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實在忍不住了,寫了個自家AU設定。
題材是來自一個破棄的AU StorySpin,也就是把StoryShift跟原作的換位方式反轉的AU。








Asriel→Papyrus→Toriel→Undyne→MTT→Chara→Sans→Asgore→Alphys→Blooky→Asriel
變成
Asriel←Papyrus←Toriel←Undyne←MTT←Chara←Sans←Asgore←Alphys←Blooky←Asriel
盡可能保持角色個性跟原作一樣。



開場跟UT一樣,掉下來的人類的確是第一個人類(非Chara)


Frisk
在這個AU裡是真名。
取名的時候取Frisk會出現「你很理解自己,對吧?」而且能用。
如果取名的時候取Sans會出現「yup」,接下來解說對白全數直接用Comic Sans文字而且基本不用大寫。
取別的名字只會影響可以突破第四面牆的角色們怎稱呼你,但Sans以外主要角色的名字依舊不能用。
依舊無口,但本身和善的個性偶爾會被旁白(Sans)表示出來。
性別為中性,盡可能不會出現第三人稱。

N線:最終裝備是在Sans的房間找到的老舊的粉白色拖鞋+骨頭玩具模型,最後會借六魂的力量穿過屏障。
P線:會與所有怪物交朋友,最後跟Sans一起解救Papyrus的靈魂,基本上跟原作沒兩樣。
G線:最終裝備為藍色風衣+GB炮模型。會在你(玩家)準備下手殺死Papyrus的瞬間被Sans反殺,這時開始Frisk的靈魂已經被Sans取走用來復活自己。接下來需要把玩家的靈魂都取走(用來給Papyrus),Sans才肯給你新(Bad)遊(Time)戲,而這時的Frisk已經不再是有感情的存在,沒有Sans的解說下Frisk徹底成為了玩家的純決心人偶,並在打倒了所有線的最終Boss(Alphys)後消失不見。


Sans
讓解說充滿一堆看不懂的爛笑話甚至是懶得解說的可惡旁白(喂
本身已死的怪物,很多很多年前由Gaster創作出來的人工生命。
生前熱愛科學,但因為身體弱的關係被注射決心(來自第一個人類),那些決心可以阻止他靈魂分散。
因為其科學知識曾經當上皇家科學員(Gaster消失後),被稱為地底世界最大的希望。
事實上,他成功利用自己身上的決心找到了可以一次讓少部份怪物穿越屏障的方式,在公告前已經讓不少怪物猜到他有很出色的研究成果,大家都期待著自由的來臨。本打算在正式公開前帶著弟弟上地面給弟弟一個驚喜,但是卻被人類攻擊(骷髏=死神說),保護弟弟的他無法還手,結果於夢想的星空下死在至親的弟弟的懷裡。
靈魂因為決心的關係而暫時留著(就如BOSS怪),於是靈魂被弟弟吸收,卻引發Papyrus的力量暴走。最後在Papyrus回到地底死掉的同時靈魂跟隨消散,只保留零碎的決心,而直到其決心與Frisk的共鳴。

N線:除了那些爛笑話跟氣人的解說外不會有明顯表現。
P線:在最終戰裡回憶起一切,跟Frisk一起拯救Papyrus,於Frisk離開地底的同時消失(留在地底陪Papyrus)
G線:在你準備向Papyrus下最後殺手的時候他會突然對你來個99999999並關視窗,重新進入這AU他會跟你打一聲招呼,說已經取走了Frisk的靈魂,準備帶著弟弟離開這個世界線。如果在空白世界等待,十分鐘後他會出現只要你(玩家)給他靈魂,他就會給你一個只有Bad time的世界,然後就徹底從這AU裡消失(等於之後重開會變成完全沒有旁白解說)。



