去靈異界。
就在波哥及岡古都在討論什麼叫通靈者時,露娜最後走向白寶。
白寶也似乎等了很久了,一直吵著道:「吶吶吶我有什麼能力?快點說啦快點說啦~我想知道呀~不要只是一直在笑啦~」
「你呀…我想只要你願意踏上通靈者之路,那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了。」
看起來白寶很不滿意這回答,吵嚷著說要知道。霸迪嚴厲地盯住露娜的後腦,第六感告訴他很快就有什麼事要發生。
為何這個女孩會知道白寶他們也不知道的能力?為何身為通靈者的她要把自己困在這房間中?為何突然要求捷達斯來保護她呢?一切一切,都讓霸迪無法解懷。






在這個於房子中心的房間外,有一名女子及一名小孩正在喝茶。
女子看起來與沙度差不多大,但她其實已經快要踏進人生第三十個年頭,頭上繫著兩個大鈴及一條長得快要拖地的絲織蝴蝶結,外表看起來有點嚴厲。
身邊的孩子是女子的弟弟,他與姐姐淺藍的髮色不同,孩子有一頭淡紫的頭髮,還加上了一雙可愛的狐狸耳朵,圓圓的大眼看起來非常純真,而握住茶杯的手正在發抖。
「姐姐…真的要這樣嗎?」
「當然啦,小亮,如果不是這樣,我怎對得起她?」
那位叫作小亮的孩子看起來比剛才更緊張了。
「不過,姐姐,如果萬一有什麼事…」
「那只是『式』而已!而且連這樣也不能通過,怎當史古雷的對手呀?」
女子帶著殺氣的樣子害小亮一直發抖,好像快要哭了。雖然那名女子有可愛的臉蛋,但就是因為這個想把人吃掉的表情害她到現在身邊連一名男朋友也沒有。
見弟弟已經無法回話,女子輕嘆了一回氣,拍拍小亮的頭。
「唉,總之別太擔心就是了。小亮。」
「嗯…我明白啦,總之…請不要太勉強。」
孩子哭喪著臉地道,女子自信地向他點頭,便從手袖中抽出了與露娜房間差不多樣子的符咒。
「變成一名武將吧,與我立下契約的式啊!」
一陣紫白的光交錯,女子手上的符咒自動地摺起來,出現了一個人型,那紙人型亦慢慢變大,成為了一個比任何人還高的巨人──小亮猜點沒有噴笑出來,因為他知道姐姐的老毛病又來了。
「姐、姐姐…他的確很高,但也太…瘦了吧?」
小亮正苦惱那人到底是以鉛筆或是竹子等來形容才是最貼切呢?而且身為武將,居然穿著燕尾服,手持花劍,八子鬍的他看起來還真比較像長氣的老管家。
「什麼瘦!這才是身材好!小亮你日後也要變成這樣的男子,才會有人追求你的。」
難怪姐姐連一名男朋友也沒有了…如果所有女生都與姐姐同一喜好,那全宇宙的高等生物都會絕種。
之前還在害怕的小亮現在只是抱頭嘆氣,他把右手伸向那雙腿發抖的老頭子,什麼話都沒說,老頭子立即變成一名與小亮差不多高的小子,手上拿著大斧,全身都被著鎧甲,並向兩姐弟行禮。「小亮大人,鈴大人,小人來了。」
女子不滿地道:「又矮又胖,衣著品味更差…」
「是姐姐你的喜好奇怪才對。」
那名叫作鈴的女子頓感頭痛,但她想起正事未畢,嚴厲的表情立即回來。
「算了,我的式,去打倒捷達斯的成員吧。記著:不用手下留情。」
小亮低下了頭,小心翼翼地注視著他那親愛的姐姐。










面對一堆完全是理解不能的問題,沙度選擇了放棄思考。
「唉,不管啦!總之,我們去到捷達星時再聊吧。這兒很熱,叫那個什麼管家放我們出去吧。」
看來沙度的心情非常差,想一想也可以知道原因:身為領隊,自己卻什麼也不知道;而且之前還要拿著看似是生物的死物,到現在心裡還在發毛。
露娜微微一笑,便道:「好吧,我叫管家打開門…」
