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第三章  敗仗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忍受程度,當你忍不住的時候,就會立即反抗。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反抗都能有效實行。
「我說…要我們一下子掌握所有的戰鬥技巧,這怎麼可能呀!」
臉上有著幾道傷痕,美絲迪對於那種「不為人道」的修行感到非常不滿意。
按電視上常放的公式,去修行的話,一開始要做的應該是洗地、抹窗等等的家務,之後那個師傅就會一團道理地說這種修行可以訓練你的耐性與體力諸如此類的東西。
雖然美絲迪並不希望自己真是得到做家務的修行,不過她真是忍無可忍了,一開始就來一個式神把喜歡的人的家給炸掉,現在又要叫自己與身為炸彈人的白寶對戰,聽說接下來更要去爬全靈異界最高的山,找尋所謂最強的精。
當然,美絲迪也不是一直只能被炸中,鈴不在時,白寶多少也有少許放水,加上他的確還未完全掌握炸彈以外的肉體戰,所以這名孩子身上亦與美絲迪一樣多了一些傷痕。
這也是那個叫鈴的培育方式吧…讓白寶在與美絲迪的戰鬥下學會肉體戰,而美絲迪本身也可以加強自身的反應。
但無論如何,美絲迪也覺得這種事情很沒必要。
「雖然說是接受了委託去保護露娜…但我們也不用去作什麼加強自己實力的訓練吧?而且我愈來愈想知道到底那個露娜是什麼人,一定要被保護得那麼密實。」
對於是否為了露娜而變強,白寶卻表示無所謂的態度,但他不太喜歡鈴那張看不起他似的臉。
總之,現在他們成為了鈴的弟子,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就連白寶他們本身也覺得很神奇。
也許美絲迪只是想因此與哥哥見面吧…白寶抓頭想著。
至於之前說過叫穆迪及零當召喚靈的事,穆迪考慮了一會兒後就決定接受,但零卻以自己已申請投胎為由拒絕,這讓美絲迪一直耿耿於懷。
現在的白寶還沒有召喚穆迪的能力,不過美絲迪已經很期待大家可以相處的時刻,然而她常常說道:「如果零也來就好,是不是我們有什麼讓他不滿呀!難道是霸迪的問題?呀!絕對是這樣!霸迪你這好樣的…」
對此,白寶只能在一邊聳肩。
「女生就總喜歡把責任推給別人嗎?」
接下來,白寶的頭上多出了一個大腫胞。


霸迪與美絲迪及白寶進行的特訓並不相同。
除了一般使用靈力來戰鬥外,霸迪還有隨意把靈體實體化或靈體化的能力。
「你這種能力對靈力的要求很高,而且很老實說,很少人能掌握像你這樣特別的能力。」
鈴抱著手說,她比霸迪還要矮小,難以相信她是比霸迪大三年的女人,然而口氣卻很大。
「就算是我也不會…露娜就會一點點,只是她完全不懂戰鬥就是了。」
鈴一邊點頭一邊用不服氣的語氣道:「總之,這能力應該可以幫到你戰鬥,就像上次那樣…然而你的靈力真是偏少,所以我才叫你作這次這個訓練,希望至少可以在這一個星期內增加你十倍的靈力吧,靈力的使用其實與多做運動差不多。」
「…但是…也沒必要這樣吧…」
霸迪嘆了一口氣,但他發現應該被自己實體化的靈異瓶出現了薄弱的地方,連忙加添靈力。
在那個瓶子中,有上千萬條毛蟲。
只要霸迪一失手,這些毛蟲就會立即爬到霸迪身上,可想而知那慘況;更甚者,霸迪的手被扣上手銬,而且手臂還被反鎖在金屬箱中,並不容易從毛蟲陣上逃脫。
明明鳥才是毛蟲的天敵,為何突然反掉了…?
鈴要求霸迪每次都要增加實體化的時間,現在霸迪已經可以把這瓶子實體化兩個小時左右了, 只是鈴還覺不足。
「只是一個瓶子,沒什麼值得滿意的!你要面對的不是瓶子而是想打露娜主意的敵人!」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每次霸迪聽了說是為了露娜,就加了一百分的認真。
也許只是想把捷達斯的工作盡情做好吧…
這是霸迪給鈴的感覺。



至於露娜,她已經定居於捷達星。
雖然絕大多數時間都留在她那八角形的房間中,但因為最近都沒有偶到什麼危險,只是偶爾有些小怪來找碴,很快被鈴的三名徒弟打倒了,所以她願意走出戶外的時間也愈來愈多。
一般情況下,都是當白寶、美絲迪或霸迪之中其中一人在她身邊時,露娜才願意走出來;不過如果是要去夏海館之類熟悉的地方,只要有捷達斯的成員在身邊就可以了。
有空時,露娜會主動要求幫沙度洗碗,雖然她洗碗的速度很慢,總是說要洗到金光閃閃才接受;但沙度看到露娜努力的背影,反而不想責罵她。
畢竟是第一次接觸外面的世界吧,對於任何事都很好奇,就像是初生的嬰兒一樣。
「吶,沙度小姐,這是什麼東西?」
「哦,這是餐牌…用來點菜的。」
「這個呢?」
「這是錢箱…等等,妳連錢也不知道?」
只見露娜輕輕搖頭:「我知道什麼是錢,但不知道原來是這個模樣。」
沙度嚇得嘴都歪了,露娜因此而顯得落寞,雙耳垂了下來。
「呀…啊!妳不要這樣,不懂的事我們都會教妳的!所以沒關係哦!」
露娜看著一直努力苦笑的沙度輕輕點頭,接下來也只能苦笑。
「謝謝…你們大家都對我很好呢…」
「不要這樣說…」
沙度嘆道,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把露娜當成了好朋友。
有時總希望可以為這好朋友做些事,不過那個鈴的說話總讓沙度感覺不高興。
不是通靈者就無法幫上助了嗎?