Papyrus
於遺跡看到的第一頭怪物…應該算是。
並不是小花的樣子,而是長得感覺比Frisk還要小的小骷髏,看起來大約是5-6歲。
他並不會主動攻擊Frisk,教了Frisk去躲攻擊(如果沒躲開,他會皺眉說你是不是喜歡被關在小黑屋裡,戰鬥框框+原作相關梗),甚至一路帶著Frisk穿過遺跡(因為Undyne正在忙別的事),就算離開了遺跡也一直在奇怪的時間冒出來幫忙Frisk。
如果Frisk跟怪物交朋友他會表現得很滿意,如果Frisk殺人他會責備你,說你可以做得更好的,但因為沒有靈魂的關係,他感受不了「愛」,所以他不會鼓勵卻也不會真的阻止你的行動。
生前是Gaster利用另一名人類小孩的骨骼做成的人造生命(身體比第一個被創造出來的Sans要健壯,但相對他的魔力卻很容易暴走),曾經跟哥哥一起穿過屏障,但被人類攻擊,吸收了Sans的靈魂與決心後因為無法阻止自己暴走的力量與感情的爆發而誤殺了一名人類小孩。
被Sans的靈魂平復後,受了重傷的他注意到孩子的父母絕望地找尋被他誤殺的孩子,不忍心讓那對父母看到孩子被他幾乎燒成灰的身體,他抱住屍體回到地底,然後因為重傷加上罪惡感而離世,其塵埃落在死掉的人類小孩的骸骨上。
然後他就在真實驗室裡那些利用人類屍體做的實驗,以那孩子的骸骨醒過來。
醒過來的他嘗試過幫人,卻在幾次重置後他發現自己沒有靈魂無法去愛。於是很快他放棄了重置,只想找到哥哥,他相信Sans回來的話他便可以再次理解什麼是愛。
因為Frisk的決心而偶爾想從Frisk身上找尋哥哥的影子。
被其他怪物當成是普通的怪物小孩,但不敢接近實驗室。

N線:一路幫助Frisk走到城堡,但因為其身體本身是人類的屍體,六魂(主要是被Papyrus誤殺的孩子的靈魂)想要找回容器,於是於Frisk跟Alphys戰鬥期間他不小心吸收了六魂,期間Frisk對戰的OMG版本的Papyrus並不是Papyrus本身的意志,而是來自憤怒的六魂意志。
P線:於大家都在大團員的時候,沒有靈魂的Papyrus依舊感受不了愛,深深的寂寞下他想起了他本來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回哥哥,沒有找回哥哥的他才不同意這是大結局,於是一時衝動下吸收所有怪物的靈魂,回到他以往跟離世時同樣的情商(雖然大家都知道是什麼回事XD)。接下來一直都在「不想再失去感覺」與「這種行為不對」之間掙扎。
G線:如果進入了G線,在遺跡最後他會責怪你,但不會阻止你,說:「也許這是你的復仇。」接下來反而會一直都不出現直到最後你把Alphys給幹掉,才會悲傷地出現說:「已經足夠了。」G線全部劇情完結後徹底從這AU裡消失,也代表再也無法玩到大團圓結局。



Undyne
遺跡看守人,不是皇族。
她並沒有一開始就跑出來照顧Frisk,而是在遺跡中間訓練小怪如何戰鬥。
跑來遺跡單純是因為想「自我訓練」,因為「有想保護的人,但自知現在的自己並不夠強大去保護她」,雖然沒有注意到自己一練就不知道幾年了………
為了訓練還把遺跡改成有很多致命謎題的地方(Frisk能穿過去是靠Papyrus與後面Asriel的指路)
並沒有見過全部掉下來的人類,在Frisk前只見過一名人類(不是Chara),那個人類還在遺跡裡殺了幾頭怪,所以一見到Frisk時對Frisk有很大戒心,甚至主動攻擊Frisk,雖然一回合後就被Papyrus阻止了。
跟Papyrus算很熟,也很關心Papyrus,所以也注意到他跟別的怪物「有些什麼不同」。
收留了Asriel當弟子,跟Asgore也算是隔著門聊天的老朋友。也因為跟Asgore的約定與及不想Alphys難做,其實心底並不打算真的殺掉人類。
無論如何動畫是真的(。

