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不會放開的懷抱

CP:月日
注意:肉,某程度上算純肉。
兩人都是大學生,依舊在排球部(學校不同),交往了一年左右,同居中。
嘛,我已經三年沒有開車了,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請不要在意XD







聽到開門的聲音,日向翔陽從他幾乎快要放棄的筆記裡抬起頭來,拭了下眼睛與口水從廚房探頭,發現熟悉的身影正於玄關脫鞋,於是立即高興地向同居人打招呼。「歡迎回來,螢!」

被喊的高個子男生抬頭,嗯了一聲,穿了拖鞋走進房子,把運動背包隨便丟到沙發上,然後自己也整個陷進買了一年才已經顯得有點老舊的沙發裡。

如果是平日,或者是他們剛剛一起居住的時候,日向絕對會向他的同居人月島螢大喊:「回家要給我好好打招呼!」不過現在的他見到對方低下頭來,兩臂架在大腿上,雙手合十,一邊拇指壓著另一邊的拇指,日向知道月島的心情並不特別好。

今天月島的大學有排球比賽,聽同居人昨天說只是個普通的練習賽,沒什麼值得好在意的;只是日向知道對手校裡有一名選手因為曾經於賽場上針對金髮青年,搞得兩人之間的關係有很重的火藥味,甚至比高中時代月島與同級生影山那種無聲的爭吵還要糟。

看樣子是輸了比賽吧,雖然日向也不喜歡輸掉的感覺,可是只要是練習賽月島一般也不會表現得那麼氣憤,看來只要對手校擁有自己看不爽的對象,月島那死不服輸的心態就會表露無遺。

「喂喂,比賽輸了嗎?」日向伸展手臂,看著月島緩緩地抬起頭,把死魚眼投向自己:「來,親愛的小螢唷,大哥哥的懷抱會一直為你打開的。」

月島的眼神轉成鄙視,而日向依舊裝出他的大哥哥樣子,期待月島會對他的招牌溫暖擁抱感興趣。很快金髮青年便放開雙手,拍了一下大腿站起,走向房間的同時用手掌擠了一下日向的臉讓他立即失去平衡後退一步。「三個月才說不上是什麼大哥哥,今天的比賽很累,我先去洗澡。」金髮青年丟了這麼一句便從後關上門。

日向按著臉,望向那有點孤伶伶的房門,聳肩吃笑了一下便放棄了複習筆記。反正他的目標是要成為排球界的大名人,他不認為只為了學分而選修的日本近代史對他成為排球明星有什麼作用。

為了安慰他親愛的同居人,今天就來久違的親自下廚吧。



只可惜,日向那本來相當自信滿滿的晚餐,以自己試味的一句「好甜!」作結。

「哎呀,雖然我喜歡甜食,不過我對於倒轉了鹽與砂糖的菜一點興趣也沒有哦。」剛洗完澡的月島在日向的旁邊冒出,而從金髮青年那看著鑊裡的菜掩嘴奸笑的表情來說,日向現在的臉絕對是由不甘心與不知所措所組成。

「吵、吵死了。」橘髮青年立即回嘴,可是現在這道菜他真的無法放進盤子,只能嘆氣然後開始收拾東西。在這期間月島抽出一些店子在這公寓附近的外賣菜單開始閱讀,畢竟日向已經把他們餘下的食糧全都泡砂糖去了。

離開老家後日向與月島各自學懂了做幾道菜,不能說是非常美味的程度,不過至少也可以免去他們幾餐外出用膳的費用。只是因為月島做的菜一般都比較豐富而且日向總是說同居人做的菜比自己的好吃,所以日向通常也不是站在廚房的那個。

