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搬一個幾年前的一個設定……我覺得我這個設定也滿完滿的,雖然沒寫成文但還是值得被放出來供養一下…

基本情節沒變,不過番長KUMA以外的角色在一開始登場時已經有不同程度的「性別/性愛/戀愛不健全」。
當然,有部份單純是因為世人眼光所以才顯得不健全,也有部份是真的有點兒過火的設定…
某些角色也會有點黑暗的描述,可是因為本人基本上沒有經歷過,現實裡發生這種事的話心靈創傷絕對不會比我寫的更輕,所以盡可能請不要太認真。
P4無印+P4A背景,有少部份P4G事件(未玩過的關係知識單純來自P4GA,事件ONLY,覺醒、騎車等設定無視),番長是P4A鳴上再加點自己的設定。
CP為主花主、雪→千枝,完直。雪子單戀以外都算是後期了,特別是完直,不到最後的最後基本只能算是完二單戀。
另外雪→千枝注定悲戀,不能接受者請回頭…


由於忍者BOLG字數限制,我會把詳細情節大綱搬到另外一篇裡。








角色設定

鳴上悠(生日日期取自7月10日P4發售日)
因為父母到外國出差而寄住在叔父家的青年,個性內向天然,轉進八十稻羽之前幾乎沒有跟人說過話。
在八十稻羽被堂島家與陽介他們感染而漸漸變得開朗。
轉學前是劍道部,得知道八高沒有劍道部時感到失望的同時也顯得安心。事實上在轉學前他為了不出風頭一直都收藏起自己在劍道部的實力,而這實力在TV裡卻能夠好好發揮。
美津雄迷宮的恐怖狀態:小學的時候有女同學幫他與他當時以為最親的朋友用塔羅牌占卜,得知道那友人是他的「魔術師」,並把那段友誼看得很重,卻在最後因為贏出劍道比賽的關係而被友人拋棄。
當時雖然被陽介救了,卻在那時開始發現自己相當害怕再次失去與陽介(魔術師)的絆,於是沒有認真思考便同意陽介的告白,亦在關鍵時刻裡差不多同意陽介把生田目丟進電視的提議。
在生田目事件後,陽介父親問他是否認真的時候悠沒有說謊,指出自己也許只是不想失去與陽介之間建立的牽絆,並向花村先生保證無論發生什麼事也絕對不會傷害陽介。
得知道自己真的喜歡上陽介時是在他差不多被足立搞得崩潰的時候,陽介給他的鼓勵。
雖然一直以來伙伴們都說是悠安慰了他們,可是悠覺得是伙伴們願意站起來的勇氣鼓勵了自己。

(追加設定:悠以前的小學同學是一名努力家,雖然天生很多事不擅長,可是總比人努力。不介意悠成績比自己好很多而跟他當朋友,劍道部也是他介紹悠入部的──代表了魔術師正位的「開始」、「創造」。
然而他無論多努力也勝不過有天份的悠,連唯一最有自信的劍道也輸給悠後,就因為妒忌而遠離他──代表了魔術師逆位的「白費心機」與「背叛」。
加上悠當時又快要轉學,而他本人也因為親友離開自己而受傷,亦沒有勇氣再找對方道歉,於是兩人終究不再見面了。)



花村陽介
由於父親的關係而整家人轉到八十稻羽,雖然總給人輕浮的感覺,事實上是為了藏起自己「只被同性吸引」的性取向。
雖然未談過戀愛可是在小六接受性教育時已經發現自己對女性沒有那方面的興趣並告訴父母,一開始父母也顯得難以置信甚至對此反感,然而那麼多年後母親已經看淡了,父親雖然還是對陽介有一天會轉直抱有微量希望卻已經再也沒有像以前那麼反抗。
然而性向幾乎害陽介在初中與高一第一學期時受盡苦難,所以他某程度上也慶幸自己離開城市,準備藏起性向作一個新開始,卻在八十稻羽裡因為JUNES的關係受到另一種苦難。
在挑戰「超越天城」的時候被千枝發現他其實對女性沒太大興趣,相當慶幸千枝沒有用這個作把柄,並為了報答她而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在千枝不在的時候會好好照顧什麼也不知道的雪子。
剛進學校時對一條有好感,不過在知道一條喜歡千枝後就沒有認真想了。
大聲主張完二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面對雪子與完二的同志疑惑時總被悠拖過來幫忙。
運氣還是老樣子的糟糕,把KUMA帶回家時甚至被父母以為他對心智出了毛病的可憐孩子出手XD
影指出自己是同志後悠沒有離開讓陽介相當感動,一直以來都希望不背叛悠的友情單純當對方眼中親友,卻在不知不覺間被悠嚴重吸引。
兩人交往後同志疑惑加上JUNES的事情讓陽介壓力很大(部份有跟完二事件連動),卻在關鍵的時刻得到父親支持。
把小西前輩看成相當尊敬的姐姐,千枝與後輩們還有KUMA則是弟弟妹妹。
總是被雪子說成是好姐妹,然而他相當在乎自己的男子氣。
太鼓達人,雙刀武器的攻擊就是這裡練回來的XD




