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在黑暗中 到夢裡去
吶 晚安了
變得像平穩的波浪般一樣 風平浪靜
變得像海風一樣 舒暢平和


第十五話 不只有你們




莉莉絲唱著催眠曲。
如天使般的聲音,柔和卻又玲瓏。
住在伊甸的居民,小時都會聽著這首歌曲成長。
帶著純真,回到童年的時刻。

亞美睡著了,緊握著哥哥送的頭飾。
淚水很淺,但還是有的。
已經不只一次失去了家園,而且連最親的人也不在身邊。
只能說著夢話。
「哥哥…」

樂曲在此刻停了下來。
五秒的寧靜。

「…她說話了。」
雖然只是在造夢,但少女真的說話了。
有點嘶啞,似乎是聲帶未習慣這五年的空白。

『怎麼辦?莉莉絲!』
「冷靜下來。」
對,此刻要冷靜。
應該燒水嗎?準備毛巾?對了要不要找醫生?
『不對!莉莉絲,她不是生孩子呀!』
「那應該怎麼辦?」
彷如眼前的少女是怪物,莉莉絲抱緊了最親密的布偶,縮到帳蓬一角。
古斯打開營帳的帆布:「怎麼了?什麼孩子?」
「古斯!亞美糟糕了!」
嘴巴變成菱角,土包子臉的莉莉絲如臨大敵。
「糟糕什麼?」可憐的騎士還是聽不懂。
躺在地上的少女輕輕抖動。
「嗯…我睡著了嗎…」

果然,糟糕了。
莉莉絲的嘴巴依舊是菱形,向古斯皺眉點頭。
再次五秒的沉默。
「嘩呀!!怎麼辦!要燒水嗎?要毛巾嗎?要找醫生嗎?」
古斯及莉莉絲的反應讓女孩一臉疑惑。

都說她不是要生孩子了。


+++++


哈特雷沙感到右邊眉頭起跳,伸手輕按。
冒險者們下榻在ミロス的旅館裡,月亮似是發出月紅的光芒。
「哈特雷沙,怎麼了?」美妮又在吃糖,草莓味是她的最愛。
「沒什麼…」


自從真龍ニアラ被千人炮打傷後,牠就進入了休眠狀態。
於ミロス境內的バロリオン大森林,被同為真龍的ヘイズ入侵,無數的魔花從森林蔓延到接近城鎮的位置。
為此,ミロス不知道有多少兵士被犧牲了。

把龍之編年史帶回プレロマ分析,發現它有打倒ニアラ的能力。
條件是必須把龍之編年史結合武装真龍ヘイズ的身體構成,與及找一個精神力強大的人來抑制ヘイズ的力量,才能把殺龍的能力完全發揮。
已經成為靈魂的ドリス大總統願意承擔這份工作。

「不過老實說,我真想不到メナス那種看起來文弱的書生,真的可以站在最高處向我們發號司令。」
「別忘記一直以來我們都是跟從メナス先生的指揮喲。又是哥哥你說任何人都不能取代別人的,我覺得メナス先生真的很偉大哦。」
斯羅已經不再為千人炮的事介懷,能與哥哥談笑證明了斯羅已經回到原來的狀態。



四人看似輕鬆。
但只有他們才能明白自己所肩負的責任。
不過,只要四個人在一起的話,那就什麼也不用害怕。
一直以來的冒險,不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嗎?


