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戰鬥是為了保護世界?
連最重要的人也保護不了,就別說什麼偉大的話。



第九話 無聲的少女




眼前是一片的花海。
有比起當初カザン更亂、更破舊的建築,乾涸的井水,與及龍。
「這是…什麼地方…」
假的吧?這兒真的是バ=ホ嗎?是假的吧?
沿著熟悉的道路前進,在一所不大的房子前停下。
沒有門,磚塊散落一地。

已經再沒有一個人。

「可惡!可惡呀!!」
哈特雷沙絕望地,跪倒在地上。
抓起地上的沙子,用力地丟向遠方。
然後,被風追散。


+++++



一直到達ネバンプレス,哈特雷沙都沒有精神。
同伴們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安慰他,只能默默地跟在後方。

這兒就是ルシェ族的國家,雪之國ネバンプレス。
寬大結實的長城,英勇擅戰的士兵,可見這國家強大的軍事實力。

「咦,那不是哈特嗎?」
城堡的門外,一名本在用力打呵欠的騎士跑過來。「記得我嗎?古斯呀!」
「呃…呀,是的,很久不見了。」
騎士有著雪白清爽的短髮,碧綠的眼睛帶點稚氣,感覺年齡與伊凡相差不遠。
「看你的樣子似乎去過バ=ホ了…那兒變得一團糟呢!」
「是…」
只是哈特雷沙沒有心情與久別重逄的朋友寒暄。
美妮見狀便跑在哈特雷沙的前方,與騎士握手。
「你好!我叫美妮~是哈特雷沙的同伴~」
「呀呀!還有我,我是伊凡,多多指教哦!」
「初次見面,我是斯羅。」
對於同伴的關懷,哈特雷沙只能從心底發出由衷的謝意。

在斯羅頭上的帽子,吸引了古斯的注意。
「這…哈特,你的妹妹…」
心猛然抖動。
「…亞美…亞美她怎麼了?她沒事吧!」
「她沒事,正寄養在梅爺爺那邊呢,我帶你去找她吧。」
好久不見哈特雷沙露出笑容,伊凡苦笑了一下,便輕拍醫者的背後,表示支持。




騎士領在眾人前方,輕輕叩門。
沒兩秒,門縫出現了一雙碧藍的眼睛。
「亞美,是我,古斯哦。」
於是門被完全打開。

在看前的是一名同樣是白髮ルシェ族少女,瀏海被剪平,米飯形的眉毛令她充滿元氣。
身穿整齊的襯衣及短裙,扣在腰間的寶珠說明了她是一名魔法師。

哈特雷沙覺得有些什麼在喉嚨中嚥不下去。
男兒有淚不輕彈,特別是被稱為戰鬥民族的ルシェ人。
但還是忍不住,把最重要的家人抱緊。

伊凡禁不住用力環著斯羅的脖頸痛哭,令弟弟無法呼吸。
美妮臉紅紅地抹去淚水,未來的ルシェ族認為哭泣也是一種勇氣。
好不容易,兩兄妹終於都互相分開來。

古斯看了一下太陽的位置,大喊一句不好了,便留下眾人,奔回原來的崗位。
「哈哈,那傢伙常常都是這樣。」
得知道妹妹平安無事,哈特雷沙明顯放鬆了不少。


+++++


房子不大,可以看到野獸的皮毛被掛在牆上。
亞美不發一言地為客人泡茶。
就算哈特雷沙問她什麼,這名妹妹也只是以點頭搖頭回應。

「太安靜了…」
斯羅握住帽子小聲地道,美妮也覺得這種氣氛很古怪。
倒是伊凡正與眼前的苦茶掙扎,對他而言不把茶喝光就是無禮貌,但這兒的茶真的苦得不知該如何入口。
最後美妮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抓著臉,結巴地問:「那個…呃…亞美小姐,妳…的聲音…」

然後,亞美笑著,輕輕搖頭。
哈特雷沙的表情有一瞬間低沉下來。





太陽還未完全消失,亞美就睡著了。
哈特雷沙為眾人準備客房,這所房子的兩名老主人非常歡迎已經有了一定名氣的四名冒險者。
「哈特,為什麼你的妹妹無法作聲?與歌姬一樣,聲音可說是魔法師的命呢!」
「嗯?是這樣嗎?」伊凡在旁邊努力地吃著烤肉,伊凡看來非常喜歡ネバンプレス的料理,茶除外。
「當然!不唸咒魔法就使不出來,我們魔法師能利用語言的力量來改變世界的元素平衡呀!」
哈特雷沙把床單都舖好,最後,自己坐下來,背靠著行李。
「那是我的錯…」
「什麼?」
窗外星光處處,像是把哈特雷沙的目光吸引住。
「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ルシェ族的人勇敢愛玩,當時的哈特雷沙也不例外。
兩兄妹剛拿到了冒險者的資格,哥哥便決定挑戰ゴ=ファ砂漠。
與哈特雷沙組成隊伍的,還有騎士的古斯,與及一名長著黃色頭髮頸戴鈴鐺的女武士。