為了轉換心情,沙度拍掌道:「對了,除了覺得大家都對妳好外,妳還怎麼樣看我們呢?」
露娜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一跳,看來她根本沒有準備過如何對應如此直接的問題吧。
但沙度給了露娜一個安心的笑容,只能令露娜輕輕放鬆。
「嗯…我覺得沙度小姐很堅強,總是在向大家笑著,還很熱心地幫助別人,我很羨慕妳呢!」
「哈哈哈,真教我不好意思…」
露娜把手指放在下巴,盯住天花版說:「波哥先生與岡古先生也很有趣,我常常看到岡古先生以不同的造型向我打招呼,而且說話很多。而這個時候波哥先生就會…有意令岡古先生生氣,我覺得他們真的是眾人的開心果呢!」
「還有,白寶先生也常常教我很多東西…明明是那麼小的孩子,卻總是很有耐心地對我作出教導,而且他也像沙度小姐妳常常笑,我很喜歡那笑容呢。」
沙度抓抓頭:「妳最好不要完全相信白寶那蠢材說的話…」
只見露娜臉紅一笑,再繼續說:「美絲迪小姐則給我一種…很冷酷的感覺…怎說好呢,我總覺得她很有個人風格,雖然常常表示不在乎,但她最後還是會笑著主動幫助我,就像是我母親似的…」
說起母親,露娜的表情有點無奈。
「是嗎…」沙度大略思考,之後再問:「那霸迪呢?他又怎樣?」
不知怎的,露娜臉全紅了,良久說不出話。
沙度先是張口結舌,之後立即大叫。「啊!!妳不是喜…」
「不、不不!只是…我覺得霸迪先生很溫柔…」
「呀?」溫柔套在霸迪身上?沙度無論如何也想像不了。不過那是露娜的想法,也應該沒有反駁的空間…
但為何總覺得內心涼了半截似的?
…哎,可能是因為想到連霸迪那種人也會有人喜歡吧?遲些白寶也會結婚、生子…波哥也一樣吧?這樣一來,捷達斯還可以存在下去嗎?
如果霸迪的對象是自己…等、等等,我在想什麼?
「吶,沙度小姐也不是覺得霸迪先生很溫柔嗎?」
「呀…呃…」沙度有點不知如何對應,一定要快些把話題從霸迪那兒轉成別的!「呀呀呀,說起來呀,白寶那傢伙最近還真喜歡偷懶呢,他已經很久沒有幫我工作了!一、一定要教訓一下他!!」
明知道白寶是在忙,卻硬要說他在偷懶,對不起了白寶。
露娜的表情似乎在吃驚,沙度繼續把她的話題愈轉愈遠:「呀呀呀下次我們去遊樂場玩吧!讓我來作領隊好不好?就這樣吧?露娜~」
看來露娜也沒有打算再談論霸迪,只是向沙度顯露出微笑:「嗯!謝謝妳!」
鬆了一口氣,沙度忍不住在想:
我到底在做什麼…


大家都在努力中。
但捷達星本身,卻什麼也沒卻變。
還是依舊熱鬧、充滿人情味。

一名感覺起來好像一團綠火的少年站在城市最高處的建築物上,俯視這一片燈光閃爍的大地。
他本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上,但是上次他卻乘座了便車,被美絲迪不為意地帶來了這世界。
「好漂亮的大地呢…呀~與二十年前的炸彈星相比,完全是兩個世界。」
回想起自己被困於那個比地獄更為痛苦的狹間世界之中,那團火的「手」捉得更緊了。
都怪那個女人…是她令到我受了二十年痛苦…不!她還一直如此害我…我本來的手下也被她淨化了,還有就是我的靈力被她削弱了最少一半,搞得我現在就像一般落魄的鬼火似的…
「嗤!」
少年向大地哼一聲,嘴角突然向上彎。
──雖然想向她本人報復,但也沒必要急著一時。
而且,現在先要實行對那個傢伙的承諾…雖然很麻煩,但她的孩子也牽涉在這件事中,很值得下手去幹。
──在我把妳本人打進地獄前,就先讓我基魯大爺把你的孩子折磨到生不如死吧!