+++++


太陽再次升起,最近可以抬頭看天的地方也愈來愈多了。
古斯把帳蓬收拾好,亞美則一直看著書複習咒語的唸法。
莉莉絲好奇地讀著亞美書上的字,可惜完全看不懂。

「嗯,看起來我們現在更像一個正式的隊伍了。」
古斯點頭道,雖然隊員只有三人,不過也比之前只能保護兩名女孩逃跑好。「那麼我們就去附近看一下有什麼委託適合我們吧!」
莉莉絲舉起手。
「莉莉絲同學,請說。」
「前面是溫泉旅館。」
「說起來真的可以在那兒看看有什麼委託呢…」
「泡溫泉!」
「完成委託拿到錢後就讓妳泡過夠。」
「我去!」
「那就說定了。」
騎士與公主露出互相利用的表情。
魔法師的少女只是安靜地微笑,即使再次發聲,還是習慣了不發表意見的生活。


然後,古斯向亞美伸出手。
「出發吧,亞美。」
「溫泉!我們一起泡溫泉!」
抱著布偶的女孩目無表情地舉手歡呼。



「是!」
把雪白的手放在騎士溫暖的掌上,亞美誓要永遠都珍惜這甜美的聲音。





眼前都是ミロス士兵的屍體。
胖得如山高的龍貪婪地對著屍骸們大快朵頤。

「好嘔心…」
雖然已經看慣了屍體,但美妮還是忍不住躲在哈特雷沙身後。
ノワリー與ファロ於バロリオン大森林的入口為龍之編年史作出調整,跟著四名冒險者的,是ドリス=アゴート大總統。
「親眼就讓我看看你們與龍的戰鬥吧。」
「這當然沒問題。」
伊凡把劍提起,斯羅亦唸起了冰屬的咒語──





於溫泉旅館ニギリオの宿門前,掛了一個看版。
「誠意找尋消滅ドーマ火山帝龍的冒險者 薄酬」
古斯的下巴都寬起來,三角形的嘴巴不停重覆同一句話。
「帝龍…帝龍…」
「我們去戰鬥吧!」
「嗯!」
兩名女性彷彿不知道什麼叫作危險,自信滿滿的樣子。
「喂,對方可是帝龍耶…」
「我看過與帝龍的戰鬥,斯羅哥哥一邊保護我一邊戰鬥真的很帥!」
想不到莉莉絲也有雙目閃爍的一天。
「我也想幫助哥哥…以我這份力量可以做到多少呢?至少我不希望會留落到古斯再次背著我們落跑的情況…」
「喂,那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哦,而且就是因為那種事才讓我站了六年的城門…」

即使亞美回復聲音,結果不也是一樣嗎?
古斯只能感慨自己命途堪苛──




冒險者們在一片小空地上稍作休息。
「那是什麼東西!又吃人,又硬綁綁的!」
美妮檢查手中的斧頭有沒有被撞崩。
哈特雷沙不停從背包找尋有沒有更粗的針頭能成功把毒藥打進去。
斯羅倒是沒說什麼,經過反覆試驗後,他發現無屬性的空間爆炸對於擋路的胖龍效果不差。

「我們離ヘイズ的位置還有多遠?」
伊凡抹去身上的血與汗。只要流著血,就能更進入忘我境界,攻擊力也會愈高。
斯羅查看地圖:「這兒被倒下的屍體封了路,我們必須從上方繞進去,這片大範圍就是真龍反應最強的地方。」
「是這樣嗎…」

斧頭沒有崩裂,美妮放心了下來。
「呀,對了,不知道莉莉絲她把哈特雷沙的髮飾交給亞美小姐了沒?」
「對呢…現在的ネバンプレス變成怎樣,我也沒有回去看過…」
還是沒有更粗的針,哈特雷沙失望地把行李整齊地收回背包內。
「只希望她們平安…」
斯羅握緊了拳。

得快點把ニアラ打倒,否則安樂的生活永遠不會來臨。





炎帝龍フレイムイーター,以看不起人的眼神,注視眼前的三行人。
根本沒有人敢前來挑戰,畢竟連最出名的四名冒險者與牠戰鬥時也讓牠逃了,更別論其他人。
「吶,我們真的來嗎…」雖然說是騎士,但古斯不反對別人說自己的擔子非常小。
『已經回不了頭呢。』兔子貼頭說。
亞美則抬頭呆呆地仰視帝龍。
「這就是帝龍嗎…」
火紅的巨龍從熔岩中站起來。

