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是能減慢魔物再生能力的劍。」
看不清楚對方的樣子,蒂拉維絲那深藍的大眼下感覺到遲疑。
「…作為天使,理所當然會有這樣的武器吧。」
到底是男還是女,聽不出來,對方實在太高了。
和風吹拂,蒂拉維絲握緊了拳。
「歌法娜,把劍拿起。」
「了解!」
身邊的騎士少女舉起了不大的劍,可以觸碰得到當中包含的神聖之力。
「…代價呢?你給我這種東西,想必有其他目的吧。」
「只要妳利用這劍勝出,就是我要求的代價。」
對於天使而言,代價並不一定要是傷害自己的東西。
所以蒂拉維絲接受了它。



SAVIOR 07





基洛沉默地跟在最後方。
眼神的三名非人生物還是沒變,伊凡都是笑口常開,如果不是解說什麼的話斯羅亦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莉莉絲則永遠都把基洛當成僕人使喚。
對於基洛來說,真不知道是高興好還是悲哀好。
從ジョマロン山岳緩緩離開,已經步伐不穩,畢竟剛才他們挑戰的是山一般大的帝龍耶。
不過基洛亦沒有出手太多,是魔物們太厲害,還是因為作為人類的他根本就沒有挑戰龍的能力?
──你當時逃了吧?
可惡。
「喂,基洛,還不走快一點?」
莉莉絲依舊向人擺出一張臭臉。
小步跑地跟上,希望把過去的罪都拋諸腦後。



「…居然在這種時候…真愛死纏。」
抱著布偶的莉莉絲立即伸起了長鞭。
可愛臉蛋全無感情的薔薇姬,帶著拔出了新劍的騎士,出現在眾人臉前。
伊凡再次擋在大家面前,斯羅則厭煩地問:「到底妳們還想幹什麼?」
「…我沒打算殺你,只要讓你的使魔消失的話就足夠了。」
果然目標還是伊凡。
基洛已經準備好拉弓,莉莉絲扯緊長鞭。
戰鬥不知不覺開始了。

騎士歌法娜提著劍盾奔上,雖然伊凡用大劍格擋了盾擊,不過右手的騎士劍卻隨之落下。
莉莉絲的鞭子抓住了那握著劍的手,一下子把歌法娜拖出去。
基洛向蒂拉維絲發射出箭矢,但沒有任何一擊命中,感覺根本無法集中精神。
斯羅則唸著咒語,準備攻擊的時候卻發現…
她不見了!
剛才明明被莉莉絲拋出的騎士此刻並不在眼前。
「斯羅!後面!」
眼裡只能看到反射著自己驚恐的劍刺下。
血是美麗的鮮紅。

伊凡抓緊了胸腔,但還是盡力提起劍,令還打算再刺一刀的歌法娜被迫後退。
莉莉絲也跑到斯羅旁邊,公主本身的治療之力正傳進斯羅身體,但魔法師只能無意識地痛苦呻吟著,血還是不斷湧流。
「…妳們到底做了什麼!?」
憤怒地吼叫著。
「沒什麼,只是把魔物的自癒能力大幅弱化而已。」蒂拉維絲向前走了一步:「我沒有殺他哦,不過魔力再這樣流失的話,相信要保持使魔的形態也很困難吧。」
只見伊凡用大劍支持自己的身體,半跪在旁邊,蒼白的臉容似是用力克制自己嘔吐。
「噢~怪可憐的,就讓我幫你解脫吧。」歌法娜再次舉起劍,即使基洛撲向想擋在前方的莉莉絲也好,已經來不及了…

「卡噹」的聲音,完全地把歌法娜的劍擋了下來。
蒂拉維絲嘖鼻,因為在她眼前的,是另一隊教她生厭的四人組合。

架起了巨盾的古斯。
努力為斯羅進行急救的哈特雷沙。
舉起炎之巨球的亞美。
還有就是提劍怒目的美妮。

「…原來就是妳,之前一直狩獵使魔的傢伙。」
美妮咬牙切齒地道。
「我不知道妳說什麼,不過特意來打敗仗的話,我也不介意。」
伸出了手指,蒂拉維絲向身邊的騎士下令:「攻擊那名女使魔,這是女王的指令。」
「明白!」
亞美立即向前發放火球,然而攻擊被歌法娜那灼熱的紅盾吸收。
美妮還有古斯一同守在亞美前方,騎士劍與大劍對上,力碰力的話美妮自問不會輸給任何人。
還有就是基洛發出的二連射之箭,目標是蒂拉維絲,但攻擊還是被閃避了。
「可惡!為什麼!」

就在美妮借用橫劍之力推開歌法娜的一刻,雪白的身影俯衝向騎士,提腿一踢,劍直上半空。
「糟!」歌法娜想取回佩劍,但那身影比女孩還要快,捉住了來自天上的武器滑行至連蒂拉維絲的鞭子也無法觸及的地方。
本來還在絕望的基洛從心底湧出光明:「諾魯貝爾!」
仔細一看,不只是盜賊男子,把武士刀掛在耳邊的雙馬尾武士亦隨時準備好攻擊。