待日向把不能吃的菜處理完,月島已經為他們兩人點好餐,坐在沙發把弄自己的手機。

本來打算用食物讓同居人振作起來的作戰已經化為泡影,日向瞇住眼盯住月島,然後大步走到沙發,一屁股坐在月島旁邊的空位處。

月島只是用眼角瞄了下,便再次將注意力轉回手機。

「月島同學唷。」日向以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道。

「什麼。」月島隨意回了一聲,並沒有把注意力從手機移開。

「大哥哥的懷抱一直為你打開哦。」橘髮青年以拇指指向自己的臉,再次擺出他認為是親切哥哥的表情望向旁邊的月島。戴眼鏡的青年立即抬起頭來,明顯被惹惱了。

「我才不需要什麼大哥哥的懷抱,豆丁。」月島用力回了一句,可是下一秒日向便已經整個飛撲到金髮青年身上,引來一聲驚叫,並把月島修長的身體給壓在沙發上。

日向從上方以勝利的笑容望下來:「不用害羞,今天我們可愛的小螢輸了比賽心情不好,讓大哥哥好好安慰你吧。」

「嗄!?喂!等下你為何脫我衣服!」月島大喊,明顯著急了。「打住你這小色鬼!我對哥哥與弟弟Play才沒興趣!」

「害羞什麼,又不是第一次。」日向用臉頰抵抗月島伸直想要把他擋開的手臂:「而且螢呀,你雖然一臉世界塌下來也不關你事的樣子,不過你其實是很不高興吧,反正我是你的男朋友,偶爾來向我撒撒嬌也沒關係啦。」

「才.不.要。」月島用力喊,擠開了日向,臉紅地呼氣。日向知道他這名同居人──男朋友──戀人──用這種賣力的語氣說不要的時候其實內心也是動搖的,他只要加把勁就可以了。

於是他搬出了他的王牌,聳肩嘆氣:「哎,小螢真是孩子氣呢,難道才輸了一場比賽,就不能再『雄起』了嗎?」

「你說什麼?」這次輪到月島把日向的衣領抽過來,兩張臉之間相距很接近:「你敢這樣挑釁我,那證明你對自己的屁股很有自信了?」

於黑框眼鏡下那雙「我絕對要做死你」的眼神讓日向感到有點恐怖,可是他不能就這樣退縮。「看好了,我才不會輸的。」他賣力回了一句,感受到月島觀察似的目光。

很快月島便吐了一句:「你是笨蛋嗎?我根本就不知道這是打算比什麼。」但還是用力把兩人之間僅餘的距離合上。於凌厲的舌戰還有於彼此身上遊走的雙手之間,日向不禁勾起唇角,認為他此刻已經勝出了。



於只屬於兩個人的時間裡,無論是誰主動的也好,月島並不是喜歡作聲的人。

他偶爾會說些必要的話,像是痛不痛、如果太過份告訴我、別咬那邊(日向很快發現月島的大腿根非常感敏)、準備好了嗎之類的。可是其他東西他幾乎都不說,每次都只有日向亂七八糟地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

嘛,心情好的時候月島偶爾也會說些聽起來像是在恥笑的話語,又或者用稱讚與指令使自己顯得有點兒高高在上,日向通常並不介意,畢竟他無法否認自己對月島的確是有點色。

現在日向整個人倒轉,平躺在月島赤裸而又結實的腹前,兩手握住對於男人來說並不失禮卻又不會大得很可怕的肉棒上下撫擦,偶爾親吻,偶爾像舐棒棒糖般由基底開始往上舔。

可惡,光是氣味就讓他興奮得腦子有點不好使。

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後孔正被修長的指頭準備,還記得他與月島一開始時並不習慣平日只管排出的屁眼居然可以用來擠東西的概念,可是現在他並不抗拒這種感覺,單純是每當月島找到他的前列腺時他也會止不住腦子發白。

只是說,日向勉強還想起他現在的任務可是要安慰月島,如果只有自己在享受,那就完全本末倒置了。

「唔…」於是日向讓自己更加靠前,沙發因為他移動而發出小聲的哀怨,不過日向現在並沒有心思去同情這座從買來開始壽命只有一年的沙發將於數十分鐘後會受到來自兩位主人什麼樣的折磨。

他用自己長繭的手指按摩掛在肉柱下的圓囊,深呼吸了一口氣,便把棒子盡可能給咽進喉嚨裡。

「翔陽…!」從後方傳來的聲音似是警告,也似是懇求。日向再讓自己做多第二次、第三次,每次都引來月島的低噥,接下來他得用力喘氣,三次已經是他的上限。

「我做得好嗎?」他轉頭期待地望向月島,對方以手臂掩住紅透了的臉,另一隻手的手指依舊在日向裡頭。金髮青年注意到日向的目光便立即移開手別過頭,月島沒有戴上眼鏡的尷尬表情比起戴上眼鏡時更顯得稚氣。

長得較高的青年依舊什麼也沒說,但還是唔了一聲作回應,叫日向無法阻止自己覺得眼前的戀人可愛。他轉回去倒在月島胸前與戀人互相以舌頭交換唾液,他感到月島把第二根指頭也按進自己,那奇妙的感覺使他發抖低吟。