「之前哥哥承蒙照顧。」九十度的鞠躬。
古斯差不多沒有摔昏。
「亞美,妳在搞什麼?」
「我也來!之前斯羅哥哥也受你照顧了!」又一個九十度鞠躬。
龍只是哼了一聲,鼻孔中噴出了赤紅的火炎──


煙霧散盡,卻見兩名女生還保持彎腰的姿勢。
騎士提著火焰的盾牌,把攻擊都吸收了。
於女孩們站直之時,雷電從天而降。
鞭子攻擊掃向巨龍。





「記住!不要勉強作出攻擊,只要支持二十回合左右就可以了!」
哈特雷沙命令道,得到餘下三名同伴肯定的回應。
不理ヘイズ那自信的挑釁,冒險者們還清楚記得自己的戰鬥理念──
絕對要活下去。

於是,ドリス大喊:「聽到嗎?ノワリー!開啟龍之編年史吧!」






無數巨大的燃燒之石擊向三名冒險者。
古斯為少女們提起了盾牌,每一擊也叫他向後退一步。
「快點…莉莉絲!快攻擊呀!」
公主的頭上冒出了青筋。
『不要向莉莉絲下令哦!』

結果少女不作攻擊,開始高唱著古代的樂章──天使降臨之歌。
純白色的羽毛於戰鬥場地緩緩落下。

「呀,四周的魔法力量變強了!」
亞美橫視洞穴,掛在腰間的寶珠微微發熱。
帝龍正高興魔法的力量湧入自己的身體。
「搞什麼!雖然亞美的攻擊力變強了,但那頭龍不也是一樣嗎?」
『安靜點看吧!』

沒等巨龍作出攻擊,莉莉絲便向眼前的敵人連續叩了九鞭。
龍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身子還在發抖。
「給我自決。」
鞭子一揮,巨龍立即向自己出拳,沒有一絲的遲疑。
然後再加送天使歌加料版雷攻擊。


站在一邊的騎士,已經不知道可以說什麼了。
眼睜睜目視火龍自滅倒地,兩名少女在自己的前方互相擊掌歡呼。
不只是頭髮與鎧甲,古斯覺得自己連皮膚也變成了灰白色。






『真竜ヘイズ 分解 再重組 完成』
從ヘイズ的身體──應該說是牠本來所站的位置,只餘下一把藍色的巨劍。
地面上的光芒等待接下來的指令。

ドリス閤上眼,笑容從未離開過他的臉。
「也是別離的時候了…」
「ドリス大總統!」
斯羅很想捉住對方的手臂,卻撲了一個空。
「不要露出那樣的表情吧,我的靈魂會一直與你們同在。」
縱使很想,再次捉碰溫暖的東西。

慢慢地向前進。
『ドリス=アゴート 內部制御 開始』
大總統的靈魂,化為無數的光芒,與巨劍合而為一。
「接下來,就拜託你們了。」



一切都變得安靜。
只留下系統沒感情的話語:
『全工序 完成 新個體名 「殺龍劍ドリス」』



+++++++++


日曆向前推進了一天,太陽已經升到最高。
四名冒險者從カザン的大總統府中走出。

最後一戰了。
只餘下北極紅杭の塔最頂層的真龍ニアラ。




「回想起來,真的是很漫長的戰鬥呢…」
斯羅仰望天空,帽子為他擋下了太陽的光輝。
「如果不是突然跑到這個時空,也許我們也無法認識哈特雷沙…還有幫助過我們的大家…」
美妮把雙手放在身後,臉很紅,有很多的人她很想親自感謝。
「怎麼辦,我有點不想回去了…」
伊凡抱緊了藍色的巨劍,除了大總統的靈魂外,這一把劍還包含伊甸上所有人的生命。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能與你們繼續冒險…」
哈特雷沙還是擺出他那一貫的笑容。




