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注意書看上一篇,另外也請感興趣的大家先看人物介紹再看這個…否則有些地方會顯得莫名其妙。











8月

上旬
前往神社祈求與陽介的牽絆永遠不會消失,狐狸卻冒出來要他看另外的繪馬,是來自秀「請好好看著我」的願望。
當上家庭教師後就死盯住秀(因為願望就是這樣說的XDDD),接下來被秀吐嘈便只好放棄。秀問他很多關於學校呀友人之類的事情,悠表示他很珍視他的友人,跟他們一起會很開心。
於是秀問他會否因為成績而被妒忌,他說不會呀,大家一起吵吵鬧鬧才是真正的朋友不是麼?他看得出秀還是相當希望身邊擁有朋友,可是由於母親的關係才會在乎成績。於是便參加了照顧學童的兼職還把秀給拖過來跟小孩子一起玩,秀一開始相當生氣還咆哮了,然而在有女生哭出來,南勇太指出他是大壞蛋時被強迫道歉,而悠還是沒有放棄將秀拖過來照顧學童的兼職裡。


13日(六)
大家準備開蛋包飯大會,並在前往JUNES買東西時發現KUMA從電視裡跑了出來。
KUMA說大家實行了約定捉住了犯人,可是自己還沒有好好道謝所以便過來「這邊」的世界。
眾人都見證了KUMA的全裸出生XD然後雪子跟理世幫他買衣服XD
(略)接下來KUMA還跟大家一起參加了蛋包飯大會,與菜菜子約定了之後會再見。


15~19日
強制在早上於JUNES打工,晚上幫完二跟理世還有尚紀補習。
KUMA的存在被陽介父母當成是男朋友害陽介苦惱了好一般時間XD
而理世從經理人井上那邊收到還是不肯放棄她的FANS信。
於最後一天在JUNES裡碰到說小西前輩壞話的人,見到陽介的爆發,事後悠在尚紀身上理解多點小西的事。


20日(六)
夏祭,時間還早的時候悠帶了秀一起玩,卻一直都沒有收到陽介傳來的訊息,讓他很擔心。秀覺得悠沒有在注意他而生氣跑掉了,這讓悠很內疚於是追上了秀,並給秀生日禮物。
秀感動到哭起來,剛好陽介以外的伙伴們也來了,於是請他們照顧秀,自己繼續找陽介。
秀告訴理世他們其實知道老師心目中所看到的一直都不是自己,因為老師每次說起友人時表情都是幸福的。可是看到老師為他買了一個人是玩不到的生日禮物讓他很高興,就似是自己終於都被注視了一樣。
結果伙伴們那天都與秀待在一起。
塔入手。
看到這畫面的狐狸跑到悠的身邊幫他把陽介找到了,發現陽介站在神社角落一個小山丘,陽介說自己想了很多結果終於都忍不住在悠面前哭出來向他跟小西前輩道歉,悠忍不住把胸膛借他的同時煙火放出來了…他不知道這是神社幫他實現了願望沒有…
隱者入手。


23日(一)(P4G ONLY情節)
(略?)大家一起到海邊(注意:P4設定裡沒有騎車),除了千枝不肯穿泳裝下水外其他人都穿上了。
陽介注意到自己對悠真的有那方面的好感。
完二.維納斯女神的誕生(滅


23~29日晚上
(略)所有人都幫菜菜子做習題。
27日菜菜子會問人死後會去哪裡,問自己是不是真的是父親的孩子。
30日跟大家一起玩煙火(P4G梗)。
理世在煙火大會裡向大家唱歌,然後發現自己其實還是很想要站在舞台上。
大家都鼓勵她寫歌。


31日(三)
(略)西瓜大會。





9月


1日(四)
(略)開學,碰到直斗入學。
悠決定加入吹奏部,提交申請後在一年級走廊看到直斗被女生包圍,注意到直斗對於被女性接觸有相當大的抗拒。


7日(三)
完二指出大家還在提久保的事,讓他覺得不舒服。


8日(四)
(略)修學旅行第一天,學懂了伊邪夫婦的故事。
發現酒店是愛情旅館+水床使陽介快要爆炸。他主動說與KUMA一起睡地版,卻在發現完二又跑了過來後指出悠不能跟完二睡在一起然後就被KUMA丟到床上跟悠在一起,搞得他整個晚上都睡不了。


9日(五)
修學旅行第二天,陽介問雪子為何沒有失眠。
王樣GAME時直斗選擇坐在完二與KUMA之間讓完二臉超級紅,然後他的嘴唇就被KUMA搶走了XD
悠當上王樣的時候抽中了坐大腿的千枝,這叫恐男症的千枝非常措手不及,為了幫千枝陽介偷偷地(或者說是光明正大地?反正大部份人都場醉了)與她交換號碼然後才想起自己坐在悠的大腿上也相當具爆炸性(滅
接下來雪子當上了女王,讓直斗說些關於自己的事,直斗說完後雪子與理世都抱怨不夠,還伸手想要觸碰直斗卻立即被直斗縮開了。千枝因而發現直斗不擅長接觸女性的毛病說不定跟她的恐男症同樣糟。


10日(六)
修學旅行第三天,陽介嚴重黑眼圈,有場醉的大家把直斗害怕接觸女性的事給忘了。
理世想要再接觸直斗的時候又被直斗退後,這次完二直接問直斗是否有恐女症,這使直斗尷尬地逃開了。
陽介想要向完二開玩笑卻被完二一臉兇猛地問是否陽介本人對直斗感興趣,然後陽介想起自己睡不著的理由一臉裁進拉麵裡。


