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第六章 喪禮


「你這是什麼意思?」
在一片漆黑的小巷中,只能隱約看到不遠處的黑喵雙目發出怪異的光芒。
已經化為泥色的火,正向著一名小孩子發脾氣。「我說過我會幫助你吧,你沒必要拜一個連自己是誰也不知道的小孩子去與捷達斯戰鬥!」
那孩子雙眼如黑貓般尖銳。「但是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你出手了,基魯。」
「那是因為我得花時間回復力量!」
「別忘記我把你救出來的原意是什麼。」孩子雙手插袋,嚴厲地道:「我不是要你去報仇,而是叫你去把捷達斯的能力有那麼高提升至那麼高。要知道石頭選中他們,是因為評估出他們有力量。而你就是要把那種力量引出來。」
「…嗤,布萊克呀布萊克,你以為我不會幫助你嗎?」
「你現在的確不像是在幫助我。」
基魯再次嗤鼻。「本大爺說到做到!而且我也對露娜的力量不感興趣,我也不想被那個史古雷得到力量呀!」
孩子的手抖了一下,有一瞬間的光芒,把孩子的臉孔反射出來。
那個孩子,與亮像得一摸一樣。
他自稱是布萊克,也是亮的另一個人格。
「總之,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實行你對我的承諾。」
孩子平淡的聲音像是在抑壓著什麼。
「放心好了…」







其實能夠吵吵鬧鬧地過日子,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那是因為只有這種的生活方式,才可以忘記一切值得煩心的事。

似乎是因為鈴的三個徒兒最近開始在靈異者的世界揚名起來,來想取露娜命的妖怪最近也少了很多。
雖然如此,真正會來找碴的,也比以前的強了很多。
對於鈴來說,這已經是一種給徒弟們很好的練習機會。她常會把戰鬥的機會交給三名徒兒,自己很少會插手。
但同時,鈴發現捷達斯的其他人總喜歡把自己陷入危機之中──特別是沙度。鈴注意到沙度總比其他人更為拚命,就像自己才是被妖怪纏上的人一樣。
對於過份努力的沙度,則是由白寶一直保護著她。露娜的話,白寶雖然不想說…但事實證明是「有霸迪保護就足夠」,美絲迪及偶爾會被召喚過來的穆迪就便成為了攻擊主力。
看來美絲迪也很滿意這安排,而且每次被穆迪讚揚,美絲迪的臉就立即紅透了。
這讓白寶想起自己也很久沒有看到零。
對於自己的親哥哥也好、對於零也好,白寶希望自己可以做到一視同仁。無論怎麼說,零也有著穆迪的記憶及性格,儘管可以看得出分別,但白寶還是覺得自己對待零應該與對待穆迪一樣。
只是零刻意避開眾人,讓白寶覺得零好像已經成了佛似的。
除此之外,那個神秘的小女孩美妮絲也會常常突然從白寶身邊冒出來,整天「白寶大人」這、「白寶大人」那一般叫著。
雖然白寶覺得她很煩,不過那女孩的身體就像是塗了蜜糖似的,怎樣也無法撇下她。
而且身為男生,又總不能傷害女孩子那「弱小的」心靈。
好痛苦…

然而日子還是天天要過,最近這幾天,白寶覺得自己的心很納悶,總是有一種不好的事快要發生的感覺。
因為知道通靈者的第六感很強,白寶不客氣地把這種感覺告訴身邊的人。沙度表示不關心──白寶亦明白她也有很多事要煩心;波哥及岡古只是說白寶最近太太事做了所以才會感到不安。美絲迪說這是白寶這年齡正常的事,霸迪只是聽了而沒有發表任何意見。而鈴則詳細地問白寶不安的感情。
「嗯…總之就是覺得不舒服,好像是坐立不安似的…對了,最近我總覺得我想回炸彈星。」
鈴想了一會,說可能是白寶在故鄉的家人有事,最好回去看一下。
聽說這情況,連本應該無關係的艾因也變得坐立不安了。
就在白寶準備回炸彈星前一天,他收到了一份電報,內容是說桃桃婆婆過身了,是在晚上睡覺時去世的。










