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第五章 生日會


時間是不會等人的。
白寶與穆迪在這一個星期中天天一同練習。除了炸彈外,還有不少的戰鬥投巧與合作,接下來還加上了霸迪那實體化與靈體化的能力, 與及美絲迪召喚精的能力,內容天天不同的訓練塔都被他們完全通過了。
讓白寶感到心情複雜的是:穆迪與美絲迪最近走得很近。雖然也聽說過哥哥與美絲迪本來就是一對,但總是覺得哥哥與自己的距離遠了很多。
同時,零則顯得有點安靜,平日好像很少能看到他,每問他在哪,他則找不同的藉口,像是去吃下午茶、約了朋友看已經落畫很久的電影等等。
其實白寶知道零一定也喜歡美絲迪,不過因為哥哥的問題而不肯作聲罷。
另一方面,可能是因為常與穆迪在一起吧,只見霸迪最近幾天的心情都非常好,儘管之前後的傷並未完全回復過來,但霸迪那精神奕奕並常拿穆迪開玩笑的態度,都讓白寶有點吃驚。
只是令白寶最不能原諒的是:上次向他表白的女孩之後那一天突然到訓練塔找他,結果霸迪以此足足玩弄了白寶三天才肯放手。
「看?那個女孩都突破了機關,來到第五層了!她最你的愛還真偉大呀!」
「別說了哦!霸迪!」
那名叫作美妮絲的女孩真是很喜歡白寶,但白寶只覺得她非常麻煩。如果只是交普通朋友還好,說到成為男女朋友…
頭痛,真是非常頭痛!
另外,白寶有感最近沙度真是過份用功了。除了要照顧拉麵店,還要學習有關靈異界的知識,而且還要處理捷達斯的一般行政事務。
雖然想叫沙度不要把身體弄壞,但現在對她說什麼建言幾乎都不進耳,白寶也沒有去勉強。
同時,沙度亦好像有點躲霸迪,同時又很在意他。
然而白寶亦注意到露娜好像也很喜歡霸迪,只是霸迪對她有點像是對妹妹的感覺。
所以白寶想著,如果有機會讓自己證明沙度或露娜喜歡霸迪,這次絕對要笑足一個星期!
雖然…肯定會被沙度殺死…
然而最大的問題是霸迪完全沒有察覺到這情況,波哥甚至可以肯定地下白寶已經呆得見底,但霸迪比白寶更呆這結論。
「真搞不清楚大人想什麼…」
算了,與其管別人太多,倒不如先管理好自己的事。哎!頭痛了頭痛了!
不過呢…
有一件事也很值得白寶期待──
那也是除了霸迪本身外所有人都知道的:霸迪的生日會。




為了生日會的事,除了霸迪外,捷達斯的大家、露娜、亮都聚在一起開會,甚至是鈴也出現了。
鈴很認真地表示:對於應該學懂看透生死的通靈者來說,生日那一天是一生人最重要的事,因為沒有生日就代表「不是以血肉之驅活著」,能夠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事。
這也與穆迪及零常常說的「活著真好」相吻合,雖然白寶與美絲迪看來也不太明白鈴想表達的意思。
但無論如何,在鈴的策動下,生日會的進行都按著計劃。
「首先要把他五花大綁,脫光所有衣服,之後把他丟到生日蛋糕前…」
「姐,蛋糕是大家準備分來吃的…」
…在此慶幸亮可以管束他的姐姐。
「如果簡單地給他一個驚喜就算了呢?」
「不‧行!生日的人當然要反被我們玩啦!」
露娜的提議很快就被美絲迪否決了。
沙度說她可以準備食物,不過因為之前基魯的戰鬥,使沙度及鈴之間處於冷戰狀態。
之前因為霸迪不參加艾因博士的生日,所以捷達斯的大家都花盡唇舌,結果艾因也好不容易才答應借出場地。
拖延時間的話,鈴說交給她就好。白寶已經預想到那時將會發生什麼事。
至於其他人,就幫手買禮物及佈置。
深信大家分工合作,一定可以令生日會顯得有聲有色。


就在生日會前兩天,岡古、波哥、白寶與亮一起去選禮物。
「對了,你們知道霸迪喜歡什麼嗎?」
亮好奇地問道,他的聲音感覺起來沒什麼力量,但笑容非常陽光。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岡古巴手放在下巴,一邊走一邊想:「也許會喜歡一些實用的東西吧…」
「對了,他的計程車上好像多了一個小狗布偶。」白寶慢條斯理地道:「難道他會喜歡那系列的布偶?」
「那是露娜送的嗙咕。」波哥把雙眼瞇成一線道:「最近他們真的親密的說,但霸迪本人…」
「我知道我知道!他們在交往嘛。」
「耶?岡古,我覺得不是這樣呢!而且…」白寶抱著手,認真地說:「我還是比較支持沙度啦。」
「什麼?沙度也喜歡霸迪?」
「為什麼我看不出來嗙咕!」
白寶不滿地道:「你們之前還說我很呆呢…」
「不過我真的不知道呀!我們不是同伴嗎?喂,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沙度突然會喜歡霸迪了?霸迪那種人有什麼好,大家都喜歡他!?嘿!聽說連白寶也有鬼魂喜歡了!反而我岡古大人,有誰喜歡過我?可惡呀!人生真是不公平呀!」
「不要提起那個女孩呀!」
「你還有拉普拉多X嗙咕。」
「那是博士自己扯出來的!!」
大街上很多路人都看著正吵得火熱的三人,亮完全不知道怎樣才能插話,只是臉紅紅的,小聲地說:「請大家不要吵,我們現在是去買禮物…」
「哼!總之我會支持沙度,看著吧,我一定會讓他們配成一對!」
「哼!我會找一名女朋友給你們看!等著吧!」
「嗙咕…不過我覺得露娜小姐的勝算比較大…」
結果,亮只能無助地嘆氣。
這個時候,三人都似乎都突然把目標放在不遠處的櫥窗內。
「咦?」
突然變得安靜,一同盯著櫥窗內的東西。
「宇宙獨一無二的萬用拖鞋,原價五億円,特價五千円。」
那是一雙很大的毛茸茸熊耳拖鞋,上面有小屏幕,解釋是說用來欣賞MP4的,還有自動腳底按摩功能,而且後方還可發射炮彈,用來著噴射飛行也好像沒問題。
「就要這雙鞋子吧!!」三人同時大叫。
亮呆呆地看著衝進店中的三人,他無論怎樣也認為霸迪不需要這種特別的拖鞋,但沒兩秒那三人組已經結帳出來了。
好快…這就是所謂同心協力的捷達斯嗎?