12日(一)
(略)直斗上電視。


13日(二)
(略)直斗告訴大家她並不認為事件就這樣完結,而且她玩的不是偵探遊戲。


14日(三)
(略)直斗沒上學,模糊的身影第一次出現在深夜電視。


15日(四)
與同伴說話,懷疑直斗是打算用自己作餌,使理世相當後悔之前她罵直斗才是小孩子。
為了以防萬一大家一起去調查直斗的事情,當中悠碰到足立後,足立問他為什麼要對「直斗那種人」多管閒事,悠想了想就回應說「因為是朋友」。
足立刻意把幾個在原作裡要找制服警員才套出的情報告訴悠,對他說「雖然不知道你們玩什麼,可是小心會碰到報應」。
直斗的影清楚地出現在深夜電視。


16日(五)
利用足立的情報前往直斗迷宮。
與P4A一樣有在迷宮裡播放直斗與影的對峙,一直在說自己有多憧憬偵探的事,還有就是把直斗在過去學校受到的女性欺凌一個接一個地說出來。
直斗想要阻止她的影時那孩子立即掙扎高呼「女生好可怕!!我不要女生碰我!!」,讓大家都發現她其實是女孩。
「雖然表面上冷靜,可是心底裡其實害怕得不行,害怕那些女生對妳做出那些事…嘰哈哈哈哈哈,明明是偵探,卻連看起來比自己還要擔小的女委託人也不敢正視!」
得知道直斗其實早已經決定要做變性手術,也為此見過很多心理醫生。
影化後完二就開始耍帥XD內容大約是環繞無論是男是女也一樣會被欺負,害怕再次受到那種人的凌虐並不是直斗的錯,害怕就害怕啦為什麼要繼續在這裡裝堅強,我也有哭過的時候(第一次失戀時),就算覺得自己站不起來不要緊!給自己需要的時間,如果還是覺得自己一人站不起來的話,還有我在!
完二的說話給雪子啟示,她決定自己無論等多久也一定會站在千枝身邊。
在接受了影累倒後因為直斗害怕被女生碰,完二本打算說由他來背直斗卻因為說話拖拖拉拉而被KUMA搶先了XD


直斗救出後下旬
悠在吹奏部認識了綾音,發現她正為文化祭裡吹奏部的表演而努力。
看到她雖然笨拙卻還是獨自一個人練習讓他很佩服,而悠也回想起自己之前待在劍道部的時候每天都很努力練習,卻完全不知道是為了給誰肯定。
他不知不覺把自己無法再於劍道比賽獲獎的遺憾套在綾音身上,雖然綾音並不是去比賽,可是他依舊期待這孩子能夠把付出的努力轉成實在的掌聲,畢竟這次綾音並不會因為演奏而失去什麼…
另一方面,秀偶爾也會出現在學童保育兼職裡與孩子們一起玩,南繪里問悠真正的家族是什麼,悠想起了叔父與菜菜子,於是告訴繪里家族就是互相關心的人。
繪里不知道勇太是否喜歡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歡勇太。悠看著秀與勇太再次孩子級地吵起來的樣子,想起之前完二對直斗說的話,告訴繪里給他們兩人一點時間。



10月

4日(二)
菜菜子生日,因為父親明明答應了慶祝卻又有電話來於是菜菜子鬧脾氣離家出手。
在鮫川找到菜菜子,菜菜子問父親工作怎麼,堂島在對女兒的罪惡感下只好說沒什麼比女兒重要。
菜菜子看得出父親還是很掛念工作,於是向父親道歉,要爸爸回去工作。
堂島離開後悠問她這樣可以麼,菜菜子說她喜歡爸爸,想要跟爸爸在一起,可是爸爸在工作的時候那英姿她也很喜歡,更何況現在有哥哥在她不會寂寞。
悠按著她的頭說菜菜子真的是父親引以為傲的孩子呢。
正義入手。(法王未入,悠還未知道堂島是在查太太千里的真相)


6日(四)
直斗加入,雖然被傳是女孩子卻依舊是以男裝身份上學,並告訴大家雖然爺爺不太贊成,她還是決定要在成年有自主權後做變性手術,因為恐女症的原因連自己也害怕的話實在太遜了。
也與大家推理了一些,發現直斗忍住痛被丟到電視前還有意識讓大家都相當佩服,如果不說的話真的不知道她有那麼嚴重的心理陰影。
要求大家前往醫院檢查,其中千枝有點抗拒(在關於她的新聞被放出後她就被拖到醫院被人用不舒服的語氣檢查她全身),直斗順便提出如果有需要的話她可以幫千枝介紹不錯的律師,讓大家想起離千枝要上庭的時間已經差不了多少。


7日(五)
前往醫院檢查,被理世看到直斗胸圍數字後丟出一句:「做變性手術也太浪費了」,而完二立即噴血。更糟糕的是悠的天然氣場又再發動說:「這樣的話只要直斗變成男性那直斗的老二不就…」叫完二立即貧血XD
KUMA裡頭一樣是空的,看不到裡面讓他更無法理解自己存在的意義,被悠安慰「我相信KUMA不會做壞事」。


8日~9日
理世回絕了悠去探索的請求。
9日那天陽介看到悠那麼空閒便把悠帶到家裡,悠發現陽介家裡有吉他,於是叫陽介教他,使陽介整個臉紅了。
兩人還在討論如果特搜隊是一隊樂隊,大家都會被分到什麼位置(P4G樂隊梗)
碰到陽介的父親,花村第一次在自己家裡見到悠(之前在JUNES有見過悠帶菜菜子過去幾次),對悠的印象不錯,話中話地向悠指出「陽介在步進青春期後就從來沒有把友人帶到自己的房間」。
不過悠當時沒有完全理解這點。


