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第四章 靈異界


純白色的醫院,往往給人一種寧靜的感覺。
然而孩子的吵架,卻打破了給病人的寧靜。
「嘩呀呀呀!!沙度!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你這個小子!別逃!給我站著!!」
躺在病床上的霸迪用力嘆氣,本來很想大叫「吵死了」,不過試了幾次這二人像是不受罵似的,還一直在互相追趕,霸迪因而放棄。
他們為什麼會吵,好像已經成為了一個謎。
「給我安靜!!!」
一把粗壯的女聲把沙度及被追趕的白寶都嚇停了,肥大的護士長正向二人磨拳擦掌。
「再吵我就給你們打針!!」
聽到打針,白寶全身冒汗:「不、不、不,我怕痛…」
沙度不停地鞠躬,只見護士長大力哼一聲:「別吵著病人休息!」
霸迪打趣著看著眼前的兩名孩子想:唉~不久後他們又會再吵了。
不過怎說也好,他們都是來看病的,把他們趕出去也不好意思,而且…好好欣賞這睽違了的熱鬧也不錯。
「都是沙度不好嘛…」
「你說什麼!?」
看?又來了。
霸迪只能苦笑,伸手到旁邊的桌子拿水喝。這時,他發現了露娜留下來的紙袋。
那裡頭放著狗狗樣式的小布偶。
『送給你…祝你早日康復啊!』
回想起露娜當時的說話,霸迪覺得有些奇怪。
明明在他入院前,露娜就已經買了這布偶啊,從包裝看來本來就應該會是送給人的…但為什麼她會忽然把這東西送我呢?
對於這種裝飾用的精品,霸迪完全不感興趣。
不過別人已經買了給她,當是入院的探望禮,那也應該好好珍惜吧…然而,該怎麼處理它呢?
再想深一層,其實大家都根本不用大費周章,在鈴的威逼下,霸迪明天也得出院。
「咦?」
突然想起了些很重要的事,霸迪問已經被沙度踩倒在地上的白寶:「訓練不是快要開始了嗎?」
「呀…哎喲喲喲喲喲!!!我完全忘記了!」
護士長再次把頭探進來,白寶卻穿過她飛奔了出去。
「喂!別在走廊上跑!!」
「對不起!!我不要打針!!」
房間除了其他病人外,只餘下霸迪及沙度。
因為白寶已經不在,這兒顯得格外安靜。
沙度的目光慢慢從沒有護士長的房門轉到霸迪身上。
「…吶,霸迪。」
「什麼?」
「那小狗是露娜送你的吧?」
「妳喜歡?給妳好了。」
看著霸迪,沙度張大了嘴巴。
「這…怎可以?那是露娜送你的禮物,你應該要…」
「對我而言也沒什麼用,而且我也不懂得欣賞。比起我,沙度妳應該更會好好珍惜它吧。」
沙度揪著心,努力忽視那些難以隱喻的複雜心情。
「…把它放在計程車的車頭吧…」
「…哦。」
心跳得很快,明明是…很不想對方保存這玩意的…
「…沙度,妳也是女孩子,我想妳應該知道。到底露娜為什麼要送這個給我?」
霸迪的問題,不經以地抽打了沙度的內心。
「哈、哈哈,不知道呢,也許人家喜歡你…」
「喜歡我?別說笑了。我這種人可對女性沒輒,以往與我交往的人都說我是忙碌的大悶蛋。」
對呀…霸迪曾經與人交往過呀…
聽到這個事實,沙度略感失落。
「不過…有時霸迪什麼也不做,也會吸引女生投懷送抱呢。因為你很帥嘛。」
「…嗤,天生出來的樣子就是這樣。」霸迪看著窗,接下來的兩秒安靜,他心中一浮:「對了,沙度,妳怎麼了?突然對我說這些?」
「呀!」情不自禁地向後一退,沙度臉紅著道:「是你問我的!」
「不過我未見過妳會主動讚賞任何人…」
「甚、甚麼呀!」抱著手,沙度抬起頭來:「捷達斯的領隊當然要滿足隊員的心理需要啦!」
「哈,什麼都是妳說的。」
「怎麼啦!!」
真是的…這個霸迪,難怪他不懂瞭解女生心情了!