當白寶回到家鄉時,喪禮已經準備好。
之前已經與婆婆的弟子之一:大佬寶好好聯繫過了。是大佬寶某天收到自稱是桃桃媳婦的人寄來的電郵,而發現婆婆去世。
白寶知道母親也是通靈者,也許她會從某些途徑中知道婆婆過身的事。
但與當時哥哥去世一樣…那一直都在宇宙四處旅行的父母,到了這個時候還是沒有出現。
美絲迪說要跟著白寶來,是因為她覺得婆婆是一名值得尊敬的人,就算是為了禮貌,也希望前來。
本來艾因也大吵大鬧說自己要來,不過捷達斯的主力有兩人離開了,不能連司令也不在。
鈴也為此花了更大的靈力設下結界,心中默默祈禱基魯不要在這時候出現。大家都知道只要伴隨著日子漸漸過去,基魯的力量也一定會漸漸回復到二十年前的樣子。
那個時候,鈴也沒有自信可以以自己的力量降伏基魯。
而且命運是選上了那三個人,現在三人只餘下一人留守,白寶及美絲迪也答應會盡快回來。


喪禮的現場在村子的盡頭,佈置是一片的白。因為會場不算特別大,當大家都擺著一副沉重的表情時,那份壓迫感使人透不過氣來。
人稱炸彈婆婆的桃桃是一名出色的炸彈人,她年輕時更曾是連續三屆炸彈人比賽──B-1大賽的優勝者,加上成熟的處事態度,所以很多人都好美絲迪一樣非常尊敬她。
白寶本來還是一直想著:我是通靈者,也是指我還可以再看到婆婆,正如能看到哥哥一隸。
但當來到這個場合,白寶開始出現了這種想法:
婆婆死了。
她已經不再存活於這個世上了。


好奇怪,明明可以再次相見,但總有一種不捨的感覺。
明明去到捷達星那麼久,也很少再回來探望婆婆了。
白寶忍不住,落下了一滴淺淚。

「哎唷,是誰說你變得不再哭了?」
從後方突如其來的聲音,使白寶的心猛然一跳。
「婆婆!」
四周的人都看著白寶,有些人似乎是以為白寶太想念祖母了,才會出現幻覺,所以他們的臉更苦澀。
但這不是幻覺,因為從美絲迪的表情看來,她也看到桃桃在眼前。
婆婆就像是平日問候孫子似的,只是對四周的人簡單落下評語:「真是的,他們也不用為了一個本已注定命不久矣的老太婆哭成這樣子吧。對了,你最近可好嗎?我看你的生活太幸福了,完全忘記了有婆婆在了?對嗎?」
白寶花了一段時間才完全吸收婆婆的說話,之後露出了不滿的表情小聲道:「我在捷達斯的工作也很忙呀!」
「明明還是小筆點而已。」
見白寶快要爆炸了,美絲迪立即按著他,因為在這應該是很哀傷的場合大吵大鬧會顯得很奇怪。
這時,不知道桃桃在就旁邊的大佬寶,只是一臉悲哀地把未點好的香交給白寶及美絲迪,並好言安慰。
白寶再看了一眼婆婆,她已經不再說話。於是他便與美絲迪一起,臉無表情地為婆婆上香。
這感覺好奇怪,明明婆婆就像是活在自己旁邊,但她卻是死了。
死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婆婆看著孫子為自己上香的背影,輕輕低下了頭,閤上雙目。