遺跡內殺生N線:她說就算破壞Asgore的約定也跟會阻止Frisk再走出去傷害更多怪物,但她對你的攻擊還是公平的戰鬥,直到最後Papyrus介入讓你逃跑(她不追出去單純是因為她被骨頭攔住了,無法跟她交朋友)。
遺跡內不殺生N線/P線:因為不想女王Alphys難做而想阻止Frisk離開遺跡,就算破壞與Asgore的約定殺了人類也一樣得阻止,可是多次寬恕也會令她有點不忍心,也是Papyrus介入讓你說服Undyne(…多得Papyrus太理解她脾氣,她依舊把跟你交朋友看成是個挑戰…好啦至少能跟她交朋友而且也不會燒掉整個遺跡)。
G線:Papyrus並不會出現幫你,而她的攻擊也會很難,是第一道牆。就算打倒她一次,她還是會擁有比較簡短的決心模式。G線下無法逃跑或者寬恕她。



Asriel
在遺跡裡跟著Undyne一起訓練的孩子,約14歲,一開始出場的時候為了躲Undyne那些「太過份」的練習而用白布蓋住自己想把自己藏起來,甚至誤以為Frisk是Undyne找來捉他於是攻擊Frisk,但之後還是會正常打扮不穿幽靈裝XD
只要不殺他,其實主要還是由他帶著Frisk參觀他們的房子,他自己在遺跡與房間裡種了些金色小花。
說自己並不熟大人的事,可是偶爾還是會關心大人們希望他們不再苦惱。
於Waterfall再見到他的時候他是以想要去拿兄弟Chara演場會的票來逃過Undyne的訓練(或者如果Undyne死了的話他就沒有再留在遺跡的必要,他不會對誰殺了Undyne明示什麼,但他有暗示希望主角別再幹過份的事)
他的那支彩色炮是魔法攻擊。

N線:殺了Toriel的話他會相信父親的說話以為母親只是去了渡假,但如果同時殺了Toriel跟Undyne他會暗示他知道真相,然而他還是選擇信任人類因為直到現在人類都沒有殺他,亦會希望Frisk跟Chara見面。
不殺N線/P線:會主動邀請Frisk去跟他們整家人看Chara的演唱會,在會場能看到他穿得相當中二(。)最後也有跟著大家一起去救Frisk。
G線:因為他是第一個小BOSS,結果在遺跡裡胡里胡塗就被殺死了。在他旁邊有一朵金色小花,如果殺了他再查那朵花會有「你是否覺得這朵花知道你做了什麼?」的旁白。



Asgore
雪鎮的鎮長,Asriel的父親,Chara的養父。
雪鎮的大家都很敬重他,偶爾也會去Grillby's但最喜歡的還是妻子做的料理。
Frisk離開遺跡後第一個碰到的怪物,第一句就叫Frisk去不去跟他喝杯茶然後吐嘈自己好像變態老頭(。
一路上也幫了Frisk不少。
溫和的他並不希望跟人類戰鬥,也想法子希望人類可以留在這個地下,但他心裡清楚知道人類一旦決定了的話阻止不了。
房子有一個溫室,裡面種了不少花。
並非BOSS怪,但擁有接近BOSS怪的戰鬥力,當然他並沒有所謂的近路,但走得也很快,有時甚至可以看到他先幫你向部份後面的主要角色講好說話。
知道玩家的存在,也能感受到重置(但感覺不真實),亦能解讀LV與EXP,如果在0EXP前提下在審判長廊讀檔三次可以拿到他房間的鎖匙,雖然裡面的秘密就只有天氣很不錯與及不能讓孩子知道他是聖誕老人雖然全都知道了XD
對偶爾冒出來的Papyrus抱有疑惑,有向Frisk暗示過Papyrus擁有「不應該擁有的某種數值」。