「謝謝妳了,沙度。」
被突如其來的道謝,沙度再次緊張起來。「謝什麼?我也從來不見你說謝的。」
「因為妳告訴我應該怎處理這布偶。」
霸迪平實地說,沙度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
…露娜說得沒錯,你真的很溫柔;但同時,你很笨。








經過由美絲迪打開的水鏡,鈴帶著她的兩名弟子來到了靈異界。
這是美絲迪與白寶第三次來到這世界,所以他們都表現得沒有之前般陌生。
「呀~哥哥、零先生~」
面對熟悉的人,白寶先行揮手;看到喜歡的人,美絲迪也終於都露出笑容。
因為昨天的事,美絲迪及鈴之間鬧僵了,雖然鈴還是一直命令美絲迪做這做那,只是美絲迪這次沒有任何回應及抱怨。
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台聽命令做事的機械人。哼,真好笑。
「美絲迪,很久不見了。」
穆迪先上前向她笑著,美絲迪只能悲哀地笑著,輕輕點頭。
注意到美絲迪與之前不同,穆迪與零面面相覷。
「咳!」鈴清理一下喉嚨,便指著遠方的山麓:「你們都看到那個地方嗎?」
當所有人都看著同一方的時候,鈴繼續說道:「美絲迪,這次我要求妳獨自去那座山,找尋『精』們。」
「呃…只有美絲迪一個人?」穆迪突然道。
「本來霸迪應該可以陪她的,但他躺在醫院了,所以只有她一個人。」
穆迪著急地道:「我可以與美絲迪一起去嗎?」
「不,你要留下與白寶一起練習合作戰,因為你已答應了當白寶的召喚靈,我希望你們二人可以更為合拍──我不是指你們兄弟兩個樣,不過適當的練習總比沒有好。」
鈴對穆迪的語氣有點恭賀,好像是根本就不想得罪於他。
「那我與美絲迪一起去吧?」
零輕問道,美絲迪呆看著零,穆迪則有點吃驚──之後立即微笑:「有零在我就放心了,鈴小姐,可以嗎?」
「…也不是不可以…不過請你不要太幫她就好。」
白寶已經猜到鈴本打算讓美絲迪一個人去那兒受地獄式特訓。「女生真是…」
零與美絲迪一同踏上了旅程,留下白寶及穆迪兩兄弟與鈴一起。
「請跟上來,我們一同去訓練塔吧。」
「訓練塔?吶、吶,是不是炸彈星那座?」
「不,這兒的訓練塔是以個人特訓為主體,第一層是用來作練習場的,上面才是真正要通關的地方,雖然也要求我們過關,但我們並不需要與什麼人戰鬥,只要通過本來就設下的機關就可以了。」
「也就是說哥哥已經去過了?」
「嗯,考警察時我們需要最少爬上第八層…我已經通到最高層了。」
「哥哥好厲害!」
「哈哈,也不是啦…我想現在的白寶,也應該可以順利通過的。」
帶頭的鈴一直都只是聽著這兩兄弟的說話,難得地浮現出微笑。
也許因為自己也有一名弟弟吧,所以對於感情很好的兩兄弟,鈴沒有任何打算雞蛋裡挑骨頭的地方。

「呀呀呀!!!不要!!」
從大約三個街口前的路中,傳來了一把小女孩的尖叫聲。
鈴只是呆了下來,本想叫白寶他們不要八卦,但二人早已經同時向前奔出。
「喂,你們…」
真是的,算了。哥哥是警察,跑出去是應該的,只希望不要牽涉到什麼大事就好。
白寶首先奔到小巷前方,只見有三個兇巴巴的男人正圍著一名年紀小小的女孩呼喝。
「快把錢交出來啊!否則我打死妳!」
「丟妳下水浸死妳!」
「對!對!燒死妳!!」
白寶看不過眼了,舉起手,黑炸彈出現在手上:「你們全都給我停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白寶身上,其中一名男子吵嚷:「小豆子,你到底是誰呀?」
「哼,一定是一名白痴了。」
「這女孩把我的衣服弄髒了,怎說?賠錢呀!」
「不!明明是你們先撞倒我!」
女孩手上拿著塌掉了的冰淇淋,其中一名大漢的衣服上也有冰淇淋的污垢。
白寶考慮了一下,說:「那我明白了…我幫你洗乾淨它吧!水炸彈!!」
本來在白寶手上的黑炸彈變成了灌了半瓶水的圓燒杯,看著白寶的身影,女孩彷彿像是被吸引了似的。
此時,穆迪按著女孩的肩小聲道:「妳沒事嗎?我們先逃了。」
「呀…嗯。」
穆迪抱起了女孩,跑離了小巷。好不容易三名大漢終於知道自己大難臨頭,想拔腿就跑,可惜都已太遲。
「炸彈射擊!!」
小巷一下子被水淹,那三名男子化身為落湯雞,呆呆地倒坐在地上。