接下來,白寶與美絲迪都留在停屍室外邊的房間。
桃桃在禮堂內再轉了一圈,看見沒有人再來拜祭自己,便跑進來與白寶聊天。
「怎麼了?白寶。」
看到婆婆的身影,再看著停屍室,白寶有點語窒。
桃桃略感無奈地說:「是不是對於兩個婆婆有點奇怪?」
不只是白寶,連美絲迪也點頭了。
「我自己也覺得奇怪。」婆婆坐在白寶旁邊的空椅子上。「不過就是因為看到自己的樣子,我才知道我已經死了。」
看著婆婆那沒有活力的皮膚,白寶有話說不出。
這時,婆婆拉起了白寶的手。
「白寶,你覺得與平日的我有什麼不同?」
「呃…」
答案是很明顯的。
婆婆的手還是那麼皺,那代表歲月的粗略似乎更乾枯了。
但最明顯的還是…
「婆婆…」
沒錯,是已經失去了生物特有的溫度。
那不算是冷的,但已經不再發出溫熱。
「這就是生與死的分別,白寶。我已經死了,不再是『活的東西』,所以,你感覺不到我的體溫。」
「呃…」
桃桃把臉轉向美絲迪。
「當初我說…美絲迪,你看到的零,其實是穆迪的靈魂。」
美絲迪倒抽了一口氣。
「沒錯,現在你們看到的,是一名叫作桃桃的老太婆的靈魂。所以,你對我感覺是冷的。」
輕輕地放手,白寶的眉頭都已經鎖緊。
「我知道的…你們打從心底明白我已經死了。只是…你們沒有弄清楚,生與死的分別。」
婆婆很想嘆氣,但這狀態完全無法嘆息。
「我不是通靈者…當你們的祖父去世那一刻,我真是很傷心…因為再也看不見他了。然而,米可米卻還能見到他…雖然是媳婦,但白寶你的母親真是把你的祖父當成自己親生父親一樣。」
這還是白寶第一次聽說祖父去世時的事,因為他出生的時候,祖父已經不在了。
「當時,我非常羨慕…不,應該可以說是嫉妒米可米。但她那時說了一句話:『爸爸已經無法再留在這世界了,對於任何人來說他都已經死了,已經無法回到從前了』。從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想著,生與死的意義。」
此時,四周的空間泛起了漣漪,兩個世界之間的通道被接通。
婆婆看著自己眼前被打開的水鏡,從中間冒出來的是穆迪擔憂的影子。
「呀…哥哥!」白寶的眉展開了一點,美絲迪肩膀放鬆下來。
紅髮女孩美妮絲跟在穆迪後方,只見她的表情比平日更呆。
「婆婆!妳沒事嗎?因為知道妳去世了,所以我拜託這女孩帶我來,我真的是很擔心呀!有沒有哪兒痛?或是有哪兒不舒服?還有…會不會感到寂寞?因為我…」
面對連珠炮似的說話,桃桃只是搖手道:「傻瓜,之後還有相處的日子呀。」
穆迪只是捉緊了手,肩頭突然變得很重。
「…不,婆婆去世了…也代表了您已經失去活著的權力…所以我才要來看您呀,婆婆,我是妳的孫子啊!」
美絲迪看著穆迪那沉重的表情,心中像是突然被挖走了一個大洞。
穆迪也是一名已經離世的人呀…但為什麼他會這樣說…
桃桃哼一聲:「才不用你們來擔心我,反正我也知道自己快死了,活著已經很累了。我的離世沒什麼可惜的,反而是穆迪你…」
「我不要緊。」穆迪小聲起來,這時他像是想發挖另一個話題地道:「對了,零叫我說想抱歉,他說他不來了,但之後他一定會好好再與妳一聊。是的,當妳做好手續,我們會一起居住。」
美絲迪及白寶都發現:之前沒有注意到的虛假笑容在穆迪的臉上浮現。
桃桃再次低頭,她捉住了穆迪,最後更是抱著了他。
哭了。
「婆婆!?」
「…對不起…我忍不住…我這個時候才知道…步進黃泉的那種感覺…真的是多麼的寂寞…」
這次論到穆迪呆了,白寶及美絲迪一同看著穆迪的表情,表露完全失落的樣子。
「我看到四周認識的人…大家都為我哭…為我感到痛苦…但我無法安慰他們,無法對他們說『我還能好好笑著』…我只能看著他們愁眉苦臉,就像是一名觀眾,沒有任何說話的對手…真的很無助呀!所以看到白寶及美絲迪來了後,我真是很高興…還有你,穆迪…我真是很高興呀…因為我也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呀!」
桃桃在穆迪的懷中搖頭,眼淚一發不可收拾。
白寶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婆婆,平日在白寶的眼中,婆婆都是堅強可靠的角色。
淚水再次落下。
一直默不作聲的美妮絲看到白寶哭了,立即溫柔地道:「呀…要不要擦眼淚?」
「不!我才沒有哭!不要管我!!」
白寶說著立即轉過頭,美妮絲完全被嚇呆。
美絲迪單跪在美妮絲前方,柔聲地道:「妳…上次好像說過,妳是出生在靈異界的吧?」
女孩只是呆呆點頭。
「那麼…妳應該不知道什麼叫作死亡了…」
「我知道…但與你們的不同…我們的死亡是掉到狹間世界…所以我不明白你們…」
「其實也是差不多的,總之就是…無法與活著的人再見了。」
美絲迪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因為再也無法見面這個事實,她當初也花了很多時間才能接受得到。
至於那可愛的小女孩,只是低下了頭。
「…所以,白寶大人才會哭嗎?」
「嗯。」
美妮絲扁著嘴,看了一眼白寶,便像做錯事的女孩似的,沒有再說話。
這房間,只餘下活著的人的呼吸聲,與及婆婆乾乾的啜泣聲。