10日(一)(體育之日)
理世把自唱自作的樂曲放在互聯網上,半天後點擊率已經爆破。
收到很多負面彈幕,雖然是預計內不過還是讓人失望。
在她想著「不如放棄吧」的時候,彈幕裡開始出現鼓勵留言,一直去到:「小理世的歌聲真是最性感了KUMA!KUMA好感動!」然後下條就跳出「喂KUMA吉!你也太明顯了吧!」接下來就是「花村前輩…也認得出是你了呢」「因為是陽介」「幻滅王子」「WWWWWWHAHAHAHAHA」「唉…大家的留言已經被看出來了…話說最後那個是天城前輩?」等等,讓理世完全無言。
拿起旁邊的電話給悠,說了一句:「你們真是很遜。」
悠回了一句:「不過理世很高興的樣子。」而理世立即抱怨:「才沒有!反而是被你們笑死了!」
然而放下電話後她忍不住抬起頭來吸鼻忍淚,並改變主意,認為放棄還是太早了。


11日(二)
大家一起溫習,堂島再次不在家。
菜菜子說KUMA是電視國裡的國王,而這句使KUMA更害怕是否自己指揮那些SHADOW攻擊老師他們。
「這樣的話KUMA先生現在開始就讓電視國變得更美好吧!」菜菜子鼓勵KUMA使KUMA終於都微笑了。


14日~20日
(筆記)期中試。
(略)20日收到第一通要脅信,然後大家開始提到文化藝的女裝環節。
陽介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試一下悠的反應於是在幾經掙扎後把自己的名字填上女裝大賽裡,然後覺得自己一個人做那麼女孩子氣的東西太丟臉了於是就把完二的名字也填上去。
交表格時得到了柏木一臉感興趣的樣子就知道後悔了,可是已經踏出那一步,被柏木要脅收回去就得退學,那就沒法子只能自己蹲在一角嗚咽…還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的完二在路過時還問要不要安慰XD


22日(六)
文化祭投票,結果決定了開獸耳茶座,沒人知道這「根本就是完二風格!!」的東西到底是誰提出的,直到委員會會長說是收到花村的電話有一把奇怪的聲音在說:「開獸耳荼座吧KUMA,這樣KUMA就會很受歡迎了哼哼哼。」
雪子說很期待看到獸耳千枝,悠則是覺得這樣很可愛也不是很糟糕。
而陽介與千枝已經下定決心要把KUMA宰掉XD


24日(一)
陽介與完二參加女裝選舉的名單公佈,悠看到陽介一臉後悔地忍受同級生說「之前也覺得你很娘娘腔了」之類的說話,於是主動提出也報名參加。
雪子似乎對於男生們都參加感到很高興,說:「這樣的話我們果然是永遠的好姐妹了~」
放學後看到綾音努力地練習,悠決定還是不打擾她。
勇太覺得自己的媽媽不喜歡她,秀指出自己當初也是為了吸引母親注意才努力讀書,於是悠提議勇太不如為媽媽做些什麼,勇太先是反駁說為什麼要幫她做些什麼,結果還是決定同意。
可是悠還未想到應該做什麼才對。


25日(二)
為了報復雪子的「好姐妹」言論,陽介把雪子的名字也丟給柏木做選美。
雪子雖然很不滿,可是她被陽介拉到一邊說「這樣的話妳就可以把妳的身體本錢秀給里中看嘛。」於是雪子的幹勁成為上台人物之中最厲害的一個XD
偷聽到的海老原聽錯對白,以為「千枝也要參加來吸引一條」,結果生氣得把自己的名字也給放上去。
另一方面,比綾音好的前輩治好了傷回來,綾音決定放棄,把演奏代表交給比她好多了的前輩。
悠問她這樣好麼,明明練習了那麼久,綾音坦白說她不甘心。
然後悠在苦惱的時候想到一個想法。



27日~28日
文化祭準備,可是兩天悠都帶著綾音跑掉了,使陽介妒嫉起來。
千枝最近一直都心不在焉。


29日(六)
文化祭第一天,獸耳茶座奇蹟地擁有不錯的反響。
因為忙得亂七八糟所以千枝也沒辦法挑只是女生的座位,然後她的狗耳朵被沖高的兩名男生們拉扯讓千枝忍不住發抖大喊。
雪子立即抱住發抖的千枝不讓兩名男生碰到,悠與陽介與對獸耳相當感興趣的完二也立即做出人牆來,而陽介亦用JUNES學懂的「禮貌卻辛辣」的語氣那兩個人給「請」走。
有見及此一些其他客人也離開了,委員長說「雖然知道里中很難受,可是也不用擺出這種態度吧」使完二差不多要伸拳,可是卻被悠阻止了。
委員長讓千枝跟雪子休息,千枝好長時間一直都只能躲在雪子的懷裡,告訴雪子她不知道應該在出庭作證時怎麼面對其他人。



30日(日)
文化祭第二天,千枝已經平復過來了,可以幫陽介化妝。
千枝為了讓陽介放心下來便努力開玩笑問他為什麼會參加這個選美比賽,陽介嘆氣指出這說不定是他給自己的最後機會,結果被千枝指出他喜歡悠。
陽介立即臉紅地大喊要千枝八卦別人之前先注意一下自己,看到千枝又一次無言只好問她:「如果…我只是說如果,天城其實喜歡妳的話,妳會怎樣?」
千枝低下頭然後搖頭說無論對象是誰,自己也還沒有談戀愛的心理準備。
接下來整個選美陽介都盯住悠看,感慨明明自己是同志為何會對女裝有興趣,而完二也被直斗稱讚打扮得不錯而把頭敲在牆上阻止自己臉紅XD
然後陽介保持女裝的樣子說要跟悠一起逛文化祭,兩人結果都沒有去看女生選美,瑪格烈特還差不多把悠的「女性關係」向陽介說出來XD
雪子在選美比賽裡一改保守印象相當熱情還在揮手呼叫「千枝~看過來吧~」
她不知道千枝事實上並沒有看,這個在雪子身上可說是奇蹟的個性引她得到冠軍。
發現千枝沒看時她氣得向衝上來打算擁吻的KUMA作了一個「嫁攻擊」XD

