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當時的我,很希望,世界就此終結。
崩潰,還有絕望,這是未接觸人類前不會有的感情。
魔物以此作為食糧,感受的味道,只知道是苦澀的。
然後我,活了下去──




SAVIOR 08





沙漠的早晨並不涼快,枯井四周有一些迷你的小植物努力成長。
夏茲與鈴進入小屋,與大家討論了一些話。
然後出去的只有鈴、哈特雷沙、美妮與亞美,他們都跑得很快,巨綠的飛空艇不知什麼時候停靠在路標旁。

諾魯貝爾與謝朗互相靠著對方睡了,得知道伊甸出現的犧牲,昨晚他們根本就完全無法入眠。
古斯繼續守在正門處,雖然心中掛念著主人能否平安回來,但古斯依舊好好遵守哈特雷沙的命令。
反而基洛卻怎樣也睡不了只能作一些簡單料理,夏茲只是為躺在床上的病人扇風,她正思考現在的行為有沒有令組織失望。
伊凡於莉莉絲分別捉住斯羅的一隻手,睡得很沉、很沉。

大家都…已經累了吧。
基洛輕輕地啜了一口湯,嗚,真難喝。



下雪了。
爐火拍吱拍吱的。
屋內的少年喝了一口熱巧克力。

「怎麼樣?身子暖一點了嗎?」
男子穿著高領的厚毛衛衣,感覺擠滿了綿花的長褲穿進了厚皮長靴處。
「…嗯。」少年回應:「謝謝你,艾凡斯。」
「哈哈,不過真的很吃驚呢,衣著單薄的一名魔法師在我家門前晃來晃去…斯羅,你來自什麼地方?」
他笑著發問,沒有任何惡意。
「魔界。」
斯羅亦只是簡單地回應道。
「沒聽說過。嘛,今天你就在我家好好休息吧。這兒的東西隨便用好了。」
那名為艾凡斯的少年提起了棕紅色的外套,還有掛在牆邊的巨劍。「我先出發打獵了,畢竟得準備二人份量,得好好休息呀!」
然後便笑著離開了房子,踏步進入飄雪的大地。

巧克力太甜了。



不是由鈴,而是由哈特雷沙帶頭。
在千人炮事件發生後,鈴立即向上級請示接續的路,然後得到了禁地トゥキオン的提示。
「廣闊的宇宙中有無數不同的文明,伊甸沒有高樓大廈或是駕空天橋…」哈特雷沙正在繪製地圖,把在行車橋邊的星球畫在筆記本上。「這顆星曾經亦是龍的目標吧,於是就留下這只餘下靈魂的世界。」
鈴什麼也看不到。
不過哈特雷沙也好,或是美妮及亞美,都能感受到無神的眼光注視他們。
有老人,有抱著孩子的母親,也有一群正準備出發旅遊的人。
他們只能站著、看著。
然後消失。

靈魂亦是魔物的食糧之一。
「…真沒胃口。」
美妮低著頭道。



斯羅換上了一身厚裝。
非常重的雪藍色斗篷,剛好遮掩整個頭頂的絨毛帽子,還有就是麻癢的大手帽。
「哈!真合身!」
艾凡斯用力按著斯羅的頭,讓斯羅不知道應該回以什麼反應。

「…這些都是你買的嗎…?」
「嗯,只用兩頭大熊,很便宜啦。」笑著作出勝利手勢。
兩頭大熊足夠艾凡斯吃兩個星期,最近更有傳言說龍出現以致糧食短缺,所以兩頭巨熊在市面價值變得非常高。
「請問代價是…?」
雖然從來沒有叫你為我買這種東西。
「什麼代價?你說是錢嗎?不用啦是我送你的。」

征住,斯羅呆看著那還是一臉自信的艾凡斯。
沒有…代價。
對於魔物來說是破壞了規矩的事情,也是對自身尊嚴的侮辱。
「不可以,無論是什麼東西我也會給你,所以請告訴我代價。」
一物換一物,即使你向我付出你的靈魂,我也得為你完成最大的願望。

不過雪球丟來了,認真的臉變成了白泥,好像還喝了一口雪水。
他依舊在笑。
「哈哈哈,斯羅很有趣!」
臉不自覺地紅起來。
「呀我生氣了,看招!」
於是變成了雪球大戰。