殺人N線:只要殺了Toriel或者Asriel,他在雪鎮之後及審判長廊前並不會再出現。不過只有Frisk過了雪鎮後他才會發現Asriel的死。家人離世的話只要去到長廊的時候他會顯得很生氣,甚至說過想要殺了你,但冷靜下來後他又溫柔得無法真的攻擊Frisk。當然如果他們不死,那就算殺了別的怪,也可以保證於最終長廊前一直看到他跟著Frisk還有保護Frisk。
不殺人N線/P線:審判長廊裡向Frisk解釋完什麼是LOVE跟EXP後,就會抱住Frisk,最後一次請求Frisk留在地下,讓他們能夠好好照顧Frisk,就像當初對Chara一樣,然而他知道Frisk會繼續走下去,而他能做的只有在後面守護Frisk。
G線:在審判長廊苦笑著希望說服玩家,沒錯是玩家放棄繼續走下去,接下來你會面對完全沒有留手的Asgore。攻擊Asgore的話他會被斬中,但相對來說他會吃回血道具,直到把他能吃的東西(家人為他做的食物)全都吃光。遺言是跟家族一起吃妻子烤的派。



Toriel
雪鎮的鎮長太太,兩個孩子的母親,皇家騎士隊的副隊長。
雖然是騎士隊的副隊長,不過並沒有非常積極地參與騎士隊的戰鬥工作,反而更偏向教下屬們怎去幫助有需要的怪物。
會指引Frisk穿過雪鎮森林那些由年幼時的Asriel做的謎題。
與騎士隊長關係不太好,比丈夫更希望留著Frisk。
非常喜歡爛笑話,跟她的戰鬥比起躲攻擊更像是忍受旁白跟她的對白爛笑話二重奏,旁白甚至會用「你很享受這些美妙的爛笑話,咦?不是嗎?」來嘲笑Frisk(。
如果Frisk扣到餘1血,那個回合攻擊完結後就會停止攻擊(挑戰失敗),但是回合未完的話同樣也有機會誤殺Frisk。
戰後約會會變成跟Toriel一起玩家家煮,當然房子不會被燒光就是了…

殺了Asriel的N線:因為Asgore不忍心告訴她其中一個孩子已死而繼續跟Frisk交朋友,不過也會奇怪為什麼丈夫突然對人類那麼冷淡。(Chara殺不死,如果讓Chara失蹤只會讓她擔心)
不殺N線/P線:會在家家煮後跟Frisk成為好朋友,可以隨時打電話給她。電話偶爾也會有Asgore在。也會在過了Waterfall後跟Asriel一起通電話。
G線:認為你只是沒有人教,她想成為你的母親,成為你人生的老師,想要用她的愛來讓你改正,消失的時候她依舊用力抱住你。



Mettaton
現任騎士隊隊長,不過比起戰鬥更注意個人在媒體裡的形象。
本身是幽靈,其機械的身體由堂親Napstablook製作,平常是以人形(EX)行動的。把整個Waterfall都當成自己的表演舞台,身後總是跟著一些支持者(包括了MosterKid)。
雖然因為怪物的期望而追殺Frisk,不過他整個演出其實是想要讓Frisk可以表現出其友善,然後讓地底的大家能像接受Chara一樣接受Frisk。
並不討厭Toriel,甚至把她看成自己非常得力的下屬,可是因為她覺得Mettaton當初明明把Chara擠給她後同時又「教懷了」Chara而不喜歡他,兩人見面總是互相用嘴巴角力。
在Alphys很小的時候曾經是她的褓姆(幽靈狀態),小時也喜歡欺負Undyne比方說是突然從鋼琴鑽出來嚇她XD