床邊有點像裝飾的部份原來是電話筒,女孩用眾人聽不明的語言說了幾句後,便道:「很快大家便可以出去了。」
「不過…妳還留在這兒嗎?」
白寶不安地問道,心底一直在佩服這女孩為何可以一直待在這房間寸步不出。
少女理所當然地道:「嗯,這當然。」
「這怎行!要我們保護妳的話,那根本就不需要這房間!」美絲迪生氣地道,有一種像是被看扁的感覺。
女孩有點征住了,但她很快就回復笑容──儘管那笑容非常地寂寞。
有一瞬間,岡古看到霸迪苦惱地嘖了一聲。
少女輕輕搖頭,感覺脖子像是要斷掉似的。「抱歉,大家,但我實在…」
本來還上鎖的門突然被打開,滿面鬍子的管家恭維地道:「請各位捷達斯的成員離開吧。」
然而,根本就沒人打算成為第一個踏出房間的人。
此時,一直沉默地抱著手的霸迪突然笑了。「…嘖、嘖,說是房間保護妳,倒不如說妳是害怕走出這房間吧?嘖,簡直是籠中鳥。」
「霸迪!?」
眾人同時張口結舌,但霸迪一點也不在乎,只是以瞧不起的目光注視並走近露娜。
「我沒說錯吧?妳根本就無法信任我們,自我中心的妳只是選擇把自己鎖在房間中,我想妳一定沒有什麼朋友吧?嘖,真是的,為什麼我要保護這種逃避現實、沒有未來的傢伙?」
美絲迪忍不住罵霸迪說得太過份了,白寶注意到平日總是喜歡反駁的沙度反而完全沒有作聲罵霸迪。
「我說得過份?到底是誰像溫室花兒般沒有見識這世界呀?」
說著,霸迪般一把捉住了露娜。沙度喊了一聲,露娜卻因為沒有反應過來而被拖著走,管家也似乎嚇一跳。
…世界,是七色的。
露娜的雙腿,自從進入這房間後,第一次踏觸外面的大地。
「我…出來了?」
「還未算,離開這房子才說吧。」
霸迪繼續是一直拉著露娜的手,他的大步伐害露娜就算利用小步跑也差點跟不上,狗狗小白則一直跟在旁邊。管家擔心地一邊喊「小姐」一邊跟著跑,捷達斯的其他人也同時追了出去。
「碰」的一聲,大門被打開了。
「這是…我家的花園?」
很小很小的時候,看過那美麗的花園。但在成為籠中的嬌女時,這景色只能在書上看到。
還有,淡紫色的天空微微泛紅,雲朵如薄紗般把恆星的光芒灑在少女身上。
「這就是外面的世界…?」
霸迪輕輕放手,由得少女獨自走進那漂亮的花園中,貪婪地吸收著陽光。
管家想追著少女,不過被霸迪擋下了。捷達斯的其他人都從後方靜靜看著,大部份人都流露出安慰的表情。
──除了沙度。
「這不是太好了嗎?沙度。」白寶好奇地看著沙度苦惱的樣子。
「…不,只是覺得…霸迪有什麼沒對我們說…」
白寶想了一會,又覺得沙度說得有理。如果把露娜拉出來的是沙度或是美絲迪,白寶也不會覺得奇怪;但這次這樣做的居然是霸迪。雖然霸迪做了,也會害人有一種「不愧是霸迪」的感覺;不過總是覺得:在捷達斯的所有人都在這兒的時候,霸迪會主動第一時間把露娜拉出來,實屬奇事。
「嗯…嗯…呀~不想了!我最討厭用腦!」
白寶扁著臉說,心想如果霸迪不想說就不用管好了。
突然,他覺得心口有什麼地方像是熱起來,那一瞬間的蒸騰害白寶全身都發抖了。美絲迪此時的表情也非常難看,霸迪立即撲向露娜,好不容易閃過了一瞬間的攻擊。
紫紅的天空上,有一名孩子踏住了空氣,他的姿態看起來是剛才揮動了大斧,令到空氣化作了強烈的氣流,令花園冒出一個黑洞來。
霸迪很快就拉著露娜站了起來,目光沒有移離空中的小矮子;白寶已經舉起了右手,隨時準備發射炸彈;美絲迪則抽出了身後的小刀,擺好了架勢。
「有人沒有翅膀都能在天上飛!呃呃呃!這是什麼一回事呀!?」
