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光明可以照耀一切,
把黑暗驅散。




第七話 與玩偶作伴的女孩





アイゼン是伊甸中歷史最猶久的國家,以獨有的偉大文化見稱。

女孩穿著剛及膝的短裙,頭戴樸素的金冠,深紫的衣服及長靴互相配搭。
抱著最愛的兔子娃娃,一臉憂鬱的她在アイゼン的貴族街上行走。偶爾小心整理一下頭髮,不讓頭頂上的毛耳朵露出來。
這名為莉莉絲的小女孩只是獨自在水池邊走著。

前方出現一個胖胖的男人,打擾了散步的女孩。
「哎呀,小妹妹,一個人嗎?」
莉莉絲沒有回應,用沒有神的雙目注視對方。
很明顯,那個貴族的男人喝醉了。
『明明是大白天,也可以喝得那麼醉的說,這種人還是少理為妙呢,莉莉絲。』
身體為彈簧狀的兔子布偶在莉莉絲的手指下動著手,聲音很尖銳。
「嗯,我知道。」
女孩張口說著,便打算從男人旁邊走過。

不過醉漢沒有就這樣放過女孩,巨大的手捉住了竹子般細的手臂。
「哎呀,小妹妹真可愛~是腹語術嗎?」
「放手。」
雖然露出了最兇惡的表情來警告,不過男人不覺得有任何威脅。
「我們一同來玩吧~小妹妹~」
「放手…我說放手呀!」
掙扎的時候,一邊的耳朵露出來,男人先是一征,之後笑得更厲害。
「哈哈哈,原來是ルシェ族的女孩呀!妹妹,這兒不應該是妳該來的地方哦,還穿得那麼漂亮…」
アイゼン有把ルシェ族當成僕人的習慣,地位與貴族相差甚遠。
就在男人準備用另一隻手捉住莉莉絲時,長長的紅色絲絹被什麼人從後方拉扯。


出現在莉莉絲面前的,是一名戴著帽子的魔法師男孩。
「伯伯,請問你在這兒做什麼?」
「這次出現了小鬼嗎…再者我不是伯伯!」
「明明就是伯伯級年齡嘛。」
說完,魔法師向男子伸了一拳,那突如其來令醉漢放開了一直捉緊小女孩的手。
「快跑!」
魔法師說道,莉莉絲只好輕輕點頭,然後逃跑。





轉身,只見男子與男孩正互相推撞。
不過身型大小差太遠了,戴帽子的魔法師被一把推向池邊,失去平衡,倒進池水裡。
『呀,倒下去了。』
「…沒關係吧,彈彈兔…那水池很淺…」
只是男孩像是溺水般,嘶聲大叫,也不管自己比水深高一個頭位。

情況不對,連醉漢也被嚇跑了。
四周吸引很多人圍觀,但沒有人打算下去救那男生。
『現在該怎麼辦?莉莉絲,他是為了幫助妳才…』
要救他嗎?但救他的話自己的存在就會被察覺──

說時遲那時快,剛從クエストオフィス走出來的戰士把佩劍拋給身後的同伴,便立即跳進水池中。
「斯羅!醒醒!」
戰士一邊把昏倒的魔法師拉回池邊,一邊呼喚他的名字。
兩名ルシェ族的同伴立即跑上前來,其中粉髮戰士顯得非常著急:「為什麼會突然掉下水的!斯羅明明知道自己有懼水症嘛!」
同伴中年齡最大的男子則捉住了魔法師的手,輕道:「他的手有點冰,我們還是先回旅館吧。」







看熱鬧的人群散去。
街上回到往常的景色。


『莉莉絲,該怎麼辦?』
尖尖的聲音再次問道。
然後,女孩下決心,跑向一人行下榻的旅館。




++++++




莉莉絲拿出了像是喇叭之類的聲音放大器,把聽筒按在牆上。

「我說斯羅!到底你是怎樣掉下水的!」
莉莉絲認得出,這是那名粉髮女孩的聲音。
「只是不小心而已…」
男孩的聲音很小,有點聽不清楚。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說謊難道我會不知道嗎!」
像母親般囉嗦。
「好了,美妮,斯羅不說有他自己的原因啦。」
是剛才把魔法師救回來的戰士。
「就是你這太寵他了,所以這孩子才沒有危機意識!」
「作為哥哥寵弟弟有什麼問題呀?」
此時,厚沉的聲音響起:「你們兩人也算了。不如我們商量一下明天怎樣對付ヒヨロン神水洞的帝龍?」

咦?他們想把帝龍消滅嗎?

