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一些HQ!!的腦補但最後沒有寫成文的
有興趣可以看看WW







通靈者月島X生靈日向的故事

於日向跟月島第一次見面開始,月島就知道日向不是人類。
可是這樣的日向依舊努力練球,總是最後才離開,總是練習到幾乎倒下才走。
某天月島終於都忍不住與日向對質,說出日向是「生靈」的事。
「嗚呀,月島你很厲害!居然知道我還未死!之前碰到那些有靈力的傢伙全都以為我是已經死掉的幽靈呢!」
得知道日向自知是生靈讓月島更生氣,因為生靈不在肉體只會讓自己更快變成死靈,他吵著問日向為什麼不回肉體。
「因為回不到呀,醫生們都說,我的身體是…植物…草人?的狀態,總之就是醒不來那種,我看著自己的身體,試了好多次想回去但依舊回不到呀。」
不在練習的時候,日向的生靈會待在遠在東京的醫院的自己身體旁邊,聽說這樣可以讓自己不會那麼快失去跟身體的連結。
而來到宮城單純是因為自己真的很想能夠打排球,植物人的身體是打不了球的。
接下來日向希望月島可以幫他守秘密,覺得日向的選擇是日向自己的,月島只能同意。
然而也不減他對日向的觀察。

於他們在東京合宿期間,也在東京的明光被車撞到受傷了,於是弟弟的螢就只好作為家族代表跑去探望哥哥。
在醫院裡他發現了日向的身體,然而,那個身體並不是植物人,是個坐在輪椅上,會對著野花跟小昆蟲微笑,會伸手,會在有人喊他的時候望向別人。
就像是小嬰兒般的孩子。
這叫月島忍不住跑去問那個所謂的日向「你到底是誰?」結果把那個日向嚇哭了,害他被一直都在照顧著日向的護士罵慘。
而月島真的很生氣。

於是當天他立即回去跟日向再次對質。
「我看到了你的身體,不過那裡面的靈魂並不是你。」
「嗚…」
「你是…笨蛋嗎!你讓你的身體被其他靈魂寄住了,這樣只會使你自己跟你身體的連繫變得更弱,令你更加快變成死靈罷了!你這笨蛋!」
「不過…那個小嬰兒一出生就死了,看起來很可憐所以…」
「所以你才回不去你自己身體呀!」
「不是呀,在讓他進入我的身體前我就回不去了。」
這使月島驚覺日向是不是被騙了,醫院可以碰到很多處於瀕死體驗處於靈魂出竅的人,而如果有人刻意阻止日向的靈魂回去…

拜託住院的哥哥幫忙,月島發現醫院也有一個擁有靈力的護士,而在日向碰到意外那一天,那名護士也因為難產而失去自己的孩子。
那個護士(也就是之前罵月島的那個護士)不肯放棄日向的身體,想要說服在旁邊的日向放棄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孩子能利用日向的身體活下去。
「我讓你可以擁有實體!我讓生靈你的也可以打排球!我還幫你用你的靈力迷惑你身邊所有隊友讓他們對你就像對普通人一樣!這樣不就行了嗎?你的身體就讓給我的孩子吧!」
「別開玩笑了!單純是現階段日向突然成佛的話他的身體也會腦死罷了!」月島向那名護士嘶聲道:「反而到了日向的靈魂真的自己慢慢變成死靈,這身體也會習慣了你兒子的靈魂繼續活下去罷了。而且這樣的話,日向本身亦再也沒有『生』的氣息,他就真的不能再打球,隊友也不會再認得出他…或者看到他。靈力對別人的迷惑能力過去後,就再也沒有任何人記得日向翔陽的存在了。」
只要日向擁有想要繼續活下去的意智,他要把嬰孩的靈魂趕出自己的身體是絕對能行的。
剛好在護士想要攻擊月島的時候,擁有更強靈力的明光哥哥出現把護士制止住,然後他讓弟弟說服日向。

「這…不是要我殺了這孩子嗎?」「你才沒有殺人,他從一開始就死了。」
「可是如果他擁有我的身體就可以嘗試到更多未來」「那代價就是你自己的未來。」
「…我能跟大家一起打球我已經很滿足了…」「如果你真的滿足了的,為何你還會天天吵著要贏過我跟國王?你這野生兒的欲望是無止境的吧!」

「不過……」日向哭著喊道:「靈魂回到身體後,大家就不會記得我了…嗚!我再也不是那個因為靈力的關係而可以跳得很高的日向翔陽了…嗚嗚…我…我只會是坐在輪椅上面,沒有任何人記得我的…」
「我就說,你果然是笨蛋。」月島用力咕噥:「那就給我做好復健!在痊癒後跑到烏野體育館那邊打開門像平日那樣子傻笑著『我是日向翔陽我要成為小巨人那樣的選手!』接下來再一次跟隊友們建立起連結就行了!真是的!我說,就算只是來自靈力的迷惑,你以為自己對他人的影響就那麼脆弱嗎?就算其他人真的忘了你,就算不是本意我也絕對不會忘記你的,誰叫我擁有相應的靈力去記得你這野生兒呀!」
「那…即是說…就算沒人記得我…月島你也會在我身邊嗎?」
「……到時你想要待在哪裡隨便你。」
「真的?」
「…真的。」
「約定了?」
「…約定了。」
「不會騙我?」
「才不會騙你,真煩人。」
日向露出了笑容,然後再次皺眉,抬頭大喊:「我好想回去…月島,我好想跟你…跟大家一起活下去!」

