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逝去的,不能回頭。
無論是ヒュプノス,還是ルシェ。
千人也好、萬人也罷…
已經,消失了。



第十四話 同伴





ネバンプレス的早上,大街沒有任何人。
平日熱鬧的情景,再也看不見。

古斯收拾好行李,帶著兩名女孩,離開帝國ネバンプレス。

「這樣真的好嗎?」
亞美的筆記本寫下的問題雖然簡單,卻插向古斯內心。
親眼目睹上千名同胞在自己面前死去,無論是誰,也沒辦法繼續留在這片傷心地。
「這樣就好。」
碧綠之眼顯得無神,就算離開了,也找不到可以前進的方向。

茫茫大地,可以看到的,只有橘紅的未來。




+++++



冒險者們親眼目視エメル被送進監牢,ノワリー並下令把與エメル相關的歷史資料都消除。
說不出高興的說話,只能苦著臉。

所有人都很清楚:在這三年多期間,與龍抗爭時戰死的生命,可不只一千人般簡單。
但就是無法接受,把生命當成棄子的做法。
只好仿如那人從不存在。




斯羅一直都沒有作聲。
回到カザン後,他就一直把自己鎖在房間中。即使是哥哥,也不願見面。
「是我間接害死他們的…」
如果當初讀多點書,如果那時快點想起來,如果自己能再跑得快一點…
太多的如果了。

ノワリー提出今後的指揮完全交由メナス負責。
此刻,戴眼鏡的輔佐官站在斯羅的房門前,面向餘下的三名冒險者。
已經沒有任何人拉得動斯羅,伊凡覺得,就算只讓斯羅聽聽今後的路向也好。



「ヒュプノス…トゥキオン(東京)的女性也說過宇宙中有著龍的威脅。」
只是很小很小時聽過的故事,メナス把手放在下巴思考。
ノワリー則向前走一步:「難以置信…東京真的存在嗎?」

靜靜地,房門被推開。
「存在的…禁地東京…而且只有那兒才能得到可以把真龍消滅的武器。」
眼皮都皺起來,一整天沒有好好吃飯令斯羅整個人看起來沒有任何精神。
伊凡立即跑上前輕輕扶起弟弟,哈特雷沙亦跟接為斯羅把脈。


「這是什麼一回事?」
メナス與ノワリー都顯得吃驚,雖然已經知道眼前的少年是未來人,不過對於這兩人而言,未來都是難以觸及的東西。
抬起頭來,斯羅只能對著ノワリー苦笑。
「請讓我與エメル學士長見面。」








東京,是先前與龍大戰所遺留下來的都市。
現在只能存在於與別不同的異空間,安靜地,沉睡著。

エメル把自己的髮飾交給斯羅,並叫眾人去找一名叫作アイテル的女孩。
然後再次背著眾人不再說話。



斯羅向著エメル的背影鞠躬。
「…無法阻止妳,真的很對不起…」






長著一頭蔚藍色的長髮,深紅的雙瞳把一切罪惡吸盡。
本來非常不願意,但看在是エメル介紹的份上,アイテル還是帶領眾人進入東京──


那是讓三人以為回到未來的錯覺。
天空與陸地與鏡子一樣。
有樹,有山,也有高樓大廈,彷彿能看到在窗戶裡那抖動的燈火。
畫了行車線的天橋下方,還能看見星球。

「神社…」眼前的廟祠讓美妮登大雙目。
所有景物對於哈特雷沙來說也非常新鮮。
斯羅似是見不怪,伊凡則一直注意著斯羅,深怕弟弟會再一次暴走。





──來自另一所星球的生命,ヒュプノス。
他們已經沒有生存的權力,早在不知多少萬年前,被龍完全消滅。
逝者的精神一直在宇宙漫無目的地飄浮,然後來到了伊甸。
努力從龍手中守護著這與故鄉相似的星球。
然而,當中能實體化的,只餘下アイテル與她的姐姐エメル。

ニアラ,則是統治所有的龍之七頭更高級的龍──被稱為真龍的龍種之一。
之前所面對的帝龍,只能被視為真龍的孩子。
一直以來,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星球被ニアラ看中,成為牠的進食材料…
真龍們都會選擇一顆合適的星球播下生命的種子,等到該星球的文化發展成熟就會回來進餐,利用魔花作為烹調手段,把星球再次回歸於無。




「果然…是這樣。」
早已經心裡有數,斯羅對著地面失落地笑著。
美妮失去拿著斧頭的力量,只能呆呆地聽完アイテル的解說。
「這樣子的話…那些龍群,不就是我們的創造者嗎…!?」
哈特雷沙咬牙切齒地道,他從不相信這世界上有神的存在,直到今天,更肯定了自己的看法。
而伊凡則嗤著鼻。
「說穿了,我們只是那些真龍們所養的…魚塘裡的魚兒吧。」