菜菜子到達時陽介已經換了衣服,然後雪子在聽說堂島不在家時便請她去天城旅館…結果變成大家一起去。
在泡溫泉的時候直斗離大家很遠,菜菜子主動走過去問有沒有事,其他女生本害怕直斗會對菜菜子有很大反應,可是直斗看到菜菜子擔心的表情後終於都放鬆下來。
直斗也是這時才知道千枝害怕接觸男生,問她為什麼不會對花村有反感,千枝不肯定陽介是否打算告訴直斗(而且在場也有菜菜子)他是同志於是說他算是特別的…
本以為直斗會把他們的關係想歪但沒人想到會歪成「難道你們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因為父母其中一方卷入很嚴重的案件所以才會分離」之類的東西,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菜菜子居然信了XD
而當男生們誤闖浴堂時陽介抱怨「為什麼妳們都不丟向我!!」,在直斗準備丟時雪子阻止了她說「花村君沒關係因為他是我們的好姐妹」,讓直斗的腦內YY更加混亂XD
當夜完二說要向女生報復便與KUMA一同離開房間,在被柏木與花子嚇走後背著昏倒了的KUMA在走廊碰到因為不習慣被女生包圍而睡不著的直斗。
完二問直斗真的想要做變性手術麼,然後就出了在人物設定裡的那段話。
另一方面被留下來的陽介再一次睡不著,回想早上用女裝跟悠逛文化祭時悠好像不介意的樣子,自己反而更加不肯定悠是否會接受自己心意了。



31日(一)
學校放假,悠說勇太準備了禮物給繪里看,然後勇太便在綾音的帶領下演奏起樂曲來。
雖然勇太事後的態度還是很惡劣,可是繪里已經高興得笑容落不下來。抱住勇太什麼也沒有說,勇太一臉疑惑不過悠向他豎姆指於是勇太就決定什麼也不說。
節制入手。
之後綾音稱讚悠的想法,悠說自己只是不想要綾音那麼努力練習被浪費。
可是綾音還是感謝他,在快要表白的時候悠收到了電話,聽到是陽介,而她想起了文化祭時依舊穿女裝的陽介與悠一起逛文化祭的畫面,然後決定不表白,只能看著悠的背影在心底感謝他給自己一段珍惜的回憶。
太陽入手。
(略)晚上放出了小學訪問的報導,菜菜子生病。
夢到天鵝絨房間,說重要的事情快要發生了要他小心。




11月


1日(二)
陽介把悠喊到高台,說他已經想通了,認為悠是他特別的人,這事實無論發生了什麼也不會改變。
於是順勢告白。
悠嚇了一跳,說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可是看到陽介略為失落地微笑,回頭準備離開時悠心裡出現了很大的喪失感,再加上之前來自伊哥魯的警告,他害怕再次失去與魔術師的絆結把陽介喊停著急地同意。
陽介一開始很懷疑,可是悠向他擺出了最快樂的笑容說自己也喜歡他,讓陽介立即被幸福沖昏了頭抱住了悠大喊萬歲。
悠真的完全沒想到會被陽介表白,可是為了保留這個他最珍視的牽絆,他覺得也許行得通。


2日(三)
兩人上學期間已經被盯住,進教室後發現黑版上被寫上「同志去死」與「變態JUNES給我滾開」之類偏向針對陽介的發言。
比較後進教室的雪子與千枝比兩名當時人更早反應過來,雪子跑去抹黑板而千枝擋在兩人面前問到底是誰幹的,沒人肯認於是陽介讓兩人消氣然後說是單純的惡作劇不用那麼在意,悠終於都理解到自己昨天沒有多想就同意後所引發的後果,可是他依舊不覺得後悔。
午休時兩人向特搜隊成員報告事實,當中只有直斗感到吃驚,不過她更在乎到底是誰把消息傳出去的。
悠本來想叫直斗不用在意,然而直斗說前輩幫了她,她至少也想要為前輩做點事,所以請前輩不要回絕。
放學後直斗便查到是兩人在高台的擁抱被一年生其中一人看到,那孩子單純是八卦,可沒想到會變得那麼嚴重。
命運入手。


4日(五)
街上的人也開始討論起悠與陽介的事,另外還有其他八卦。
理世指出總覺得人們最近都開始說別人的事,整個社區的氣氛相當不對。
悠見到陽介對自己一臉罪惡感的樣子而急起來,然後請大家留意深夜電視。
家裡被爐用不了於是說要買被爐,答應了菜菜子在春天來到前會一直陪她玩。
小孩子的模糊映像出現在深夜電視。


5日(六)
夜裡收到恐嚇信,悠被堂島帶到局子。
在JUNES的貨倉裡陽介給KUMA電話,KUMA問為什麼外面的人都用那種令人不舒服的目光看陽介,還大聲保證陽介沒有做錯任何事。
幫KUMA試電話的時候陽介打電話給菜菜子,得知道悠收到了信後被堂島帶到局子裡,推斷出發生什麼事。
(略?)其餘也跟原作差不多,總之就是菜菜子被生田目綁走。
在離開時悠與足立有聊到關於堂島的問題,說是否有人一直在多管閒事才會讓事情變成這樣。