護士只能看著自己孩子的靈魂被趕出去,哭得很慘,而在旁邊的明光小聲地道:「我們這些靈能之士可以為他做的,就是為他超渡,讓他不需要受到苦痛就能回歸輪迴的大輪了。」

過了幾過月,儘管大家的記憶有點曖昧,體育館除了月島外就再也沒有任何人記得日向翔陽這號人物的存在。
而某天,大家訓練的時候,體育館的門被賣力打開。
「大家好!我是日向翔陽!之前因為意外進院一整年,現在剛剛離開了醫院!我來到這裡是要成為小巨人那樣的選手!」
一名青年大喊著,被陽光照耀著的橘髮閃閃發光,然後,那名年輕人朝體育館內所有人擺出最有活力的燦爛笑容。
「我回來了!」
就在沒有記憶但感覺熟悉的大家驚訝地包圍著日向的時候,幾乎沒有任何人看到月島微笑了下,小聲地道:「歡迎回來,日向。」

=======================================================
月日醬逆行的故事~


於日向、月島在白鳥澤訓練的最後一天,與影山在國青合宿期間,烏野排球部經歷了一場殘殺。
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三人回來的時候,烏野排球部的所有成員都已經屍首分離。
這件事為三人帶來異常大的震撼,影山的「我依舊會繼續打排球」於是獨自轉學,月島的「失去了唯一親友只餘下自己一人」的寂寞,與日向的「前輩不在的我還能再握起排球麼?」的恐怖幾乎把三人打沉。
結果影山去到青城,月島去了白鳥澤,日向則是不能放心月島(自己也是變得寂寞)於是上學花時間硬跟去白鳥澤,但月島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讓日向願意再次碰排球。
於高中畢業的時候,日向他們跟影山的最後一戰也終於都打破他們心理隔膜,而他們也終於正式從那場殺戮解放。

日月如梭,過了二十年後,科技的進步已經去到二十年前想像不了的地步。
當上了大學講師的螢帶著高中排球隊教練兼自家伴侶的翔陽參加了他其中一位教援的新發明的發佈會,時間旅行的機器。
那個發明其實還在測試階段,不過因為被放到機器裡傳到過去的東西多次於幾年後於指定場所被找到,所以大家都認為時間旅行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而在螢感慨著時間機械有多厲害的時候,翔陽追著迷路的年輕小狗進了時光機,螢當然也追了上去然後不用我說就是…兩個人(只有意識)都被傳到過去。

一張眼,兩人發現自己回到高中的開學禮,而同伴們全都活著。
然而除了他們以外,沒人知道之後的事,包括了二十年後依舊存活的影山。
於是就開始了日向跟月島兩人一同解決案子的故事。

梗們:
1.案子發生的情況內容未定,不過真兇應該是自創作,也有被誤會成兇手的自創角在。
2.小狗狗本身跟著兩人來到過去,但跟翔陽他們不同,小狗狗是整個身體都穿梭時光了,接下來小狗狗寄養了在日向家,夏幫牠取了一個很人類的名字叫作希里。
3.結局當然是兩人解救了球隊,然後時間線繼續往前走,當他們再次去到時光機發佈會的時候,他們看到了已經離世的希里的細小版本再次自己走進了時光機然後因為誤操作而消失,然而,只有翔陽他們注意到,跟在細小希里身後的,還有他們兩人的影子。螢曰:「光是意識回了過去,這樣時間謬論就被那所謂的神馬虎修補好了。」
4.兩人是在29歲,翔陽離開排球埸後結婚的。因為有過可怕回憶的關係兩人雖然從高中開始就互相依存卻也同時缺乏對自己及對對方的信任,甚至有分開過一段時間然後才和好並因此更理解對方,於是時間旅行後的兩人總給隊友們老夫夫的感覺。
5.比起「不認識兩人」的前輩跟影山,山口對親友的改變非常不知所措。
6.因為日向在球場上的經驗也被帶了回來,影山妒忌著日向的能力並對於日向的體能未能追上而感到非常生氣,也成了月島用來欺負他的梗之一(笑)
7.讓作為教練的日向提升烏野的水平也是希望之一。
8.明光哥哥後期會願意相信自家弟弟是來自未來,從心理年齡來說自己比較年輕WW 在查案方面明光哥哥也有相當畫面。
9.為了保護烏野,除了排球外兩人都有在練習柔道。
10.雖然在未來同志婚開始變成不算是讓人非常反感的話題,過是回到過去還是禁忌。而面對向自己表白而且明明表示自己有對象卻不放棄的女生,月島直說了「我是同志」,這雖然為兩人帶來不小的反對聲音,但由谷地開始,給他們的支持也變多。
11.在解救了烏野眾人後,大家也知道了日向他們來自未來,並向一直在努力的兩人道謝。


小畫面
1.
回過神來,翔陽發現自己坐在椅上,四周包圍著跟他同樣安靜地座著的人。
…不,精確來說,在他身邊的全都是學生。
而且還是翔陽很熟悉的,烏野高中同學們。
「咦…」
翔陽幾乎沒有聽清楚來自校長那可以令人打瞌睡的聲音,他望向自己的手,比他所知的還要小,結婚戒指並沒有在無名指上。
這叫翔陽立即四處轉頭找尋他的伴侶,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心跳快得使他整個人忍不住發抖。
剛才自己不是跟螢一起追著一頭小狗跑進了那個叫什麼…時間轉移裝置?的發明裡…對了,螢說那個機械是時光機之類的東西,那難不成真的是…
他回到過去了?
他回到…
烏野?
「對不起,老師,阿月…月島同學好像不太舒服。」
於身後傳來非常小的聲音,隔開大約兩行左右,翔陽望到一名臉部點綴著雀斑的深髮青年一臉擔憂地舉手。
是山口…忠。
翔陽有一瞬間覺得自己無法呼吸,那個時候,跟大家一同捲進了殘殺案的同級生,此刻於他眼前活著,非常健康地活著。
一名老師走近山口所在的座位,而高中打扮的月島螢被山口輕輕拉起,不過金髮男性過了一段時間才放開掩住臉的雙手緩緩站起,遲疑地望向旁邊一臉擔心的山口,難以置信的表情於眼鏡下顯然而見。
「阿月,來,先跟老師去保健室看看?」深髮青年安慰著,然後苦笑:「你這是什麼表情,我又不是幽靈…吶,要我陪著你嗎?」
「不…」螢的聲音非常虛弱:「我…」
「吶,我說你,你在哭嗎?」
一把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翔陽的注意,他不禁眨眼,轉頭望向自己的同學,再一次眨眼,落到手背的淚水讓翔陽發生他真的在哭。
「咦…咦?為什麼…」
這個是夢?他是在做夢?那個所謂的時光機讓他夢見自己回到了高中,大家還在的時候的夢?
「吶,你要跟著那個高個子去一去保健室嗎?」
「呀…唔。」他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到底這是不是夢翔陽也不知道。「對、對不起!老師!我肚子痛想要去保健室。」
翔陽低頭忍住淚按住肚子,他沒有注意到四周人的交流,反正校長的催眠曲依舊繼續那應該沒有引起大騷動。
「你沒事嗎…同學,你先與那邊的金髮同學一起跟著淺田老師去吧。」
「是!對不起。」
他小步跑到螢旁邊,能感到在身邊的男性抖了抖,然後大手緩緩放到他的肩膀上,小小的溫暖帶來非常大的安慰。
一直低下頭的翔陽並沒有看到二年生、三年生那些好奇的目光裡,擁有他所熟悉的其他人。