愈是難對付的東西,就愈美味。
就ニアラ看來,現在的伊甸就是完美的佳餚。



「那麼…我記得,這兒應該有被稱為『ドラゴンクロニクル(龍之編年史)』的東西吧。」
斯羅的話令アイテル微微吃驚。
「為什麼你會知道…」
「從歷史書中看回來的。」
「歷史書…」
目無表情,斯羅只是把自己所知道的東西說出來。
他覺得接下來就算發生什麼事,也無法令自己吃驚了。

──就算是ドリス大總統的出現也是。




依舊爽朗,充滿熱情的臉令人懷念,笑容自信滿滿。
ドリス大總統從光點之中化為能被眾人認出影像,只可惜,已經沒有捉碰任何事物的能力。

「大家,真的很久不見了。想不到你們會知道龍之編年史的事。」
很明顯伊凡及美妮都是一臉狐疑,哈特雷沙更是什麼也不知道,在場只餘下斯羅能與之溝通。
「…雖然在歷史中有提過ドリス大總統你的出現,但想不到,居然是現在這個樣子…」
「哈哈哈,我也想不到自己會變成這樣呢!當初與帝龍戰鬥,肉體已經滅亡,精神卻被アイテル所救…」
アイテル把手放在胸前,本來平靜的心泛起了漣漪。
「…也應該是時候讓你們見見舊時代拯救了伊甸的最強人類戰士タケハヤ了。」
「不行!他在上次的戰鬥已經的很辛苦,請不要奪走他的安靜,讓他好好休息吧!」
難得看見アイテル緊張的樣子,ドリス只是把一隻手臂放在身後,輕輕搖著另一隻手的食指頭。
「這就要看タケハヤ的選擇…繼續貪戀睡眠?還是起來作戰?生存著的東西就算是受了重傷還得前進…而留在這個地方,無論是任何事物也與死亡沒有分別。」
說不過ドリス,アイテル只好准予眾人與タケハヤ見面。



畢竟,那是她的愛人。


+++++


タケハヤ沒有選擇繼續睡下去。
但也不選擇為人類作戰。

自從被龍的法則值入身體之後,タケハヤ已經變成半龍的生命體。
所以,冒險者只能與他戰鬥。





冷冷的攻擊,來自斯羅的咒語。
追擊魔法的伊凡感到很不對勁,美妮也因此而分心。
「斯羅…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哈特雷沙呆呆地注視隊伍中年齡最小的同伴,心痛起來。

回想起,之前斯羅目無表情地與アイテル及ドリス對話,已經很不對勁了。
就哈特雷沙所知的斯羅,應該是一名與哥哥一樣表情多變,喜歡笑與及讀書,常常都表現出自由自在的孩子。
但在千人炮發射之後,斯羅所散發出來的感覺變得不同。
小小的肩膀,似是把所有的不幸,全部背負著。


タケハヤ的長矛掃向斯羅,壓縮空氣被一下刺穿,手臂劃上了一道深深的傷痕。
「斯羅!!」
伊凡立即向タケハヤ揮劍,長矛變成用以防禦的盾牌。
美妮繞到タケハヤ身後,斧頭斬過去──

一個彈跳,不只使美妮的攻擊落空,也令伊凡失去平衡摔前。
於タケハヤ旁邊的空氣突然爆破,可以聽到アイテル來自後方的尖叫。
唸出咒語的小孩,不理受傷的手,依舊是沒有任何表情。

果然不對勁,哈特雷沙擋在斯羅的前方。
「…你退下,別再參與這戰鬥了!」
「什麼…哈特!?」

一把推開了魔法師的少年,哈特雷沙再次面向敵人。
「伊凡!美妮!別分心!」
喝令前線的同伴們把注意力回到敵人身上,哈特雷沙什麼也沒對斯羅說。



「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參戰!!哈特!哈特雷沙!!」
沒注意到淚水湧出,斯羅努力地想爬起來。
ドリス無聲地走到斯羅身旁,目光沒有離開戰鬥的場地。
「他說得對,你還是不要參戰了…」
「為什麼…我根本沒有做錯…」
腦袋很亂。
想打眼前的敵人打倒而已,這又有錯嗎?
「…不…我從一開始就已經錯了…我無法阻止千人炮…我無法阻止龍入侵…」
抱著帽子,斯羅縮在一團。