「白寶,你不覺得太過份了嗎?」穆迪汗顏。
「一點也不過份啊,哥哥。」白寶叉著腰,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穆迪放下了小女孩,女孩的目光一直注視著白寶,白寶在她眼中,好像正閃閃發光。
其中一名感覺最胖的男子好不容易爬了起來,眼露紅筋:「你這小傢伙…」
白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迎戰,穆迪見狀把女孩牽到更遠的地方。
「受死吧!!」胖子使出手刀直衝向白寶。
「轟!!」
白寶還未出手,那男人便被什麼東西炸飛。
「呀!是炸彈!」
不是白寶,也不是穆迪,但剛才男人的確是被炸彈打中。
轉過頭,白寶看見了一名他覺得自己人生中已沒可能再看到的人。
對方以平實卻有點輕蔑的聲音道:「…哦?原來是你呀…」
「麥克斯!!」
鈴此時才慢慢走過來,注意到白寶正看著一名感覺很冰的男子。
「吶,穆迪,發生什麼事了?」
「…麥克斯出現了…」
鈴看著那外表很像零的機械人,皺起眉頭:「是他剛才引發女孩子大叫?」
穆迪苦惱地搖頭:「不,是別人…」
那三名大漢全都倒在一邊,受到麥克斯的攻擊,看來他們也要睡很久了。
鈴沒有再作聲,只是默默地視察情況。
「很久不見了呢,小子。想不到你也那麼命薄。」
「我還沒有死!」
「哦?是通靈者嗎?」麥克斯把頭微微抬高。「成長了耶。」
「你說夠了沒有!?」
白寶把手舉起,被救的女孩注意到穆迪臉上的不安。
此時,麥克斯哼了一聲:「你還是沒變,對我依舊那麼有戒心。算了,我這次並不打算向你找碴。」
「呃?」
麥克斯一步一步地從白寶旁邊走過,節奏均衡的鐵練聲於麥克斯走到三名男子前時不再發出。
白寶與穆迪都在好奇麥克斯正在找什麼,不久,麥克斯拿了些東西站起來。
「被你們搶去的錢袋,我拿回來了。」
「呃??」白寶看著麥克斯的背影,比起不安,現在反而覺得奇怪。
麥克斯一擊就打倒了那三名大漢,但還會被搶錢袋?感覺像是天大的笑話。
此時,麥克斯以沒變的步速走向一群之前都躲在牆邊發抖的小孩子旁,把錢袋交給他們。
「呀,麥克斯他…」
穆迪鬆了一口氣,接下來笑著道:「果然是這樣呢。」
「果然…哥哥,你說什麼?」
「我真擔心你會攻擊他…從零口中聽說你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友好。」穆迪還是保持微笑:「不過麥克斯現在與這些無家可歸的孩子一同生活,是他們的救星。雖然我不清楚他生前到底是一名怎麼樣的人,但在靈異界,麥克斯並沒有犯任何過錯,反而有時幫助有需要的人,真是一名好先生呢。」
「不過哥哥…」
「小子,」這次換成麥克斯在說話:「我不認為我當了好人,我只是見到同伴有事才會出手。另外,別以為我會忘記被你打倒的仇恨,不過看來你自己也有正忙著的事,現在就打倒你,反而會讓我不爽。」
「呃…」
「加油吧。小子。」
丟下了一句話,麥克斯便與那群小孩們一起默默離開。
白寶很久也沒反應過來,他看著那突然顯得成熟的背影,心中像是有什麼結被解開了。
「麥克斯…」
穆迪走到弟弟的後方,輕按他的肩。「我說得對吧?」
「…哥哥,他剛才…真的在鼓勵我嗎?」
「這當然了。白寶,他是在關心你呢。」
現在已經看不見麥克斯了,白寶腦中想了不少,似乎是想得到一個具體的解答吧。
「那時…我的炸彈…的確把邪惡的麥克斯破壞了…」
我的炸彈…嗎?
鈴抱著手,不滿地道:「喂,你們還要聊到什麼時候?已經遲到了!」
「呀,抱歉、抱歉。」
穆迪苦笑道,同時白寶看著自己的手。
上次基魯說過:小弟弟,你太弱了!什麼熱情呀,你的炸彈根本不代表什麼!!
對了,我的炸彈,還有什麼地方是不足的。
雖然明白了炸彈的意義,但還是…
「白寶?要走了啊。」
捉緊了拳,白寶點頭道:「嗯!」
「等、等一下…」
剛才被救的女孩此時雙眼閃爍地捉住了白寶雙手:「吶吶,你很厲害!很厲害呀!!而且很帥!呀~我迷上你了!」
雖然之前白寶多次認為自己是天下無人能及的大帥哥,但他還是第一次被這樣說。
「是嗎?呵呵呵,我也這樣認為啦~」
「吶吶,我可以跟隨你嗎?我可以當你的女朋友嗎?」
「呀!?」
女朋友?