好不容易,婆婆冷靜下來了。她向穆迪道歉,但穆迪表示不要緊。
白寶也只是苦惱地坐著默不作聲,美妮絲則開始玩弄自己雙腳。
美絲迪只能無奈地看著穆迪,穆迪向她露出了笑容。
「這個時候你還真能笑…」
「沒辦法…這是習慣。」
可想而知,穆迪的笑容有時真是強裝出來的。
「那…為什麼桃桃婆婆還未去到靈異界?」
「一般來說,靈魂會在人間至少留七天,之後就會自動被引渡到靈異界。」
七天。
美絲迪無法想像這七天,那些無法向活人呼救的靈魂是怎麼樣渡過的。
「呀。有一名靈力很強的人要來了。」
本來只是看著自己腳尖的女孩突然抬頭說,白寶及婆婆也輕輕從冥想中回到現實,美絲迪反射性地把手伸向後方。
眾人一同走向大堂,只見白寶及穆迪都把雙目張得大大的。
「爸爸、媽媽!?」
看看那兩兄弟,再看著那對正為桃桃上香的年輕夫婦,美絲迪用力「咦」了一聲。桃桃也是吃驚,但隨之眼神柔和起來。
這時,那對夫婦之中的太太,向白寶他們笑著揮手。



白寶的父親是一個外表很像穆迪,但感覺起來比穆迪更成熟的一位中年男子。
而母親米可米,現年四十三歲,但她是一名外表看來只有二十多歲的活力炮彈女性,腦後長長的頭髮落到腰部,身材也可以用完美來形容,這讓美絲迪及美妮絲不得不羨慕。
就算是炸彈星的人也不知道米可米是一名通靈者,這件事她只告訴家人。
白寶的父親說米可米有把靈魂實體化的能力,只是米可米完全不讓他的丈夫看桃桃婆婆。
「對於沒有靈異感的人,活著的世界與死亡的世界最好分得更清楚。」
她那嚴厲的眼神與鈴很相像,警告丈夫後,她還對白寶及美絲迪說:「你們兩個也是,你們活在代表了生命的世界。對你們來說,現在這個世界才是現實的!所以不要太沉迷於來往這兩個世界。」
美絲迪也還未自我介紹,就已經莫名其妙地被罵,她開始想著白寶及穆迪兒時的生活到底是多麼苛苦。
接下來,米可米抱著手,要求丈夫去別的星球為她買牛奶,就這樣便把那個外表完全不像是老婆奴的男子打發走了。
「好啦,我想沒關係的人都已經不在了。」
死者明明是桃桃婆婆,但居然說婆婆的親生兒子當作是沒關係的人,這名女子還真夠帥。
這時,米可米活躍地轉過身,興奮地道:「哎唷~媽媽~很久不見了~真抱歉呢,過了那麼久才能找妳,因為手上的工作實在是太多了哦~」
「是嗎?」桃桃單著一隻眼,滿不在乎地哼一聲。
之後再用力拍掌,這次的目標是穆迪:「是呀是呀~穆迪~想不到你已經長得那麼大了~小時看到你,你還只是一名小筆點而已~而且明明已經八歲了,還會尿床啊~」
「媽媽!!」
穆迪臉紅地大叫,接下來立即把頭轉向美絲迪,只見美絲迪按著肚,噗一聲大笑起來。
此舉使穆迪的臉更紅了:「不、不是這樣的,美絲迪…我…」
「呀啦呀啦~~還有就是我可愛的小白寶~」米可米一把就把白寶抱緊,這下連白寶也臉紅起來:「不要這樣,媽媽…」
「什麼不要呀,以前你明明很喜歡讓媽媽抱的哦。嗯嗯~雖然長大了一點,但還是很可愛~」
「白、白寶大人…」
米可米這時才注意到美妮絲的存在,上下打量一番,便很不客氣地把白寶捉得更緊。「妳是誰?」
「伯母你好!我、我是白寶大人的女朋友!」
白寶已經快要斷氣,米可米搖著白寶:「什麼!?女朋友?怎能!你早已經有對象了哦!是媽媽為你選的!」
臉已全青的白寶沒力地看著母親:「什麼…?」