本來還在吵架的,現在已經愉快地手牽手。雖然有點無奈,但亮總覺得他們這樣子很讓人羨慕。
最少相比起他那個無法反抗的姐姐…
突然,亮的內心好像正被什麼東西抑壓著,很悶、很痛苦。意識也像是保持不了,好想睡,也好像看到了些什麼東西…是靈,還是…
『後天…』
亮好像隱約聽到自己說了這一句話。但後天什麼?完全…想不起來…
「小亮、小亮?你沒事嗎?」
白寶的聲音使亮回到了現實,剛才說了什麼,亮也完全忘記。
「你剛才突然呆站,表情變得很怪呢。」岡古苦惱地說。
亮有點不好意思,只能把手放在後腦:「呃…哈哈,真是很對不起,我常常會這樣的,很快就會沒事。」
「還能走嗎?小亮,我可以背你嗙咕。」
「哦…嗯!我沒事了,謝謝你,波哥。」
還是一直在笑,亮只是打算把剛才的事拋諸腦後。因為從小便已經會這樣,亮自覺也已經習慣了。
雖然不希望被朋友知道自己有這個毛病。
只有白寶不安地注視四周:「師傅不知道嗎?」
「哦,在姐姐面前倒沒試過。」
亮的話使白寶更是不安,白寶已下決心回去要第一時間告訴鈴。因為剛才那一瞬間,亮的身上出現了一種不屬於亮本人應該有的微小靈力。



對於別人的事,霸迪很少會過問。
但總覺得這幾天伙伴們都顯得各有各在忙。
問露娜的話,她只是笑著搖頭就把話題拉遠,白寶則呆了一下便道「今天天氣很好」或是「那邊有頭大飛龍」,美絲迪則一邊奸笑一邊搖手說這是霸迪的錯覺。
如果不是美絲迪的奸笑,霸迪倒不會那麼在意。
看著日曆,今天是四月十日。
是一個已經打算被遺忘的日子呀。
雖然沒有對現在的朋友說這天是他的生日,但無論如何,自己也會特別注意這個日子。
然而這個日子帶給他的盡是不美好的回憶。
結果,在十三歲生日的那一天,他便離家出走了。
如果說哪天是最美好的生日,霸迪絕對會選離家出走的當天。
接下來的生日,都是自己一個人渡過。偶爾從小一起長大的勵多利會說一句生日快樂,但身邊已再沒有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生日。
只因為覺得生日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但這就是心底裡真正的想法嗎?
唉…
都怪那個鈴,把房間變成了毛蟲王國,要求霸迪在這兒把保護自己的靈箱子實體化。否則也不會想那麼多無聊的事吧。
說起來,霸迪開始懷疑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怪物,面對這最少上憶條不同品種的毛蟲在轉來轉去,連霸迪也會覺得可怕,那個女的到底是如何把毛蟲聚集在這種地方呀?也許鈴小時也在受差不多形式的訓練吧。
沒有一定的定力,真是很難好好控制靈力呢…
又開始想起鈴的師傅到底是怎麼的一個人。能打倒基魯並把他封印,應該是一名女強人吧。
也許是一個滿身都是毛蟲的女人?