+

於月島跟日向前往保健室後,因為保健室老師在,於是他們只能用手機互傳短訊。

發件者:(未知號碼)
收件者:我
標題:
內容:翔陽,我是螢。

發件者:我
收件者:螢
標題:RE:
內容:我認得你的號碼,螢也記得?0口0

發件者:螢
收件者:我
標題:RE:RE:
內容:不像某個笨蛋,重要的號瑪我當然記得。

發件者:我
收件者:螢
標題:RE:RE:RE:
內容:可惡螢,我都說我認得了!=3=+
不過…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發件者:螢
收件者:我
標題:RE:RE:RE:RE:
內容:不知道。
似乎我們都穿過了那台時光機回到過去。
不過只有意識跟記憶,身體還是高一的時候。
而且今天好像是開學禮。

發件者:我
收件者:螢
標題:RE:RE:RE:RE:RE:
內容:所以山口他…還活著。
那麼排球部的大家也…

發件者:螢
收件者:我
標題:RE:RE:RE:RE:RE:RE:
內容:嗯。
翔陽,他們還活著。

發件者:我
收件者:螢
標題:TAT
內容:我現在好想過去抱住你TAT

發件者:螢
收件者:我
標題:RE:TAT
內容:如果你想被保健室老師發現的話。
…真的不要過來,我不想還未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之前再惹上更多麻煩。

發件者:我
收件者:螢
標題:RE:RE:TAT
內容:小氣,明明你都已經想哭了=3=
不過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發件者:螢
收件者:我
標題:RE:RE:RE:TAT
內容:告訴別人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
還是先看情況,說不定現在睡一覺我們又回到原來的時間,當做了一個夢。
如果回不到的話…那就再看下一步怎麼辦。
尤其是我們…至少我未有心理準備面對他們。

發件者:我
收件者:螢
標題:RE:RE:RE:RE:TAT
內容:了解!
我也不知道看到前輩他們會不會忍不住大哭…QAQ
不過螢,記得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哦。

發件者:螢
收件者:我
標題:RE:RE:RE:RE:RE:TAT
內容:謝謝,看著你的哭臉應該會冷靜下來的W
我也是,兩人一起面對吧。

2.
「雖然我可以接你的托球,不過也不代表球場上就沒有其他人呀,影山。」
翔陽噘嘴,幾乎忘記了一開始影山那個煩人的自我中心個性,雖然知道影山只是對排球擁有追求,可是要重新讓現在的黑髮少年認識這點還真辛苦。
如果影山也有跟他們一起穿梭時空那就好了…
嘛,現在並不是意志消沉的時候。
「你這是什麼意思?矮子。」
喂,這週目不是呆子是矮子了嗎?他聽到螢在另一邊噴笑了一聲,如果那傢伙在旁邊的話,翔陽絕對會給那個混蛋來一腳重的。不過因為不是,於是翔陽大喊:「螢!你明知道我之後還會再長!」
「嘛,雖然最後也不過170。」
「這次我會喝更多牛奶,絕對會超過!」
「那我就好好期待吧~」
「你們別夾著我吵架!」影山插嘴,明顯對於被忽視感到不滿。
「這不算吵鬧而是打情罵悄的等級吧!」田中在另一邊吐嘈,雖然翔陽立即向前輩伸舌,但他並不打算否認。
現在的重點還是影山。
「如果我不在的話,影山,就沒人接到你的球了。」
「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能力去接──」
「你自己一個人是很強,可是作為二傳手不懂得配合的話,你就很弱了。」
影山的眼角跳了下,擺出了翔陽很久沒有看到的兇臉。他雖然知道影山這樣並不完全是在氣翔陽,可是在別人眼裡說不定會有種自己準備被揍的感覺。
「你、你這矮子懂什麼!明明初中時還那麼糟別一下子以為你變得很懂排球!」
「我才不是矮子!而且我當然比你懂!像你這種小孩我可見過不少!」
「我跟你同年吧矮子!」
呀,身體是同年,可是精神年齡卻差了一倍。成為中學教練後翔陽碰過不少個性的徒弟們,自我中心並不是影山的專利。
==================================================
日月(日)
有能力以自己意志變成女孩子的月島,與憧憬著月島(男)的日向之間的少女漫畫劇W