6日(日)
(深夜)陽介用後門鎖匙讓他們潛進JUNES,直接前往天上樂土,大家到達BOSS處時已經一團糟了。
被生田目影操縱的只有悠一人,而且是失去意識狀態。
面對陽介不在乎受傷的莽撞悠動搖了,同時陽介亦下決心承受悠一直以來忍著的東西…他雖然覺得內疚,真心卻是不想要讓悠後悔接受他的告白。
直斗利用這個時間指示大家攻擊影,而在陽介快倒下的時候生田目終於都解開束縛,被悠了斷。
悠先是在意菜菜子有沒有事,而在完二準備把生田目拖出去的時候發現放鬆了的陽介終於都倒下來。
而悠只能抱緊菜菜子看著倒下陽介的身影,心臟快要停下來了。

當天菜菜子被放進加護病房,連陽介也住院了,大家的氣氛也很低沉,再加上平日讓他們改變氣氛的陽介也不在,KUMA咬住嘴唇後決定自己先努力振作起來。
發現KUMA用意的理世加入,說等到大家都退院後會開慶祝會。
悠讓整天沒有睡過的大家先行離開,然後自己準備好在離開前到陽介的病房,發現他的父親在。花村問悠是不是害陽介搞成這樣的元兇,悠沒有回應於是花村主動說:「我知道那小子是為了幫重視的朋友才會自願變成這樣的…那小子就是這樣的人。」
花村再追問悠是否認真想要與陽介交往,亦把父母呀倫理之類的提出來,悠發現自己這次可以毫不動搖地說出他是認真的,他絕對不會做出傷害陽介的事。
花村只說希望悠不是因為看到陽介受傷而一時意氣用事。


7日(一)
黑板上還是有那些塗鴉,全都在說「那JUNES小子有多不配鳴上同學」。
悠氣得一個拳頭擊向黑版向全班宣佈「你們說的那個JUNES小子,我的男朋友!正因為我現在受重傷躺在醫院裡!配不上他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然後快崩潰的悠被柏木送到保健室,班上也有幾個同學在知道陽介真的進院後哭起來喊對不起(當然也有不肯認錯的人)
被這氣氛包圍的千枝小聲說了一句:「…好累。」


9日(三)
菜菜子還是無法探望不過陽介的痊癒狀態不錯,加上班上再也沒有人明目張膽地說悠的事,所以悠的心情變得還算可以。
倒是千枝看來越來越緊張,雪子知道離她出庭時間只餘下幾天,對此下了決定。


12日(六)
雪子約千枝到河堤上的涼亭,握住千枝的手。
千枝苦笑地說謝謝雪子的鼓勵不過她沒事的,可是雪子反駁:「妳才不是沒事。」看到雪子認真的臉千枝也以認真的表情回應:「這是什麼意思?」
於是雪子把幾句重點句子說出來,像是面對男生還會發抖、當初在電視裡看到久保的時候不是已經整個人震得很厲害了嗎?文化祭的時候也是,「沒有我在妳身邊妳就完全不行了」。
千枝終於都忍不住大喊自己從一開始就是為了保護雪子才會面對這種事情,如果沒有妳在我才不會變成這樣,明明可以過些更安樂的生活為何會變得那麼一塌胡塗,她已經沒法子再自己騙自己說「雪子沒有做錯,錯的都是那些人」了。
活著很累跟大家一起查案很累可是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她就沒有一個可以逃避的地方,可以忘記自己才是「受害者」的地方,因為特搜隊的大家都不會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可是她已經沒法子再裝堅強了,菜菜子變成這樣,陽介也受傷了,重視的朋友們被人用跟看她一樣的目光看待,她已經沒法子再裝成「我沒事」。
所幸就是生田目被捉住了,事件已經完結了,千枝認為她只要支撐過明天就可以休息了。
雪子點頭抱住抽泣的千枝,自己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13日(日)
千枝上庭,聆訊還未完結,接下來要再等一個多月。
可是她說看到庭上那些犯人苦瓜似的臉,整個人都清爽了不少。


14日(一)
陽介出院,注意到整班的態度沒有之前那麼兇了,加上千枝放鬆了的氣氛也讓他同樣放鬆下來。
在桌子抽屜發現很多慰問卡,事實上連千枝也有。
現在只要等菜菜子出院就行。


21日(一)
可以探望菜菜子,在大家離開後悠看到足立走進來,似是對菜菜子那麼痛苦顯得失落。


22日(二)
便利店碰到完二前任事件(角色設定有提),前任與他的女朋友被直斗捉了後完二想通了自己的性向,發現只要是心地善良的人,是男是女完二其實真是不在乎。
陽介開玩笑地問他是不是指直斗,完二先是結巴了一下,然後終於都承認是被她吸引了。
悠鼓勵完二努力,因為完二就是「心地善良」的人,這叫完二相當不好意思。
不過他也同意自己需要學習前輩們的勇氣。
皇帝MAX。
瑪格烈特提醒他快要面對重要的選擇。


23日~27日
陽介的康復狀況終於都得到父親同意外宿,於是在考試週前會天天過來陪悠。
悠覺得陽介陪在身邊讓他感到很舒服,也平復了堂島父女不在家時的寂寞,讓他暫時放下害菜菜子變成那樣子的罪惡感。
覺得只要有陽介在身邊放任自己自私一點也沒關係,可是他依舊不明白自己對陽介的心情到底是哪樣。