被包圍了。
「歌法娜,回來!」
只餘下盾的騎士後退至蒂拉維絲旁邊,然後蒂拉維絲拉扯了數條頭髮,製造了次元之洞後跳進去。

所有人都呼了一口氣──
「斯羅!」美妮與基洛異口同聲地大叫。

+++

本來被龍佔據的帝国領バ=ホ,在ジョマロン山岳解放後龍也全消失了,正好可以作暫時休息。
經過搶救,斯羅的情況算是穩定了下來,不過沒有清醒。
伊凡亦不再痛苦了,只是無表情地站在斯羅旁,口中似是唸唸有詞。
莉莉絲一直在哭、一直在哭。之前所有的女王架子都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

「傷口太深了,而且被那天使之劍傷害過,要徹底根治的藥這顆星球存在著嗎…」
哈特雷沙按著腦,面對牆壁指手劃腳。「聽說在某個遺跡中有藥…不行,那只是治療人類的…對了北海的冰洞中好像說長著藥草…但之前去過什麼也找不到…還有什麼地方…」
作為兇器的劍則掛在諾魯貝爾腳邊。觀察著魔物們忙碌的表情,諾魯貝爾忍不住說:「想不到還真的可以一擊就把魔物傷成那樣…實在太可怕了。」
「同感。」謝朗低頭站在諾魯貝爾旁,他正思考著,剛才為什麼會拯救自己的敵人。

亞美與美妮一同向不存在的神祈禱。
古斯守在破屋的門前,看起來亦是擔憂著。
基洛則坐在旁邊,伊凡的臉引起了他的好奇。



好不容易,大部份人都睡著了。
哈特雷沙還在漆黑之中思考不同地點找藥的可能性。
伊凡則為莉莉絲蓋好被子,然後轉身問基洛:「請問你要嗎?」
還是那一貫的笑容。
「不必了,謝謝。」
但把身體縮了起來,只能用圍巾掩住鼻。
「夜間的沙漠是很冷的。」
結果,伊凡還是把被子給了基洛。

「…到底你為什麼能一直笑到現在?」
基洛忍不住問道。
被莉莉絲指名說當伊凡的教師,不過基洛一直沒有為伊凡做過什麼。
那是因為當時的他根本不好奇,還是說,已經習慣了。
「因為斯羅喜歡我笑,他說我笑的話他也會感到快樂。」
已經分不清楚伊凡的笑容到底是認真的還是虛假的。
但就基洛看來,伊凡那萬年不變的笑容,真的非常嘔心。
「但那是你真正的感情嗎?如果是真的簡直叫人毛骨悚然。」
「請問是什麼意思?」
「人類會哭、會生氣、會害怕、會恨、會快樂…不過我卻認為,你只是強迫自己去快樂。那是真正的幸福嗎?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成為人類嗎?」
聞言,伊凡只是滑坐在基洛旁,輕輕抱膝。「不知道。」
「就像是這次,斯羅差點就沒命了,你自己也會因此而死…難道你就只懂笑嗎?哈,有病似的。」
感到自己愈說愈緊張,最後一句為了不吵醒莉莉絲基洛壓低了聲音。
「…因為斯羅希望我笑…」
「你是那麼緊張對方的話就不要再露出幸災樂禍似的臉!我相信他更希望你露出其他更真切的感情!如果我是斯羅,看到自己一手培育的孩子面對什麼也只懂傻笑,我真的想就這樣自殺去了!」
終於,伊凡的唇角降下,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看著基洛。
兩秒後,落下了淚。
「那我應該怎麼辦…?我不笑的話,可以怎樣幫到斯羅…?作為使魔我應該為斯羅犧牲自己…但我…做不到…眼巴巴地看著他受傷…我無法保護他…真的很想、很想受罪的人是我!」
然後,嗚呀嗚呀地哭了起來。
基洛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知道伊凡開始學懂感受自己了,他知道了什麼叫作悔恨。
但還是像小孩子一樣,不停地哭泣。
忍不住想同情他,伸出了手──

天空劃過了一道橙紅色的閃光。
來自北方的悶響打擾了黑夜的寧靜,罪惡之花於空氣中不停吹送。
「什麼一回事?」
基洛拉著伊凡走到窗旁,哈特雷沙亦暫時停止繪畫伊甸地圖從另一面窗探出頭來。
美妮的大呼大叫吵起了莉莉絲,諾魯貝爾與謝朗亦穿過了古斯跑出房子外。

「真龍,降臨至伊甸大地了。」
亞美小聲地說。

此刻,バ=ホ西北地點,冒起了另一股擴大的魔力。
雷射般的閃光擊向巨塔之頂,亞美按著心繼續說下去:「不足夠!這一千人的代價還是不足夠!真龍並沒有滅亡!」
「一千人!?」謝朗吼道,諾魯貝爾抓住了亞美的衣領:「妳說的一千人,難道是…」
「詳細我並不清楚,不過剛才那一炮,我肯定是包含了上千人…應該是ルシェ的生命力。」

紅色的光芒在北方燃燒著。
如紅紅的火炎,把一切都吞噬。







==========================
後記:
不知為什麼每次說到千人炮也很頭痛(汗)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