「最終戰加油!」
「回來後我會為你們準備最盛大的酒會哦!」
「我會一直為你們祈禱的!」
「哥哥姐姐,請不要輸!」
カザン的人們,鼓勵著英雄般的四人。
沒錯,只要把ニアラ打倒,就是幸福生活的到來。
破損的城郊可以重建,也能為這次戰鬥中犧牲掉的無數勇士建立一個正式的墓。


於エラン身邊站著王者の剣的三人行,一起祝福四名冒險者。
「加油,我們都會等著你們回來的。」エラン把手放在手臂處,微笑道。
「專心上去那座塔吧!地面還有我們守護著。」王者の剣的隊長ネストル用力拍了一下伊凡的肩。
ユーリィ歪著頭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嚐嚐汽水的味道呢。」
而ゲンブ則沒有正視一行人,只是害羞地抓臉:「如果有什麼希望我幫忙…儘管說出來。」

心,更暖更實在。
這下不就是非勝不可了嗎?

ノワリー從城門走過來。
「大家…是要開始最終戰鬥了嗎?請絕對加油,我們プレロマ會全力支持你們的。呀,還有,ミロス那邊讓我帶來口訊,昨天的戰鬥雖然有很多傷亡,但ミロス也會努力成為伊甸的盾。」
跟在ノワリー身後,還有帝國的女指揮バントロワ。
「…努力吧。不用擔心ネバンプレス。」
來自アイゼン的リッケン公爵亦出現在廣場之中。
「雖然現在才起步也許有點遲…但我國也會盡全力協助你們!」
最後還有マレアイア的使者:「男人們,還有這名同志!我國的歌姬們也會為你們祈禱的!」


大家都來了。
並向我們說著加油。




來自更遠方的聲音,熟悉得令人懷念。
「哥哥!」
哈特雷沙的目光從使者們轉到城外的更遠處。
頭戴花兒髮飾的魔法師少女一邊用力揮著手,一邊奔跑著:「哥哥!!我們成功了!」
「亞…美?」
這次變成妹妹撲向哥哥的懷中。
「亞美,妳的聲音…」
「嗯!已經好了!」
用口掩著鼻,哈特雷沙阻止不了自心底湧上來的感動。
「太好了…嗚…太好了…」

「好厲害呢,莉莉絲,妳完成了任務!」
斯羅輕撫女孩的頭,讓小公主的臉紅透。
「我…我們還把帝龍打倒的說!」
「什麼?」
不只是冒險者,連ノワリー也感到驚訝,バントロワ也微微征住了。

放下了比一般重的背包,古斯嘆了一口氣。
「是呀,就是你們之前讓牠逃了的炎帝龍フレイムイーター。我可以為自己死定了!哈特!你聽我說!雖然上面寫著薄酬,但居然真的只有1G!打倒帝龍的結果只換來1G!」
「比起來,為什麼古斯你會與亞美在一起的!」

場景變得一片混亂。






等到冒險者終於都可以離開時,已經接近黃昏。
最後連メナス也被驚動,從大總統府走出來,混亂才被平息。

「要記著,努力戰鬥的,並不只有你們四人。」
代表了身後所有支持者及朋友,メナス認真地說道。
「大家都為了活下去而拼命…所以你們並不是孤軍作戰的。」

哈特雷沙輕輕一笑。
「這種事,我們很清楚。」
「對,否則我們為什麼能戰鬥至現在?」
伊凡背著兩把大劍,手臂用力圍住弟弟的脖頸。
「呀!哥哥!好痛!」
「哈哈,說到底,我們也只是追求這種能互相嘻笑的生活而已。」
美妮放下斧頭:「全靠大家的幫忙,我們才得以成長…真的很感謝你們。」



哈特雷沙領在最前,伊凡沒有放開弟弟的脖子,美妮揮手後亦追上同伴。
在所有人的目送下,冒險者們登上了飛空艇。


=========================
後記:
嘛~也接近終盤了呢…
發生了不少想不到的事…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