月島擁有一個只有自己及家人才知道,就連青梅竹馬的山口也不知道的秘密。
那個秘密就是他有變成讓身體女孩子的能力。
…嘛,與其說是讓身體變成女孩子,倒不如說兩種性別都是他自己。可是本人的性別認同更加偏向男生的關係,普遍都是以男性的身份與人交流。
然而,作為女生也有便利的時刻。
比方說,是走進蛋糕店品嚐自己所愛的草莓蛋糕的時候。
無論如何,堂堂190cm的高大男子,獨自一人跑到滿滿都是女孩子可愛裝扮的蛋糕店,怎麼想也覺得很奇怪。會在蛋糕店久留的,除了女孩子外,就是情侶或者帶著弟弟妹妹的人,就算是同齡男性友人也不會特意跑進去吸引人的注目──儘管每次去到這個場合山口就對於別人目光變得毫不在意。
可是月島身邊也不總是有山口的存在。
於是每次去到那種場合,他就會改變自己的性別,以女生的身份大大方方地走進蛋糕店裡品嚐至愛的美食。

-女性化後的月島身高大約為178cm,C Cup,自稱螢(訓讀Hotaru)
-某天以女性身份前往蛋糕店的時候被混混包圍,被路過的日向救了(其實是月島的毒舌把人嚇跑了)。本打算就這樣不管日向的月島發現自己受不了日向向自己閃閃發光的目光,於是就帶著日向前往蛋糕店。
-接下來他們常常在蛋糕店碰上,月島懷疑日向是不是刻意的。
-事實上日向的確是刻意的XD 「因為…螢小姐好像我憧憬著的某個人…」日向臉紅地說,而月島多問了些便發現日向說的是男性的自己XD
-「不過男生跟男生根本是沒可能啦,而且他對我根本就沒有這種意識…」日向抓頭苦笑,看起來有點兒寂寞。沒錯,先不考慮自己的感覺,男生跟男生在一起於這個社會根本就是被排斥的概念。日向並不完全只喜歡同性,只要日後碰上日向可以喜歡上的女性那也一樣可以過著正常生活。
-她好想同意日向說沒錯,還是把這種感情給忘記吧,為了月島螢這種個性的人付出感情到最後只會對那個人失望。可是,在她意會到前,從她嘴裡出現的卻是這句:「那麼簡單地放棄並不像你。」
-結果月島繼續自挖墳墓XD
-而注意到的時候,日向便已經被罪惡感包圍著。「明明直到現在…還是那麼喜歡著那傢伙,可是現在我也喜歡上了螢小姐!可惡!為什麼呀!因為妳一直聽我說…一直鼓勵我!嗚呀…我…我…我不只背叛了那傢伙,也背叛了妳,我應該…嗚…怎麼做…嗚…可惡呀!」
-月島覺得自己也有一定程度的錯,便準備與日向來一個假約會,接下來自己女性的身份就永遠從日向面前消失。
-結果對於兩人來說都非常愉快的約會裡,月島終於都發現自己也被日向吸引了。
-「對不起…螢小姐,明知道妳對我不是這種感情,卻讓妳強迫跟我約會…我已經沒資格再喜歡妳,也沒資格再喜歡那傢伙了,這次的約會我絕對會好好記住的。」
-「不要放棄!」明明也覺得這樣就好的月島衝口而出:「背叛了你的是我才對!因為之前被人小看,被朋友拋棄了,所以我才一直都不敢踏出那一步,結果我的膽小一直都傷害到你…配不上你的人是我才對!」
-可是關鍵時刻依舊什麼事實也說不到。
-接下來月島不再讓自己以女性的身份出現,而他發現自己很想念女性的自己跟日向比較自由的交流,比起想念蛋糕來得多。日向依舊每天都去蛋糕店碰運氣,可是每一天的失望加起來就連其他人都發現日向的陰霾。
-於是月島忍不住前去找日向,非常厚臉皮地說自己知道日向喜歡他,然後告訴日向自己有一個秘密。
「我並不想告訴任何人這個秘密,因為以前我告訴別人之後,那些所謂的朋友們都離我而去了。所以這個秘密就連山口也不知道。」月島自嘲似地苦笑了一聲,他並不是不想信任山口,他知道就算現在真的告訴山口,他的親友也不會離開他,然而月島就是不敢說。「我一直以為,其他人不知道這個秘密並不會影響我,在他們眼中我就是那個只會說惡毒說話的月島螢,這樣就好了…明明這樣就好了不過日向。」
他頓了頓,望向一臉茫然的日向,眉頭更皺:「就是因為有你在,我才發現不能說出這秘密感覺有多寂寞。」
「我…?做了什麼嗎…」
「真的很討厭這樣,因為有你在,我的秘密都不能再是秘密的感覺。你那個眼神就像是想要看穿我一切,無論是在球場上,還是平日跟你說話的時候,你都讓我覺得我想去信任你,就算你一直在說你背叛了我也好!」
「咦?」日向頓了頓,下一瞬間臉徹底刷青:「為什麼你會…那件事我只跟螢小姐說過罷了!」
「因為你所信任的那個螢小姐也騙了你呢?你沒有想過嗎?」月島向前走多一步,身高差是壓倒性的,可是他依舊覺得自己在日向面前顯得很渺小。「我從出生時候開始就與別人不同,醫生也不知道為何,不過我有能力改變自己的性別…」
在這時候,日向的眼睛睜得更大。
「很難以置信吧,我從小開始就是這種樣子,對我而言就是很普通的一件事但其他人都不會,而且告訴別人他們也因此離開我,什麼優越感也不會有。不過我也不打算否定女性的我,去喜歡的蛋糕店品嚐蛋糕也算是趣味之一…本來只是普通的日常,不會有任何人懷疑那名女孩子就是月島螢,直到你的出現就一切都搞混了!」
「那…月島你就是…」
「我就是你所信任的那個螢(Hotaru),也是最背叛了你的人!明知道你的感情我還叫你不要放棄,明知道我根本沒有勇氣回應你的情感,我也不想你放棄!我這種人渣真的是最糟糕了!」
所以…拜託你了…別再管…
「…慢著月島…讓我想想…」