岡古叫喊著,霸迪有點嚇一跳。
左眼清楚地看到那個人,正如看到小白一樣。不過就算是一般人也能看到這個「不是生物的人」。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式。」露娜有點不安地道。「平日只是一團白光,等候被通靈者召喚…通靈者呼喚他們時,可以決定其形態,而本身的能力亦會與通靈者的靈力成正比。但…為何會有通靈者想攻擊我…難道是…我走出房間、走出這屋子的…」
「別亂說!」
霸迪大叫了一聲,翅膀都張開來。他的雙目沒有一刻離開過那個「式」,這使式很感興趣;「哦~是戰鬥能手呢。」
「把戰鬥當作是遊戲嗎…」美絲迪咬著唇笑說:「看來他有點少看我們了…」
沙度跑到露娜旁邊,把她牽回大屋內。此時,沙度看到白寶放出了氣球。
「什麼…」
到底為什麼,白寶會在這個時候放出氣球來?
美絲迪大喊了一聲「我不客氣了」就衝上了氣球,沙度的心顯得很悲痛。
──到底什麼時候,白寶就與美絲迪進行過這種用氣球炸彈的戰術訓練?
另一邊廂,霸迪好不容易才閃避了對方斧頭的數招,鬥力不是他的強項。
看到有氣球的湧上,式打算把攻擊對準氣球,空氣刃一下子就便數十顆氣球打破,但還有無數的氣球湧上來。
「怎會那麼多!」
霸迪此時射出三支如箭的羽毛,結實地打在式的身上。
羽毛雖小,但只要攻擊位置恰到好處,就會有很大的殺傷力。式的手臂突然沒力,斧頭掉落在地上。
「雖然你滿身都是鎧甲,但只要集中一點攻擊,就可以穿過那些關節之間的裂縫。」
式顯得有點急,不過很快他就回復平靜。
「那又如何?」式舉起了手,手上出現了一些看似力量球的東西,直衝向霸迪。
然而,霸迪又躲開了,反而是嬌小的美絲迪出現在式的面前。
刀子在式的臉前劃過,式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但美絲迪哼的一聲,左手的刀子從後一揮,把鎧甲打穿了。
「不好意思啊~波哥幫我強化了刀子~」
霸迪接下從天而落的美絲迪,表情依舊嚴厲。「小心一點,他還未…」
「…可惡!居然受到這樣的傷…」式伸出左手,斧頭再次回到手上。「我不玩了,要盡力打倒你們!」
氣球突然全部爆炸,白寶被衝擊力打得向後退,霸迪抱緊了快要向下跌的美絲迪,咬緊牙關。
那個傢伙,正放出與之前不同的靈力。
「可惡!這樣用一般的方式根本不能戰勝他!」
白寶想起以前母親說過:靈力雖然是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但如果不正確使用,這個世界的人與物也會大受影響。所以,才要有通靈者的存在。
霸迪看著同樣被氣流打得向後退的波哥及岡古,之後再看著躲在屋內一直注視自己的露娜,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美絲迪,我要打一個賭。」
「打什麼!?」
「對方是靈體之類的東西,那麼一般人應該看不到吧?但在他卻能被其他人看到,也就是說他…甚至連他的攻擊也被『實體化』了。這傢伙用的是空氣來攻擊,事實上連剛才的電力球也是…所以…」
美絲迪似乎已經明白了霸迪的打賭是什麼。「但這樣不保證我們用刀子什麼的就可以打倒他呀!」
「白寶就可以!」霸迪哼笑著說,把美絲迪送回地面:「總之,相信我!」
「…嘖,不能打倒他我就會找你報復!」
霸迪難得地一笑:「真有活力。」