N線:會一路上假裝追殺Frisk,事實上是想要讓Frisk表示出其溫和善良。於他在場的時候Frisk無法殺死任何一頭怪因為他總會出面阻止,但如果嘗試太多次他會放棄接下來的演出並在最後對戰的時候真的想阻止你(依舊可以逃但逃跑機會減少,最後放棄追是因為他真的沒電)。
不殺N線/P線:得知道Frisk不像Chara那樣子能當地下明星,他放棄了用當初留下Chara的方式說服Frisk,直到最後的戰鬥他會假裝賣力想要殺死Frisk,但其實很多時候都會漏出空隙想要放Frisk走。只要逃到熱域他就會假裝沒電倒下來,如果Frisk這時回頭幫他他會說這一切都是演出想Frisk離開。接下來只要去到他的家他還是會招呼Frisk,而這時會用他箱子的形態跟Frisk說話甚至約會(當然房子也不會燒XD)。
G線:他的追殺會變成真正的追殺,NOE版的他並不是弱體化而是真真正正的決心戰鬥。他因為自己有一半機械的身體所以他能夠被注入少部份決心,戰鬥期間有提過很久前有怪物也被注射決心然後成功走出地面,但沒說是誰。



Napstablook
幽靈皇家科學員,雖然是皇家科學員,可是除了Mettaton(自稱是被做出來而不是什麼幽靈附身機械)外幾乎沒人知道他做了什麼。
比起科學更愛音樂,受Mettaton的拜託於熱域裡繼續看照人類。
幫助Frisk躲避Chara的追殺,但同時因為自己也是Chara表演時的音樂製作人而很清楚Chara的個性其實亦不是真的那麼惡毒,甚至覺得Chara追殺Frisk的過程裡兩人都玩得很開心(。
對於生活並沒有任何響往。
因為本身是幽靈的關係,並不真的很在乎生死,可是還是對於自己在真實驗室所做的東西感到有點內疚。

N線:如果殺了Mettaton,他並不會知道,會繼續幫助Frisk,直到Frisk通過核心。
P線:通了一次N線後,Mettaton會拜託Frisk讓Napstablook振作起來,甚至偽造了一封情信讓Frisk跟他約會。跟他一起吃幽靈三文治,還有藏在地上浪費時光後,他會開始說起他跟Mettaton的往事,並說自己並不想騙其他人說自己是什麼「做出了靈魂」,雖然接下來他們的「約會」就被Mettaton跟Chara搞亂了XD
G線:不會見到他,事實上是Chara指示怪物躲到真實驗室的而他只是在旁邊看著。如果在熱域放棄了G線他會在結局表白看著Chara努力的樣子,他也覺得自己有能力做點東西。



Chara
人類,約15歲,如果不包括在地面被誤殺的孩子是第七個掉落的小孩,數年前掉下來後很快就被當成地底世界的唱歌偶像。
雖然靈魂特質是決心,不過沒有玩家介入的關係並沒有與Sans消散的決心共鳴。
一開始非常不喜歡Frisk,如果Frisk殺過人會說Frisk是殺手(如果殺了其家人會說是殺兄弟/母兇手),如果Frisk沒殺過人會說Frisk是個超級偽善者。
因為是人類的關係,N線的Chara無法被Frisk用玩具武器殺死,可是G線的話有能力可以搶走其武器反殺。
雖然是明星,可是不會像MTT那樣子直播任何追殺畫面,更像是孤獨的暗殺者,然而卻因為常常有活動而被經理人阻止其追殺行為。戰鬥方式會是一些簡單火魔法(所以可以傷到同為人類的Frisk),像原作Undyne那樣子的追斬。
只要其家人還活著,可以從他們口中知道Chara並不真的那麼想當明星,但至少他們認為Chara現在跟怪物一起吵吵鬧鬧的生活至少比起剛掉到地底時更加快樂,至少在當上明星後,找到事情做的Chara不會再拿著那一把危險的刀子偷偷消失然後滿身刀傷貧血回家。