交往後小梗
1.
月島總是以女性身份跟日向約會,日向一開始也不太在意,但每次都是這樣使日向有點好奇。
「不過螢你的性別傾向是男性吧。」
「…笨蛋,兩個男生親密地走在街上,怎麼想也不正常吧。」
「可是我喜歡的卻是整個月島螢呀!不是男性或者女生的問題,我喜歡的就是螢罷了!」日向扁嘴,連續的喜歡攻勢使月島不禁臉紅,伸手掩臉。
「你是笨蛋嗎…」
「過份!你已經說了兩次笨蛋啦!」日向的臉更脹了。「而且,沒錯我也喜歡你女性的姿態,不過呢,我一開始迷戀上的,是男生的月島螢呀!又高大又聰明又帥氣攔網又拍拍!的然後嗚呀就擋下攻擊的那個螢!想跟喜歡的人約會又有什麼錯!」

2.
在與東京校合宿期間,月島突然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在練習期間變成了女生。
於日向(焦急)的幫忙下算是騙過了大家,可是月島變不回去,身高差與女聲線絕對會讓人發現讓他們很苦惱,結果秘密還是被擔心走過來的清水發現。
於是清水與之後也知道了的谷地幫月島直接打扮成「另一個女生」的樣子,說月島本人身體不舒服,而冒出來的螢(Hotaru)則是谷地的表姐。
當然也有「日向與谷地的表姐超親密!」「螢醬是傲嬌御姐嗎?」「總覺得螢小姐有點像阿月…(別說了山口傲嬌屬性去到男生那邊就萌不起來了!)」之類的小劇場WW

================================================
烏野一年落到RPG異世界
比起寫成小說更想做成RPG的腦洞2333
沒有CP,不過部份結局微女性向風味(死
超喜歡關係好的烏野一年設定呢…XD


某天,烏野排球部依舊進行他們的日常練習。
不過在訓練期間(日向又做了些東西讓影山生氣,月島走過來毒舌一番,山口跟在旁邊苦笑),谷地把一頭受傷的貓咪抱到體育館裡。
烏野一全都好奇地包圍那貓咪,然後,醒過來的貓咪突然說了一句:「…你們!拜託你救救我們!」然後五個人都被亮光包圍。

醒來後日向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躺在森林裡,腦裡響了一把經過聲音處理的聲線:「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接下來日向把同伴們喊醒,貓咪也跟著他們(貓咪已經不能再說話),利用排球當武器打小怪(笑),離開了森林。

主角視線:日向
職業:獵人
武器:弓或銃(遠距離,弓重視異常跟MP,銃重視攻擊力)
職業特性:中上的物理攻擊力,全隊最高速,偏低防禦力及魔法,高運,能攻擊之餘還懂得用各種異常跟陷阱把敵人弄翻,也有在地圖上躲開危險的能力,中衛。
解說:玩家主要控制的角色視線,常常喊著自己為什麼不是勇者而是拿著弓躲到一邊的獵人。希望跟同樣是來自現實世界的大家好好相處,行動最終決定者。
成長部份預定:
1.被推舉成為隊長(因為影山跟月島互不相讓,谷地不敢而山口完全聽月島說也被影山反對)後的興奮與不安
2.一名很像夏的NPC被殺死後的復仇心。
3.站在想留在這個世界(山口)與想立即回去(影山、谷地)之間的矛盾立場。
4.試練之間關係到隱藏結局的選擇。

影山
職業:劍士
武器:劍(近距離/可裝備盾牌)
職業特性:全隊最高物理攻擊力,中等速度,中上的物防跟中下的魔防,低運,除了自己一人的攻擊外還能配合隊伍其他人的攻擊作出追擊,前衛。
解說:(自稱)日向的搭擋,全隊職業最有勇者風格的關係讓日向很羨慕(笑),因為異世界沒有排球的關係不喜歡這裡,單純因為這個理由想盡快回去。
初期交友度:50
試練之間立場:想要回去,但如果日向決定留下來,為了比排球更重要的伙伴們他會跟隨。
成長部份預定:
1.與月島的吵架與分裂,接下來跟山口短暫的共同行動裡注意到山口跟月島作為伙伴的理由。
2.發現及川國王(NPC)在遊戲裡利用人民的血汗來獲得國家表面的豐盛後的不肖(如果是真正的及川前輩,會做得更好)

月島
職業:騎士
武器:長槍(中距離)、盾(近距離/大部份技能需裝備盾牌)
職業特性:全隊最高物理防禦力,低速,中等偏低物魔攻與中等魔防,中下運氣。技能大多是增加我方防禦力與降低對方攻擊力為主,毒舌技可吸引攻擊,後期會有高倍率盾牌攻擊,前衛。
解說:嘴裡說「來到這世界後糟糕事連續不斷」,卻是整隊裡心底對於是否留在這世界最掙扎的人。隊伍司令塔跟解謎關鍵的存在。
初期交友度:40
試練之間立場:自己拿不了決定,不過不放心山口(跟其他人),如果同伴留下來他也會。
成長部份預定:
1.與影山的吵架與分裂,對日向與谷地坦白自己不喜歡影山的理由與之後互相道歉。
2.「必需要保護這群笨蛋」的責任感還有就是明光(NPC)慫恿他不用再戰鬥。
3.自己到底是想要留下來還是回去的矛盾思考。

山口
職業:法師
武器:杖
職業特性:全隊最高魔攻,低速(不需要詠唱時算是比月島快點),物理攻擊很弱,低物防高魔防,中上運氣。三色魔法技能為主,也有單體回復與復活,後期更會學懂時間魔法,後衛。
解說:因為「只要躲在阿月身後發魔法就可以一擊把怪物打死」的關係而比起在現實有更強大的自信,想要說服月島一起留在這世界。
初期交友度:45
試練之間立場:想要留下來,不過日向決定回去,他也會下決心改變自己。
成長部份預定:
1.跟影山的共同行動被反問「如果月島不在的話你怎麼辦」,接下來一直慫恿月島跟他一起留在這個世界。
2.被月島指出「以前的你更加帥氣」後的自暴自棄。
3.想要證明自己一個人也能活在這世界時被大家所救。