美絲迪直跑向白寶,霸迪再次飛起天空。這次對方的攻擊強而有力,而且還帶著幾分神秘的力量。
露娜發抖地道:「這是…咀咒…會令中咀咒的人隨時失去所有體力…不行!你們的靈力打不過他的!」
聽到解說,沙度立即失神地向天大喊:「霸迪!!」
白寶與美絲迪在吱吱喳喳地說什麼,接下來,白寶舉起了手:「我明白了!霸迪!看好!烈火炸彈!炸彈射擊!!」
式本來以為霸迪打算捉住自己來一個同歸於盡,但他沒想到霸迪在最後一刻消失了。反而,白寶的炸彈卻在他眼前。
不過這樣是打不倒我的!式張開了靈體的防禦網擋下了攻擊,但他沒有注意到,霸迪已經在身後露出打主意的表情。
「你中計了!」
此時,式才知道自己被靈體化了。把式靈體化,所浪費的靈力其他的攻擊更多,式完全不能相信霸迪是一名新手,同時,他感到某處空間被先後打開,不過問題不只這樣,靈體化的式無法乘著這世界的空氣而飛行,霸迪一下抱緊了他,並打算把他帶進美絲迪剛打開的空間之中。
「蠢材!在你被送進靈界前,你的力量就會用盡!」
「我才不會讓霸迪的努力白費!!」已經進入了靈界的白寶,彷彿看到霸迪的力量快要油盡燈枯,大聲喊出這句話來。此時,他的身體發出了謎一般的綠光,沒過兩秒,霸迪身上同樣出現這種光芒。
露娜漸漸從絕望中露出了一絲的光明。「是…是把同伴的力量變強的招式!我之前沒有告訴白寶先生他所有的力量,但白寶先生真的把力量好好運用出來了!」
霸迪帶著式一起衝進了水鏡,沙度倒抽了一口氣。
「吶…他們呢…」
「不知道!嗙咕!」
「霸迪抱著看不見了的東西突然消失了!他們不是死了吧!」
沙度用力把岡古叩壞,忍著淚說:「絕對不會!不會!但…為何我們只有看的份兒!?」
「那是因為你們都沒有靈力。」
說這句話的,是一名捷達斯之前都沒見過的自信少女,她的身邊在牽著一個男孩,但看起來他有點戰戰兢兢。
露娜有點呆地道:「小鈴、小亮,你們怎麼來了?」
「來看看捷達斯到底是否合格。」鈴抱手一笑,接下來,她按著頭:「不過真亂來呢,居然把妳拉了出來…如果不是因為我在這房子二十公里下都佈下了結界,妳現在有可能被吃掉了。」
沙度以急得要哭的聲音道:「說什麼呀!剛才不是有個叫式的東西…」
「那是姐姐的式。」小亮小聲地道。
鈴擦擦鼻子,之後看看四周。「還未回來嗎…難道是靈力用盡了?三個都還要努力呢…」
這時,露娜漸漸明白了「式」的意義。
「妳這是什麼意思呀…居然…居然這樣試探他們。」
鈴微微抬頭:「我不這樣做,怎知道他們能不能保護妳?我說,妳在那個房間留太久了,應該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所以我才選了這群人。那顆石頭也是我刻意帶出來的,雖然不知道會把一般通靈者的眼睛弄成那個樣子,不過那石頭幫我選擇了那三個傢伙…哼,之後我得叫他們認我作師傅呢!像是現在這個樣子怎行!」
小亮亦虛弱地向眾人點頭,露娜才露出了笑容。
「等一下,妳是說不知什麼東西選了白寶、霸迪及美絲迪三人…」沙度有點不安地道:「也就是指…我們其他人根本幫不上忙?就算是同伴也一樣幫不上忙?」
「當然,妳以為自己有什麼力量可以幫得上忙?」已經快三十歲的女性,以與她外表不符的成年人口吻嘲笑道:「這是與靈異界的戰鬥,對你們說太多也沒有用的了。說回來,他們也太久了吧…到底落在什麼地方了?」
沒理岡古吱吱喳喳的抗議聲,鈴動動手指,之後表情變得很滑稽。
「不是吧?他們把靈界警察的家都炸掉了!?」