這是白寶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告白,而且對方還是一名很可愛的綿羊少女,實在是無比大的吸引力呢…
「嘩,白寶,你做得好呢!」穆迪吃驚道。
「哥哥…我應該怎麼辦…」
「沒有怎麼辦呀,人家女孩向你告白嘛。」
這才是問題所在呀!人家又沒有被告白過,也沒有與人交往,最重要是人家只有十三歲,怎可以…
鈴用力叩了一下白寶的頭,之後拉著已經沒知覺的白寶的左腿道:「這男孩訓練中,目前不能與任何女生交往,所謂抱歉了。我們已經遲了五分鐘,快走吧。」
女孩輕呆,雖然沒跟上,但她還是向被拖行的白寶大喊:「就算你不願意,我美妮絲也會永遠追隨你的!」
雖然不知道白寶有否聽到…





「美絲迪,小心。」
在零的幫助下,美絲迪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山腰。一直都氣喘如牛,令平日多言的美絲迪一路都沒有作聲。
「需要休息嗎?」
美絲迪還在喘氣,只能輕輕點頭。
零向美絲迪伸出了手。「我扶妳到那邊坐一坐。」
好不容易,美絲迪一個屁股倒坐在石邊,向著天空大口吸氣。
零只是一直看著美絲迪,良久沒有再說話。
大約五分鐘後,美絲迪已經沒有那麼辛苦了,喝了一口隨身帶備的瓶裝水,便低下頭來。
「…我們沒有走錯路嗎?」
「沒有,只有這條路而已。而且也可以感應到精的力量正漸漸增強。」
美絲迪呆看著遠方,接下來再看著零。
「吶,零。」
「是?」
「我…真是必須做這種事嗎?」
零微微一征,苦惱地看著美絲迪失落的表情。「美絲迪…」
「那個時候,我收到了徽章…真的很高興…」
抱著膝,美絲迪轉成看著天空,微笑著。「零呀…其實我想穆迪知道吧?那個時候…我像是被某些人承認了…一直以來都被人嘲笑、討厭…自己一個人生活著;但只有穆迪能對我笑,對我說心底話…我就像是捷達斯的一部份,我得到知心人了…」
「美絲迪…」
再次一笑,這次換上了更悲哀的表情。
「不過…我不明白。別人對我太好,反而讓我有種失去自由的感覺,好像是…不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只是想得到一些肯定,但沒想到自己會做到什麼…明明我是知道要收獲就一定要有付出,只是我不覺得我一定要去修練呀、找精呀、甚至保護那個女孩…」
美絲迪的側臉使零覺得寂寞,接下來,零突然拍掌。
「哎…零?」
「恭喜妳…美絲迪,妳終於都踏出了妳人生的第一步。」
語畢,美絲迪情不自禁地對著零臉紅。不是因為氣喘,而是覺得突然被鼓掌真的很不好意思。「你說什麼呀?」
「美絲迪,人生本來就不是完全如意的。沒錯,現在妳的確沒有義務去保護宇宙獨一無二的寶物…又或是去接受妳本來就不想接受的訓練。不過這也是看妳的選擇而已…如果妳覺得做這些事很辛苦,那麼加入捷達斯對妳而言就是一件災禍。但是…妳討厭捷達斯嗎?」
美絲迪搖頭。
「…喜歡的東西,就要做下去。不是勉強妳去做,而是大家一同分擔、一同笑、一同哭。其實在捷達斯的大家都沒義務去保護宇宙獨一無二的寶物,但為什麼還要做下去?只是滿腔的熱誠?還是覺得這才是正義?甚至是想令自己更出名?全都不是。」
美絲迪大力吸了一口氣:「那是什麼?」
「想做就去做,與興趣無關,單純是因為喜歡而想做而已。」這次換成零抬頭看天:「也許,每個人也有想在捷達斯之中找尋的答案;但要找尋答案也不一定要留在捷達斯,只因為大家都只是覺得這種事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才去嘗試。捷達斯也不是每次任務都會成功,那個時候,就大家一起反思;同樣可以成功保護到什麼,大家就會一同笑…所以,穆迪很喜歡捷達斯,很喜歡聽到同伴的聲音…」
呆呆地看著零,美絲迪只能張口結舌。
「…美絲迪。」
「呃…呀?」
「因為妳一直都是一個人,所以…也許現在還不明白這感覺吧。不要緊的,這只是妳的開始。日後可能會有更痛苦的事等著妳,但我覺得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可以與同伴一起分擔更快樂了。然而,這是妳的選擇,既然妳不討厭捷達斯,那麼請再多嘗試體會團體的那種味道吧。我深信捷達斯的大家都會樂意幫助妳。」
接下來,零沒有再說話。
揪著心,美絲迪想了很多,但內心都是平靜的,甚至有種心結被解開了的感覺。
「零…謝謝你。」
「太好了,妳終於都笑了。」
低頭臉紅,美絲迪輕嘆一口氣,便站了起來。
「好了!休息飽了!我們繼續走吧?」
零點頭說好,想自己站起來時,美絲迪向他伸出了手。
「來,我幫你。」
充滿活力的笑容害零看呆。