很難說,也許基魯真的會害怕毛蟲呢。
霸迪覺得自己愈來愈無聊。






同時,在捷達星的一角,屬於希基軍團的宇宙船降落在海上。
身為希基軍團的戰鬥隊長,武殊從泡水的宇宙船走出來時,立即破口大罵:「你們這群飯桶!為何會降落在這種地方了!」
「唏基唏基…」
「什麼?武殊大人睡覺時把控制器弄斷了?」武殊翻譚小團員的說話,接下來立即用力踹腳:「可惡!我為了向媽媽表白的事想了整晚而打嗑睡,你們就更應該好好控制宇宙船嘛!」
想了一回後,武殊便抱著手,看著繁榮的城市。
「算了,現在我們的目標是宇宙獨一無二的毛茸茸熊耳拖鞋…不過那拖鞋在哪兒呢…嗯!去問店家吧!」
於是,全身濕透的武殊便帶著小團員們以進行曲的步伐出發了。




終於都被鈴從「毛蟲陣」救出,霸迪內心總有些無奈的空虛感。
太長時間用靈力,感覺還真累。
「哼!這只是修煉的一部份,日後有更多可怕的事情等著你!」
霸迪似乎已經可以把他想像的鈴的師傅頭上再加一對惡魔角。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
「捷達斯的總部。我有話希望對你們捷達斯全體的人一起說。」
霸迪顯得認真起來了:「是關於露娜的事嗎?」
「…也許吧。」
「呀?」
鈴皺著眉,領在霸迪前方:「對了,有件私人的事想拜託你們。」
「怎麼了?」
鈴會出口拜託,真是太陽從西邊升起了。
「是關於小亮的…我發現他好像被什麼東西纏身了,但那東西很聰明,在我面前不會顯露一分。要不是白寶感受到那突如其來的靈力,也許我一直都不知道小亮平日會有時突然失去意識。」
鈴那認真的表情是霸迪從沒看過的,現在終於可以相信鈴真是亮的姐姐了。
「我想那東西似乎低估了你們三人的靈力,否則不會在白寶面前露饀。所以…如果亮發生什麼事,請立即告訴我。還有…希望你們可以好好幫助他。」
霸迪沉默地看著鈴,過了半嚮,他終於都鬆了一口氣:「放心吧。畢竟他也算是我們的師叔嘛。而且…在我們答應保護露娜開始,我就料到一定會發生更多事。」
看著霸迪的身影,雖然他今天才正式踏進二十七歲,不過鈴覺得他已經比一般同年的人成熟。
不只是霸迪,還有白寶及美絲迪,平日看不出來,不過只要相處久了,就會發生他們在熱鬧之中的沈寂感。
也許是之前經歷太多事了吧。
畢竟…在捷達星與炸彈星快要相撞前的那一幕,鈴也是在看著的。



但對於武殊來說,世事總不會那麼完美。
「什麼!!賣出去了!?」
熊熊似的老伯伯不滿地以單目看著武殊。「是呀…賣出去了。是一個白色的炸彈人、一個很大的猩猩及一個很醜的圓形機械人在兩天前買去的。」
「炸彈人、猩猩、機械…」
想著老伯伯的形容,武殊腦海中浮現了三個人影。「呀!!!是捷達斯!!」
見到武殊全身定格,老伯伯更是不滿了。「喂,不是來光顧的就快點離開吧。你個頭那麼大,阻著我做生意。」
被趕出來的武殊落寞地嘆了一口氣。
「唉…居然被捷達斯捷足先登了…這樣子我怎向巴古拉大人交代…」
身後的小團員們一起發出「唏基」式的無力感噗。
此時,武殊看到一個小孩子正無表情地盯著他看。
「呀!!看什麼看!未看過帥哥嗎?」
孩子依舊沒有表情,他的衣服有點破舊,白皙的皮膚加上晶瑩的大眼使這小孩顯得有點漂亮。然而那亂成一團的碧藍頭髮使男孩的外觀被打大折扣。
武殊扁著嘴,反盯著男孩。
「…為什麼我看著你時總是無法生氣…」
二人像是比賽互盯似的,一直沒有把目光從對方身上移走。不過武殊的臉由本來的平常,變成了苦瓜,最後更哭了起來。
小團員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男孩似乎也顯得奇怪。迅雷不及掩耳地,武殊跑上前捉住了男孩的雙手,涕淚俱流地道:「你很可憐吧?你一直都是一個人吧!?嗚、嗚!實在太悲哀了!想不在在這繁榮的星球上還有像你這樣的孩子走來走去!你…連名字也忘記了嗎?太太太可憐了!來,我幫你取一個名字吧!呃…我叫武殊…好!你就叫小武吧!之後你跟著我好了!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牽著小男孩沒有體溫的手,武殊心情好得非常。
而被牽著的男孩,似乎也有一刻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生日快樂!!」
當霸迪步出升降機那一刻,大家就放出了響炮。
霸迪完全呆了,他環視四周那堆笑盈盈的臉,最後盯著鈴。「你們在幹什麼?」
「今天是霸迪的生日嘛~所以一定要弄一個慶祝會呢!」岡古理所當然地道,頭上戴著派對用的帽子,以走調的聲音高唱起生日歌來。
「呀??」
鈴也抱手點頭:「沒錯,人生之中,只有生日當天是最重要的,沒有生日就沒有現在的人生,你應該好好多謝你的朋友。」
「喂喂,你們怎會知道這天是我的生日?」
波哥笑瞇瞇地道:「我們上星期在醫院聽到的,霸迪,我們也很希望可以為你慶生呀嗙咕。」
「來來來!!」白寶拉著霸迪的手,害霸迪有點跑不穩了。「大家都為你準備了很多吃的啊!霸迪!不要客氣!」
「喂!這樣全都是我與露娜弄的!」沙度抱手道,好像是要霸迪知道白寶根本就沒有參與過任何準備食物的工作。
桌上有著各式各樣的食物,還有非常華麗的裝飾品,以及一份包裝得很誇張的禮物。
美絲迪為蛋糕上的蠟燭點火,接下來大家都為霸迪高唱起生日歌來。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臉對這突如其來的派對,霸迪低著頭,雙手拳頭都被握緊了。
生日歌已經完結,所有人都拍手歡呼。
「你們這些…算是什麼呀…」
霸迪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用力咬著牙,全身都發抖。
明明…最討厭就是生日會…
從小開始,父母就沒有出席過自己的生日,生日禮物卻多得房間都放不下了,而且只是一堆又一堆的玩具、不合霸迪品味的衣服之類。
反之那些哥哥姐姐們,都把霸迪收到的東西都搶去了,好像自己的本來就不夠玩。
沒有人對自己真正的笑過,反而當霸迪想與其他人交朋友時,父母都會諸多阻撓:要對方有錢、很好的家庭背景等等的。
雖然很想走出這房子,但卻被困在當中。
生日的日子,就是一個人臉對豐富的食物、多得無意義的禮物──而且當中有不少是被兄姐等搶去的,一個人默默渡過。
但現在這個生日會,已經不同了。
「我很想生氣,但總是氣不出來…可惡!!」
好像是人生第一次得到所謂的溫暖。
許下了願望,燭光把夢想帶到另一方。




另一方面,武殊帶著小團員們,仰視著海邊那座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捷達斯基地。
他牽著藍髮男孩的手,用力吞了一口唾液。
「想著我居然要去捷達斯的基地搶東西…今次真是送羊入虎口了…」
也不是沒有去過啦,但怎說也好,都是敵人的地方,為什麼我的人生總是那麼可悲?