天城雪子
天城旅館的繼承人,千枝的親友,零常識程度比悠更糟糕。
與原作同樣一直為繼承旅館的事情苦惱,加上是名門家族的女兒,像是自己身邊擁有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覺得與千枝在一起的時候是最能放鬆的時間,總是幻想可以與千枝一起逃到沒人找到的世界裡,卻在發現的時候注意到自己愛上了她的親友。
「不是同志,剛好喜歡的人是同性」類,甚至能夠毫不害羞地在悠與陽介面前說出需要消音的說話XD
在山野事件後母親沒有像原作般倒下所以才能與悠與陽介一起討論深夜電視的事件,之後為了解教出現在深夜電視的千枝而跟兩名男生一起進電視。
影是想要把千枝關起來的鳳凰,諷刺她事實上只是想要把千枝收進自己少有的收藏品裡。
千枝之前為了雪子而受盡屈辱,所以一直都苦惱是否應該表白,害怕在千枝最需要自己時背叛對方,卻又害怕千枝是否真的需要自己還是像影所說的想要她永遠消失。
在千枝上法庭之前她要求千枝向她說出真心話,不是影那些話,而是一直藏在千枝心底裡需要發洩的話。
在情人節那天她終於都向千枝表白,千枝最後都回絕了雪子,她們同意暫時分開。
只留下剛好看到整個情況的悠獨自看著她在高台向鎮子由高聲大笑變成放聲大哭的樣子。




里中千枝
雪子青梅竹馬的親友,平日相當男子氣,暗地裡卻有自問比誰都要沉重的陰影。
從以前開始就一直保護雪子,並引以為傲,然而在初二的時候被一群男生要脅,為了保護雪子,千枝同意用自己的身體作交換。
一開始只有大約一個月一次,不過在她升上高中後次數越來越多,亦因此能夠分得出陽介看雪子的目光並不是認真想要「超越天城」。她覺得自己暗地裡單純是利用陽介的秘密來交換在她不在的時候能有一名信任的男生去幫忙保護雪子,並因此對兩人感到相當抱歉。
在悠他們第一次前往電視那次被久保美律雄叫住,所以當時沒進電視。小西確定死亡那天她也被叫到警局,於是這天也沒有前往JUNES。當夜她一直被性侵犯的消息就被新聞被大事報導,於是她的身影出現在深夜電視。
迷宮是類似少林寺的裝潢,中華裝的影千枝大喊自己雖然討厭被男生糟蹋不過這樣她就是正義使者,這樣子她就是雪子的英雄,是她一直最討厭的雪子的英雄,因為她為了雪子才會變成這樣,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讓她覺得好爽。
被救出後雖然有被悠提議過她不用加入,她卻說自己的影說得對,自己想要當一名無名英雄沉醉於沒人知道她原來那麼偉大的事實裡,悠他們雖然總覺得這樣不對勁卻在最後還是同意她加入。
一開始對包括悠在內的男性有點敏感,唯一可以好好接觸的只有父親與對女性沒興趣的陽介,得知道完二男女都沒關係後也對完二相當有保留,KUMA=動物所以沒關係。
與悠一起在美律雄的迷宮陷入恐怖狀態(因為美律雄是侵犯她的人之一),之後被雪子(KUMA)解救。
出席聆訊之前被雪子要求千枝向她說出真心話,在多次要求下千枝終於都肯吼出其實她一直都很累,一直都想要有人解救自己,在自己成為八十稻羽的名人後如果不加入特搜隊那她就什麼也沒有了。
情人節那天回絕雪子的告白,她心底裡還是無法準備好正式談一場戀愛,父母亦為她決定搬家,於悠離開後不久她也會走了。
不過她知道自己永遠都會作為雪子的友人那樣子喜歡雪子。

(追加設定:一條在看到千枝的消息後沒有放棄千枝,可是他始終與千枝不熟,最後沒有告白;海老原對千枝的醋意去到反問自己是否也要用這種方式來吸引康少爺,當然最後她的自尊讓她不肯與千枝比)
(追加設定2:美律雄因為未成年加上沒有足夠證據於是沒有因為千枝事件而被即時收押,而他覺得跟自己一幫人其實也不怎麼重視自己,所以才認為自己是空白的。)