聽到這個不是第一次聽的名詞,沙度感到頭又再次痛起來。
小亮在旁感嘆道:「想不到姐姐以外的人也會做這種把別人家炸掉的蠢事呢…」
鈴嘩地大叫了一聲,便一臉怒容地道:「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把水鏡設在別人的家——還要是警察!!未踏進師門就做了一些讓我丟臉的事,他們一定是找死了!!」
她打開了水鏡,獨個兒跳了進去。
「…吶,波哥。」
「嗙咕?」
「你說白寶他們去到什麼地方了?」
「嗙咕。」
「上次他們說,穆迪在另一個世界也是當警察吧。」
「嗙咕。」
「加上打開水鏡的是美絲迪…」
「嗙咕…」
波哥及岡古在討論過後,終於都知道同伴們落在什麼地方了,不過,他們心底有與沙度同一個想法:真的無法幫上忙嗎?而且這名叫鈴的少女又不肯再透露些什麼。這樣,就算可以幫上忙,也找不到地方入手吧。






這兒是靈異界,一個完全被炸黑的房間中。
白寶、美絲迪及霸迪一同躺在地板上,三人都完全使不出力氣來。
一張黃色的紙落在白寶的旁邊,已經沒有任何靈力的反應。
「哎…水鏡應該是無法在靈異界的住宅區打開的…而且更說是在家中…呀,麻煩你了,零。」
穆迪跪坐在已經沒有任何乾淨角落的地上,喝著零為他泡的綠茶。
零也為三名突如其來的來訪者準備了茶,然後安靜地跪坐在旁邊,看起來,他與之前沒有任何改變。
白寶無辜地嘆道:「我不知道…水鏡是美絲迪打開的嘛!而且是霸迪要求我在這兒用炸彈的…如果知道是哥哥及零先生的家我就不會用炸彈了…」
「你這是推卸責任呀!」美絲迪也不滿地道,但聽起來說話一點力也沒有。「我根本就想不到可以去到什麼地方,靈異界的話,就想著來到穆迪附近好了…咳!這我沒什麼特別意思。」
「不過美絲迪妳也得看清楚到底我們來到什麼地方嘛。」
「都說不要把責任推給我!你說,如果是你,你會把水鏡打開在什麼地方?」
「…吵死了!」
孩子與少女的吵鬧在霸迪的喝叫聲下突然結束,被罵的二人看起來也很不服氣。
零感慨地道:「活著真好。」
穆迪再喝了一口綠茶,同意零的說法。
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叩門聲,沒過兩秒,就有大門倒下來的聲音。
穆迪這次把茶都喝光了。
「嘩!!我沒弄錯吧?喂,你們!還躺在這!快向人家道歉!」
把門弄壞的女性奪門而入,每走一步就顯得更生氣。
「呃…小姐,請問妳是…」
「抱歉!」女性對著穆迪作九十度鞠躬:「我是他們的師傅,來帶他們走的!為你帶來不便真抱歉!修理費我們將會一力承擔…」
「我們何時出現了師傅…?」
美絲迪按著頭,感覺力量快要回來了。
「不知道…」白寶痛苦地道。
「哼,由現在開始我,鈴,就是你們的師傅!!總之你們快些道歉!」
「不必這樣…」穆迪搖手道:「我們處理就可以了。」
「但…」
「沒關係的。」零站起來說,握住了鈴的手。「我們來就可以了。」
霸迪好像注意到美絲迪的表情顯得很沉默。
「被這種陌生人炸掉屋子也沒關係?」
「什麼陌生人!我可是穆迪的親弟弟呀!」
白寶大叫著,但之後他發現自己完全站不起來。
…好累。
「兄弟嗎…咦!?哥哥去世後就當警察!?」鈴的表情由青筋變成寬眉,很少人能像她這樣有那麼大的表情變化:「呀,真是太好了,希望您可以加入我們響和派,有您的合作,我們的工作會更方便的!拜托您、麻煩您、請您~」
對於這熱血的少女,穆迪有點不知所措。美絲迪已經坐起來,零注意到她現在非常不滿。