被武殊取名為小武的男生更用力地捉住武殊左手的食指。
「呃…你在鼓勵我嗎?真是一名教人窩心的男孩。」
男孩只是看著遠方,雙目沒有任何焦點。沒有牽著武殊的手捉住已經破爛不堪的衣服,腦袋好像一片空白。
「無論如何我也得死一次了!去就去吧!最多被人打飛而已!」
武殊絕望地道,便向眾人下達命令:「大家!一起上吧!!」
所有團員無力地舉手,男孩則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默默跟著武殊向前進。



未知「大難臨頭」的捷達斯一行人似乎玩得很瘋。
白寶及美絲迪互丟蛋糕,結果因為丟中了岡古,而岡古又丟到波哥身上,現在變成了四人混戰。
看著自己的心血被人丟來丟去,沙度覺得自己快要哭了。
剛被要求表演體操、講鬼故、打電動的霸迪終於有時間休息。他與亮坐在一邊聊天,二人好像聊得很高興似的。
鈴則坐在露娜旁,沒有說什麼地微笑著。
面對已經把食物浪費得七七八八的四人,沙度自問已經沒有辦法阻止了,只能坐在一旁按著頭用力嘆氣。
「真是的…今天到底是霸迪生日還是他們生日呀…」
露娜離開了鈴,走到沙度面前,把自己吃到一半的蛋糕放在一邊:「他們常常這樣的嗎?」
沙度先是無表情地看著鈴,接下來便親切地回答露娜的問題:「也可以這樣說…不過很少會玩得像今天那麼瘋。唉,一會兒艾因博士回來,我也不知道如何交代。」
看情況,似乎也得清洗一整天吧?
此時,露娜看著霸迪,好像想起了什麼似地問:「對了…沙度小姐,為什麼霸迪不肯把他的生日告訴你們?」
「這…我不知道。但聽美絲迪說,霸迪的童年似乎不怎樣幸福。」
沙度用雙手托著下巴。
鈴依舊在旁默默吃蛋糕。
露娜若有所思,再問:「難道他沒有家人?」
「我們都不太清楚霸迪的過去呢。」沙度苦惱地道,接下來顯得有點落寞:「但是…從我認識他開始,他一直都是一個人。雖然漸漸他對我們親切起來了,但我也覺得只限於我們這些一同出生入死的好朋友…也許,對霸迪來說,捷達斯已經是他唯一的家了。」
露娜只能張口結舌,沙度苦笑了一下,再次說道:「我們這兒所有人,都是把捷達斯當成家的一部份。白寶也是、波哥也是、岡古也是、美絲迪也是、霸迪也是…還有,我也是。也許,捷達斯是我們另一個家;但像是霸迪…或是美絲迪,捷達斯已經是他們的全部。就算他們不肯承認,我也認為是這樣。」
此時,露娜覺得沙度有一種得特別的成熟感,這種成熟感就像是照顧著捷達斯的大家、當眾人母親的感覺。
這就是捷達斯的領隊該有的氣息嗎?
很羨慕沙度…如果自己也可以加入捷達斯的話…
「好了!是拆禮物時間!!」
白寶突然冒出頭來,他與美絲迪感覺就像是一雙活寶貝,二人一起把那看起來用了很厚包裝紙的禮物搬到霸迪臉前。
「來吧!霸迪!快把它打開!」
「呃…」
白寶及美絲迪一起向霸迪用閃光攻擊!就連坐在旁邊的亮也被波及,二人共扣血300點!