巽完二
染坊老闆娘的兒子,「不良」,卻是一名心地相當善良的可愛物愛好者。
年輕時因為自己喜歡可愛的東西而被同學(事實上應該不分男女…)取笑,說他是娘娘腔應該喜歡男生,於是他一直以為自己說不定真的喜歡男生。
在初三時曾經與同班的男同學交往,然而對方卻一直叫他偷東西之類,完二為了證明自己也可以很男子漢而做過,也因此被捉過幾次。接下來那名男生要求他「做」的時候他做不出結果被對方笑他真是無用的娘娘腔並甩了,叫他隨即一改印象變成不良似的存在好樣別人不會再說他娘娘腔。
「對自己的性取向感到疑惑」類,會為了證明自己而說出「既然是這樣的話花村前輩你幫我試試吧」之類的爆炸發言,就在陽介為了貞操危機大喊叫他找女的來試後便被千枝雪子敲昏在大谷花子旁邊…
知道如果自己惹禍的話就會害母親傷腦筋,所以在陽介拿他跟直斗的事開玩笑後坦然說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他曾經與男性交往,因為他不希望別人會以比現在更奇特的目光看他的母親。
在悠與陽介交往的消息傳偏整個八十稻羽時,他被他的前任看到他跟兩名前輩在便利店買東西,而那名前任還帶著一名女朋友,取笑他們是同志組合,還在說自己當初雖然有跟完二交往單純是因為看他好像很好欺負,自己一直以來對於跟完二上床完全沒興趣。
這些東西完二全都忍受,甚至阻止準備幫他出氣的陽介,卻因而讓對方的語言攻擊轉向陽介與悠。在這裡完二終於都忍不住抽起對方的衣領準備揍下去,這次到悠他們阻止完二,然而完二的臉已經成功把那人嚇倒,於是對方只是諷刺他一句「瞧你也不敢毆下來」就離開。
完二能夠忍著不出手這一幕給其實一直都在旁邊看到的直斗留下好印象,而直斗亦在那人準備跟女朋友離開時捉住兩人,翻找出他們的口袋裡其實有偷東西。




久慈川理世
偶像,與當初山野真由美同樣傳出了醜聞,被事務所強制她道歉,然而她在記者會上卻指出她對這段戀情完全不後悔,於是被強制引退回鄉。
與她傳醜聞的是事務所某名40多歲有妻子的高層,因此也有她用身體換來人氣的謠言。就算在八十稻羽裡也被狗仔隊追問再加上那些自稱偶像大喊對她「失望」而總是在漫罵她,她還是在強調自己毫不後悔。
她的影指出她知道那個人其實不是真的愛她,不過只要跟那個人做的話她的偶像生涯就會一帆風順,所以那人說什麼她也會做什麼,就算知道那人才不會喜歡她。所以她其實很討厭那個人。
最後理世終於都哭著大喊自己其實是相當後悔,咆哮為什麼會喜歡上那個人,她是真心喜歡上那個人所以才會知道那人就算不喜歡自己也繼續下去,所以才會知道這樣做是錯的才會繼續下去。
KUMA那時只是笑著說「喜歡誰是沒錯的,就似是KUMA也喜歡老師他們一樣…KUMA也喜歡那麼努力的理世哦」,而這句讓理世的影昇華。
心底裡不想放棄娛樂圈,然而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法子再回去了,卻在收到真正FANS的信後振作起來,打算用在網上自演自唱歌曲來重新讓社會大眾接受她。
雖然一開始負面評論還是很多,可是她注意到特搜隊的成員有努力為她留下鼓勵的彈幕(KUMA的語尾出賣了他們,陽介吐嘈之後的彈幕全都在吐嘈陽介XD),讓她慶幸自己至少有這麼一小群「支持者」。
由於處境相似所以當初相當同情山野真由美,以為生田目殺死山野是為了把不要的包袱給丟開,卻在發現生田目對山野是真愛的時候羨慕起來。
與千枝同樣還沒有開新戀情的準備。