想到這點,這名叫基魯的少年影子抑天長笑,他的笑聲彷彿從任何地方而來,傳到捷達星的每一個角落。



鈴抬頭看著沒有星星的天空,心中好像有些什麼不安。
身為靈異者,愈是高級第六感就愈強。
「剛才好像聽到什麼聲音…」
「姐姐,是妳的錯覺吧?」
鈴的弟弟小亮正在努力做小學的家課,現在做的是小亮最不懂的國際語。
被小亮這樣說,鈴只能扁著嘴,只因為她知道小亮的靈力天生比自己強,如果連小亮也沒有感覺,那也許只是自己多心了。
「算了,可能是因為對著那三名白痴,自己也有點呆呆的了。」
鈴在一邊自說自話,然後再繼續於金屬箱子增加毛蟲的數量。看到姐姐快要把箱子的毛蟲填滿,小亮只能一直苦笑。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時多,夏海館已經打烊了。
剛玩完遊戲的白寶與雷伊一同倒在床上睡著了,沙度的父親切斯度先生正收拾廚房的工具。
剛與同年的朋友聊完了電話,沙度整個人倒在桌頭,手中轉著筆,眼前的數字彷彿變成了一堆外星符號。
「戀愛嗎…」
那名朋友再次換了男朋友,這讓一直都沒談戀愛的沙度覺得對方有點過份,但她始終沒有說出來。
之前一直憧憬與幻想中的帥哥結婚、過著辛苦的生活…但沙度想了很久,覺得這種事好像有點不適合自己。自己想要的對象,應該是一名可以與自己一同戰鬥、一同分擔痛苦、一同笑一同哭的人…
不知為何,因為早上露娜說霸迪很溫柔,令到沙度一直在想自己關於霸迪的任何回憶。
「…為什麼我會想起他…」
明顯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臉紅了,沙度用力向自己的臉頰打拍子。
但想深一層,沙度突然覺得很寂寞。
「…不過,我也不是知道霸迪很多事呢。」

露娜於她那六角形的房間中坐著,從紙袋中抽出了小狗娃娃,輕撫著旁邊已經熟睡的小白。
「不知道他的生日在什麼時候呢?如果可以問靈界王洛基大人就好了…」

波哥在岡古睡著的時候,設好了鬧鐘。
一直在製造些什麼的艾因博士像是想起了些什麼,之後抱著頭。
「呀!我忘記了桃桃的生日在昨天!」
接下來他便衝了出門,波哥則已經整個人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此時霸迪站在碼頭旁邊,車子停在不遠的後方。
「海邊呀…總讓我想起故鄉。」
「妳的故鄉嗎?第一次聽說。」
美絲迪突然出現在後方,但霸迪卻不覺得奇怪,只是由美絲迪存在於身後。
「哼,其實對我而言,有故鄉也等於沒故鄉。」
「…差不多。」海風吹過,霸迪合上雙目。「妳與穆迪也知道,我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父母。」
「沒有任何人是沒有父母的,老頭子。」美絲迪搖手道:「不過我知道你很討厭他們就對了。不然那個時候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呃,抱歉。」
「不用在意。」霸迪還是沒有正視美絲迪。
「不,當時的情況是我的錯。其實我與你是同一類人吧,加入捷達斯後,我開始了解為何當初零對我說『我的路由我自己掌握』,我想某個時候,穆迪也這樣對你說過吧?」
霸迪聳肩。
「算了,我與你之間真找不到話題。」美絲迪抱手苦笑:「我這種人不轉彎呀,那個露娜小姐叫我問你…你的生日在什麼時候呀?」
「生日?」
「嗯。生日。」
想了一回兒,其後霸迪向美絲迪搖頭。
「從小就沒人替我慶祝生日,所以我也忘記了。」
「你又說反了,應該是天天都是你的生日,所以正確日子都忘記了吧?」
「妳早知道,又來問我?」
美絲迪用力嘆了一口氣,對於霸迪的遲鈍,美絲迪覺得自己已深深領受到了。
「不是我問你,是露娜小姐問的啦。算了,我告訴她你天天都生日好了。」
「隨便。」
看來霸迪已經不打算再說下去,美絲迪從後繃著臉,便打算轉身離開。
「…」
像是不安地,美絲迪再看了一眼霸迪,他那瘦削的背影還是沒有改變。
想到以前對他說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話…
這次美絲迪真是離開了,霸迪輕笑一聲,卻換成艾因博士出現。
「霸迪!!載我去炸彈星啦~~快點!」
「怎麼了?博士?」
「昨天是桃桃的生日!我沒有送她禮物,她一定恨死我了!!」
本來還顯得緊張的霸迪一下子變成了苦惱,用嚴厲的聲音道:「博士,就算你現在去,人家都已經睡啦。」
「不過、不過…桃桃呀!」艾因一臉哭鬧的樣子,就像是小孩。
「唉…」
真是的…
不過,生日真是那麼重要嗎?
對於霸迪來說,這種事有沒有都沒所謂。





「博士說前天是婆婆的生日?」
因為看到艾因博士一臉熊貓眼,白寶便問同伴他到底怎麼了,霸迪便有意無意地想起之前艾因說的話。
「婆婆的生日是在三個月前耶,博士…」
「三、三個月前?」
看來艾因受到的二次打擊也很大。
眾人看看日曆,發現前天是四月一日。那天,應該是博士本人的生日吧。
白寶把手放在下巴,無奈地道:「不過婆婆最近也沒什麼活力了…果然有空要回去探望一下她…」
「說起來,希基軍團好像已經很久沒動靜了呢。」岡古突然說道,波哥點頭同意。
霸迪還是在一旁沒有作聲,沙度只是在搖手:「武殊一定是生病了吧~想起上次我們把他丟在北極星的冰海中…呵呵呵呵~」
「女生真可怕。」
為了這句,白寶頭上又出現一個大腫胞。
「對了,美絲迪呢?」岡古問白寶及霸迪:「難道是你們今天也得練習嗎?」
說到訓練,白寶的臉一下子擦青,霸迪則擺出一副受不了的臉:「鈴師傅說她要去旅行,所以我們今天『放假』。」
開始時真是非常不願意把那女的稱為師傅,不過習慣了後又不覺得怎樣了。
白寶無力地附和道:「美絲迪與露娜在一起啦,所以她才不在。」
想到露娜,沙度情不自禁地渺向霸迪,但很快就把目光收回來。
露娜現在是學習當一名平常人的時段,看到什麼、做什麼、感受什麼,也只是一名小孩子似的…所以就算她會對霸迪有好感,也是正常的…霸迪那傢伙對我們這些同伴──的確比以前好了很多啦,但還是覺得他對我們不怎麼溫柔…
但也不代表他對別人不溫柔呀…
而且把露娜拖出房間走向世界的人就是霸迪…所以、所以…
「這…白寶!」
沙度的沉思被霸迪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只見霸迪與白寶緊張地使眼色,徽章在這個時候響起。
艾因博士設定了內線,回應道:「這兒是捷達斯總部,請回應!」
「博士,我是美絲迪…有團怪火在叮叮公園出現了!快點,那怪物一直都在追著我們!」
當沙度清醒過來後,霸迪及白寶早已不見人影。
──你們根本幫不上忙。
果然是這樣嗎?