「那是一名好女孩~也是我培育的通靈者,現在她正為我工作~白寶與她一起最~合襯的了~」
「耶!?」米妮絲捉著手說:「但白寶大人心中已有美妮絲了…」
「才不對!白寶,你只能與那個女孩結婚!而且這個丫頭不是怪嗎?白寶怎可以與一名怪結婚!!」
美妮絲就像是要哭起來似的。
美絲迪小聲地問穆迪:「你媽媽就是這種人嗎?」
「呀…嗯。」
桃桃把頭別開,不過她的心情似乎也很高興。
在這種日子,居然還能如此熱鬧。
去世的人只是不希望看到最愛的人傷心,婆婆很慶幸她的家人之中有通靈者的存在。
「對了對了。」米可米放下失去意識的白寶,轉頭看著美絲迪。「妳就是美絲迪吧,我想說過妳是小賊呢。」
面對這稱呼,美絲迪全身的毛都站了起來:「我不是小賊是神偷!!」
「反正都沒分別嘛…算了。是小賊之中比較有名氣的,雖然還是不及那個…鬍子團?算了。呀,還有一個叫麥克斯的吧…不過…他應該是穆迪吧…」
穆迪的眼張得大大的,白寶也立即爬起來:「媽媽也知道麥克斯的事?」
「就算我在工作,我也一直都有追蹤家人身上的靈氣──就算本身不是通靈者,不同的靈魂各自也會散發出一種特別的靈氣,那靈氣是代表生命的氣。鈴教你們認的應該是死亡世界的氣吧,所以你們不知道也正常。」
「妳也知道鈴師傅的事?」美絲迪吃驚地道。
「當然,她可是我的入室弟子之一。」
米可米理所當然地單著眼,之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的抬起頭來。「對了,說回穆迪的事吧。」
此時,米可米皺起眉,一臉正經地向穆迪說:「對不起。」
「媽媽…呃,為什麼突然說對不起?」
「…因為我居然不知道你的離世…雖然我當時也奇怪,有短短的數天…你的靈魂好像是一分為二似的,一個是生一個是死,不過因為之後又正常了。因為我當時正忙著處理超新星1988A爆炸所做成的過千名死難者的靈魂,所以我便忘記當時的事…我想當時分開的那靈魂,應該是那名叫作零的機械人的吧…」
看來這個母親也不是白當的,米可米也知道很多事。
「但是…接下來,麥克斯的靈魂出現,我才用心追查你的靈魂的事…過了很久,因為得知炸彈星要與捷達星相撞,從電視中看到你離世前的身影,我才知道你去世了…」
「媽媽…」穆迪低下頭,顯得很失落。
「對不起,穆迪,我是個不合格的母親…」
米可米苦惱地閤上眼,桃桃頭下了頭。
良久米可米才把臉轉向白寶。
「但是…我看到當時成長了的白寶…真是很高興…不過因為工作問題…」
一直騙大家說米可米是進行宇宙旅行,其實她的真正工作是在宇宙間找尋失落的靈魂。畢竟要把在廣大的宇宙中的靈魂引渡回靈異界,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至少也得聯絡一下嘛,米可米。」
婆婆的聲音傳到媳婦的耳中。「那段日子,我完全無法聯絡上你,而你又是白寶及穆迪的母親。就連白寶加入捷達斯,我也只能自作主張。唉,真不知道妳當時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情。」
「但至少白寶現在做得很好,不是嗎?」
白寶一臉期待地看著母親,他的母親也露出了溫柔的表情。
「一直以來辛苦你們了。」