KUMA
SHADOW,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SHADOW,不過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受到什麼樣的影響生出來的。
自問是很弱的SHADOW所以希望悠他們能夠阻止犯人再把人丟進電視裡,卻漸漸地害怕自己會否總有一天變成他之前一直看到的SHADOW那樣子,攻擊他漸漸學會重視的人們。
並不是在理世迷宮裡出現SHADOW,而是在VS美津雄時看到陷入恐怖狀態的悠與千枝,加上有了理世後自己便顯得更無能,覺得是自己害他們變成這樣的。
於雪子跟陽介拼死喊醒友人的時候不理完二與理世的阻止衝出去擋在他們面前,解救了眾人讓他感到相當高興,卻在美津雄不肯接受自己的影時,被他的影指出他其實一直都害怕自己不被大家接受。
在菜菜子「死」後發現自己是來自人們在很久很久以前洋溢的善意與好奇心所生出來的產物,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想要看到/知道更多更多」的願望,本來是相當純粹的願望卻在人們碰到更多的絕望時歪曲成只想要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東西,所以他身邊的其他SHADOW才會與他不一樣,不會對於擁有PERSONA的人們抱有攻擊性──因為其餘的SHADOW都害怕看到真相。
不過他也因為菜菜子的事而理解為何大家都害怕看到真相,因而覺得自己不被需要。
在同伴們說需要他的時候相當感動。



白鐘直斗
偵探,因為各種理由而不一定需要上學,對「美津雄就是犯人」感到不服而留在八十稻羽。
不滿意被人當成小孩子,也不擅長待在女性身邊,平日需要會忍不過只要有女性太過接近自己就會忍不住把對方擠開。
事實上是在初中時因為成績太好受到男性青睞(其實男生們也不太喜歡她)而曾經被女同學欺凌,扯頭髮扯衣服綁在天台上甚至更糟糕的情況也有出現。她完全不在乎被其他男性知道所以在逃離後直接報警處理,然而心理陰影其實一直都在,為了不再出現類似的事情才打扮成男裝,再加上對於當上「英雄」感興趣,所以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正式變成男人。
「恐女症」與「後天的性別認同障礙」類,從初中開始就下決心成年後做變性手術,就算面對了自己的影,依舊還是對作為女性的自己有點抗拒,也不太願意接觸女性。溫泉裡不敢靠近伙伴們也是菜菜子主動靠過去,得知道千枝也無法接觸男生,然後才開始對於性別的問題作另外的反思。
被完二說了「嘛,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也一樣會被欺負,我是因為有跟前輩他們在一起所以就慢慢站起來…不過怎說好呢…主要還是得接受自己的缺點靠自己挺起胸膛才可以踏出第一步啦,我們這裡每個人都還在掙扎,想要別人體諒自己…想要得到公平的看待…這些如果自己也不努力的話就沒人可以幫到我們的吧。直斗也是,妳到底想當男性還是女性跟我沒關係,最重最的,就是這個決定對得住自己吧?妳不後悔那放手去做就好了,至少我不會因為你的決定而少瞧妳,那是一個充滿勇氣的決定。」
在滑雪場與完二一起遇難,之後開始認真思考保留作為一名女生。




時間線:

4月

11日(一)
(略)悠來到八十稻羽,在油站與太太握手,第一次做想要找尋真相的夢。


12日(二)
山野主播死亡,第一天上課(幫悠解圍的是雪子,事後千枝還怪陽介為何不坐在她旁邊,還不知道千枝藏起什麼秘密的陽介整個「?」的樣子),放下被踢至再起不能的陽介,在雪子的邀請下與千枝跟雪子下課。
(略)與P4A同樣沒有直接前往發現山野的現場。


13日(三)
解救在垃圾桶轉來轉去的陽介,放學後加上千枝雪子四人一起在JUNES討論到深夜電視,認識小西早紀,從千枝口中得知道陽介把他當成尊敬的姐姐。
回家後看到深夜電視,差不多被吸進電視裡。


14日(四)
陽介指出「因為他看到女生所以那玩兒絕對是假的」,悠指出自己把手擠進電視而大家決定放學後到Junes確定,可是放學時千枝被美津雄喊走,她緊張地拜託陽介要好好送雪子回家。
悠與陽介與雪子第一次進入電視裡,看到山野的房間,再被kuma趕出去。


15日(五)
(略)小西早紀死亡,陽介無法不管於是打算前往電視裡,千枝這天放學後被警察叫住。
陽介答應千枝會好好看雪子於是不讓她進電視而讓她拿著「生命線」。
悠第一次喊出Persona並利用他在劍道部學懂的方式戰勝了兩個大舌頭,Kuma指出他也是Shadow,接下來碰到了陽介的影,得知道陽介是同志,而且還因此一直抱怨為什麼他無法像普通男生般喜歡女孩子,他自己對此也一樣覺得辛苦。
因為悠不介意他是同志而確定了友情。
魔術師入手。
兩人離開電視後發現雪子相當好奇地鑽研被切斷的生命線還對著這個大笑…
當夜電視報導了千枝受到長期集體強暴的事件。
深夜電視出現了千枝(的模糊影像),做了天鵝絨房間的夢(之後每次入手新的絆瑪姐也會出現)。