可能這算是羨慕吧?零在內心自嘲,便把手伸出來。「謝謝。」
「好!我們快點前進吧!聽那個師傅說:錯過了時間就找不到某些精啦!」
「嗯。」
突然,美絲迪的唇在零那冰冷的金屬盔上輕輕一印。
「呃…美絲迪?」
「別誤會,這是謝禮,好歹我還是一名知書達禮的女性嘛~」美絲迪已經跑得遠遠的,向零揮手:「還不走?要天黑了啊。」
「呃…是!」
…也對的,美絲迪喜歡的人,始終還是穆迪。
只要可以保護美絲迪,讓她過得快樂…
「…活著真好。但…」





現在夏海館並不是平日的營業時間,沙度埋頭苦幹地研究有關靈異界的消息。
只是希望自己並不能輸給那個鈴而已。
為此,沙度找了露娜來幫忙。沒有任何通靈者保護她,是沙度硬把她拉出來的。
只有沙度心底開始明白自己把露娜當成了情敵,不過在重要的事情上,沙度還是決定把私人感情丟到一邊。
畢竟霸迪選誰是霸迪的事,現在最重要的,是沙度希望自己可以幫助白寶他們,向鈴證明自己是有用的。
…沒錯,不能被看扁。而且,自己才是捷達斯的領隊,保護露娜的任務是交給捷達斯的,總不可以只讓三名同伴去幹。
沙度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放手,但也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要把頭都栽進去。
「靈異怪也有不同的『生物』存在…咦?他們不是都是死去的嗎?」
露娜搖頭道:「在我們的世界,他們是先人;但對靈異界某些生物而言,這只是以另一種方式活下去而已。」
「嗯……咳!靈異界的生物,大約可分為靈、妖、怪、精…只有精及少數接近神級的怪的後代才可能是本來存在於靈異怪的生命,其餘的都是宇宙生物去世後靈魂到達了靈異界…靈是可以不用吃東西的,不過靈異界的食物他們都可以吃得下。大約五百年後,靈就會代為妖,再一千年後就化為怪…咦?也就是說,靈魂並不可以生孩子?」
「是的,因為生孩子要用到很大的靈力,甚至把靈體給毀滅,所以靈魂數量基本是固定的,面對人間界全宇宙出生率增加,唯一的辦法就是靈魂分裂,所以靈異界沒有孩子是很正常的事。」
「…零先生選擇了投胎…那如果五百年之內不投胎會變成怎樣?」
「會根據不同人的性格,化成不同類的妖,外表與靈本身可能有點不同。妖的靈力比靈本身多,所以對他們而言,實體化就如舉起一隻手指頭那麼簡單…其實靈本身也很難長時間實體化,這好像是構造問題…我也不了解呢。」
「哦…」沙度再把目光集中在露娜給她的《初級通靈者入門.生物地理篇》。「除精外,其他在靈異界去世的生物,都會掉到狹間地獄…受盡比死更痛苦的折磨,永不超生…嘩!這麼可怕?」
「嗯,所以也有很多靈選擇申請短時間內投胎。妖及怪也可以申請,但基本上他們都不會這樣做。」
看著一本圖文並茂的書,一次吸收那麼多知識,沙度累倒了。
「哎…我不是讀書的材料呀…」
露娜只是看著沙度微笑。如果論一般的常識,露娜需要請教沙度;但異靈界的知識,沙度反而變成露娜的學生了。
「對了。」沙度按著頭:「那個…為什麼通靈者可以碰到靈異界的東西?而我們一般人反而會是穿過去了?」
「那是因為通靈者本身也有一定的能力包圍住身體…如果說是通靈者『碰到』靈體,倒不如說是通靈者的靈氣『捉住了』靈體。」
「再問一個問題…基魯是誰?為什麼他要攻擊你?」
「基魯呀…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從鈴口中聽回來的…」露娜按著自己的唇道:「他是二十年前…應該也有了,是在我還未出生的那段時間,橫行靈異界及人間界的怪。當時他自稱死神…對,他不可能是神,因為神在創造人、靈、狹間與我們不知道的其他世界後,就不會再干涉我們的生活,當然死神也不會存在。總之,他是一名可怕的怪,破壞人間界的同時,也令無數通靈者及靈界警察都犧牲了。」
想到靈去世後會落入如地獄般可怕的地方,沙度心頭一酸。「接下來呢?」
「那時,一名叫米可米的年輕女通靈者出現,不知她怎樣做的,把基魯打倒了,並把它困在狹間界。雖然現在不知為什麼他會再次出現,但力量明顯削減了。」
「打倒基魯的只有一名女性?」
「是的,只有她一人。她現在也是小鈴的老師,也就是說:是白寶他們的師公。」
「可以與她見面,再找她出來打倒基魯嗎?」
露娜苦笑:「…其實,她在數年前就與丈夫一起去了旅行,現在去了哪根本沒人知道…」
天底下還真有如此不負責任的人哦…
「那麼…為何那個叫基魯的會攻擊妳…應該說妳為什麼一定要受到保護?」
此時,露娜沒有再笑了。雙耳垂下,小聲地道:「因為殺了我…他們可以得到很強大的力量…」
見沙度又想說什麼,露娜立即阻止道:「請不要問我原因,這是個人理由,也許是我天生比較特別,但當中理由請不要過問。」