最後,因為身為警察的穆迪不能長期留在人間界──從穆迪的打扮看來,他是在任務中途突然看到美妮絲走過而來到這世界的。
在米可米的人手引渡下,未過七天限期的桃桃跟著穆迪一起到靈異界,已經睡著了的美妮絲則由穆迪背著回去。
看著桃桃步進水鏡的一刻,白寶的心就像是被刀割開一樣。
「葬禮的事還是交給你的爸爸吧。不是通靈者的人們,只能把空殼似的屍體,當成最後的回憶。」
看著這一時冷淡、一時熱情的米可米,美絲迪心裡感覺不是味兒。
「媽媽還有工作要忙,所以不能在多留。」米可米認真地道:「對了,你們捷達斯應該也有一名叫沙度的女孩吧?她的母親叫我向她說:不要想念她。雖然我覺得偶爾想起過身的家人也不是什麼特別的壞事。」
白寶「哦」的一聲答應了,心中想著媽媽總是愛多管閒事。
「…有關露娜的事,我聽說過了。雖然基魯出現,但你們也不必擔心他。露娜的房間就是我製造的──不要擺出那麼難看的表情!好啦,我承認那個房間的設計的確很難看,但只有這樣才可以保證基魯絕對找不上來。不過白寶你還是小心一點,當年我把基魯打倒了,我想他會找你或是穆迪作報復。」
白寶板著臉點頭,這時他的父親終於都上氣不接下氣地趕回來了。這名好丈夫好不容易才買來的牛奶被米可米一口喝清光。
米可米把白寶推給丈夫,自己則把美絲迪拉到一邊去。「來來來,接下來是女人的世界。」
「呃呃…伯母,有什麼事?」
「聽說妳喜歡我家穆迪,對嗎?」
被這種沒有繞圈子的話題插中,美絲迪的臉都紅爆了。
「看來真是這樣。」米可米笑道,輕拍了一下美絲迪的肩。「不過…妳真的決定了?」
「決定了什麼?」
米可米再一次認真起來。「穆迪已經死了,我說過,你們的世界是不同的。在妳有生之年,如果妳繼續與穆迪交往,受苦的始終還是妳自己。」
美絲迪張口結舌地看著米可米,米可米再次拍肩。「我不是反對你們兩人,因為我知道你們是兩情相悅的。但是妳得明白:死後的世界並沒有結婚、沒有生孩子、沒有真正的快樂、沒有無盡的悲傷、沒有溫度、沒有家人。這樣,你還是那麼堅定不移地愛著穆迪嗎?」
美絲迪努力讓自己正視米可米的臉,她發現脖子像是石化了似的,阻止自己做點頭這動作。
「…妳不用現在就給我答案…我認為穆迪那小子應該也有想過這個問題,否則他就真的不負責任啦。」
「不…伯母。沒認識穆迪前,我本來就是一名不可能結婚,也不會生孩子,亦沒真正的快樂,都沒有悲傷,沒有家人,只有寂寞的寒冷…所以我覺得,我可以等著…只要穆迪不介意我變成白婆蒼蒼的老人…」
米可米捉緊了美絲迪發抖的手:「希望妳可以記著這件事。因為妳與時下拍拖只是為了玩玩的女性不同,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妳能當我的媳婦。」
「伯母…」
米可米的笑容與穆迪很像,害美絲迪的心窩更曖了。
──這就是家人的感覺。
不過,聽到米可米說她與穆迪之間的感情需要時間的考練,美絲迪開始對自己失去信心。





待續


後記:
我筆下的米可米是一名大美人呀~笑
雖然當她的丈夫要有受盡虐待的心理準備〔笑〕
這回主要來帶出死亡的主題,與及米可米這個角色…
感覺還是很難我手寫我心就是了。

另外…這篇文章與BMNJ不同的是…
BMNJ我是以「BMJ後續」的心態去寫的。
而這篇文章則完全是以「BMJ改篇同人」的想法去下筆。
所以這篇不會有BMNJ那種特意模仿BMJ原著的故事表達手法就是了。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