對於新手冒險者來說,ゴ=ファ難度非常高。
四周都是滑動的流沙,只要走錯一步,就無法回頭。
從一開始,就高估了自己的實力。

「怎麼辦?哈特,我們被困住了。」
古斯抹去臉上的汗水,穿著厚重鎧甲的他已經把帶來的飲用水喝光。
四周都是流動的沙地,向前走的話,也許又會被帶到不知名的地方。
領在最前的哈特雷沙考慮了很久,最後他決定向前踏步──
衣袖被魔法師妹妹捉住。
「哥哥…很危險。」
「但我們站在這兒不前進的話,遲早也會渴死。」
畢竟古斯看起來已經是半昏的狀態。


於是決定繼續前進。
但哈特雷沙不知道那是惡夢的開始。

地面出現了漏斗型的流沙。
最盡頭有一頭巨型蟻獅,張牙舞爪地,打算把眾人斬碎後吞食。
領在最前的哈特雷沙首當其衝,他不斷地把亞美推回去,但完全失敗。
古斯及女武士都主動衝到最前,展開了攻擊。


「不過牠實在太強了…小鈴被一下擊昏,古斯也快支持不了。這時亞美為我擋下了攻過來的毒尾…滿臉發青,然後我的腦袋也一片空白。」
接下來的事,哈特雷沙也完全忘記。
只知道是古斯冒死把三人帶回城市,才不至於全軍覆沒。


於是ネバンプレス軍看中了古斯的能力,邀請他加入騎士隊。
武士的鈴則與別人組成了另一支隊伍,離開了。
至於亞美,雖然已經把毒素都清除,但她卻從此無法再作聲,城中最好的醫者也只能搖頭。




為了贖罪,哈特雷沙獨自一人出發旅行。


+++++


第二天早上,冒險者還未起來,亞美便已經在準備早飯。
乾淨俐落的烹調方式,也難怪伊凡會對這兒的菜讚不絕口。

斯羅握著帽子,站在廚房門口。
他很清楚當初哈特雷沙是想把帽子送給妹妹而非自己,只是因為亞美已經無法作聲了,才把帽子戴在斯羅頭上。
但也應該是時候物歸原主了。


「那個…」
少女轉個頭,把企鵝料理放在桌上,並對斯羅歪頭微笑。
「昨天真的謝謝妳…呀,料理真香,看起來很美味呢。」
那無比認真的表情,讓少女忍不住掩嘴輕笑。

把帽子捉緊,斯羅低著頭,緩緩走近亞美。
「呃…」
感覺自己詞窮,忍不住氣自己為什麼這樣沒用。
然後,雙頰被輕輕抬起。

兩雙碧藍的眼睛互相對望。
看透世界的法則,明白魔法的真理,這就是魔法師特有的能力。
縱使無法作聲,兩人之間也有另一種更深層的交流,只有魔法使用者才能明白。
不,也許,是同樣擁有一名被稱為「哥哥」的重要的人吧。
情不自禁地,淚水從斯羅的眼眶掙脫。

少女拭去比她矮小的男孩的淚。
然後,安靜地為他戴好了帽子。
在隨時帶在身上的筆記本上寫了一句:
「拜託你們照顧我的哥哥。」






「這當然,畢竟哥哥們呢,都是很笨的…」



+++++



雙手握著木條手杖,把兔子布偶背在身上,莉莉絲在ネバンプレス的入口倒下來。
連續游泳一整天,被鯊魚追趕著,還要穿過滑沙、踏破雪原,經歷千山萬水,終於都進了城。

「這兒…就是…帝國ネバンプレス…」
也許還是清晨吧,人影沒有多少。
「終於都…來到了…」
似是安心下來,腦袋充滿麻痺的訊號。雙手放鬆,便整個人昏倒在地上。

聽到木枝掉在地上的聲音,古斯的呵欠打到一半,就被眼前的女生嚇呆。
「喂!妳沒事嗎?」
把女孩枕在手臂上,只見滿臉都是沙塵的少女,呼呼入睡。






=========================
後記:
突然發現所有ルシェ族的角色都出場了,至少露過臉吧(汗)
基本上,所有與角色主線有關的角色都出場了。
沒有聲音的少女及旅行的公主…(其實還包括了騎士君囧)
我想角色主線的部份劇情發展也應該很明顯吧XD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