「螢,呀,別再弄,那邊,太舒服了。」他不禁說,斷開了吻,將臉埋進月島脖間。於朦朧之間他想起應該是要月島向他撒嬌而不是反過來,於是他伸舌舔舐那帶上汗味的肩甲,來自戀人的哆嗦使他有種微妙的達成感。

第三根帶有潤滑的指頭侵入,日向不禁抱緊月島,任由戀人的手指在他裡頭交叉,幫自己好好擴張。與月島除了來自咽喉的咕噥外就是完全沉默相反,日向並沒有阻止自己的聲音從嘴裡喊出。之前有一次月島提過他會利用日向的聲音來肯定自己有沒有過火,本來還覺得丟臉的日向立即轉而肯定自己並沒有壓止聲音的需要。

反正能聽到這種聲音的只有月島,除了月島本人不肯喊以外他就沒什麼不滿,而且有時比起發出奇怪聲音的自己,月島看起來更加狼狽。

直到日向覺得自己開始受不了,他立即說:「已、已經夠了,螢,再來我就射了。」

「唔。」月島回了一句,果然沒有心情好的時候會說的挑釁。

手指從他身後退出,日向擺擺頭,把自己從快樂的邊緣搖回現實,能感到月島從他身下鑽出來,以同樣因練習而起繭的大掌搞了下日向的橘髮,不在乎自己一絲不掛地走進日向的睡房。

他們兩人分別擁有各自的房間,不過因為月島不像日向利用體育保送上大學,學分與成績都需要靠實力獲取,所以月島自己的房間一般是學習間而他們兩人會一同睡在日向的臥室,親熱所需的物品一般都會擺在那裡頭。

很快月島便帶著套子回來,日向從沙發坐起,有點緊張地想著每次與月島做愛他都會覺得非常滿足,儘管月島幾乎一次愛字也沒有說。他認為與性格麻煩的人交往會有這種副作用所以日向也沒有讓這點困擾自己,可是今天的月島比通常更安靜,讓他心底略感不安。

「螢?」他從沙發仰望停在他眼前的青年,儘管沒有戴眼鏡,日向依舊感到戀人在注視自己。突然的衝動叫他立即伸手圍住月島的腰,月島亦彎下身將日向輕輕按倒在沙發上,更接近的目光使日向忽然有點害怕。

平日就算不說太多話他都能從行為裡感受到月島對自己的愛,可是今天日向實在無法看透那雙觀察自己的眼。

然後月島不明所以地吃笑了一聲,把套子戴好,雙手按住日向的臀部來調校位置。「翔陽,我今天真的很需要你。」月島這句表白使日向立即用力咦了一聲,因為月島雖然會在乎日向是否沒有準備好或者是不是難受,可從來都沒有在這種場合裡告訴日向自己的想法。「如果我等下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抱歉。」

日向只能眨眼,看著月島無表情似地把自己的雙腿舉起。明明兩人已經處於臨戰狀態,這與平日不同的流向使日向失去語言能力。但很快他便注意到月島一動不動地咬唇明顯是在等待他的同意,他再次望了望月島那有點兒…兇?的眼神,然後想起了他們衣服還在時來自日向本人的挑釁。「哦…哦!儘管來吧!」

下一秒他便感到自己被用力刺進,好在因為擁有足夠的潤滑,他並不覺得痛單純是有點難受,而且月島亦給他時間作適應。過了一會兒他點頭,便開始感受來自下身的抽插,一開始的速度還是很慢,但身體與身體之間拍打的聲音漸漸加快,日向得一手抓住沙發的背靠,而另一手抓緊了手柄來阻止那種好像要掉下去的感覺。

心跳好快,他自己的聲音也很大,月島認真的表情俯視自己,他此刻去想去親吻、去抓住那個他所愛的人,去握住只屬於他們的幸福然後一同墜進去直到永遠──

突然月島整個人倒在他身上用力喘氣,下身的速度卻沒有減慢,沙發搖得令人覺得毫不踏實。日向此時雙手都抓住了月島的背,就像這裡是他唯一的救生索。

於拍打聲及止不住而且越來越響亮的喘氣聲之間,日向忽然聽到一聲相當清晰的:「翔陽。」他瞪大已經無法聚焦的眼睛,接下來每一個字都似是從快樂的深谷傳來的虛幻,聲音落在耳邊卻非常真實。「為什麼,你總是那麼耀眼。」