面對那大得不知如何入手的禮物,霸迪小心翼翼地道:「…真是要我現在拆嗎?」
「嗯!」
「快點啦!」
想起那拖鞋,亮情不自禁地笑了。
這份被包裝得又輕、又比霸迪高的禮物,要拆開還真滿花時間。看著它愈拆愈小,霸迪亦漸漸懷疑裡頭是不是真的有東西。
拆到快想直接把這東西全毀時,升昇降機門被打開,武殊牽著小男孩的手跳了進來。
「哈哈哈哈!快把宇宙獨一無二的毛茸茸熊耳拖鞋交出來!」
正好,霸迪手上那份禮物的外衣都被拆光了,只餘下一雙手感溫暖的毛拖鞋。
所有人都呆看著武殊,好不容易,沙度才反應過來:「呀!武殊!!」
「呀!!捷達斯!!」
雖然來到捷達斯總部搶東西會理所當然地碰到捷達斯的成員,不過武殊還是反射性地喊出了這句。
沙度很快跑上前來:「你來這兒做什麼!?」
「哈!當然是來搶奪宇宙獨一無二的毛茸茸熊耳拖鞋!!」
武殊指著霸迪手上的拖鞋,害霸迪更為無言了。
到底這份禮物是誰選給自己的…丟給武殊也好像沒有什麼損失耶。
「什麼呀什麼呀!!為何來破壞這場生日會!!」白寶叫嚷著。
波哥及岡古在旁道:「武殊真是蠢呢…居然來到捷達斯的地方搶東西…」
「我同意嗙咕。」
聽到這句話,武殊立即沉著聲音:「沒辦法,人生如夢。」
「…看起來你也很辛苦呢。」岡古無奈地道。
「…我已經習慣了。」武殊只是勉強一笑。「對了,你說什麼生日會?」
「是霸迪的生日會哦。」沙度叉著腰說道。
鈴從座位中跳下來,慢慢走到武殊身邊。小男孩更縮在一旁,好像很害怕鈴那想吃人似的表情。
武殊沒有正視鈴,只是看著霸迪:「這天是你的生日哦,那祝你生日快樂。」
他身後的小團員們亦向霸迪行九十度鞠躬禮。「唏基。」
霸迪正看著那雙拖鞋沉思,沒有回應武殊。
另一邊的露娜問美絲迪來者何人,美絲迪簡單解釋他們就是專搶宇宙獨一無二寶物的白痴軍團其中一堆廢物及廢物的垃圾隊長。
「對了,武殊,你身邊的那個小孩子是誰啊?」
白寶的問題引起武殊不高興:「你自己還不是小孩子…他呀~是我剛才在街上找到的,叫作小武!很好聽的名字吧?」
小武放開了武殊的手,他似乎忘記了四周還有什麼人,雙眼只是看著露娜。
「…是力量…」
鈴咬著唇,向霸迪大喊一聲喂,霸迪立即翻開了蓋著左眼的頭髮。
只有這個小男孩,可以利用左眼看清楚,結論只有一個:「各位!那傢伙是靈異界的生物!」
「什麼是靈異界?」
武殊還什麼也搞不清楚,男孩就彎下身,利用四條腿,依舊沒有表情地直衝向露娜。
「嘩──呀!!!」
在千鈞一髮之際,美絲迪撲向了男孩,二人失去平衡似的跌倒在地上。
「快帶露娜離開!」
沙度立即牽著露娜走,霸迪把拖鞋放在一旁,問鈴:「這是基魯派來的手下嗎?」
「不知道…但他一直都把自己的靈力藏起…如果不是你的眼睛,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會是妖…」
白寶舉起了手,烈火炸彈已經準備好。
波哥吼道:「等等!白寶,如果你在這兒用炸彈的話,我們全都會完蛋嗙咕!」
「對呀對呀,你想自殺嗎?」岡古同時附和。
「但是…」
沒等白寶解釋,男孩手上便積聚了藍色的光芒。
武殊呆道:「那是什麼一回事!?」
鈴把頭轉到武殊身上,若有所思。
男孩好像丟炸彈般,想把藍光丟出去,但這時他的正上方出現了漣漪,水鏡突然被打開。
「嘩呀!!!」
可愛的女孩美妮絲,不偏不倚地再次把男孩壓倒了。
看到美妮絲,白寶就像是被冷水倒頭淋到一樣。
「呀呀…為什麼水鏡會在這種地方打開的…」美妮絲按著後腦,但當她抬起頭來時就看到了臉蛋兒變成黑線的白寶。「呃!白寶大人~」
已經沒有時間考究美妮絲到底為什麼會突然出現,被壓倒在地的男孩把手上的藍球堆出去,整個房間突然變成了翻起颶風的冰箱。
「為什麼會那麼強…」
鈴呆呆地道,她走到亮的旁邊,只見亮亦在發抖。
「這個妖的力量…超出了一般妖應該有的水平…他生前也不像是通靈者呀…」
被暴風打退的武殊把一絲的意識都集中在男孩身上。「小武…不對…他不是這樣的…小武!力量根本就不重要,它不會讓你找到家人的!!」
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到武殊身上。
「武殊,你說什麼…」白寶一邊擋下風雪,一邊呆呆地問。
「…我看到小武的過去…我知道他本來是乖孩子…我感受到小武內心的痛苦與孤獨…所以他想得到力量…想找到創造他的…」
美絲迪覺得自己已不能再聽下去,否則一定會變冰條。從手中冒出了白色的小光點,突然變成了太陽似的光芒。
這就是精的力量,連波哥、岡古及一角的沙度也能切身感受到。
光能漸漸化為熱能,房間的冷空氣亦因此而緩緩被暖化。
男孩像是沒聽到武殊說什麼,沒有神的雙目轉到遠方角落的沙度及露娜身上。
「小武!!」
白寶再次舉起了手,這次帶著一張好像上次鈴使用來召喚式的白紙。「哥哥!拜託…請你來幫幫忙!」
聽到白寶說哥哥,武殊的目光都專住在那發出藍光的紙上。看到紙張化為一個人的身影,已經再沒有什麼可以比這更能嚇到他了,大聲吼道:「不是吧?穆迪!?」
波哥與岡古都吃驚地看著武殊:「你看到穆迪?我們都看不到呢!」