為了推翻內心的說話,沙度捉拳道:「我不相信我們幫不上忙…!!波哥、岡古,出發吧!!」
說著,沙度亦追了出去。






這兒是叮叮公園近海的走廊。
美絲迪注視著見前火怪的臉,不知為何,她覺得自己手心在冒汗。
明明不是熱天,春天還未離開呀!
不過,內心卻像是在寒冬之中,眼前的這團火給人無法形容的震懾。
「你叫基魯…?你到底是誰…」
「呼,那女孩果然像是寶貝般被保護著呢!」名為基魯的火怪少年抱著手,哈哈地笑著:「本大爺是誰與妳無關,我只是接了命令,要殺掉這女孩子而已~」
露娜驚叫了一聲,美絲迪立即拔出刀子來:「我不會讓你傷害她一毛!」
「好帥呢,大姐姐~」火怪先是嘲笑美絲迪,但她發現美絲迪的刀子上開始聚集一團氣,笑容由「看不起」變成「似乎很好玩」。
美絲迪用力一揮刀,她眼前的空間猶如被突然被割破一樣歪曲了。基魯輕輕一跳,美絲迪便立即把露娜拉向另一邊。
「躲在我身後!不要把自己身影露出來!」
「呀…是!!」
露娜抱緊了昨天與美絲迪一起選的小狗娃娃紙袋,努力緊在美絲迪身後。
但也因為這樣,美絲迪並不能按自己所想去戰鬥,攻擊一次又一次落空。
「可惡…」
「哈哈哈,大姐姐,妳讓我興奮起來了~」
「色鬼!!」
露娜看著美絲迪的臉會因為這句而被氣紅,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現在美絲迪似乎已經放棄把露娜牽來牽去,只是集中站在同一點上。
「只要支持到其他人來到,應該還可以的…」
「妳真的認為是這樣嗎?」
說時遲那時快,火團的臉已經靠到美絲迪的臉前。在這個距離下,美絲迪感受到對方那種「被燒著似的寒氣」,像是打算把人從內心到外在都結凍。
腦袋已經什麼也想不到了,美絲迪只是用力揮出刀子,火焰的空間突然被分成一半。
「美絲迪小姐!!」
對了…
到底為什麼,我會保護這女子…?
我本來就沒有這種責任呀…
「美絲迪!!」
只餘下半身的火團在美絲迪的臉旁露出了奸笑,它的目光正注視著趕來的白寶及霸迪。
彷彿感到美絲迪已經不再吸引,火團從美絲迪身邊穿過,以音速奔向白寶。
「嘩──嘩呀呀呀!!?」
那一瞬間,霸迪把白寶推開,火團撞向霸迪的身上。
「嘻嘻嘻!我還記得你,上次在靈異界被我打倒眼睛的那個大哥哥!」
「是你…!?」
沒弄錯了,那寒冷的氣息是一樣的!如果不是因為他,霸迪他們就不用躲在橋底,準備被當成盤上菜餚。
突然,全身像是被火燒著似的,霸迪痛苦地大喊。
「霸迪…」美絲迪跪倒在地上,嘶啞的聲音傳不到遠方。
「霸迪先生!」
「炸、炸彈射擊!!」
白寶向火怪丟了一顆烈火炸彈,好不容易才讓霸迪解放出來。
「霸迪,你沒事嗎?」
臉部發紫了,呼吸也急促起來。「嘿…嘿…沒事…看來就算被它碰到,身體也不會受傷…只是好像力量被吸乾了…」
然而那精神上的痛苦,卻像是刻在心中的印記,教人無論如何也不想再受一次那種傷痛。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殺露娜!」
美絲迪終於都回復說話能力,但她覺得自己就算要集中精神也得花很多力量的樣子。
「你們應該也知道吧?本大爺的名字是基魯,哈哈哈,我是死神呀!你們的死神呀!!!」
「死神…?」
露娜扯開喉嚨:「胡說,靈異界是不會存在『神』這分類的,神只會存在於明堂,你有靈異界的力量…明明就是『怪』!」
「隨妳喜歡怎說就怎說啦~」火怪基魯把目光轉到白寶他們更後的那方:「又有生物來了…哈哈哈!是準備當我的食量嗎?」
身懷靈力的通靈者對於怪來說,是絕對有毒的食物;但一般的高智慧生物,卻是怪最喜歡的佳餚。
「沙度…!岡古!波哥!!」白寶如獲救星似地喊:「快來幫幫霸迪…他好像很辛苦!」
看到綠色的火,沙度雙腳都停了下來。
「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綠藻!一定是!!」岡古叫著,波哥則道:「不,那是鼻涕蟲嗙咕!」
「他什麼也不是!你們快跑呀!!」
霸迪出盡吃奶的力氣大嚷,但是基魯已經快要衝向同伴們了,就算現在趕去也…
「炸彈射擊!!」
白寶向基魯丟出了烈火炸彈,燈紅色的火舌捲住了綠色火焰。
然而很快,綠色從內部把紅色吞噬了,基魯把臉轉回來,笑容愈來愈不接近常人。
「你的火代表了熱情、活力…但我的火卻可以把你那一切都化為零…小弟弟,你太弱了!哈哈哈哈!什麼熱情呀,根本不代表什麼!!」
被敵人一說,白寶的心情像是被誰抽打了一樣。
「…你說我的炸彈不代表什麼?」
白寶覺得,現在自己有這樣的成就,不只是自己一個人的力量。
但對方一句話就否定了自己的炸彈,也未免太讓白寶痛心了。「絕對不是這樣的!」
「那你可以打倒我嗎?」
「燃燒烈火炸彈!!」
更強的炸彈在白寶的右手上出現,基魯吞了一口唾液。
「…不夠,還是不夠呀…當初把我的火給消滅的炸彈…不只是這程度的攻擊!」
對呀,如果現在可以把那攻擊擋下,就代表已經超越了那個人。
在白寶還未丟出炸彈前,基魯已經衝向白寶了,這次他先向霸迪發出了震波,霸迪一下子反應不過來,被擊向公園的路牌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霸迪!!」
「哈哈哈哈!!這次沒有阻礙者的了!死吧!!」
那一團死亡的氣息令白寶連丟炸彈的想法也沒有,腦袋真的是一片的空白,就連呼吸也像是停了下來。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此時,遠方的空間刃把基魯的身體再次切斷。
白寶只能倒在地上,雙腳發抖。「美、美絲迪?」
美絲迪舉著刀子,用力吸氣。「喂,你這傻頭傻腦的大怪物,別忘記本小姐…」
沙度亦把回力鏢拋出,撞倒基魯的頭部。「也別忘記了我!」
「…不癢不痛。」
雖然如此,但基魯已經不再露出之前那可怕的笑容,而是把目光集中於沙度。
波哥見狀立即抱起沙度拔腿就跑,岡古留下向基魯發炮,但沒有一擊是打中的。
「你們逃不掉了!!」
「嘩呀呀我的媽呀…」
當基魯快要撞向岡古時,岡古合上雙目等著奇蹟。
咦?