16日(六)
千枝沒有上學,雪子打電話發現千枝在醫院。
(略)陽介把雪子送回家後與悠約在Junes,隨便揮動武器使悠與陽介一起被捉到警局。
第一次見到足立。
深夜電視清楚地映出中華裝千枝呼喊自己是功夫教練,要求大家加入她一起保護弱勢的人。


17日(日)
買武器後與雪子一起進入電視機裡,雪子不理三七二十一先跑了進去,Vs雪子的影,得知道她在戀愛方面對千枝有好感。(女教皇在五月前都不會入手)


19日(二)
花了兩天時間終於都到達千枝的所在,雪子與千枝的救出劇。
當天晚上足立有出現在堂島家。


下旬
悠得知道這學校沒有劍道部,於是加入了籃球部,被陽介指出真可惜如果這裡有劍道部悠代表出席比賽絕對會勝出的,而悠只是落寞了一下。
認識了一條長瀨與海老原,知道一條喜歡千枝,雖然海老原抱怨那是盲目的愛,可是她也被悠指出她自己也追求一名沒有愛上自己的人。
海老原為了得到一條的注意還差不多想要學千枝那樣子找人強了她,被悠責罵應該要多珍惜自己的身體。
海老原哭著呼喊「你真是太溫柔了,為什麼我結果無法愛上你」,然後叫悠絕對不要放棄真心愛你的人。
月入手。


30日(六)
千枝回來上課,主動要求加入他們,強迫自己強顏歡笑。





5月

3日(二)(黃金周)
(略)堂島叔叔取不了假,與菜菜子一起前往Junes。


5日(四)(黃金周/兒童節)
雪子想要找悠討論千枝的事與她對千枝的感情,結果悠把陽介拖過來,雪子第一次發現陽介原來是同志。
…也不介意在兩人面前說些想要跟千枝做些(消音)的事情XD
他們目前的結論是千枝依舊因為早前的事情而顯得神經緊張,這情況不是太適合談戀愛,再加上千枝現在最需要的是體諒她的友人,所以雪子還是先繼續用知己的身份好好支持她。
也有談論到父母的問題,因為雪子是知名旅館繼承人,所以喜歡的人是同姓影響的不只是旅館,甚至會是全八十稻羽。
女教皇入手。
(純筆記)悠回家後從堂島那邊收了一條品味神奇的泳褲。


9日~12日
期中試


13日(五)
(略)悠在手工部的部室外看到從完二口袋掉下可愛的布偶,幫他拾起來。
(略)完二出現在電視節目裡。


14日(六)
(略)深夜電視出現了完二的模糊像。


15日(日)
足立第二次出場,說在買卷心菜,碰到了把他當成是兒子的婆婆。
在Junes裡與大家推理,同時很多人都在討論千枝的事,於是再次詢問千枝是否繼續加入,可是千枝依舊不放棄。
在千枝與雪子離開後,陽介面對兩名抱怨沒有放假的兼職。
深夜電視時陽介問悠他喜歡千枝類還是雪子類型的女生,被悠反問他又喜歡怎樣的人,陽介指出他之前曾經對一條有好感不過在知道他喜歡千枝後就沒再作多想了。
陽介也忍不住感慨很少有人願意聽他說喜歡的男生的事。


16日(一)
(略)追蹤完二,進入巽家的染坊注意到山野用的圍巾是在這裡出產的,直斗第一次出現。


17日(二)
追蹤完二,在分工追蹤的時候悠分到了千枝,發現千枝在自己身邊顯得相當緊張,於是說些笑話希望可以讓千枝平復過來,發現千枝除了父親與知道性向的陽介外面對其他男生全都不行。
戰車入手。
而雪子在另一邊擔心千枝擔心到快要尖叫,事實上是陽介讓千枝跟悠獨自相處好讓她的男性恐懼症可以早點消失,跟雪子說「她也不能一輩子依靠妳吧」,讓雪子想起她那把千枝當成收藏品的影。
被完二發現時雪子一整個「我們是來捉姦的」讓陽介幾乎整個額頭敲在電燈柱,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爆炸性發言的完二也開始狂追他們,然後外賣就來了…
深夜電視出現完二的影,陽介打電話過來時悠說「我幫你錄起來了」立即被陽介吐嘈「鬼才要!!」


18日(三)
(略)Kuma的鼻子動不了於是需要情報收集,看到了在巽店面前想要向完二道謝的孩子,問他借來了布偶。
前往大浴場,幾乎所有人都無視陽介高呼說那不是他的菜,把陽介拿來作當箭牌XDDD