N線:在最後會於Chara的演唱會裡把Frisk拖上台比賽,雖然殺不死但可以利用攻擊讓Chara越來越累演出越來越糟,演唱會失敗的話Chara就會跟著完全失蹤。(也可以用炒熱氣氛的方式來完成戰鬥,不過Chara只會認同Frisk並不是那麼糟卻不會跟Frisk友好,只會叮囑Frisk別殺了女王)
不殺N線/P線:上台比賽的同時可以用攻擊以外的方式炒熱整個會場氣氛,只要支持率上到頂峰Chara便會發現Frisk是跟自己一樣愛著怪物,對Frisk的態度也會明顯改變。
G線:一直跟Napstablook一起呼籲怪物進入真實驗室,直到最後「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會變成怎樣,我不會讓你殺了爸爸破壞這個世界」而擋在你面前。這時的Chara會裝備真正的刀子,可以用行動來將其刀子打落然後搶走再殺死Chara。



Alphys
女王,雖然是Boss怪但並不是活得很久。第一個人類掉下來的時代她還未出生。
事實上從來沒有殺過任何一名人類,把人類殺死的幾乎都是其母親。
於母親死前很喜歡偷走出城在垃圾場裡翻宅物,在那邊認識了Undyne。
親眼看著母后與第六個人類同歸於盡,只有10歲出頭的她被強迫登上王位,而最重視的親友也早在第五個人類掉下來時突然留下一封信說自己要變強消失。
登基時怪物只餘下一個靈魂需要收集,於是幾乎失去一切親近的人的她被強迫負上要殺死人類的責任。
Chara掉下來的時候她並不想把Chara殺死,於準備下手的絕望之下被Mettaton阻止,然後拜託Mettaton把Chara交托給羊夫婦照顧。
總是在電視上看著Chara的活躍,想著「如果當初自己真的下手殺了Chara」的話自己的罪惡感有多重。亦因為常注意電視的關係她知道Frisk的出現,本希望Frisk也能跟Chara一樣滿足於活在地下,但期望落空了。
對科學多少有些理解,也有主動參與Napstablook跟Mettaton的機械注入決心研究。但他們無論如何也是找不到前皇家科學員是怎麼利用小量決心就能成功跟弟弟一起走出屏障的方式。

N線:「之前因為朋友的幫忙我逃了一次。現在我已經…不能再逃了。」於是把Mercy給搞爛了。第一次通N線時如果最後Frisk選擇了Mercy,被六魂侵占的Papyrus也會將她殺死(但第二次過N線後她不會被殺,Frisk卻會被Papyrus用六魂的力量「請」回地面。如果之前通過G線的話Alphys會發現這個Frisk在打倒她之後,準備下手最後一擊前,突然連靈魂也沒留下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P線:會在真實驗室看到她脫下眼鏡哭泣的樣子,她把Frisk認錯成Chara並向Chara道歉。最後準備開戰的時候她會被Undyne大大的擁抱。
G線:從電視得知道Frisk的行為,深知道作為女王她應該一早就離開王城出去應戰,然而一個又一個親信阻止她因為「妳是怪物的最後希望」。於Asgore戰死後,她抱著自己跟會母后同樣以同歸於盡的方式想要阻止你,卻被GB炮一擊反殺。



第一個人類小孩
淺藍心的孩子。還沒怎麼表現就被Gaster捉住殺死,並以其決心能源及屍體進行實驗,其靈魂因為決心被過度抽取的關係,在Gaster完成Papyrus之後靈魂就消失了。
除了Gaster外並沒有任何怪物知道這孩子的存在,但Sans對於自己的決心來源抱有懷疑。