沒事?
奇蹟真是出現了,基魯只是穿過了岡古,對岡古完全沒有任何傷害。
「耶?發生什麼事了?」
總不能以岡古只是一台機械人作為藉口吧?
基魯轉身看著後方,霸迪按著腰,向他伸出手。
「把我靈體化了嗎…?真有種…但光是保持意識已經很困難了吧…不,那小子在幫他…」
注意到白寶已經爬到霸迪旁邊,正把自己的力量分給霸迪;另外美絲迪已經準備了下一次的攻擊,還有就是…
「算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基魯把全身的殺氣給退下來,笑容再一次掛在臉上。「今天只是見面禮,反正要殺那女孩…也不急在一時。」
突然,風一追,基魯就這樣消失了。
像是忽然被什麼擊中似的,霸迪的手軟掉在地上,並大口吸氣。
「霸迪!!」
白寶幫霸迪支撐身體,美絲迪在露娜的幫忙下走到霸迪旁邊。
「…為什麼你總喜歡令自己受傷…」
「美絲迪,快幫霸迪急救吧!」
美絲迪翻開了霸迪的長袍,那是霸迪最近突然喜歡上的衣著。
「這不像上次,霸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皮外傷,而且我手邊沒有工具…醫院吧,快點送他到醫院,剛才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骨折了…」
沙度一行人亦跑到霸迪旁邊,看到霸迪痛苦的樣子,罪惡感突然從沙度的心底湧起。
是我害的…
是我害到他受了這種傷。
淚水情不自禁地冒出,但身邊沒有人注意到。
「抱歉,能不能讓我來試試?」
露娜不慌不忙地跪坐在霸迪面前,兩手放在腰上,此時,溫暖的感覺從露娜的手傳進霸迪的身體。
「這…」
「是急救,我不會戰鬥的靈力,但治療是我的強項。」
少女悲哀地笑著,治療的效果漸漸顯露出來,很快,霸迪已經沒有那麼辛苦,呼吸也明顯改善了。
「霸迪先生,覺得怎樣?」
「好像…沒那麼痛了…」
露娜鬆了一口氣,皺眉道:「最好還是到醫院檢查清楚,骨頭沒有移位,這是不幸中的大幸呢!但接下來數天都一定要休息啊。」
「…謝謝妳。」
在波哥及白寶的幫助下,霸迪勉強站了起來。
沙度呆了,她甚至沒注意自己的眼淚未被追乾,只是一直注視著眼前的同伴。
「不要謝我,您救了我,我幫您是應該的。」
「喂喂,一直在保護妳的不只霸迪一人啊。」
美絲迪抱著手道,從她的表情看來,美絲迪並不像是開玩笑;只是其他人依舊把目光都放在露娜及霸迪身上,像是沒人注意到沙度的淚,美絲迪的不滿亦被完全忽視。
「哼,是這樣呀…」不知什麼時候,一身唐裝的鈴已經站在各人後方了。她的表情依舊嚴厲,眼中更感覺不到一絲的同情。「呀呀,果然連基魯那傢伙也出現了。我說,現在你們應該知道何謂實力的差距吧。」
沙度擦乾了淚水,不服氣地直視著鈴,只見鈴並不在乎。
「自以為有一膛熱誠就可以打倒敵人…我不是說你們戰鬥力差,但就是完全沒有失敗的覺悟。呼,我知道,你們捷達斯是保護宇宙獨一無二的寶物,不過現在要保護的不是什麼垃圾珍品,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如果她有事,那天下就完了。」
「我倒想知道為什麼天下會完蛋。」美絲迪小聲地吐氣。
「原因你們不用知道,我已經付了錢,而且還免費收你們為徒,只要好好照顧露娜就行!」鈴把目光轉到天空上:「那個基魯,一定是發覺我的氣息才走掉的…看來他還未完全回復,但到他把力量回歸到八成時…我也不是他的對手…說起來,自尊心特別強的他,為什麼會幫那個傢伙呢…」
眾人已經習慣了鈴的自言自語,波哥把霸迪送到救護車上,因為救護車可以再多上一人,波哥因為身形太大被說阻礙急救,白寶與不佔空間的岡古便一同上了救護車。
露娜抱著紙袋,目送救護車遠去;美絲迪咬緊牙關,沙度一直都低頭不語。
鈴繼續自說自話:「嗤,真是一堆沒用的垃圾…看來特訓還要加強…另外,似乎不能完全依賴這群人…哎,如果可以請師公出山就好,但我完全不知道她又飛到什麼地方旅行去…」
「妳說夠了沒有?」
沙度沉聲道,鈴與其他人都被嚇一跳。
「什麼呀,妳這凡人…」
「妳說夠了沒有!?突然攻擊霸迪他們,之後突然又自稱是他們的師傅,但最重要的關頭妳到了哪裡?妳教了他們什麼?妳真是關心他們嗎?還只是關心露娜…不!也許露娜出事的話,只有妳一個會遭殃吧?對於露娜的生死,妳根本就不在意吧?說到什麼大下大亂,好像自己才是救世主似的…不要再利用我的朋友們!我已經…我已經不想再看到他們受傷了!!」
說完,沙度便哭著大步跑離眾人,撞倒一些來看熱鬧的市民亦沒有道歉,很快消失在公園裡。
「等等,沙度!!」
波哥大喊,但已經看不見沙度了,把頭轉到鈴身上,波哥似乎亦忍不住生氣。
「沙度說得對,妳很自私嗙咕!」
「…自私…嗎?」
露娜用力搖頭,想說些什麼,卻又有些什麼塞住了喉嚨。
「沒關係,露娜,我不否認我有點自私…哈、哈哈。」其實苦笑,只是一種自嘲的行為。鈴放鬆了全身,抬頭看天。「真的沒關係,命運已經訂了下來,眾人的角色都無法改變,我們要做的只是選擇最好的未來…所以,我還是會用我的方式來訓練你們。美絲迪,明天還是那個時間訓練…霸迪的話我會給他休息一天,把這話傳給白寶吧:明天我會要求你們到靈異界。」