「對,記得那頭龍怕光…哈特,你在ヒヨロン神水洞發現了什麼?」
「…那兒有一個台座,在中午時份,洞頂上方有光照下來。我剛才買了一個很大的玻璃球…我想如果把這東西放在台座上,反射下去的光芒應該可以短時間把帝龍的力量減弱。」
玻璃球…光芒…反射…
「喂,醫生大哥,這樣子真的可行嗎?」
「…不知道,只能儘量拖延了…」

把喇叭以非物理方式摺疊,莉莉絲抱著兔子玩偶奔出旅館。



+++++



天色已經昏暗。
穿過了繁榮的大街,莉莉絲走進了アイゼン的另一個空間。

沒有美麗的燈飾,只有零落的燭光。
沒有高雅的樓房,只有低矮的小屋。
沒有仔細雕塑的欄柵,只有搖搖欲墜的木條。




莉莉絲把身上所有的錢都交給眼前的ルシェ族男子。
「只有那丁點?妳現在是叫本大爺進皇宮偷東西呢!」
「但我只有那麼多…」
那名綠髮盜賊用力搖頭:「我們一分錢一分貨,這點小錢真的──」
話都沒說完,男人的頭就被人用力叩了一拳。
後方出現了一名性感的藍髮女盜賊。
「這份工作我們接了!我們又不像貴族街那些傢伙一樣小家子氣,進那種垃圾皇宮偷點東西比為那地方捉老鼠更簡單。」
女盜賊向莉莉絲展露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謝、謝。」九十度的鞠躬。
然後,「鏘」的一聲,頭上的金冠跌在地上。




+++++



第二天一大早,旅館的四名冒險者就出發了。
莉莉絲握著那比自己掌心大不了多少的紅色寶珠,在一個小時後啟程。
『莉莉絲,這就是所謂的真球嗎?原來這樣小,沒關係吧?』
「應該沒關係…我想。」
感覺這小珠子正發出火焰似的紅光。





ヒヨロン神水洞的正門有守衛看守著。
本想直接跑進去,但卻被守衛捉住了。
「小妹妹,前面很危險,不能再進去了呀。」
「我只是…」
守衛捉著莉莉絲的衣領,把她丟出洞口。

──好痛!


等走到守衛看不到的地方時,被莉莉絲稱為彈彈兔的布偶便開始誇張地左右搖擺。
『那個大叔是什麼人呀就這樣把我們丟出來一點禮貌都沒有把我們當成白痴呀アイゼン的士兵都是垃圾我要你不得好死!』
沒有停頓的標點,一口氣罵完對方。

然後,莉莉絲再次偷望入口。
太陽已經升至高空,真感謝附近的魔花都被不知什麼人清光了。

如魔鬼般的怒吼,從洞穴裡傳出──







看見守衛只能對著洞口發呆。
莉莉絲利用這個機會用世界記錄保持者的速度再次衝過去。
守衛沒有辦法捉住她,因為第二次的咆哮再次從地底湧上。
已經置身於洞穴中,可以清楚聽到聲音正不停迴盪,與魔花的橘紅交織,寒意從耳朵傳進心底。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呀!我們要被吃掉了!!』
雖然一直在叫,不過莉莉絲沒有停下腳步。


黑色的影子,漸漸擴大。
那如細毛般的巨影,從下而上,纏捲放了玻璃球的台座。
反射光芒的球體因被黑影摔跌在地上,化為一堆碎片。
「糟糕!」
莉莉絲本想用力踢開那影子,不過反過來自己的雙腿也被捆住了。
──好冷!
台座很高,被黑影用力拖著,莉莉絲伸直了手也無法把手上的真球放上去。
「可…惡!!」

是我害魔法師哥哥掉下水的。
親切的盜賊姐姐為我從新戴上金冠。


不能輸、不能輸!
「彈彈兔,看你了!」
把寶珠放在玩偶短小的手上。
『放心交給我吧~』
然後,利用身體的彈簧,一躍而上。

真球從玩偶的手臂滾下台座。
沒一秒,黑影便把莉莉絲、彈彈兔及真球都吞噬。









紅色的光芒,穿透影子。
把洞穴的一層都照得明亮。

莉莉絲坐在台座前,用力地吸氣。
守衛已經不知去向。
台座上的玩偶,跌在莉莉絲的裙子前。
「彈彈兔…你沒事嗎?」
向前爬動,再次抱緊了布偶。
『我還以為自己要死了!』
此刻,四周的魔花也瞬間消失。



把頭探向台座後方的瀑布深處。
只見四名冒險者站在淺水的位置,露出輕鬆的表情。

太好了…他們都沒事…

突然,魔法師的男孩抬起頭,與上方的女孩目光對上。
──被、被發現了。
頭也不回,莉莉絲慌忙地奔出洞穴,不自覺地滿臉通紅。



+++++






冒險者於黃昏時份離開アイゼン。
「真是九死一生呀!本來快要被吞噬了,突如其來的紅光令那堆影子縮成一團~」
伊凡伸著腰,感慨地道。
「玻璃球似乎已經被打破了…不過放在台座的那顆寶珠…到底是什麼呢?」
哈特雷沙把手放在下巴,苦苦思索卻得不出答案。
領在最前的美妮卻道:「不要管了~倒不如考慮我們怎向メナス先生解釋吧!這個國家的王有多笨!」
只有斯羅一直沒有作聲,嘴角向上揚。






一名抱著兔子布偶的女孩偷偷地跟在四人後方。
『莉莉絲,為什麼還要跟著他們?難道妳對──』
「笨蛋彈彈兔!」
用力叩了一下兔子的頭,莉莉絲亦開始了屬於她的旅程。




(插圖:STO)


================================
後記:
別問我リッケン跑到哪裡去…(炸)
是說這一話我打得很開心…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