「哦…我知道了。」
有些事,別人會覺得放在心底比較好。
於是沙度便重新把目光集中在入門書中。




醫院難得安靜,霸迪本只是坐著看書,卻注意到有人坐在他身旁。
「哦?勵多利,很久不見了。」
面對霸迪的笑容,戴著太陽眼鏡的勵多利也忍不住笑了。「很精神呢。」
「別挖苦我了。」
霸迪緩緩地合上書本,把目光集中在勵多利上。「來找我做什麼?」
「身為老朋友,不可以探病嗎?」
「哈哈,真不好意思。」霸迪開朗地笑道,接下來又是一陣的沉默。
首先開口的,還是霸迪。
「…是我那對父母叫你找我吧。」
「是的,你也得體諒一下他們…」
「他們不是還有哥哥姐姐們嗎?我實在不想當他們手中的玩具。」
笑容已經不見了,只有落寞。
勵多利目無表情地道:「喂喂,不要立即變成苦瓜吧。好歹我也答應了你的父母,好好看顧你的。」
「…雖然我很不喜歡這樣說,但我真的已經不是小孩。」
「但還是入了院。」
眉頭一跳,霸迪想起了什麼似的,不滿地道:「…是你告訴他們的嗎?」
「我沒有,別忘記我也答應過你只向他們報告:你很好。但他們始終還會僱用其他人…」
「嗤。好管閒事。」
「一個星期後就是你的生日,他們說想要來找你。」
只見霸迪用力握拳:「我沒有生日。」
「就算不希望父母幫你慶祝,也別把這種事放在心裡嘛。」
「夠了,再說我就要趕你出去。」
「是、是!真是的,突然變得那麼婆媽…」
面對霸迪兇惡的表情,勵多利舉雙手投降。
但他知道,病房外面的走廊上,至少有兩個人聽到他說的話。

「喂,波哥,聽到嗎?」
「嗙咕…想不到下星期是霸迪的生日…」
岡古及波哥慢慢走到走廊的長椅旁,一同坐著。
「…其實我們對霸迪的認識真的不多呢。剛才他說他有好多個哥哥與姐姐,還有父母…霸迪的家庭關係好像很差似呢。」
看著岡古無奈地說話,波哥知道岡古那同情心又要出現了。
「那你想怎樣嗙咕?」
「我想怎樣…」岡古彎著身,顯得苦惱的樣子:「嗯…那個…嗯…咦?等等等等!波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見波哥還是傻笑著,岡古頭頂不知何時冒出了派對用的三角帽子,哼歌似地道:「難道你覺得我會為那個冷酷無比的霸迪開一次別開心面的生日會,而且還為他準備特大的蛋糕、可口的食物、精彩的表演嗎?別說笑了!我可不會幫忙佈置,也不會為他唱生日歌,呀,我唱哥很好的呀~Happy birthday to you~哼!我什麼也不會做的!」
岡古把背脊對著波哥,波哥感慨地道:「那就為霸迪開生日會吧嗙咕。」
「什麼!?」轉過頭,岡古立即說:「那還不快準備!?呀呀,要買很多派對用品!快走吧!」
「等等啊嗙咕!!」
結果,二人都被護士長捉去打針了。





在接近山頂的森林中,美絲迪與零剛合力打倒了兩頭妖。
「呼…想不到他們那麼難應付…」
「小心一點,美絲迪。這些妖是因為長時間活在極端、沒愛的環境而失去心智,所以當見到我們這些陌生人時,他們就會因為害怕而襲擊我們。但另一方面,他們就像是精們的天然守護者,畢竟這也是生活下去的等價交換吧…」
沒有經歷過死亡,美絲迪並不明白零到底想說什麼。但現在要前進就要打倒這些妖,所以美絲迪也不會手軟。
「只希望他們不要再出現…」
此時,黑影於二人面前閃過,當他們都進入備戰狀態時,一名像著娃娃臉的高個子女性冒出來。
那女性的膚色與美絲迪如出一轍,頭上亦有一模一樣的大耳朵,長長的頭髮快要掃到地上,性感的浴袍簡直是想把天下所有男性都迷住。
「你們是…等等,我不是敵人。」
見那女性說話了,零放鬆了全身,美絲迪見狀也收起了刀子。
但為什麼…第六感告訴美絲迪對這女人要保持警戒。
「妳是狐妖?」女人抬起美絲迪的頭,有一陣很濃的玫瑰香味飄進美絲迪的鼻中,讓她想作嘔。
「不…不是…」
「也對。是靈還是通靈者?」
「等等,柔安小姐,我們只是路過的。」
零把女人的手從美絲迪的下巴移離,女人細心注視著零,便喃道:「你不是他…你叫零…」
剛才的情況使美絲迪忘記了有靈異感的人都可以第一時間知道對方的名字,但到底她在找誰…
「失禮了。」
零扶著感覺讓不太舒服的美絲迪低頭從女人身邊走過,但美絲迪沒有錯過最重要的一瞬間:那女人還有一條很長的狐狸尾巴。
女人很快便消失在森林中。
美絲迪停了下來,緊捉住零的手:「零,那是什麼?」
「她是狐妖…如果是靈力不夠強的成年靈,不論是男是女,都會被她們的香味及美貌迷到…有傳言說那些都是狐妖的咀咒,她們可以使世界陷入大亂,所以一般都不會被批准進入城市。」
「那是說我的靈力不夠強嗎?」美絲迪扁嘴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妳沒有立即被迷倒,已經算厲害了!」