19日(四)
VS完二的影,雖然四人組已經進入陽介躲在千枝後面而悠躲在雪子後面的狀態XD
影把他過去被欺負的事與失敗的戀愛說出來,然後喊著他下次不會再那麼笨拙讓人失望,希要有人接受他。
結果就是完二自己跑過去抱住他的影代表接受了他。
最後悠給完二看了那小孩子給他的布偶,說他很欣賞完二的手工,讓完二很感動。
皇帝入手。
堂島開始懷疑起悠。


下旬~6月中旬
悠在醫院打工,認識了小夜子與死神老太太。
被小夜子的調情搞得他整個人緊張起來,與陽介提起的時候陽介指出真羨慕他受歡迎,有時也在想如果自己只是普通喜歡女孩子的青少年會怎樣,立即被悠一針見血地指出「絕對不會受女生歡迎」XD
小夜子說「自己也不知道當初當護士是為什麼了」,悠單純指出能幫到人會是好事,為此他現在正努力。
小夜子問他「你這樣說的話…你之前從來都沒有主動幫過人麼?」,讓悠的心跳了一下,然後他終於都注意到如果不是陽介的邀請,他一個人也不會進電視裡去。
在另一方面,死神老太太說自己不想要原諒在後面漸漸忘了她的丈夫,問悠如果自己有類似的情況,覺得自己被背叛的話,他會怎樣面對。
在這個時候悠還未能答得出來,部份被過往友人拋棄的回憶閃過,讓他握緊拳頭。




6月

6日(一)
完二再次上學,午休他們聚在屋頂,由於不想放過把自己擠進電視的人而加入。
為了報答而做出來的手工品受盡雪子與千枝好評。
由於千枝把完二看成同志所以對他也沒有緊張,完二倒沒有反對,不過因為不想流言傳到母親那邊希望大家不要提太多,亦似是對自己性向依舊抱有懷疑。
同時完二覺得世人應該停止再討論千枝身上發生過的事。


16日(四)
談到林間學校的事情,放學後二年生四人一起買材料,看到千枝與雪子的選擇後陽介立即冒汗開始跟兩名女生吵,結果變成了男生VS女生的料理大會。
離開時碰到足立,老婆婆跟他的兒子在一起,足立苦惱地說他們根本就長得不像。


17日(五)
林間學校第一天,被捉過來試食的完二因為兩名女生的物體X而見到天國了(炸
兩名男生幫忙把完二抬到急救站時看到了小西尚紀,尚紀直接當著陽介面前說他討厭陽介,這叫完二終於都把被吐了一半的靈魂抽回去然後拍尚紀的桌子大喊這算怎樣,陽介本來想要平息事情的,不過這時悠殺了一句「小西前輩死後你很難受嗎?這樣的話花村跟你一樣呀」而讓尚紀被殺過一個措手不及,結果之後尚紀就被完二捉住去跟大家一起吃悠與陽介合作做的料理,看到雪子依舊對物體X不放棄想要尚紀試而被陽介吐嘈後,尚紀終於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然後他提到自己再也無法與姐姐這樣子那裡快樂地談笑了,而陽介也說自己很尊敬小西前輩,想要知道她更多事,可是再也已經沒法子了,雖然是好聽話,可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代她好好活下去。
答應尚紀有空能夠再一起玩。
死刑者入手。
晚上在帳篷裡悠跟陽介吵著應該誰睡在完二旁邊,於是完二發現陽介是同志,並再透露多點自己過去男朋友的事(主要是被對方指示偷東西),亦在疑惑自己是否真的如別人所想的那樣喜歡男生。
陽介問他是否可以想像跟男性做這啥那啥的事,然後完二一句「既然是這樣的話花村前輩你幫我試試吧」把陽介嚇得跳起來,轉向悠問他「你不是接受了我嗎?」悠立即別過頭說:「夜裡就算了。」
陽介多口的一句:「如果你只是想要試試性向的話找女生試不就行了嗎!」讓完二立即衝出去找女生…結果他被千枝雪子敲昏在大谷花子旁邊…
(陽介這時第一次注意到自己對悠可能有好感)兩名女生去到男生帳篷,千枝受到很重的驚嚇,所以沒辦法不讓她們進來。而當雪子把他們的睡眠位置搞成「悠 行李 陽介 雪子 千枝」的組合,陽介很驚慌地問女生們他堂堂一個男人為什麼會跟女生一起睡沒問題,立即被雪子肯定:「因為你是我們的好姐妹。」
於是陽介花了整晚向他的男子氣默哀XD