28日~3日
(筆記)期終試。
霧起。




12月


3日(六)
在大家準備在JUNES裡買被爐時收到菜菜子病危的消息,當大家前往生田目的病房看到深夜電視後,理世忍不住罵生田目太過份,到底把自己的愛人與太太當什麼,認為山野死在他手上太可憐了。
陽介提議把他丟進電視裡,這次支持把他放進電視的是陽介、千枝(再有人因為別人受苦什麼的我已經受夠了!)與理世,完二叫他們忍,雪子覺得這樣做太過火了,直斗則是先不說話,之後指出雖然放他進電視世間就會沒人知道,可是她不認為這是最適合的解決方法。
陽介一句:「悠,你不會背叛我吧?」令悠再次回想起他之前因為劍道比賽失去了重視的友人,還有他現在失去了重視的妹妹。如果陽介因為他選錯而離開他的話他會受不了,於是他抽起生田目的衣領,準備要把生田目放進去。
可是一直以來收集的各種絆在他耳邊呼喊他的名字,讓他在待在電視機面前,終究沒有做到把人擠進去。冷靜、想清楚,因為這些你收集回來的絆是不會破裂的,瑪格烈特的聲音在她耳邊迴響。
於是他叫陽介冷靜下來想清楚,直斗表示他們追求的是真相而完二也幫忙說就算把這混蛋丟進電視裡死了的人也不會回來。
出去後菜菜子就活過來了,與足立打了招呼。
知道菜菜子沒事後大家先行回去,留下陽介與悠在醫院外面。陽介說自己還是很想把那混蛋丟進電視所以不服悠叫他冷靜下來讓機會錯失的決定,悠抖了一下,認為自己終究背叛了陽介,所以問陽介是否要離開。
「呀,背叛了是背叛了,我的心好痛呀。」陽介以無感情的語氣說,走向悠,把他的衣領扯起:「不過聽好了,才不是因為你沒有把那傢伙丟進電視,而是因為你不信任我!我怎可能會離開你呀!」看到陽介那皺起來的臉,悠還未從震撼平復,就發現自己被一把按在堅實的胸前。「無論你做了什麼決定,我也會站在你身邊…這才是作為參謀、作為搭擋…作為戀人要幹的事嘛!」
悠哭了起來,只能待在陽介懷裡任得細雪落下。


4日(日)
與陽介分開後回家夢到停下來的天鵝絨房間,悠問是不是瑪格烈特當時叫他冷靜的,於伊哥魯旁邊的瑪格烈特只是曖昧地笑了笑。
女帝入手。
從生田目身上理解各種事情,得知道生田目其實還是很愛山野主播。
得知道自己誤會了生田目讓理世這次真的肯認她後悔了,感謝悠當初沒有讓他們所有人變殺人兇手。
戀愛MAX。


5日(一)
在天鵝絨房間看到KUMA,KUMA說他想起了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SHADOW並解釋給悠。
雖然聽起來好像是很好的SHADOW,不過菜菜子的死讓他知道他這樣的SHADOW反而是讓人痛苦的,因為真相往往都是痛苦的,他理解人們只追求他們想要看到的現實,所以他本來就不應該存在,否則菜菜子就可能不會死了。
悠告訴他菜菜子沒有死,而且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真相,所以KUMA的存在是必要的。
知道菜菜子沒事後KUMA就幸福地消失了。
星MAX。
悠夢醒後發現手機裡擁有之前認識的人打傳來的鼓勵訊息。
在推理期間知道了足立是犯人,把足立追到電視裡。


6日(二)
(略)理世一人努力在電視裡什麼也找不到。
當晚KUMA回到醫院,向菜菜子保證這次他一定要把真相找出來,阻止有更多人像菜菜子一樣受苦了。


7日(三)
(略)KUMA回隊,足立追蹤。
當晚悠回房間後覺得不得不一個人去找足立。
從電視出來後被陽介逮住,他有點蒼涼地說:「你多點信任我們吧。」讓悠回想起幾天前的事,雖然想解釋不過陽介苦笑地說:「我明白的,你是不想讓大家擔心吧…嘛,總之現在我只要當在背後支持你的好太太就行了吧?」
這使悠覺得自己心裡對陽介的感覺有什麼變化。


8日(四)
禍律稻羽市開始,千枝決定要見證到最後所以不打算離隊。
(略)期間發生的與P4A差不多…不過大家需要休息一天明天再來。


9日(五)
終於都追到足立本人,足立取笑悠是偽善者,是為了自己不寂寞才會在別人面前擺出別人想看的臉。
看到悠沒法子否定使陽介越來越氣,然後就一拳毆向…悠。
他說自己其實一直都不怎麼信任悠…或者說是在妒忌悠,可是他知道他現在要做的應該是要站在悠的身邊,在搭擋倒下的時候把他拉起來。什麼在背後支持你都放屁,他不想只待在後面而是身邊,因為這才是對等。
足立被他們弄笑了,然而悠終於都理解到他對陽介感情的變化是什麼,他真的愛上了這個人。於是他把陽介的臉扯過來一個額頭敲在陽介的額上害對方喊痛,而悠說這樣才算是對等(內心卻在思考他終於都追上陽介了)。
魔術師MAX。
然後在打大單反的時候大家一起進化(包括未MAX的三位女生)
最後聽足立說心聲…慾望入手。
八十稻羽的霧被清光了。


19日(一)
千枝出庭,下次開庭是二月頭,到時會正式宣判結果。
不過看到千枝的臉就知道事情進展得很好。


23日(五)
悠在下課後收到陽介的平安夜約會訊息(雖然人還在學校不過他們喜歡互傳訊息),雪子也主動約千枝平安夜一起出去過節,而完二也提起勇氣問直斗問她明天能不能到他的家。
陽介在JUNES打工的時候依舊老樣子被人指指點點說他是同志,他已經習慣了所以選擇無視,可這次KUMA忍不住幫口,這使八卦的人說得更誇張,指出「真同情跟你在一起的男生…絕對是被強迫的吧」。
陽介幾乎忍不住時他的父親出現問發生什麼事,那些八卦的人問他「店長你是怎麼教孩子的呀」「我真同情你」「如果我的孩子是這樣我去死好了」等等…花村把兒子喊過來而陽介覺得自己死定了,KUMA也因此顯得很緊張,不過感到父親搭他的肩膀,說「你這段時間做得很好,明天的假我准了,好好跟你的男朋友過節吧」,這使陽介嚇一跳。
「他是我引以為傲的兒子。」就是花村向其他人說的話,KUMA感動得飛撲過去,那些八卦人仕單純難以置信,然後不爽地離開了。