Gaster
前前皇家科學員,Sans跟Papyrus的製作者,本想製作這兩兄弟來模擬以普通怪物及人類的力量如何穿過屏障但沒想到自己會把自己的作品當成是親生孩子。
沒人知道他為何會消失,甚至在他消失後基本不再有人記得他,他自己的大部份研究結果都被怪物普遍當成是Sans的研究。
但他的確是被自己作品(魔力暴走時的Papyrus)殺死的,塵埃都落到他另一個作品(核心?時光機?)裡。諷刺的是他死後Papyrus的魔力控制基本上穩定下來,除了非常強大的情感爆發外都不會引發暴走。



被Papyrus誤殺的小孩
藍心的孩子,屍體被Alphys的母親發現,其死亡變成了怪物向人類宣戰的題材。其靈魂普遍被地底的怪物當成來自第一個人類小孩,身體也被拿去做決心研究了。
所以N線的OMG戰裡,真正的BOSS其實是這孩子跟其他5魂。
但因為這孩子並不是掉進地底才死的,所以也不是真正的第二個人類小孩。



Alphys的母親(名字徵求中)
前女王,活了相當長的時間,第二至六個掉到地底的孩子都是被她殺死的。
因為自己本身也喜歡科學的關係,多年前跟Sans是好友。於骨兄弟離世後,失去了友人加上要平復地底怪物的絕望她只能向人民舉起藍心,並對著人類宣戰。
可是第三個人類掉下來的同時她便立即後悔了。
於30多年前她找到了真愛,並生下Alphys,可惜其丈夫很快就病死了,而國事繁忙的她只能拜託親信的幽靈們照顧女兒。
殺死第五個人類時她發現自己的身影被Alphys與其友人Undyne看著,便知道自己是個失敗的母親。
因為第六個人類太強,而且她大部份魔力都流到Alphys身上了,結果在Alphys眼前與第六個人類同歸於盡。






時間線
人類與怪物大戰,怪物被關在地下

Sans被Gaster做出來,人造靈魂第一個成功例子,但身子很弱

第一個人類掉下來,但在鬧大之前就被Gaster殺死,其靈魂決心被注射到Sans身上,而其物理身體被Gaster做成Papyrus

Sans跟對自己源頭毫不知情的Papyrus成功長大,Gaster因為某些原因於世界煙滅。

Sans當上皇家科學家,與弟弟一同上到地面,卻被人類攻擊,引發悲劇。

Sans因為保護Papyrus而死,Papyrus吸收了Sans的靈魂後力量失控,誤殺了一名人類小孩,於是受重傷的他帶著人類小孩的屍體與滿身來自兄長的塵埃回到地底,並在王城裡離世。

失去了來自Sans本身的決心,加上Gaster的消失,當年的女王得知道怪物無法走出屏障。為了不讓人民失望,她公佈是這個已死的人類小孩殺死了骷髏兄弟,並取走了這孩子的靈魂作為他們收集的「第一個人類靈魂」,藉此向人類宣戰。

接下來再來了數個靈魂,於這百多年的空白期裡,Alphys跟他們那代人相繼出生。

第五個人類掉下來,年輕的Alphys第一次看著母后殺死人類的樣子,Undyne為了讓自己能強得保護Alphys而離開前往遺跡。

不久後第六個人類掉下來,從遺跡開始殺死了不少怪物於是變得很強,Alphys的母親與那個人類同歸於盡,10歲出頭的Alphys因為是地底唯一的BOSS怪而當上女王。

於Mettaton的計劃下,Napstablook以做出了機械靈魂之名當上皇家科學家,Mettaton很快就被當成親信,也組成了皇家軍,說是狩獵人類更像是要保護Alphys還有實現自己想要受歡迎的夢想。