18日(六)
因為雪子與千枝沒有泳裝而完二沒有下水的打算所以在瀑布游泳的只有陽介與悠………
(自此千枝也無法好好接觸完二了)
千枝與雪子老早就走了,而坐在上游看著下面兩人玩得好像在閃閃發光的完二繼續思考自己的性向,直到他注意到宿醉的諸岡在上游嘔吐。
看到下面兩人好像沒有注意到那樣繼續玩得閃閃發光,完二最後決定不告訴他們,他相信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知道更幸福…


19日(日)
理世出現醜聞的消息被公佈,亦指出她會過來八十稻羽,堂島把她跟山野的事連起來。


20日(一)
班上開始討論起理世的事,陽介指出自己是她的FANS,單純因為她的歌好聽,而且只要想到理世跟山野經歷了差不多的情況就覺得自己無法像其他FANS一樣對她失望,畢竟她這樣也很可憐。
千枝倒是不太喜歡理世,覺得她會變成這地步是她自找的(把自己的不幸與他人同調時就會忍不住氣那些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人)。


21日(二)
(略)悠在Junes買蛋糕材料時碰到理世掉了手機。
(略)理世出現在深夜電視。


22日(三)
千枝不喜歡多人的地方所以只有男子組三人一起去豆腐店找理世,然而在外面有一大堆狗仔隊與失望的FANS在高呼要她滾出來,使悠他們無法進入。接下來演變成理世的反對者向店子淋紅油然後她的支持者立即上前打吵的混亂局面,叫一直躲在裡頭的理世忍不住出來喊停,所有人都立即把目標轉向她。
受不了的完二便將那些人全都一個給一個地扯開,站在理世面前敲響關節咆哮「你們再吵就把你們全都送到局子」,完全不在乎狗仔隊把自己也給拍下來。當警察終於都來到後人群終於都散開,悠與陽介出來解救完二時理世認得出悠,於是便向警察保證自己認識他們。
進店子後三人向理世解釋深夜電視的事情,理世說自己也有看到,不過不認為那是她,卻還是感謝三人冒著危險前來警告自己。
夜裡陽介受到悠的邀請來他家,雖然被相當苦手的豆腐餐與堂島懷疑的目光嚇倒,只是說當悠拿出生日蛋糕出來時陽介還是被驚喜了。
理世再次出現在深夜電視。


23日(四)
(略)特搜隊全隊出動+足立把跟蹤狂給捉到了,可是特搜隊不覺得這算是捉住了犯人。
其間足立有向悠昨晚留給他的豆腐便當道謝,可是他忘了叫悠換成卷心菜便當的「演出」,想想看算了。
完二保護理世的消息沒有被大肆流傳是因為直斗把消息封鎖了,她認為特搜隊跟事件有關,不想要再讓事情參加無謂因素。(可是完二聽到直斗說「如果巽君與久慈川小姐的消息傳出去我就頭大了」時他腦子已經當機沒有注意到後面還說了什麼XD)
深夜電視出現了理世清楚的畫面,悠這次錄影了…雖然當然是什麼也沒錄到XD


24日(五)
KUMA失落報…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是來自人類哪種壓抑的情感,可是沒有把他突然這樣想的原因(會否變得像其餘SHADOW一樣攻擊大家)說出來。
被悠鼓勵了的他決定繼續努力再接再厲…
星入手。
不過他還是沒有法子找到理世,說需要理解她更多。
於是陽介把MP3裡理世的歌曲放出來大家聽,大家都認同理世唱歌很好,不過千枝依舊賭氣說她無法同意理世的選擇,說理世作為偶像應該懂得要受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否則會傷害到別人,讓KUMA更加失落了。
可是他們還是成功到達理世的迷宮。


25日(六)
到達理世的影那裡,影所說的話讓理世一直否定,她總是強調自己才沒有後悔。
這讓千枝忍不住踩腳咆哮「如果妳沒有後悔的話,如果妳真的愛他的話,為什麼我看到現在的妳一點兒也不像得到幸福!?」
在被理世掃瞄後大家的攻擊就無法命中,然後悠以不斷換P的方式獲得勝利(其餘同伴幫他加BUFF回血與餌誘)。
因為KUMA的說話理世終於都認同了自己的影,認同自己一點兒也不幸福,認同自己其實相當後悔。
當夜足立與堂島都在他家裡喝酒,足立作弄發音不準的菜菜子。