眼前是一片書海。
什麼類型的海也有,包括讀得懂與讀不懂的。
哈特雷沙隨手拿下一本書,翻了兩頁,便把它放回去。
鈴與美妮則逗著書架旁突然跑出來的可愛小貓。

「這兒是…」哈特雷沙思考著,然後在筆記本上面寫上一些東西。
亞美則仔細閱讀她手上的書本。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直至逗貓至厭的鈴詢問的時候,看書的二人才回意過來。
「到底我們應該怎樣前進?傳言中的龍之編年史到底在什麼地方?」
哈特雷沙微笑著向鈴鞠躬:「抱歉讓小姐妳等那麼久,但是我發現了一項也許得成為龍之編年史前提的魔法。」
亞美立即把注意力轉向哈特雷沙,而美妮則是繼續逗著貓咪,或是說被貓咪逗著自己的耳朵吧…



同行的騎士戰死了。
自從龍出現後,斯羅便跟著艾凡斯,還有剛從工會認識的朋友出發滅龍。
聽說政府派出了不少機械人,還有就是被植入了龍基因的人類,與龍的對戰節節勝利。
然而,卻阻止不了其他冒險者的悲歌。

艾凡斯用力握緊了拳用力咬唇,而那名騎士的親人不停地哭。
沒有看到他平日的笑容,只是絕望地向天咆哮。

然後…
莉莉絲出現在艾凡斯面前。



她說,只是剛好路過。
只要你願意付出代價,就能實現一個願望。

「…不需要。」
艾凡斯說,他終於都知道了什麼是魔物。
彷彿是對著莉莉絲說,亦似是想告訴斯羅…
「人死不能復生,這就是人類,我要做的是繼續那傢伙的生命。」

心好痛。
把動物的生老病死看成日常生活般的事情,斯羅從來沒有思考過死亡正伴隨左右。
不希望再看到靈魂的消逝。



鈴的臉變得鐵青。
「…妳的意思是,想把真龍打倒,必須把這世界終結…」
這世界的一切回歸於無。
亞美輕輕點頭。

「…這就是代價吧,因為龍在人間界已經變成了做物主…是神一樣不可動搖的存在。」
不知道哈特雷沙的筆記本什麼時候滿,上面只能看到一大堆方程式。
「這樣的事絕對不…」
鈴提著刀大喊,但是被美妮用手擋住了嘴巴。「噓。」
請安靜。

「…一個世界終結,所帶來的,是另一個新世界。」
亞美把書本放在胸前,合上雙目微笑,似是做著甜美的夢。
「…那是一個沒有龍的世界哦。」
好不容易,鈴終於都意會到亞美想說的話。

──對於伊甸的生物來說,龍只是他們的敵人。
但對於整個宇宙的生命而言,龍的存在是食物鍵上的最頂層。
是這世界無法分割的存在。
所以,龍消失的世界,就是新世界。



終於迎來這一天。
外面沒有下雪,卻只能看到紅色的花海。
斯羅獨自坐在艾凡斯的床上。

那個人永遠也不會回來了。
很清楚這件事,是因為曾經經歷過。
受了重傷,艾凡斯以手臂作代價,讓莉莉絲把斯羅治好。
然後他便離開了,笑著,獨自一人離開了。


「靈魂會與肉體互相吸引…因為那傢伙是以手臂交換了你的健康。在你身體深處,包含了那人類的靈魂,你正在把它消化。」
莉莉絲輕輕道,她牽著兔子布偶的手。
「…這種事,我一直都知道…」
斯羅按著臉,深藍色的眼睛映照著雙重的笑容。
所以,請容我再自私一次。
我不希望連你的靈魂也消失。
因為,我很害怕失去曾經捉住的希望。

「我會以我體內的靈魂作代價,創作出使魔。」
儘管已不再是艾凡斯。
莉莉絲向前走一步:「那作為你使用與我訂立契約的靈魂…代價是你得成為我的未婚夫,在我有危險時絕對要救助我,可以嗎?」
「…絕對沒問題。」
莉莉絲嘖一聲地低著頭,然後,牽起了斯羅。
「不要再勉強保護自己呢,斯羅。我與伊凡…會一直在你的身邊。」
那孩子牽著另外的手,跪坐在斯羅旁邊,露出微笑。






再一次,結晶之花飄落。







======================
後記:
這回有點亂,而且應該也有點深奧…
某程度上想強調因果。

斯羅的夢…那不是過去,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回憶。
真實的過去比較難帶出,所以我放棄了。
艾凡斯不是伊凡,有點刻意作出他們兩人語氣上的不同。
至於龍之編年史那兒,抱歉已經把所有NPC都無視了,所以大總統不會出場啦(笑
世界終結是我從一開始就下決心描述的東西。
結局也是順著這路前進的。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