「也許這樣,就可以贖一點罪…你是這樣想吧?」
老人說中了少年的心聲。
「那名醫者…一定也經歷過類似的事,所以才知道現在不適合讓頭腦不清醒的你戰鬥。」
令到妹妹失去聲音,同行的夥伴差不多成為怪物的美味佳餚,哈特雷沙也一樣背負著罪孽。
「那…到底我還可以做什麼…我已經…」
「別擺出一副以為自己就是一切的樣子!!」



戰鬥依舊繼續下去。
タケハヤ開始力有不繼,但只餘下三人的冒險者也不見得佔上風。

「這世界的未來,都是由你們創造的。但是,不可以只依靠一個人的力量。」
美妮用力按著腹部,唾液與血絲同時被吐出。
在哈特雷沙為她治療的時間,伊凡一人擋在最前,擺著防禦姿態。

「我們建議冒險者四人同行,只因為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只有各個職業互相配搭,才能引發出更強大的力量。」
剛被治理好的美妮立即躍起,舉起斧頭讓腹部變成弱點。
就在タケハヤ準備往上攻擊時,伊凡撲進タケハヤ的懷中,橫劍撞向其腹,濺出的血液把衣服都染紅。

「但不只是身體上變得厲害,當四名同伴一起旅行,互相學習對方的優點,接受對方的缺點…一種名為信任的橋樑就會被建立起來。」
タケハヤ倒下了,血不停地流著,アイテル奔向血泊之中失聲痛哭。

「冒險並不是一個人的事,無論發生了什麼,也是四人一起面對的。」
沒有慶祝勝利,三人只是立即回到被落下的同伴身邊。

「斯羅!你沒事嗎?哈特雷沙把你推開時真嚇了我一跳!我以為你出什麼事了!」
戰士的少女慌張地問,可以看見她的嘴角還餘下剛才被吐出的血水。
「如果覺得辛苦的話,告訴哥哥!我會為你把痛苦背負下來的!」
伊凡用力拍了一下胸口,卻嗆到了,不停地咳嗽。
哈特雷沙見狀只好為伊凡輕輕掃背,等到伊凡的呼吸回復暢順後,再為斯羅檢查之前被刺傷的手臂。
「伊凡說得對…請不要再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或是自己把所有事都擔當起來…沒人想見到千人炮發射,但事情已經發生了,無論怪責誰人也沒有作用。」

不知不覺,手臂已經被治好。
然而斯羅覺得,被治療的,不只是身體上的傷痕。
心底某處的傷疤,正漸漸癒合。
然後,變回小孩子似地,放聲大哭。







滿意地看著冒險者們的成長。
ドリス把目光放到另一邊。
孤獨的戰士,輕輕為唯一愛著他的人拭淚。

最後只留下龍之編年史。
於是,為守護了地球的前人類戰士タケハヤ,哈特雷沙獻上最後的安眠曲。


+++++


夜已深。
雖然前方就是溫泉旅館,但古斯算著一行人的旅費,還是選擇在森林野宿。
隨意坐上了港町ゼザ開出的定期船,遊了一整天,終點卻是令人感到絕望的旅遊勝地。

對於窮人來說,上天這種安排真叫人不爽。
再加上隊伍中有一名無法唸咒的魔法師,及只懂拿著鞭子亂叩的公主,古斯只覺前路一片茫茫。
「算了,無論怎麼也好,也比起留在ネバンプレス自由多了。」
當了接近六年騎士也只是作守門的,光是這點就令古斯非常不滿。
再加上,千人炮發射的情景…真的難以忘懷。
甚至會覺得眼前就有一座巨炮,這次論到包括自己的年輕人走向地獄之門…
簡直就是惡夢。

騎士向火堆丟了還長著葉的小木枝。
默默守護身後帳篷內的少女。






顏色與森林融成一體的帳篷內,坐著兩名女生。
剛把髮飾還給亞美,她就忍不住落淚,讓莉莉絲感到不知所措。
「為什麼要哭?不喜歡嗎?」
寫在筆記本的字跡非常草。
「不,真的很感謝妳!我覺得自己能活下去真的是一件好事。」
「那就不要哭!哭不好看!」
莉莉絲那認真的眼神先讓亞美征住,然後,破涕為笑。


很想再為亞美做些什麼。
下巴託在彈彈兔的頭頂,然後,深呼吸。
張口,開始唱著歌──





===========================
後記:
這章花了五個小時…很明顯前面的結構比後面的亂…
主線的交代真的很令人苦惱囧

話說回來…查了一下百科,發現ヒュプノス其實是希臘神話中的睡神。
有點耐人尋昧呢…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