沒等武殊回應,男孩再次以四腿向前走。霸迪向男孩丟出了羽毛,左手的關節被刺中,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至於剛被召到人間的穆迪,對於眼前的情況──他深信如果自己還活著,一定會用力倒抽一口氣。「白寶,這是…」
「哥哥,是妖…不知為何會來到這兒的…」
美絲迪抽出了刀子,鈴指示道:「把他打倒吧!否則我們根本不能對話…」
見穆迪輕輕點頭,武殊著急了:「不要傷害小武!他本質真的不壞!!穆迪,你也知道身邊什麼人也沒有的滋味吧?穆迪!!你想想…想一座什麼也沒有的城市!」
男孩按著手臂,呆呆地站了起來。
「…那個男孩…小武他…親眼看到他的創造者…還有與他一同居住在同一城市的人…全部都死了…」武殊走向小武,按著他的肩。「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死亡…因為他不會死…你知道,他是一台由人創造出來…的戰鬥工具。」
男孩還是沒有表情。
鈴緊捉住亮的雙手。
美絲迪輕吐了一口氣,白寶苦惱地聆聽。
沙度與露娜已經沒有之前般發抖。
霸迪走在牆邊抱著手思考,波哥眼乏淚光,亦身為機械的岡古只是彎身表示低頭。
美妮絲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一直左顧右盼。
穆迪低下了頭,讓武殊說下去。
「這男孩的一切,就是為了與敵人戰鬥…他的那個故鄉,八百年前在羅馬星…我們都知道那星球發生過什麼事吧。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強的力量,只是一直看著大家不再醒來、不再說話…人愈來愈少,最後整個國家都滅亡了。但小武還是不知道,只是覺得…如果打倒了敵人、自己愈變愈強,那麼家人就會覺得開心、就會讚賞他了。」
白寶的手輕輕一抖,美絲迪更捉緊了刀。
「孤獨的他…連自己何時壞掉…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呀!只是一直地等、一直地等…」
武殊哭了,用力想止住如水龍頭似的眼淚卻不成功。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這種事…嗚…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小武的內心是多麼地孤獨、多麼地希望看到家人微笑、多麼想相信別人!多麼想得到別人的認同!!」
「…看來你也是通靈者呢。」鈴放開了不再抖的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穆迪,我剛看到你也感受到…你去世前的那種寂寞…還有現在的快樂…」
穆迪征住了眼,接下來向武殊展示出溫柔的笑容。
「武殊…謝謝你。不過,不應該在這兒的孩子,還是要回去的哦。」
武殊立即抱緊了男孩:「不要傷害他!真的不要傷害他!他真的很可憐!!」
此時,男孩的臉緩緩轉向武殊,舉起了手,為他擦去眼淚。
「…對不起…」
男孩說了這麼的一句話。
霸迪忍不住別過頭,一直默默觀察的美妮絲亦道:「那男孩…以為自己力量不足,所以才害大叔你哭呀。」
亮反捉住了姐姐,露娜輕輕拭淚。
武殊更抱緊了男孩。
「小武…小武…」
「我被家人抱了…我被抱起了…我真的出生了…這天是我的生日…」
為此,鈴用力嘖了一聲。
只要有一點歷史常識的都知道,羅馬星的機械人只有戰鬥一用,而被別人抱著,也就是代表他們得到了「生命」,不再是戰鬥的機器。
然而,只限是沒有壞掉的時刻。
露娜用發抖的聲音解說:「靈異界的生物…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生日…他們根本就沒有享受生日的權力。」
一旁的沙度立即問:「妳不是說人死後只是在靈異界用另一種方式『活下去』嗎?」
「畢竟是已經死了…生與死之間是不同的…到了靈異界,能做的只有所謂的『活下去』而已…」鈴咬著唇。
現在這男孩已經是妖了。
八百年前,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化為靈,機械的身體留在已經完全滅亡的羅馬星經歷數月的風化。
這男孩一直等的,只是被抱這一刻而已。
但就算是這一刻也…已經太遲了。
在這悲壯的環境中,美妮絲卻說出剎風景的一句話:「吶…生日是什麼?」
除了小武,所有人都盯住這名不速之客,張開嘴巴的岡古顯然現在才知道這實體化了的女孩的存在。
鈴及亮互相對望了一下,白寶則誇張地說:「生日就是出生的日子呀!!」
美妮絲見白寶主動回應,立即雙目發光。「白寶大人…」
「呃!!」反而白寶情不自禁地向後退一步。
「不過…」小女孩放手放在後方,扁著嘴道:「出生的日子又是什麼?」
鈴在一旁碎唸唸:「在靈異界基本上沒有出生這概念。」
可以看得出,美妮絲是一名怪。只是沒見過一名怪會像她那麼單純可愛,同時有的強大靈力使她能不依賴通靈者自行穿越水鏡,也很難感覺到這女孩有何機心。只是單純因為白寶救了自己而出現在他身邊,到底美妮絲的身份是什麼?