美絲迪一時語塞,波哥已經完全生氣了:「妳很過份嗙咕!」
「隨你怎樣說也好。」
鈴說著便慢慢離開,公園吱吱喳喳的人潮早已經除著沙度離開而散去。
站在波哥及美絲迪中間,露娜顯得不知所措。
雖然常識需要從頭學起,但至少露娜開始瞭解,現在發生的所有事都是因為自己的存在。
如果當初母親沒有把我誕下來…
不行,命運要求露娜當現在這個角色,她的存在是必要的;但有時會想:為什麼我不能出生於一般的家庭之中呢?為何我要肩負起如此重大的命運?
「喂,妳呀…」
「呃…是,美絲迪小姐?」
「我把妳送到醫院…但我得回家了,今天已經足夠了。等一下妳叫白寶送妳回去那個八角監房吧,今天…不,明天也請不要再找我…畢竟突然發生了這種事,我也得好好想想…到醫院後妳自己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本來今天美絲迪是打算幫露娜向霸迪表白的,不過似乎已經沒辦法了。
被抱著的紙袋已經顯得不再平直。
波哥咕嚕了一聲「我跟妳們去」,四周再次回歸平靜。






後記:
這這…完全不是第一、二話的風格耶…
我還是比較這樣把故事寫得沉實一點,太過風趣的風格反而讓我有點不知道自己正寫什麼…
今回的焦點好像在霸迪身上了?下回應該會說回美絲迪…白寶的故事也會再多一點的~笑
至於配對那方面…苦笑,鳥叫這CP是第一次冒起這頭緒時定下的,但現在怎看也好,都出現了第三者﹝?﹞,只是會否發展…目前我還是傾向BMNJ式的遠目…囧囧
PR
無題
怎麼看到一半時發覺變成了少女漫畫的風格?<br />
描寫太多愛情的完素好像脫離了BMJ.........<br />
不知怎的覺得美斯迪在和穆迪相遇後就好像把目標放回霸迪那兒= =<br />
霸迪真是受歡迎呢=W=<br />
直覺覺得鈴姐都對霸迪有好感........<br />
對霸迪的CP十分期待=W=
Hakari 2007-12-01 (Sat) 08:04 Edit
無題
愛情呀…就是因為打算寫三個不同類型的三角…<br />
也許霸迪那方面也真是比較偏少女漫畫啦。<br />
愛情的元素也是不可少的,我儘量控制到不會寫太多。<br />
至於鈴呀…本來設定也希望寫出有好感,但因為三角太煩了再加一角會殺<br />
死我~所以就放棄了鈴的CP…<br />
<br />
至於寫霸迪太多的問題…<br />
囧…那是我自己的問題,因為這篇沒有似BMNJ那樣大起稿,所以便情不自<br />
禁地把寫的角度都放在霸迪身上…<br />
沒辦法,BMJ中我最喜歡的還是霸迪啦~<br />
但是有些集數還是偏向寫其他的角色…
夢兒 2007-12-01 (Sat) 08:55 Edit
無題
不過就算如何,霸迪的正統CP(在我心中)都會是某水或某叫...............<br />
而且是同人文的話,這2個CP都有發展的可能。(比較傾向烏X水)<br />
但是我想原作的角色都是配回原作的比較好...........<br />
自創角色還是配回自創角色..........<br />
P.S:不知怎的武殊X沙度這CP突然在我腦中出現...........<br />
Hakari 2007-12-02 (Sun) 05:52 Edit
無題
武殊X沙度大贊﹝喂﹞<br />
不過就我而言…某水是總攻呢﹝超遠目﹞<br />
<br />
有人看法與你不同=V=<br />
她多是支持無官方CP的為原作角色與自創角色一起…<br />
原作角色配自創角色…有時反而會比較能接受吧…<br />
但這樣也會有像在寫夢小說的感覺。<br />
<br />
<br />
反正我基本上是什麼看起來還可以的CP都支持的。<br />
但支持與喜歡與萌是三回事…<br />
最重要還是希望能寫出自己滿意的東西吧~
夢兒 2007-12-02 (Sun) 13:13 Edit
無題
武殊和媽媽不行和她的女兒也不錯=W=<br />
在巴古拉拯救大行動好像是Shout最緊張他=W=<br />
這是一定的嘛................<br />
因為霸迪不知怎的在愛情方面好像特別遲鈍.........<br />
<br />
那人是煌月嗎(亂猜的)<br />
不知怎的原作角色與自創角色配一起那一個自創角色就好像變了第三者一<br />
樣...........<br />
<br />
這的確是對的,寫同人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把自己心中想的寫出<br />
來...........<br />
<br />
我的文也寫到穆迪拯救行動了.............<br />
Eil的真實身份不知何時引出來.................