7月

理世救出後~7月上旬
悠問小夜子如果有認識的人受到一些精神打擊短時間內站不起來的話應該怎麼辦,小夜子指出應該要給那人時間,而作為朋友好好陪在身邊。
悠不肯定自己能不能與理世甚至是千枝稱為朋友,不過還是說想要盡力幫她們,並同意小夜子說他轉到八十稻羽前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去幫人的說話。
於是小夜子說「有想要去幫忙的對象不是很好嗎?與其去刻意追尋,人在不知不覺之間就會在別人心目中佔有很重的地位,你也會在別人心目中佔有很重的地位…為了那個人去努力真是很美好的事呢。」
悠也回應「上原小姐也是,為了病人而努力的樣子真是很漂亮,可是不要過於操勞了,否則我會擔心的」,於是這名天然小白臉就被小夜子再次拿來開玩笑了。
惡魔入手。
由於悠還留有劍道部的陰影所以在一條「最後」的籃球比賽沒法子盡全力,結果他們輸了,而一條還是沒向千枝告白,卻決定了會繼續待在籃球部。
而且一條還是很感謝悠的幫忙。
剛毅入手。
另外在七月七日(陰)與菜菜子看星。


10日(日)
諸岡死亡,大家去找理世,碰到直斗,被直斗懷疑。
理世加入,悠指出擔心KUMA在想什麼於是進去電視裡,發現KUMA繼續在陰鬱,然而至少給了理世眼鏡。
夜裡新聞插放危險的人的報導,悠答應了菜菜子會好好守護她,還向她表演魔術。然後門外響鈴發現是陽介買了生日蛋糕說要回禮,雖然悠覺得不好意思可是看到菜菜子那麼高興他也不能回絕。


11日(一)
(略)柏木當上了班導,大家在JUNES推理時再次碰上直斗,得知道警察已經鎖定犯人。
直斗直接把千枝之前發生過的事情指出(理世這時才知道千枝身上發生過的事),說你們都是一群沒有受到教訓,認真想清楚就去玩偵探遊戲的人,然後被理世反駁。
直斗走了後理世向千枝道歉,千枝說她還未有原諒理世,除非請她吃十份肉排XD
在大家都離開後悠表示送理世回去,畢竟現在環繞在她身邊的那些狗仔隊與兩面的FANS還未消光。理世向悠解釋自己是希望被人喜歡才加入娛樂圈,所以當「那個人」對她很好時她就輕易受騙了,不過現在不再於娛樂圈裡也算是給自己一個能夠放鬆的時機,整個人都輕鬆起來。
悠心裡知道理世其實是很不捨得的,可是他沒有直接指出來。
戀愛入手。


19~23日
(筆記)期終試,考完後在JUNES看到偷懶的足立XD


25日(一)
(略)新聞繼續報導諸岡的事,菜菜子也感到不安。


26日(二)
(略)深夜電視出現美津雄的樣子。


27日(三)
暑假開始,大家問千枝是否可以參與調查,千枝雖然在發抖卻還是說她一定要跨過,讓雪子相當擔心。
由於千枝本人也不是完全理解美津雄的情報,所以大家需要在電視外找線索,KUMA更陰沉了。
理世在電視裡陪KUMA,問KUMA發生什麼事,可是KUMA依舊什麼也不說只是指出他真的很喜歡大家,理世只能同情地拍向KUMA的腦袋告訴他有些東西說出來會比較好。
另外千枝與雪子碰到了另外一名曾經強暴過千枝的男生,那人還沒有學懂跑去調戲他們,結果那人被雪子打了臉說有什麼的話到時法庭見。
因為其餘三名男生也剛好跑到那邊於是那人沒法子還手,從他身上套出了美津雄以前待過八高卻被諸岡趕出校的情報。


28日(四)
悠與千枝在久保面前混入恐怖狀態,悠回想起自己小學在劍道比賽裡拿到冠軍卻因而失去他以為是最親友人的存在,害怕與陽介的絆也會因為自己而消失,不自覺地喊出「陽介」的名字,於是陽介為了把悠喊醒也主動由喊鳴上改成喊名字。
看到悠與千枝都陷入痛苦的回憶裡,陽介跟雪子為了保護他們的友人而動不了,只有完二一人阻止久保的影,覺得自己一直都很沒用的KUMA想要看到大家的笑容便衝前打破兩人的恐怖狀態。
然而美津雄在最後不接受自己的影,叫KUMA想到自己作為SHADOW果然還是不被接受的存在,結果因此出現了影。
「他們為了你那麼努力戰鬥了,你還不相信他們嗎?」理世最後問KUMA,讓KUMA感動得哭起來,然後他的影就化成P。



31日(日)
悠在河堤找到了死神婆婆,說他無論如何這次絕對不會放開他身邊最重視的魔術師牽絆,被介紹往神社去。死神入手。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