霸迪亦好像已經回復了體力,雖然還能不好好站著,但至少可以坐好。「喂,穆迪是白寶的哥哥,不是妳的哥哥吧。還有,我們沒想過拜誰為師。」
此刻鈴再次變臉,現在的鈴顯得很嚴肅。
「不用拜師?想得真美。你以為你們有多少能耐呀?真的可以好好保護露娜?我與露娜是很要好的朋友,命運選了你們,我想你們一定有可以保護露娜的理由。不過,如果每一次戰像今天面對我的式這樣糟糕,別說露娜,你們自己也很快在靈異界有戶籍了。」
「妳的式…?」白寶、美絲迪及霸迪異口同聲地問。
「當然是我的式。我限制了他只有我十分一的力量…嗯,還是這樣好了。」
鈴再次盯住穆迪及零看,美絲迪似乎已經可以站起來了。
「穆迪先生,請你加入我們吧。你可以選擇當你那天然呆弟弟的召喚靈…還有你身邊這位…零先生?我看得出你的實力其實與警察先生相若。請你當那頭笨鳥的召喚靈好嗎?」
剛坐起來的白寶、霸迪,甚至是沒被指名的美絲迪也冒出了青筋。
「誰是天然呆!」
「誰是大笨鳥!」
「妳以為你是誰呀,居然指派穆迪與零!」
「妳這個沒腦的女孩,妳還不知道自己有隨時召喚這世界的精的能力嗎?那要什麼召喚靈?」
代溝!這一定是代溝!
「還有你,看起來多麼成熟,卻是笨鳥一頭,我想你不知道吧,我可比你大呀!你叫我師傅可理所當然!」
還要比霸迪大!這絕對是溝通問題!
「你呀,別人說什麼你就做什麼,不是天然呆是什麼呀?又不看清楚四周環境就攻擊,你看看這個家變成了什麼?」
白寶本想反駁,但他已經完全沒有力了。三人都只是把自己的茶一口喝光。
穆迪本想為三人說好話,鈴卻一臉期待地向他推銷。
「來呀~當召喚靈啦~雖然把你給那天然呆是有點浪費,不過我們派出現了警察,這是好事呀~來吧來吧,我們會給你很好的待遇的~拜託啦~」
零與穆迪互相對望,美絲迪與白寶似乎在旁邊發脾氣,霸迪把茶杯放在一邊。
雖然不想拜這個女性為師,但細心一想…
自己真的沒有保護露娜的實力。









後記:
四個字:亂七八糟…囧
鈴這個角色真是讓我覺得又愛又恨呢…遠目
這篇文章我居然打了一個月,看來我的懶惰病又來了,囧

PS.某個說給我評語的到現在我還未收到你的評語…
PR
無題
因為word開了出來是亂碼,所以最後還是要等你貼出來囧囧<br />
<br />
評語嘛...................<br />
呃.............<br />
有一點亂..........<br />
常常捉摸不到那人是哪人........<br />
還有就是.........<br />
這文已經可是抵得上我3章至4章了.........(意志消沉)<br />
<br />
最後就是..............<br />
加油吧~~~~~~~~~<br />
期待你的下一章喔^^
Hakari 2007-11-25 (Sun) 09:45 Edit
無題
學校word2007的問題﹝炸﹞<br />
因為我忘記了存成doc了,哈哈<br />
<br />
至於哪人哪人…<br />
我想是人太多了…<br />
主要角色15個以上,之後也會很同時存在一堆角色的情節…汗<br />
<br />
至於下一章呢…<br />
就要等我完成第六話才放=v=
夢兒 2007-11-25 (Sun) 12:22 Edit
無題
?有得先看的嗎??<br />
.......<br />
我都想看喔..