谷地
職業:女巫
武器:扇
職業特性:全隊最高魔防,高速,中上魔攻,中等運氣,其他方面能力都很低。輔助為主,祈禱能增加/降低敵我雙方的能力,有全體回復BUFF與異常回復,攻擊手段只有消除敵人全部BUFF的無屬性轟炸,後衛。
解說:雖然沒有攻擊手段卻因為各種BUFF而發現自己擁有能力,因為想要讓母親看到自己已經不再不是普通的村人B而想要回到原來世界。
初期交友度:55
試練之間立場:想要回去,可是她絕對不會拋棄讓她從村人B升格的伙伴們,她相信媽媽也會支持她。
成長部份預定:
1.月島與影山缺裂時,一直數著兩人的優點,然後被月島(跟日向)指出她的優點。
2.被小混混包圍了兩次,第一次得被隊友們所救,第二次她懂得自己反抗。




預設結局為以下幾個:
1.烏野一年GE (要求:全體成員交友度70以上,在進入最終迷宮前選擇所有人一起)
2.個別角色GE X4 (要求:個別角色交友80以上,在進入最終迷宮前選擇那位角色)
3.失去記憶NE (要求:沒有達成上面的要求,或者進入最終迷宮前選擇獨自前往)
4.烏野一年病END (要求:在日向的個人試練裡選擇:只想跟大家永遠在一起→一輩子都不想跟他們分開→留在這個世界→是)

其他詳細設定:
1.一開始的貓其實是夜久。
2.好友度增加的方式是對話時的選擇。如果選得準的話,可以一週目通齊所有END
3.異世界裡全部有臉NPC都是日向他們熟悉的人。
4.NE的LAST BOSS目前的設定是研磨,理由是太愛遊戲想要自己成為遊戲的角色,但他不是黑幕。
5.貓校是反派,但他們大部份角色其實也是來自現實世界,為了回到現實,得讓日向他們打到自己通關(日向也是打到黑尾那邊才知道這事實)。
6.但貓校的人終究會不會死,控制權在創造了這世界的GM手上。GM是從一開始就作為反派變正派NPC登場的夜久(因為真正的夜久變成貓了,貓夜久在隊伍裡算吉祥物),真實身份是非常喜歡遊戲的自創角。
7.烏野一年GE跟個別角色的GE都會找到黑幕的真正身份,NE的話他們沒找到,GM(對NE的他們來說只是個遊戲裡的解說音)同意讓他們跟貓校活著回去,於是同伴們就急著離開這個世界,結果他們全都失憶了。
8.病END是讓這五個人於這個世界互相依存地活下去,現實世界他們都變成植物人,而裹設定GM把貓校的全都趕回現實世界以防他們阻止這五人成為他的遊戲世界的永久住民。
9.個別角色GE會重點描述那個角色的成長,還有就是友情的告白(咦),全體的GE則是會被前輩們發現他們變得成熟可靠而且五人之間有很堅實的友情。
10.會有三個難度:輕鬆級(會覺得月島跟谷地戰鬥上沒什麼存在感級)、普通級(打BOSS有點難度但不用刻意練等或者思考戰略級)、高手級(被小怪秒的可能性存在著,沒有月島跟谷地打BOSS會被完虐級)
11.男子四人的初期武器都是排球,而這用不到武器依存的技能,也賣不掉(炸
12.城鎮的名字與NPC其實就是他們認識各學校的名字跟裡頭的學生及相關人士。
13.GM到底怎麼把夜久變成貓…那就是只有老天才知(死
14.技能開放會是用技能樹升級,不過SP可以無限收(類似7D 2020那種)




RPG梗,劇情大綱。


(一)烏野的日常→進入異世界。
日向跟影山在訓練相聲…不對,打球,而山口跟月島加入(主要是山口想要跟大家練而月島又在毒舌),在月島作弄了兩個排球笨蛋後,谷地抱住了受傷的貓咪進來。
大家都在討論應該怎麼處理那貓咪時,貓咪醒來,說了一句人話:「你們…拜託你們救救我們!」
接下來光芒出現把五人送進了異世界。

(二)清醒至合流
日向醒來,發現自己獨自待在一個陌生的林子裡,手裡的武器只有排球(喂
第六感告訴他這裡很危險。
於是日向就開始找尋其他同伴,次序是影山→山口→月島→谷地,他們期間碰到小怪都是用排球來打怪(谷地抱住受傷的貓咪不能攻擊),好不容易走出了森林,五人迷茫的時候碰到了行商人的嵨田(笑)
這名老好人眼鏡哥便帶著他們進入了烏野城。

(三)烏野城
烏野城是冒險者集結之地,以往是非常強大的冒險者城,不過在青城王國壯大後這裡變得不是那麼熱鬧了。
嵨田把五人介紹給冒出者公會的會長大地,大地雖然聽不懂他們七嘴八舌說的什麼異世界呀主將之類的話,不過還是當了老好人二號給五人介紹了基本武器,教了他們最基本的技能/魔法,並讓他們完成第一項任務收集蘋果。
完成任務後,累壞了的五人在旅館休息並商討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影山著急回去跟月島的冷靜分析讓他們吵架,好不容易止住了他們,日向強迫他們全都先睡,第一天結束。