「呀!!真麻煩!」白寶大叫,用力拍桌子:「算了,我們繼續生日會吧!這次不只霸迪!還有小武的生日!這樣妳應該可以感受生日是什麼了!而且大家也可以一起快樂地慶祝,這不是很好嗎?」
聽到白寶的話,鈴立即丟下美妮絲的事,憤怒地想立即反駁什麼,但穆迪輕輕搖頭阻止:「沒關係。有些東西…就算是去世了很久後,也可以重新適應。這只是看當時人的想法而已。」
為一名已去世的人慶祝生日,在靈異界被公認為不尊重。也是因為這樣,靈異界可以說根本就沒有聽到任何靈提起「生日」這個名詞。
只是現在這男孩,卻很希望得到生日的喜悅。
看到男孩呆呆地被武殊抱在懷中,鈴投降了,只是走到旁邊不再說話。
美絲迪把刀子收回身後,便向還跪地抱著男孩的武殊伸出了手。
「來,大家一起來慶祝生日吧。雖然已經沒有多少東西可以吃的了。」
「太好了~一起玩電視遊戲~」白寶歡呼,岡古吵著要勝他一百回合。
霸迪覺得現在已經沒有自己的事了,有關那個宇宙獨一無二的拖鞋,還是趁著武殊忘記,放到一邊吧。
「呀,對了。」霸迪向站在白寶身邊的穆迪笑道:「喂~穆迪,過來一下。」
「呃,有什麼事?」
當穆迪去到霸迪雙手能及的範圍,霸迪便立即捉住了穆迪的臉,並閤上雙目。
穆迪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吃驚地道:「霸迪,你怎麼了?」
彷彿是聽到了不應存在的聲音,本來面對電視的波哥及岡古都轉過頭來。
「呃…那不是穆迪嗎!?」
「真是穆迪嗙咕!」
穆迪看著自己的手,似乎知道霸迪在他身上耍了什麼小把戲。
霸迪快活著笑著:「我只能支持大約十五分鐘啊~」
波哥及岡古分別抱住了穆迪,那種真實讓二人一同哭了。
穆迪沒有哭,只是如平日打招呼地道:「波哥、岡古。你們最近好嗎?」
至於另一方面,第一次接觸穆迪的沙度下決心,主動上前作了一次誇張的自我介紹。
露娜好不容易找到了餘下的一小塊蛋糕,分了給武殊。小團員垂涎三尺看著武殊一口把蛋糕吞下肚。
小武是不能吃這世界的東西,美妮絲把自己口袋中的巧克力分了給他。
當小武臉紅地說出「好吃」兩字,武殊真是高興得心窩都暖了。
美絲迪這次選擇抱著手坐在一旁,看著大家有說有笑。
…的確,只要大家在一起,就會覺得快樂。
在大約十五分鐘過後,波哥他們再也無法看到穆迪,穆迪便轉過來與美絲迪坐在一起。
「看來美絲迪的身邊真是很熱鬧呢。」
「嗯…這都是謝謝你,穆迪。」
看到美絲迪甜美的笑容,穆迪亦會心地笑了。
而白寶則在電視遊戲中被美妮絲徹底打倒,一直倒在地上怨天尤人。
霸迪躲在房間中試穿了一次那拖鞋,被經過的露娜看到,不知為何她會突然昏倒在地臉頰發熱。

然而鈴這下沒辦法投入這生日會的下半場。
她總是在想:到底為什麼應該一直在異靈界流浪的小武會出現在武殊身邊,並突破了她設下的結界,被帶來捷達斯總部呢?
像是美妮絲這種可以自己穿梭靈異界及人間界的怪本來就很少見,更何況小武目前只是妖級而已…





最後,被召喚的穆迪利用反召喚的方式回到靈異界,而美妮絲則牽著小武的手,通過水鏡把他帶回靈異界。
在回去之前,武殊再三叮囑穆迪一定要好好照顧小武。而穆迪也再三叫武殊絕對可以放心。
因為目前人間界中只有鈴及美絲迪可以自由帶著任何人或靈穿梭兩界,鈴便打著算盤指出只要武殊肯出錢,就會帶他到靈異界探望小武。
武殊在目送小武穿過水鏡後,彷彿是完全忘記了拖鞋的事,多次反常地謝過捷達斯,還於宇宙船內一直在傻笑,小團員們都在猜到底武殊傷了哪條筋。






最後,艾因博士回來了。
只見基地化為一個垃圾場,波哥及岡古直接倒在亂成一團的地上呼呼大睡。
「……」
結果,他繞過了二人,回到自己的床上倒頭見周公及桃桃了。







待續


後記:
抱歉…人物實在太多…我數過…主要角色有十五名以上…
所以請原諒我完全忘記了RUI…要把所有角色都形容清楚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結果整篇文章,與我之前寫的大綱…只有「武殊出現」這四字是吻合的,汗
是說…我再次不知不覺寫了過萬字…囧,本以為今次寫得很少…
接下來那一回我會繼續寫生死…我想某白的媽媽也應該是時候登場了,茶
PR
無題
某白的媽媽是指某叫嗎=W=(說笑的而已==)<br />
不過我想問一下為什麼小武看起來和斐羅這麼相似的==<br />
而且為什麼會有一個古代機器在捷達星出現的?<br />
這故事的伏筆比BMNJ還多..............