C.C 2007-11-26 (Mon) 09:36 Edit
無題
如果大家都說先看…那我遲發的意義就沒掉了= =<br />
只有當作者覺得ok時才發,這不只是對作者本身好,也是希望讀者可以看<br />
到最好的一章~<br />
這是一個作者本身的要求哦
夢兒 2007-11-26 (Mon) 10:21 Edit
無題
我覺得可能的話,還是再把第二話的內容稍事整理,會比較容易看明白吧ˇˇ<br />
<br />
不過…那個『靈魂分裂』把我嚇到了,因為我自己的設定裡面也有出現這個名詞,雖然意義上不太一樣,不過這是表<br />
示就某方面來說,我們的想法出乎意料的相同,偶爾都會想到類似的設定嗎?XD<br />
<br />
還有那個召喚靈,我笑倒了,因為我突然想到的是Shiron大喊:『哥哥,就決定是你了!(拋)』[被踹]<br />
<br />
抱歉我PM看太多了……<br />
<br />
不過你已經寫到第六話了讓我很驚訝,比起我…[跪]<br />
<br />
我的問題也是角色很多,我自己在那邊想得很開心,結果不知不覺間光是自創人名的數量就突破二十人,而且都是主<br />
線人物或者有相當出場份量的人物,不是單回任務過場人物或委託人那種的角色。 囧<br />
<br />
其實考慮過刪減人物,但是不管去掉哪個人都會覺得非常可惜,因為裡面有的我連擬人圖或長相設定都畫出來了……<br />
<br />
嘛,這個是我目前的大問題啦,發現自己設定了這麼多角色我也很驚訝,現在要想的是怎麼讓他們在登場時,不會混<br />
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 囧<br />
<br />
話說你的第五話不會真的來個哥哥上身吧? [被打]
煌月 2007-11-29 (Thu) 20:38 Edit
無題
角色一多我就很容易會亂﹝嘆氣﹞<br />
自創角色…只要性格比較突出,應該可以分得清誰與誰吧=v=<br />
反正也一定要花點筆墨去形容的了。<br />
你的文章很長所以沒關係~<br />
比起我的…十話十五人以上…<br />
某些真的注定當花瓶的了=3=<br />
<br />
至於靈魂分裂…<br />
這個解釋我想會比較好吧。<br />
對於是…總是不承認自己是mighty,但又與mighty性格、記憶一樣…而且還<br />
殺了他…兩個靈魂本是出自同一個靈魂,我想這種解釋會是最好的了。<br />
<br />
是說我突然想把你的那個pm方式套用在第五話上﹝炸﹞<br />
哥哥上身就應該不會了XD<br />
<br />
第六話我還是一個字也未下筆= =<br />
只是寫了個超簡單的大綱…<br />
因為最近功課堆在一起,而昨天好好的一天因為總是被人吵而沒有心情做<br />
事,就跑去玩GBA模擬器偷懶了=3=
夢兒 2007-11-30 (Fri) 12:21 Edi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