Hakari 2007-12-02 (Sun) 15:25 Edit
無題
呃…<br />
沙度及武殊算是對手吧…<br />
一對可愛的歡喜冤家XD<br />
至於霸迪…怎說好呢,像他那種人,我想應該最少也有過一兩名女朋友…<br />
但最後應該是分散收場那種。<br />
<br />
不過自創角的確有種成為了第三者的感覺=3=<br />
其實都是看作者如何形容那名自創角而已。<br />
<br />
文章的感覺還是由自己決定吧~
夢兒 2007-12-03 (Mon) 12:05 Edit
無題
也算是=W=<br />
不過一個大叔和一個好像二十都未到的女孩好像有代溝..........<br />
霸迪嘛=W=<br />
我倒覺得他是那一種會使女孩覺得有幸福感覺的帥帥男孩。<br />
不過他自己就完全不知道人家已把自己當作男朋友那種。<br />
<br />
所以自創角色我都很怕描寫太多.........<br />
因為一描寫多了就會使人開始想CP= =<br />
一想CP就變了第三者囧囧囧<br />
<br />
這個..<br />
因為是改篇自你的文,所以想咨詢意見=W=
Hakari 2007-12-04 (Tue) 07:45 Edit
無題
對了~<br />
20000HITS恭喜^^
Hakari 2007-12-04 (Tue) 08:01 Edit
無題
總覺得某烏在某人魚的愛情攻勢下好可愛=W=<br />
平時帥帥,不說話的性格完全消失><<br />
霸迪他自己當然知道,不然就不會在沙漠就不會感受到那一種寒氣了吧.......<br />
不過他最後都選擇逃避,沒有面對問題= =<br />
說起來某水的唯一CP就是烏而已..............<br />
<br />
自創CP會不會有第三者的感覺其實真的要看描寫,而且要描寫得兩人是兩<br />
情相悅..........<br />
不是的話一定會因為先入為主的感覺會被原作CP比下去的...........<br />
<br />
「改篇得我也要猜」這一句是好還是壞?<br />
其實我也像45集一樣描寫,不過問題是白寶和哥哥都不在他身邊= =<br />
所以要這麼快救哥哥都是因為這原因..........<br />
其實已留下了像是伏筆的東西.............<br />
Eil的身份還是一個迷..............<br />
不過伊凡這名字就已經出現了= =<br />
<br />
話說開始寫烏水耍花槍=W=<br />
越寫越多囧囧<br />
越寫越開心=W=<br />
Hakari 2007-12-05 (Wed) 05:25 Edit
無題
剛寫完第八章就看到你回應了…<br />
其實霸迪面對人魚也沒有說過什麼話…<br />
不過水的cp嘛…我個人覺得烈火也ok的哦…<br />
<br />
先入為主呀…<br />
那我下一篇就寫白叫﹝巨誤﹞<br />
反正寫什麼都是看作者寫得開心而已~就像是你寫某耍花槍寫得很開心時<br />
的樣子=v=<br />
<br />
至於是好是壞= =<br />
讓讀者去想、去猜不是壞事啊=3=<br />
沒有留下要猜想的空間,那麼文章反而有些不足就是了=u=<br />
<br />
是說兩時要出門但我還未吃東西…
夢兒 2007-12-05 (Wed) 05:37 Edit
無題
囧…第七章才對…<br />
第八章打了一個大綱…<br />
正考慮九章完結…
夢兒 2007-12-05 (Wed) 05:50 Edit
無題
你也打得十分快嘛..........<br />
3個月左右就已經完成了7章.......(還要那麼長...........)<br />
可是霸迪的神情和平時已經十分不同了= =<br />
水的CP配四天王好嗎?<br />
他們可是四兄妹喔~~<br />
不過要配的我覺得雷電會比較好.....<br />
因為烈火某程度上太幼稚了..........<br />
<br />
白叫嘛..........<br />
白寶叫救命的聲音一定會很大.........(看看他被Shout折磨的可憐樣子= =)<br />
不過我怕寫得太多..................<br />
<br />
這又是的........<br />
留下一些東西給讀者想一想才是一篇好文章= =<br />
<br />
我由早上到現在都未吃東西= =<br />
<br />
對了,那一些問卷沒被點名也是可以下來做的是不是?