(四)烏野城第二天
依舊對前路感到迷茫的五人收到了緣下派發的號外,不遠處的無名山洞在一道強光下突然出現強大的怪物,影山第一反應是那道強光說不定能帶他們回現實世界,於是沒有理會月島跟谷地的反對打算衝過去。
不能放著影山自己跑去送死,於是同伴們也跟上。路上能看到田中跟西谷二人組也是興致勃勃想要打死怪物,給了五人不少冒險建議。
雖然在BOSS門口他們招惹了一頭小火龍被追著對他們的屁股噴火了…
結果五人合力打到了怪物,卻沒有發生任何明顯的事,倒是被青城的岩泉看好他們的實力,邀請他們加入青城的騎士團。

(五)離開烏野城
五人接下了岩泉的邀請信,可以參加半個月後的騎士選拔大賽。這時谷地的貓咪也醒來了,不過再也說不出一句人話,讓他們無法得知道被送到這世界的事實。
於「說不定這個是個RPG,只要完成任務打倒大魔王就可以回到原來世界」的結論下他們決定跟隨目前唯一的線索向前走。
離開烏野城之前他們碰到了夜久,因為五人打倒了怪物在烏野城變得小有名氣於是夜久跑來搭訕(貓咪看著夜久便在生氣咕噥),夜久幫他們指路(想要去到青城可以從伊達工業城那邊走),接下來便消失了。
於是五人的正式打怪大冒險終於都開始…(喂

(六)伊達工業城
穿過了烏野城附近的雪之丘小村(裡頭有夏跟明光兄),轉入了山道(裡頭有他們不敢接近的很強大的怪←伏筆),他們花了六天時間到達了伊達工業城。
在裡頭更新了武器後,他們亦聽到不少人也是受邀請參加青城的騎士選拔。(田中西谷二人組也在…在咆哮為何他們沒有收到邀請XD)
不過通往青城的主要通道被泥石擋住了,如果再繞路的話他們會來不及,結果在情報販子(青根桑XD)那邊他們得知道那邊以前有礦道是可以通向青城,但裡頭有很危險的怪。
另一方面,由黃金川指揮的城鎮居民也在打開山路,如果等他們的話會安全很多,可是不知道何時能完工。
於等待黃金川及進入礦洞兩方面月島跟影山再次吵起來,影山當晚氣得出走打算自己一人去礦山,而只有山口注意到,來不及把同伴吵醒只能自己追上。

(七)分道揚鑣
第二天早上日向他們發現影山與山口都不在,月島難以相信連山口也會自己跑掉,懷疑是被影山強迫的。
日向跟谷地好不容易說服月島一同追上去(如果不是山口也在我才不會管那個自我中心的國王的死活),路途上谷地問為何月島那麼討厭影山,日向與谷地一起把月島的嘴巴撬開略觸及月島的哥哥過去的事,不過說話期間也略為流露出他其實也在擔心影山。
另一方面,在先頭的影山開始對於自己讓山口睡眠不足感到後悔,他們碰到的小怪不算強然而也很多,也在這時候影山開始意會到山口就算不跟在月島身後,自己一人也很強。
影山給山口一個選擇,讓他跟著自己二人一起搶先找回現實世界的方式,還是回去繼續躲在月島身後當個不起眼的跟屁蟲。山口只是笑著說想要回去不是五個人合力是不行的,而且他不單純跟在阿月身後,他是選擇追隨阿月,自己一人努力想要跟阿月站在同一道線上。
得知道山口的過去影山也開始對月島有所敬重,亦發現自己說不定有點太衝動。

目前先這樣……反正這種遊戲我又做不出來(笑炸

========================================
月日架空(BE?)

型號Kei-0927是一台管家機械人,可是感情反應程式不能正常運作而被認定是殘缺品。
日向則是貧窮家裡的孩子,看著身邊的友人都有管家機械人,雖然表現得沒關係但其實很羨慕,家人為了他於是低價買了Kei-0927回來,非常高興的日向便為他取名為螢。

普通的機械人可以觀察主人的喜怒衷樂而給予適當的反應,不過因為螢並沒有這種程式,所以對於事情只會議事論事,就算日向挑戰機率低的勝負之類他也會實在地指出日向並沒有太大勝率而不如其他管家機械人般作鼓勵,所以很快就被日向吐嘈他毒舌。

但就算如此,日向還是很重視螢,他希望螢總有一天學懂感情,不過螢說他並不需要,其餘機械人也不需要感情,他們所表現出的所謂感情都是程式模擬出來的必要行動。
可是日向並不放棄,去遊玩、去學習,對排球的挑戰等等,他與螢一同過著生活,甚至開始認為比起別人管家機械,只會說事實(儘管常因此惹火他)的螢更加理解他。

直到日向得了絕症。
在排球事業開始變得光輝的時候突然這個消息讓他掉進谷底。
絕望的日向甚至第一次作出作為主人的「指示」,命令依舊不會「安慰」的螢滾出去,但因為螢始終是他的管家機械人,得知道螢一直在他病房門外等他才肯讓他進來。
「吶,螢,說一聲『我會好起來的』可以嗎?」
「我們大家都知道現實你並不會好起來。」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不過如果你說的話,我會…再努力一把,活多一天…可以嗎?」
不明白為何日向不去指示他,而是用這種請求的語氣說話,螢結果還是說了。
聽了這句話後日向只能用力點頭,咬牙似是笑著,卻又止不住淚。
某些齒輪開始轉動。

於是日向每天都請求螢去說,直到日向病得再也說不出話。
螢知道日向還是想聽到他說的這句話,於是主動去說。
他懷疑說不定是他這句話讓日向又支持過一天。
然而人類還是敵不過死亡,於日向離世那天,螢的感情反應程式依舊沒有運作。
在完成喪禮後,夏問他是不是想念哥哥時,螢表示對於機械人來說人類的死只是事實的一種,他認為人類沒有必要大驚小怪,於是被哭著的夏叩打腹部,只是日向的父母阻止了夏並為夏的態度道歉,因為他們都知道螢並不理解感情所以不怪他。