至於直斗那邊則是P4GA梗,她開始疑惑為什麼完二要請她過節,以為完二要暗殺她XDDD
直斗準備求助其他人,只是千枝在看的聖誕節DVD嚷著要殺人而千枝那句「雪子果然不會喜歡這類吧」讓她以為雪子是同伴,理世正練習準備放上網的新曲擁有「要向你的心一擊即中」的歌詞使她以為自己準備被一招殺XD 想要找陽介卻發現KUMA正向他熱烈討論(卻又不肯說是什麼內容的)「明天的計劃」而當中好像包括了她,最後想要找悠卻注意到他在買菜刀(其實是因為家裡的刀子壞了)說他明天準備跟陽介好好享受而直斗想成是「好好享受把她幹掉的時光」XDDDDD
雪子則在家裡為千枝製造物體X而忘記旅館到底有多忙碌,嗯。


24日(六)
平安夜,直斗全副武裝出現在完二面前使完二一臉疑惑,可還是把直斗帶到自己房間,然後將他親手做的KUMA樣蛋糕放出來。
直斗緊張地想要試毒可是見到完二完全不在意把自己那份吃了,雖然還是一整個緊張的樣子不過直斗在吃了第一口後覺得好吃而放鬆下來,完二指出他拜託KUMA過來幫忙(就是KUMA之前說的「明天計劃」),很慶幸直斗覺得好吃。
直斗這時才開始注意完二那有點兒像女生的房間,已經很久沒有接觸女生的她也對此覺得好奇,直到完二送她一個自製的直斗布偶,直斗終於都完全放下戒心,感謝完二給他一個那麼好的日子(雖說完二沒表白)。
悠與陽介在悠的房間點蠟燭慶祝,KUMA待在花村家高興地大喊外面下雪了,而雪子也帶著自製曲奇跟千枝一起於雪下逛店,理世則把新曲完成了放在網路上,在心底裡向大家祝福。
………順便當晚千枝吃了雪子的曲奇後昏倒了。


25日(日)
菜菜子與堂島(暫時)出院,千枝說已經忘記昨天發生過什麼事,也難得雪子不參加做蛋糕行列XD
堂島向大家道謝,暗自感慨悠長大的事。
於所有人離開後第一次向悠說「你交了男朋友吧」的事情,指出自己作為家長應該要好好指導年輕人正確的倫理觀念,可是看到悠認真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多說無用,叫悠還是想法子說服自己的姐姐與姐夫。
然後他告訴悠自己一直以來追查的都是什麼,把千里的檔案交給悠看,說為了太太與菜菜子,永遠都不會放棄找尋真相。他問悠不是也一樣麼,為了追尋真相而不惜一切甚至連進電視這種天方夜譚的事情也居然做出來了。
然後他再次感謝悠救了菜菜子…還有他自己,主動為悠泡咖啡,用了家族的馬克杯。
法王入手。


31日(六)
(略)倒數。


1月(P4G ONLY事件)


1日(日)
悠與陽介去神社參拜,陽介說得到父親同意,準備考東京的大學。
所以接下來那一年需要努力,可是在悠離開前還是會玩盡的。
另外他們碰到來參拜的完二與直斗,直斗還是單純把完二當成朋友,讓兩人相當同情完二…倒是看到完二一臉幸福的樣子也只好算了。


2日(一)
(略)向周圍說新年快樂,亦幫菜菜子做了雪人。


3日-10日(二)
菜菜子跟堂島回醫院,可是這段期間悠發燒。
在發燒期間悠向照顧他的陽介說起以前劍道部的事,陽介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想要看到悠出席劍道比賽的樣子。


22日(日)
菜菜子正式出院,悠準備實行與菜菜子「玩到盡」的約定。
可是當然需要菜菜子追回她的家課XD



2月(P4G ONLY事件)


2日(三)
千枝最後上庭的日子,結果因為部份犯案者還是未成年所以判刑很輕,這讓千枝有點失落,可是她認為這也沒辦法,然後向大家指出考試後要去滑雪嘛,想要平和氣氛。
雪子看得出千枝好像做了些什麼樣的決定,卻沒有真的說出來,其他人都只能鼓勵她要相信千枝,特別是完二、理世與直斗,他們都相當清楚被狠狠摔過的感覺是什麼,想要站起來就只能靠自己。
然後雪子去問陽介與悠他們到底怎樣在一起的,於是兩人知道雪子準備要在情人節那天表白,因為雪子太清楚千枝了,她覺得如果自己不快點說,到時就會後悔。


6-9日
(筆記)期終試


11日(六)-12日(日)
(略)滑雪,第一天基本跟P4GA走向,完二教直斗滑雪而直斗總是倒在他身上XDDD
第二天直斗與完二一同遇難,完二感慨直斗在那種時間都能夠那麼冷靜,然後主動提出如果直斗冷的話可以借他的體溫,結果直斗被說服坐在完二腿間被他抱住。
完二指出他很慶幸認識直斗,然後也終於都向直斗談起了自己一直以來疑惑的東西,性向呀什麼的。然後完二表白,說他一開始雖然被男性的直斗吸引,可是他也喜歡現在作為女生的直斗,因為女生的直斗也是相當出色的人。
他說就算直斗還是想要選擇當男生他也不會介意,他只是想告訴直斗她是一名很出色的女生,而直斗終於都發現自己臉紅然後邏輯思考又亂起來了XD
不久後他們被找到,完二給直斗一些時間慢慢考慮,悠問她怎麼了時直斗嘆了一口氣,搖頭擺出微笑:「沒事,只是被嚇到了…一直害怕女性去到連自己的性別也無法忍受的我…也會有人種喜歡我作女生。」
這使悠知道完二向直斗告白了,感慨完二在關鍵時刻還是名很出色的男人嘛,然後直斗抬頭望向天空,說:「果然還是很狡猾呢…巽君。怎麼辦,明明之前還是很討厭的,我開始不捨得現在我的這個身體了…」
「那要一起找出答案嗎?」
「謝謝你,前輩,不過還請讓我拒絕。巽君說得對,有些東西我得自己一個人想通才行。」
命運MAX。