Hakari 2007-12-05 (Wed) 06:59 Edit
無題
同人云:年齡不是問題,最重要是有愛﹝炸﹞<br />
至於霸迪…也沒錯啦,不過像是某水那樣子連妄想也出現了就有點…XD<br />
但我倒認為霸迪多少也會知道的…特別是對某些本來就不太熟悉的女孩。<br />
只是不太慣於表達自己的意見而已。<br />
<br />
自創CP其實也不會差呀…<br />
我說的第三者的感覺…其實只要作者把自創的角色性格寫得合品味,也一<br />
樣可以使讀者接受自創與原作角色的CP<br />
<br />
至於你那篇…因為你也改篇得我也要猜了=V=<br />
所以我也不知道會怎發展…<br />
我覺得…可以試試不要單方面寫EIL的悲,試試寫一下他們﹝他與穆迪?他<br />
與白寶?﹞之間的牽絆。像是用一個小插曲,讓他們寫得很像兄弟卻又不<br />
能相認…也就是有45集的那種感覺,不過當時讀者不知道EIL的身份就是了。<br />
說完之後再把真相帶出來,感情表達會比較好一點。<br />
對一個角色…或是兩名角色之間的感動,本來就是由之前相處下來的快<br />
樂、痛苦、悲傷等等集合成一起的。
夢兒 2007-12-05 (Wed) 12:13 Edit
無題
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是在整理我的BMJX吧,甚至考慮將已發出的前兩話翻修重寫,我的自創角色出乎意料的多,有很<br />
多都是自創X自創,也有自創跟原作配CP的,第三者我到是沒想那麼多。 [笑]<br />
<br />
我現在很後悔發出那兩話,感覺到自己實在不夠深思熟慮,看來真的是有待加強。<br />
<br />
因此雖然架構沒有改變,但我的BMJX確定是要重寫,加強對角色性格的描寫,算是重新出發吧ˇ<br />
<br />
然後關於Birdy跟海洋,我其實一直很想讓四天王在BMJX裡再登場,只是苦惱於他們都已經變回原本的野生動物<br />
了,要怎樣再出現,總不可能再拿機器去把野生動物掃射一遍他們就能出來吧?囧<br />
<br />
所以就某方面我也想到了靈魂召喚之類的設定,但是海洋也總要有個真正的身體,是真正的活人,這樣我才能讓她光<br />
明正大去追Birdy啊啊![爆]<br />
<br />
我發現我目前寫的劇情片段當中,有不少跟CP有關的場面啊嘎,不過其實我都讓他們的話題都圍繞著主線或者某些<br />
嚴肅的問題,應該沒關係吧?[毆]
煌月 2007-12-06 (Thu) 08:05 Edit
無題
其實我有一種感覺…<br />
對一名角色寫太多的時候,就會情不自禁地想為他們配一個CP…<br />
是不是三角其實不成問題,就算是寫CP文,也不一定要有三角=V=<br />
只是如果CP可以帶出故事的一個中心,寫出來也無妨的=V=<br />
<br />
至於是不是加強對角色描寫…<br />
我是這樣想的…<br />
角色的行為、動作等等都是用來表達出性格的主要因素。<br />
聽說有一名小說家寫的小說完全用第三者的角度去寫,這樣寫的小說才更<br />
容易引起共嗚。<br />
我就沒有這種實力了﹝搖手﹞,但很老實說,要把角色寫得自己滿意的程<br />
度真是很難…<br />
文字有時比圖像更難掌握。<br />
我就試過走去把卡修單行本第一期的頭幾尾寫成文當是練習…我發現只是<br />
幾頁…也已經可以讓我寫死了= =<br />
其實煌月妳也說過自己的文章可能會有很多話,那對於角色的描寫也不用<br />
急著一時呀。<br />
慢慢帶出來才能讓別人慢慢品嚐。<br />
我也有老師說過,欣賞一部作品,故事情節及結局不是重點,而是角色方<br />
面的描寫如何能把整個故事好好帶出來。
夢兒 2007-12-06 (Thu) 09:07 Edit
無題
3個月完成7章…在我的光輝時代﹝謎﹞,7章兩個星期就能KO- -<br />
霸迪呀…<br />
因為要表達一些東西,讓他常常無口反而會很難,而且在穆迪回來後,霸<br />
迪應該會回到之前那腹黑﹝?﹞的開朗狀態吧=V=<br />
<br />
CP呢…四天王其實全都不錯﹝炸﹞<br />
是不是兄弟姐妹看感覺啦…有時兄弟情也是不錯的選擇﹝巨誤﹞<br />
<br />
白叫的話…只要白寶表現成熟一點應該沒問題吧﹝汗﹞<br />
有時常常吵架也是很不錯的~反正就像是你說的耍花槍~<br />
<br />
如果文章的愛情元素不應該多的,寫太多的確會囧…<br />
<br />
那些問卷你想拿就拿吧=V=<br />
反正我的也是隨意撿來的~
夢兒 2007-12-06 (Thu) 12:40 Edit
無題
不可能囧..........<br />
你一天用多少時間打字?<br />
<br />
穆迪回來後霸迪當然會回到那腹黑mode=W=<br />
也就代表又有不少可愛(憐)的女孩子會盲目的把初戀拱手送給霸迪了囧囧囧<br />
<br />
4天王的兄弟情嗎?<br />
沒白寶和哥哥那樣的感覺就是了,,,,,,,,,,,<br />
還有就是4天王都性格不同,配在一起的話會很怪...........<br />
<br />
可是耍花槍都好像是姐姐欺負弟弟那樣的囧囧<br />
<br />
基本上愛情元素是要使文章輕鬆些才寫的,不然整篇都太正經的會使人看<br />
得很辛苦..........<br />
<br />
下次點我吧XDDDDDDD<br />
(其實做問卷很好玩=W=)<br />
<br />
今天統測終於完了.............<br />
最後的文學真是讀得想死= =<br />
<br />
Hakari 2007-12-07 (Fri) 12:21 Edit
無題
我看心情而已=v-<br />
像是今天我一個字也沒有打﹝炸﹞<br />
不過大約一個小時一千字吧…<br />
靈感滿溢時可能更多…<br />
因為在我的光輝時代,我用電腦就是為了打字…<br />
哪有像現在又有灌水又有模擬器又有bt呢?<br />
<br />
…其實我就是那個被迷倒的女子之一XD<br />
<br />
有時性格相同配在一起會更怪…<br />
我倒覺得要看性格是怎樣…<br />
<br />
愛情寫得合宜其實也不差啦=V=<br />
<br />
OK~下次一定會點你~<br />
<br />
辛苦你了…<br />
我則是考試的兩個星期…
夢兒 2007-12-07 (Fri) 13:59 Edit
無題
我就算心情好都不能打得像你那樣快...........<br />
我2至5小時才可以打到那樣的字數...............<br />
靈感滿溢時很可能會因字速趕不上而引致打的東西十分亂==<br />
<br />
............已經看出來了.................<br />
<br />
不過4天王走在一起總是怪怪的.............<br />
<br />
考試加油吧!!!
2007-12-08 (Sat) 17:01 Edit
無題
OTL.............<br />
用了我fd的名字留言==
Hakari 2007-12-09 (Sun) 06:18 Edi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