年幼的Chara掉下來後,Alphys發現她對於殺人實在無力,於是下決心跟兩名幽靈友人們重新開始決心的研究,希望找回當年骷髏一家的研究知識。

於是他們向人類的屍體注射了決心,想看看會否生出新的靈魂來,但實驗過後發現其中「當年殺死了骨兄弟的人類屍體」不見了,除此以外也做出了一堆合成怪物,還有以Gaster留下的藍本做出另一堆HP只有1相當虛弱甚至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靈魂的各種怪物(有被注入決心,但決心並沒有同期復活的Papyrus多,狀態也不夠穩定,最後這些怪物已經全數死掉了)。

Chara可以感受到有什麼存在跟自己搶存檔與重置的權力,以為是有新的人類到來並濫用時間線於是一直處於警戒,直到一段時間後對方不再重置。

Frisk掉下來,Chara完全失去存檔能力讓其非常擔心。






一些小梗:
1.雖然有想過讓Frisk開口並以Frisk的立場行動,畢竟也可以再增加一些Frisk跟Sans的互動,可是這樣的話故事設定就會純走P線。而事實上當我第一次冒出這個概念的時候腦中第一個想到的是G線最後的骨兄弟,於是便讓這AU設定成類似遊戲的模式。

2.在這個AU裡,Papyrus的確是N線P線的BOSS,可是他就算沒有靈魂也不是超級大壞蛋…至少我希望是這樣,畢竟我還是偏向更多保留原作個性的。雖然整個介紹裡提過好多次他有暴走,然而真的影響到時間線的只有:殺了G爹那次,還有哥哥死後殺了人類那次。P線最後他的確是因為沒有感情,加上見到大家都開心自己卻無法找到哥哥,無法理解大家的快樂的他發小孩子脾氣了,但算不算暴走就見人見智吧。

3.Alphys很年輕是因為我不想她或者Undyne在這AU活得像原作羊爸羊媽那麼長,尤其是想要保留原來性格…無論如何,我覺得她如果殺了人類,真的會很快就跑去做…她在原作說的「懦弱的事」。於是沒辦法下我便創作了一個前女王,感覺像是原作羊爸羊媽的合體,而且還把自己的責任給壓在女兒身上去,所以就算Alphys在這個AU沒有直接殺過人類她也不是最天真的。

4.話雖如此,我在整個UT裡最喜歡的角色是Papyrus,其次就是Alphys(是說第一次看實況的時候我覺得他們很煩直到變成自己玩了後他們反而成了我的最愛),所以我是無法忍心給他們太過份的對待……比方說對於Alphys的情況,在第二次通N線後我就不想讓她死了,畢竟這個設定的Papyrus也應該不想像原作小花一樣殺掉BOSS怪然後將Frisk趕回地面吧-3-

5.對於Gaster的存在,就算在AU裡空白的地方還是很多,我沒打算太詳細設定,留些空間也好。

6.是說這個AU梗我是在Youtube裡翻些AU曲當作業用BGM時,找到了有人用StorySpin的骨兄弟作主題改篇了Undertale這曲子。好奇下我大約翻了翻StorySpin的構念,而讓我覺得「這AU可行!!」的最大理由是因為我覺得讓Napstablook當上科學家的設定也非常說得通!!XD

7.他們衣服設定大部份跟原作不同,亦不會是原本角色穿的那種(像是Undyne不是皇族不會穿得像羊媽那樣),雖然我實在不怎麼擅長服裝設計就是了…

8.骨兄弟離世的時候年紀與身高跟原作的他們相類似,可是一直跟著Frisk的Papyrus會是一個感覺四五歲看起來天真無邪的小骷髏。我的確有想過小花版Papy,但總覺得這樣的Papyrus並不是我心裡的Papyrus於是…還是骨頭算了。

9.如果有空的話可能會再設定些次要角色或者小怪之類的,畢竟看完Inverted Fate這個AU後,我發現有時設定也真的不用那麼限死在UT本身已有的世界觀裡,把次要角色跟小怪的立場也改一改說不定也好玩W

10.………雖然這個AU最後也只是一個設定不會真的有什麼成果來(。)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