齒輪的聲音彷彿在呱呱作響。
無法理解為何人類會對作為機械人的他表現出這種情感。
雖然知道他們被製做出來是要服侍人類,雖然知道人類會把他們機械人當成心靈安慰,然而他無法理解為何日向一家會對於殘缺品的他作出這種似是在乎他心情的反應。
在他發現時他已經說了「對不起」,看著夏因此再哭出來喊哥哥,感受著日向的父母把他抱住說翔陽會為他感到驕傲,齒輪的聲音好吵,螢發現他內部有一個程式覺醒了。
可是他不理解為何這個程式會讓他說不出話,會讓他覺得痛,會讓他那麼想要再見到日向的笑容。
明明感情反應程式的作用單純是觀察人類的行為而分析出最適合的反應,可是他不認為想要再見到一個人對於機械人來說是正常的反應。
他程式內的一切的知識也無助他理解為什麼。
他並不擁有人類的生理反應,所以他不會發抖,不會流淚。
可是他回抱日向的家人,阻止不了自己祈求在別的時間、別的世界裡,他能夠以人類的身份…
再見到日向。


======================================================
0 THE FOOL(愚者):影山
1 THE MAGICIAN(魔術師):及川
2 THE HIGH PRIESTEES(女祭司):清水
3 THE EMPRESS(女帝):田中冴子
4 THE EMPEROR(皇帝):牛島(?)
5 THE HIGH HIEERCHANT(法皇):小武老師
6 THE LOVERS(戀人):谷地
7 THE CHARIOT(戰車):木兔/田中
8 *STRENGHT(力量):青根
9 THE HERMIT(隱者):赤葦
10 THE FORTUNE(命運之輪):研磨/西谷
11 *JUSTICE(正義):大地
12 THE HANGED MAN(吊人):菅原/明光
13 DEATH(死神):東峰
14 TEMPERANCE(節制):國見(?)
15 THE DEVIL(惡魔):宮侑
16 THE TOWER(塔):小狂犬
17 THE STAR(星):星海
18 THE MOON(月):月島
19 THE SUN(太陽):日向
20 JUDGEMENT(審判):古館
21 THE WORLD(世界):小巨人

=======================================================
交換日記,但他們都不知道是彼此
日向與月島的日記本不知為什麼可以互通,只要你寫些東西上去,對方就看到
於是他們聊著彼此的身邊事,卻完全不知道其實說的就是彼此(被踢
如果不想他們那麼快注意到,兩個人可以有點時間差ww
像一個月後的月島與日向互相交換日記之類的www
但日向還是沒發現那是月島,到最後,日向鼓勵月島告白,於是月島向他那個時間的日向告白,也與一個月前的日向告別說之後會再見什麼的ww
=======================================================

「真是的,你插手進別人的戀愛事情對你有什麼好處?」
「月、月島?…有什麼不好嘛!他們幸福就行了!」
「那你自己呢?」
「(發抖)」
「你自己的幸福又如何?」
「…才不到你說。」
「哦?呀嘿,反正對於小孩子來說戀愛還是太早了吧,跟我沒關係就是了。」
「你、你、你說什麼!我也…嗚!」
「你也?」
「才不告訴你。」


日向喜歡上月島找田中商量的話:
田中也許會以為日向喜歡一個女生,然後讓日向做好多會讓女生喜歡的事,甚至陪他買了可愛的東西而日向不知道除了送夏以外應該怎麼處理(炸

日:對像可愛嗎?呃…有時是很可愛不過…比較像是帥氣吧!
田:(帥氣?日向喜歡御姐?)
日:尤其是眼神!眼鏡還讓那人顯得更帥!

======================================================
月島被日向迫問得受不了,大聲喊他喜歡日向。
然後他發現自己說了不應該說的話,腦子也亂七八糟,又開始說我才沒有喜歡你。
日向看著月島一時這樣一時那樣完全搞不懂,但最後月島哭了出來他真的知道了。
於是便伸手摸著月島的臉,苦笑地說了一句:沒關係,我會聽你說的。
當然,月島不會因此素直起來,但至少冷靜了,接下來月島會認真地告白吧。
田:日向你想對潔子小姐幹什麼!!(完全誤解)



感覺是吵到快要鬧分手的時候,山口向月島大喊「為什麼你就一直自以為事,你難道直到現在還以為日向比你笨嗎!為什麼你就不懂得真的為他降下一點自尊!他才不是你的玩偶呀!」然後成年月島想通了,這次會主動重新把日向追回來吧。





日向一手叉腰,另一手的拇指按住自己挺起的胸膛大喊會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臉有點紅但還是很認真很自信。
這樣的話月島的表情又會如何呢~
會掩住臉別開視線,然後不服輸地大喊:「像你這種笨蛋會做得到嗎。」
「當然做到!」
「嘖……別小看我,就算不需要你,我也可以很滿足。」
「不過我會讓你更加幸福!只有一個人得不到的幸福!!」
「……隨便你。」
然後日向抱過去,月島會先掙扎下,但日向死不放手,便任由日向抱住他,再緩緩地回抱W


===================================
是說吸血鬼梗我也想過…日向是吸血鬼,月島是吸血鬼獵人,因為父親被吸血鬼殺死所以月島對吸血鬼基本沒太大好感,不過也不會刻意攻擊無害的吸血鬼。
而日向則是個只要面對排球就不懂得好好管理自己身體的白痴(加上他覺得血包難喝),他又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吸血鬼的身份,結果有些時候(像是比賽前)月島雖然不想也得給日向血233
像是有懂得變身成別人的暴走吸血鬼,某次變成日向,但那天日向其實自己一人在公園練。然後第二天警察來抓人啦,日向被同學跟隊友們知道是吸血鬼已經夠亂了,也沒有不在場證明,而這時月島也公開了身份來幫日向之類的233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