Hikari 2007-12-12 (Wed) 12:07 Edit
無題
直覺想到的第一個問題是:<br />
她是什麼顏色囧囧<br />
性格都很內向.............................<br />
不知怎的好像變了像某水一樣的東東...........<br />
那就唯有等下回吧=w=<br />
這又是的...........<br />
BMNJ有半年時間做大綱........
Hikari 2007-12-13 (Thu) 06:39 Edit
無題
外向的性格會很難寫的- -<br />
顏色?我好像用藍色來形容過了…<br />
某水那麼外向,比不上的= =<br />
<br />
BMNJ不算是半年時間做大綱吧…<br />
而是頭緒突然出現,就記下來了。<br />
其實最後做真正的大綱時都已經改變了很多…<br />
到真是下筆的時候也在改寫大綱= =<br />
<br />
這篇東東我真是只構思了半天連大綱就決定下筆了﹝炸﹞<br />
不過現在打完第八章…那份什麼大綱已經被我燒毀了…遠目<br />
根本就是一邊打一邊想劇情的。<br />
只是因為想說的都很多…<br />
所以才出現每章字數都很緊張的情況。<br />
BMNJ的話,我基本還是跟大綱的,一回中想說的話並不特別多,那些宇宙<br />
獨一無二的XX我都是臨時想的,便有點描寫足夠吧。<br />
<br />
這篇就算叫我拉長來說也沒關係。<br />
不過這樣的話…一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支持下去﹝下一個學期才是大學<br />
的地獄生活,BMNJ我是用高考之後的一大段暑假來寫的﹞<br />
二來我總覺得這篇不適合拖長就是了。
夢兒 2007-12-13 (Thu) 08:25 Edit
無題
某白的媽媽當然是指親生媽媽~XD<br />
小武與斐羅相似嗎=口=?<br />
早知道是這樣就用之前一天的女孩子設定﹝毆﹞<br />
至於為什麼…<br />
下回解釋﹝被K﹞<br />
伏筆比BMNJ多呀…<br />
我想是因為BMNJ沒有那麼多煩人的過去吧=3=<br />
而且BMNJ不用那麼趕就是了…
夢兒 2007-12-13 (Thu) 12:04 Edit
無題
話說我覺得最外向又最經典的應該是B爆的粉紅寶(還記得是誰嗎=W=)<br />
比某水還外向喔=W=<br />
其實我在想炸彈人的顏色到底是不是遺傳自父親的(白寶兄弟的爺爺都是<br />
白色的==)<br />
<br />
作文加油吧(炸~<br />
其實我覺得最麻煩的是把心中所想的東西寫出來,就算什麼都想好了到下<br />
筆時都很難寫出出來........<br />
<br />
近來少了時間和興趣上網...........<br />
這是會考前的病徵嗎囧囧囧
Hikari 2007-12-17 (Mon) 14:38 Edit
無題
不是紅寶...............<br />
是那一個想要見黑寶而願意被掛在摩天輪的富家大小姐==<br />
想起來B爆的角色性格有很多都和BMJ很相似==<br />
黑寶像烏,紅寶像叫,粉紅寶像水等等...........<br />
<br />
不知道=W=<br />
不過其實我在想如果艾恩和巴古拉成功的追到婆婆的話,生下來的會不會<br />
是炸彈人==<br />
<br />
今天一次看2章很high喔=W=<br />
某白的媽好恐怖...........<br />
<br />
不過對著教科書更悶就是了..............<br />
Hikari 2007-12-18 (Tue) 09:36 Edit
無題
我看少了一個字= =<br />
粉紅寶…我還記得很清楚…<br />
那個一開始喜歡白寶之後又喜歡黑寶的女生嘛。<br />
<br />
…其實我想知道到底他們的基因到底是…<br />
像是希基398號也可以生孩子…<br />
<br />
那媽媽不算可怕吧=3=<br />
是有少許腹黑~其他與一般的女生沒什麼分別~
夢兒 2007-12-18 (Tue) 10:13 Edit
無題
紅寶…不知為何我非常討厭她…<br />
雖然已經忘記了她到底有什麼性格﹝炸﹞<br />
<br />
至於炸彈人的遺傳呀…<br />
這要問他們的基因了﹝炸炸﹞<br />
<br />
…其實我已經寫完了嘛…<br />
今天準備丟第八章=v=<br />
的確,最難是我手寫我心。<br />
總是覺得有些東西形容不足似的…<br />
<br />
沒興趣上網這不是不錯嗎…<br />
比起我這種天天想著電腦的人好…
夢兒 2007-12-18 (Tue) 12:04 Edit
無題
那人比某水還恐怖...........<br />
<br />
其實那一些小希基都是博士做出來的吧.........<br />
那小智媽媽到底在哪?<br />
是在修魯巴魯特那裡嗎==<br />
<br />
直覺想起她是一個穿藍色衣服的pretty cure囧囧囧
Hikari 2007-12-18 (Tue) 12:06 Edit
無題
某水還不盡然吧~畢竟她只有兩集在說性格…<br />
人家粉紅寶可是大半部份都在…<br />
<br />
…我也懷疑到底希基團是搞什麼鬼的…<br />
可能是因為人口過剩才變成這樣,炸
夢兒 2007-12-19 (Wed) 12:15 Edi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