「唔!呀…螢?嗚!」於呻吟聲之間他問道,月島整個人頓了頓,然而沒有半秒便再次回復速度。

「為什麼你可以那麼努力…為什麼…唔…就算別人怎麼說你…你也不會服輸…」

聲音很小,可是日向依舊聽得非常清楚,而這是兩人之前做愛時日向從來都沒有感受到的一種微妙的感覺。他覺得自己比以往更要接近月島,他覺得如果說以往他是直接跳進去月島的心牆的話,現在的月島只為了日向翔陽一個人,主動把那面牆拆開來。

抱著他的並不是超過190厘米的大學生帥哥,而是一名叫作月島螢的孤獨男孩。

「我好羨慕你所有的東西…唔唔…你說我…擁有你沒的東西…我也得回你…同一句話…嗚!就是因為這樣我不想要輸…只有你…我不會輸給你…咕!」

戀人會突然這樣坦白,不知道是因為剛才輸掉的比賽還是什麼理由,日向只知道他無法阻止自己要把月島抱進懷裡死不放手的想法。

「笨蛋!我不也一樣不會輸…呀呀呀可惡要射了!」

哆嗦的感覺控制日向整個身體,他用力大喊,下半身都在賣力擠壓,而月島抽插的動作也在這時候停下。兩人一同屏住氣而日向覺得自己被埋進無數的白光裡,直到這些亂七八糟的白色斑點漸漸退失,月島已經整個塌在他身上,兩人的呼吸都又粗又亂。

他們花一點時間躺在沙發一動不動地感受高潮的餘韻,直到呼吸開始平復,日向伸出有點疲軟的手,指頭輕輕梳進月島短而柔軟的金髮,某種與高潮不同的幸福感湧上心頭。「嘿嘿。」

「你在怪笑什麼,真嘔心。」月島於日向的胸前咕噥,不過沒有任何打算移開的動作,於是日向輕輕扯了一下月島的頭髮,然後看著天花版。

「什麼也沒有。」剛才於兩人快要高潮前月島到底說了什麼他已經不太能記得了,明明聲音聽起來很清晰,卻又像夢一樣怎麼想也無法回想起當中的細節,反正聽起來好像就是月島不斷地稱讚他。日向自知他無法完全看透戀人到底想什麼,然而剛才他肯定自己有一瞬間抓住月島的真心,只有這種感覺他無法忘記。「只是…我愛你,螢,要一直在一起啊。」

月島首先沒有回應,然後金髮青年略為撐起身。日向任得於髮絲上的手從寬大可靠的肩膀掃下來,呆呆地看著月島,直到他感到一個輕吻落在唇上。

「我也是。」來自一個幾乎聽不到的回應,日向心底有瞬間湧出令人想要哭出來的自豪感。他想要向他的戀人細說更多愛情,想要讓月島知道自己的愛意有多深,可是他還什麼也未說,肚子的咕嚕聲便摧毀了一切。

日向只能尷尬地望向月島。

「呀~唉,什麼氣氛都被你這笨蛋搞糟了…」月島苦笑,從日向身上爬起。

「可是我們還未吃晚餐呀!」日向立即反駁:「說來我們是不是喊了外賣……」

…外賣?

他說不下去,月島亦因為同一理由神色發白,糟糕他們是多久前喊的外賣來著?日向看著他那名自尊心高得要命的戀人在沙發上緩緩地縮成一團,怎麼喊也絕對不肯望向玄關大門。

直到日向迅速穿好衣服走出寓所發現送外賣的小哥蹲在大門旁邊一臉鐵青地掩住雙耳,他把一切讓自己感到丟臉的理由全都擠到月島頭上,然後兩人打開外賣一邊互相鬥嘴一邊揮舞筷子,不過這些都已經是後話了。







====================================
後記:
我真的,好久,沒有開車了(炸
事實上梗是昨天下班回家後在洗澡期間突然於腦中冒出來的,單純想要讓親愛的月島同學邊插邊嚷著日向同學到底有多棒多美好(喂
也許因為昨天心情不好的關係結果反而很有動力想要打這篇,嘛,雖然打到後半我已經睏得一邊打字一邊打呵欠(滅
…總覺得我只有在心情相當差的時候才有打文的衝動呢(死
話說我總覺得自己取題目越來越不知所謂了…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