「這是誇我還是踩我…」
嘆了一口氣,美絲迪才注意到零並沒有被她吸引住。內心有少許的興奮同時,她發現零的靈力原來還比自己高。
「…還可以走嗎?我們差不多要到了。」
「嗯,已經沒問題了。」
太陽已經變成了燈紅色的火球,森林的陰影亦愈拉愈長。
有一團小小的白光,在美絲迪身邊飄過。
「呃,零,這是…」
「它就是精了!純白的精很少見,他們代表了光明的屬性…呀,美絲迪,快點追上!」
牽著美絲迪的手,零突然就像變成了小孩子似的,跑進了森林的深處。
於一片結了冰的湖上,不同顏色的光點一同翩翩起舞。
有白的、綠的、藍的、紫的、黃的、青的…
「好漂亮!!零,這太厲害了!!」
「看來這個日子掌握自然屬性的精比較多呢。美絲迪,看看?那些白的是光明系,青綠的是植物,藍紫的是水與冰,黃色是生命力…」
但美絲迪似乎已經聽不下去了,她只是把所有的情感都集中欣賞如螢火蟲的光點飄舞的場景。於有點淡紅、亦有點兒粉紫的天空下,精們包圍在美絲迪及零的身邊,就如成為了宇宙的中心、星星的主宰,世界像是為二人而轉。
此時,有些精飄進了美絲迪的手心,像是被吸入似的,消失了。
「零,這是…」
「他們接受了美絲迪,樂意成為美絲迪的伙伴。現在精們已經是妳身體的一部份了。」
也就是說,這次來這兒的目標已經達成。
但美絲迪還是捨不得離開這兒,更握緊了被零牽著的手。
「…下次,我們帶著白寶、霸迪,還有穆迪…鈴師傅與小亮弟弟,還有露娜他們一起來…可以嗎?」
「當然可以。」
看來美絲迪已經完全想通了,零也放下了最後一塊心頭大石。
天空已經變成了完全的紅色。









後記:
打最後一幕的時候,剛好就是日落時間。
看著窗外的天空,有感而發。
的確,我現在看著窗外的所有,都好像被上了一層紫紅色的薄紗。
美極了!
然而…描寫是我的弱項…
很遺憾我沒能把那景色完完本本地寫出來…

PR
無題
看完後我覺得,Misty感覺似乎比較在意Zero的樣子呢,這一話給我的感覺就是滿滿的零貓啊啊!<br />
<br />
好吧我發現[用力指],其實妳讓Mighty、Misty、Zero同台是為了製造三角關係吧!? [遭毆]<br />
<br />
然後這話Mighty基本上被踢去跟弟弟作伴了,沒什麼出場戲份,反而是Zero搖身變成(偽)男主角了,不過我也是看<br />
的很萌,看來兄貓跟零貓在我心目中不相上下,而且我突然比較偏向零貓了XD<br />
<br />
Zero細心開導Misty的樣子好萌ˇ牽著蜜絲提的手像孩子似的奔跑也好萌ˇ我好想抱住他啊啊啊啊ˇˇˇ<br />
<br />
話說『世界像是為二人而轉』這句讓我爆了XD<br />
<br />
這這這不是零貓是什麼XDDD?<br />
<br />
啊哈哈啊哈,怎麼辦啦,越來越萌零貓了ˇMighty哥哥不要怪我啊ˇ實在是這話太萌了ˇˇˇ<br />
<br />
Zero~san~ˇˇ[撲]<br />
<br />
<br />
題外話,最近迷上了某位同人作家寫的PM同人,主角不是訓練師而是神奇寶貝路卡利歐,雖然缺點是錯字不少,但<br />
我覺得值得一看,我還在等他出下章ˇ<br />
<br />
此放上網址:http://www.nch.com.tw/data.php?id=20707&ch=16<br />
<br />
這PM同人我越來越覺得好萌了......看到哪都是滿滿愛意 [毆]<br />
<br />
路卡利歐好帥~~<br />
<br />
<br />
那就先這樣,時間晚了我去睡了XD
煌月 2007-12-05 (Wed) 18:14 Edit
無題
時間真是很晚﹝炸﹞<br />
<br />
呀啦~被發現了~<br />
雖然我好像從一早就表明這文章會有三個三角=V=<br />
…嗯,MISTY的CP主要還是以兄貓方向發展,但我是有意把零貓寫得比兄貓<br />
還多…<br />
因為我總覺得ZERO會比MIGHTY更容易寫,因為ZERO學到很多MIGHTY沒學到<br />
的東西。二人同台時,他們之間一定會有些感覺是不同的。<br />
兄貓的話反而會在一些不太起眼的角落寫一點就是了…<br />
不過我還在頭痛第八章的時候MISTY會為二人之中的誰暴走﹝誤﹞,如果<br />
為了哥哥,那ZERO就會顯得更寂寞;如果為了ZERO,那麼一直以來寫下的<br />
兄貓伏筆就會被我完全打散…<br />
還是兩個一起來好了﹝炸﹞<br />
<br />
至於PM同人…<br />
因為一直以來對路卡的定義是他是人類最忠實的PM…<br />
所以這個反過來有點令我汗<br />
不過的確是為了愛而寫的一篇文章=V=