14日(二)
雪子把千枝喊到高台告白。
千枝先是睜大眼睛,然後苦笑說:「我其實一早已經知道了…」事實上千枝在暑假查美津雄事件時已經注意到…甚至是在之前已經發現,可是她一直都假裝不去理解。
不過她還是沒有談戀愛的心理準備,而且她已經決定了,同意父母在不久後會搬離八十稻羽開展新生活,就在悠離開後不久她也會走。
「無論發生什麼事,雪子也是我的好朋友…可是我已經不能一直被妳保護了,就像是我發現我也不能一直保護妳一樣…雪子,妳已經很堅強了,就算沒有我送妳回家也沒關係。所以…接下來輪到我要變強了。」
「謝謝妳,雪子,妳的表白…還有妳做過的一切,我真的很高興。」
雪子只能再次向她肯定是否真的繼續當朋友,千枝點頭後自動離開。
千枝走了幾步後就叫陽介別躲了快出來,陽介不好意思地問她會否後悔,她只是搖頭,說自己曾經夢想要當警察,不只是雪子,希望能夠像電影英雄那樣保護所有人。可是現在她覺得自己才是受保護的一個,用特搜隊作避風港,黏住跟自己擁有差不多遭遇的人…讓他們保護自己,可是結果就是大家都已經變得更成熟,肯向未知的未來踏出第一步,只餘下她一個人在後頭繼續獨自舔傷口。
然後千枝向陽介道歉說浪費了一個情人節,然後向他…還有叫他向悠道謝。
在另一方面悠單純看著雪子的背影開始大笑,然後漸漸變成了大哭的樣子。
戰車、女教皇MAX。


接下來雪子與千枝繼續以朋友的方式相處,時間跳到悠離開前一天。


3月20日(二)
收到了足立的信。
打太太的時候同伴倒都倒下了,無法承受的悠再也站不起來。
然後立即去到十年後。
十年後的千枝當上了女警,雪子是旅館老闆娘,千枝已經差不多忘記過去的陰影並同意與雪子交往。
完二與直斗結婚了,還生了兩個娃,完二教孩子做布偶而直斗是知名女偵探。
理世再次成為了萬人迷,與真心愛她的人訂婚了,兩人受盡世人的祝福。
一條與海老原也快要成為夫婦,長瀨亦找了一名懂得欣賞他的女朋友。
綾音成為出色的音樂人,勇太說為了報答繪里而努力讀書,秀也成為大學研究生,身邊有不少朋友。
小夜子依舊不斷救人,尚紀繼承了酒館,店裡還有不少新舊主顧。
狐狸生了一窩孩子,死神太太也長命百歲。
KUMA還是JUNES的吉祥物,堂島叔叔還是老樣子,菜菜子在八十神高校成為校花。
就連足立也被放出來,現在去做社會服務,生活過得平淡卻充實。
悠自己跟陽介搬出城市去住,陽介是一所大公司的營業員,悠時不時代表日本出席世界劍道比賽,平日則是一名在家裡養貓寫書的小說家。
社會上亦再也沒人歧視同性戀愛。
這幸福的未來直到悠在街上看到完全沒有改變的瑪格烈特,問他:「你看起來很幸福呢。不過,夢什麼時候才醒?」的時候打碎。
一次過失去所有幸福的悠就這樣跪到在地上一臉絕望,然後從濃霧中聽到來自同伴們、來自其他跟他建立起關係的人的鼓勵讓他再次站起來。
最後他面對影的自己,是那名在幸福世界裡生活的自己。悠承認他真的好想與同伴們、與朋友們、與家人與陽介一起過著那種生活,他承認他一直都做著那種夢,他承認他寧可自己再也不醒來。
最後他的影變成伊邪那岐,從瑪格烈特手上接過看透一切真相的全能之球,丟開眼鏡呼出伊邪那岐大神打倒了伊邪那美,然後電視的世界就回到當初那片美麗的風景。
…看到飛撲過來的同伴們,悠相信夢想還是有機會捉住的。


3月21日(三)
悠離開八十稻羽,這裡大家追火車的時候對白幾乎全都是「我愛你」,連堂島也跟大家一起瘋WW
最後看著照片然後將其按在胸前。





後日談
陽介在暑假開始時前往悠所在的城市看悠的劍道比賽,而悠漂亮地獲得了勝利。
當日悠把陽介帶回家見家長,他說他一直都在父母面前提起陽介,所以父母也很有興趣見他。
然後陽介提到千枝在幾天前已經回來八十稻羽,看起來比之前更輕鬆愉快,比之前更像一名普通的少女;雪子也依舊愛著千枝,可是她說她覺得自己的感情說不定已經開始昇華到另一個階段,讓她更珍惜自己與千枝之間的牽絆。
直斗與完二交往了,因為工作關係直斗也不常待在八十稻羽,可是完二似乎很欣賞女朋友這樣努力的一面。
理世的歌在網上的人氣變得越來越好,對她的評價也越來越正面。
KUMA還是電視與這邊世界兩面走,陽介抱怨父母都把他當成親兒子而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兒子了。
「我很期待能夠再次見到大家呢。」
「嗯~明天一定會很熱鬧!」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