夢兒 2007-12-06 (Thu) 01:07 Edit
無題
不,妳應該沒講吧.....三個三角......囧?<br />
<br />
Birdy、Shout、露娜,Mighty、Misty、Zero,再來是........不是吧,Shirobon嗎??XDDD<br />
<br />
其實我覺得Mighty對Misty雖然是真心喜歡的溫柔,但有時並沒有深層的感受到她內心的矛盾跟苦惱,Zero相較起<br />
Mighty,他學到了更多東西,看到了更多東西。<br />
<br />
以前與Misty一起旅行時,他也曾經將自己內心的迷惘跟她分享,讓她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這跟在Misty面前完全<br />
自己的煩惱藏在心中的Mighty相比,就有了某種程度的差異。<br />
<br />
某方面來說Zero也更接近,並清楚了解Misty的內心,她面對Mighty時會有種緊張,因此Zero對她來說似乎是更能<br />
傾吐心事的對象,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對零貓的愛徹底飆高了吧。[笑]<br />
<br />
<br />
然後那PM同人啊,其實我看到路卡利歐大開殺戒的時候有點傻了,不過似乎是作者本身說過,波導勇者裡出現的路<br />
卡利歐,似乎是極度正義,但卻也不太親近人類的神奇寶貝,他是乾脆將這同人中的路卡利歐的立場掉轉過來,用另<br />
一種方式詮釋他對人類的看法吧ˇ<br />
<br />
路卡利歐X夜羽大好ˇˇ不過人類跟神奇寶貝之間的愛情....這是要怎麼收場啊,希望作者最後不會給他們個生離死<br />
別,或者永不相見的悲結局,因為我這人一旦萌上的CP,就很堅持希望他們有好結果,而不是悲劇收場。[嘆]<br />
<br />
其實我一直覺得裡面似乎還隱藏了個很大的伏筆,不過我也不是很確定,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多心呢。[攤手]
煌月 2007-12-06 (Thu) 08:27 Edit
無題
我沒說過嗎=W=<br />
那沒關係,現在就知道了﹝炸﹞<br />
第三個的確是白寶…雖然說這個寫來只是為好玩…並不是重要的CP啦,因此<br />
著筆點也不會很多=V=<br />
其實第三個角都是第七章才出現的…這兩個角色的存在會比沒有來得好,<br />
雖然就算她們不在也不會有太大影響了。<br />
<br />
至於哥哥及ZERO之間…<br />
我反而覺得…其實哥哥是知道MISTY內心的那份寂寞。<br />
也許沒有ZERO知道得那麼深,不過我看起來…哥哥在他那呆頭呆腦的畫<br />
面,還是明顯表達出他知道MISTY需要些什麼。<br />
至於那矛盾及苦惱…畢竟觀眾看到哥哥與MISTY相處的機會只有最多一集<br />
半,也比較難說MIGHTY發現不了吧。<br />
也許可以說…哥哥對任何人都是這樣子。不過他把徽章交給MISTY,完全是<br />
為了不讓MISTY不再孤獨一人吧。<br />
但只是他太有自信,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br />
不過MIGHTY還是一個默默地為MISTY及身邊所有人努力的悲劇角色。<br />
<br />
其實MISTY看到ZERO有時都會緊張的~<br />
然而比起緊張,ZERO這個人呀…因為把太多的東西藏在心,這一方面實在<br />
太明顯了,所以令MISTY不得不丟開緊張,努力去關心他。<br />
<br />
===================<br />
至於PM那篇…<br />
的確是不太希望夜羽與路卡會分開啦…<br />
不過我始終沒有去到萌上的地步﹝汗﹞<br />
可能是因為我剛才只是用速讀的方式看了一下。<br />
而且…總覺得這點不像是完全的愛情…反而是一種互相的依賴…<br />
愛情元素還是有的,不過比起來還是有點多了些什麼﹝不是少了些什麼…<br />
個人感覺而已﹞<br />
至於大伏筆…我也覺得應該會有= =<br />
如果只是那麼簡單就完,反而有種讓人看得呆的感覺…
夢兒 2007-12-06 (Thu) 09:30 Edi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