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吶,美妮絲,我來對妳說一個故事吧。
真的?父親大人!太好了~您很久沒有對我說故事了~
嗯,我要說的是在數萬年前,靈異界還未有「王」的存在時的故事。
呀呀,很久以前的故事呢!
是呀,美妮絲,聽好了哦。

在數萬年前,靈異界、狹間界、人間界其實都已經存在著。
不過當時只有一片的寧亂,並沒有所謂的秩序。
因為神在創造了這三個世界後,便再沒有給予這三個世界任何的干涉。
不過,神也留下了一些東西。那些東西,可以讓三個世界的人們找到統治的方法。
人間界有的是「人際」。
靈異世有的是「力量」。
狹間界有的是「絕望」。
各界的人們都開始意會到:只要能利用這三種不同的元素,世界就不會那麼亂,因為法律出現了。
在那個時候,有一對感情很要好的朋友,在人間界時他們是國王的副手。
二人在人間去世後,眼見靈異界一片混亂,所以便不忍心,便下決心想把靈異界統一起來。
其中一人,有著強大的力量,迫使靈、妖、怪向他低頭;而另外一人,則有著充滿智慧的頭腦,知道用什麼方式可以令到所有人都甘心服從他。
於是這兩名好朋友便一同把靈異界統一起來。
不過一個國家不能有兩個國王,有力量的男人主動把王位讓給了有智慧的男人,讓他可以更方便擬訂法律。
二人約定了,他們會是永遠的好朋友、好兄弟…







第七章 朋友與家族



這兒是繁榮街道的另一邊,鼠輩橫行的小巷。
麥克斯的鞋子發出節制均勻的鐵鍊聲,好像在告訴那些他眼中的「小輩」,一名強者正走過。
就算那些東西不露出臉,麥克斯都知道他們正存在於自己的身後,或是垃圾桶旁,又或是房子裡。
但這些已不能被稱為人的東西,麥克斯都不把他們放在眼內。
因為他只是經過。
大約走了五分鐘,來到一個基本上感覺不了靈氣的地方,機械似的腳步聲停了下來。
麥克斯不再動,只是發出了平實的聲音:「出來吧。」
這開場就像是當初布萊克與基魯見面,不過麥克斯的聲音更沒有感情起伏。
「胡…」
從後而出的是一名在靈異怪被稱為狐的妖,她全身都散發著能讓人醉酒的氣息。
不過這美麗似是因為緊張而被大打折扣。
「為什麼跟著我?」
「…你就是麥克斯吧…」
對於靈異界的「生物」來說,這是很愚蠢的問題。
麥克斯只是看了狐妖一眼,便把目光再次飄回前方,沒有作聲。
「哼…聽說你…的力量很大,不是嗎?」
「我不否認。」
狐妖柔安笑了,但還是因為緊張而咬著牙齒。
「不過也不足夠吧?你想追求力量嗎?我知道…你是想戰勝一名叫作白寶的小孩…因為你輸過給他。」
麥克斯再次回望了柔安一眼。
「沒錯,我們史古雷大人需要你的力量…是你那仇恨的力量。只要有這力量,打倒白寶,你就可以分得更強的力量…到時候,除了史古雷大人,全靈異界最強的人就會是你了!」
狐妖已經完全不像是一名女性,反而是一頭很有野心的怪物。
麥克斯沒有多想,把頭轉回前方,提起腳步繼續前進。
看到對方沒有理會自己,柔安著急了,立即追上去。
「為什麼?這樣子不吸引嗎?要不我們史古雷先分力量給你,讓你可以復仇,就這樣不行嗎?」
麥克斯沒有停下腳步,只是一邊走一邊說:「力量、復仇,我已經沒有興趣。」
「什麼?」
柔安停了下來,麥克斯則是繼續向前。但走了兩步,他又好像覺得有些東西要做似的,停了下來。
面對柔安那不明所以的表情,麥克斯哼了一聲,聲音在四周回盪著。「我沒興趣知道你們為什麼要我打倒白寶,又或是為什麼要得到力量…既然你那叫史古雷的可以把力量分給我,也就代表他自己也有能力打倒白寶。哼,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再與白寶決一高下,以消我心頭之恨;但至少我認為那不是報復。」
麥克斯身上沒有任何殺氣,不過卻出現了一種比殺氣更有威迫力的東西,害柔安全身都發抖。
「為什麼與我打聽的不同…」
麥克斯轉過頭,再次踏出了腳步。
「在這個世界,追求力量根本就沒有意義。幫助一名一直在追求力量的小角色,就更沒有意義。」
丟下了一句話,鐵鞋子的聲音亦漸漸遠去。
柔安更用力地咬牙,從齒間擠出一句話:「絕對不會沒有意義的…」







「美絲迪小姐,妳看?」
露娜及美絲迪一同在逛街,露娜看著櫥窗中的可愛耳環,臉都紅透了。
「吶,美絲迪小姐,妳說我戴著它們會不會好看?還是因為耳朵太大而顯得怪怪的呢…」
不過美絲迪沒有回應,只是一直在發呆。
「美絲迪小姐?」
「…」
露娜把手掃過美絲迪的眼前,美絲迪就像被電倒似地回神過來。「什、什麼事?」
「妳怎麼了?最近都怪怪的…」
看到露娜苦惱的表情,美絲迪乾笑道:「什麼都沒有!只是想東西想得入神了。」
「是嗎…」
「唷,美絲迪。」
突然被呼喚,美絲迪把頭轉過去:「呃…霸迪!」
霸迪從旁邊的快餐店買了一個麵包,看樣子他把計程車停在附近。
「霸迪先生…」露娜的臉又紅起來,但因為皮膚深色而很難看得出。
「呀,露娜也在呀。」
「嗯。」
雖然霸迪應該是什麼也不知道,不過美絲迪看著露娜及霸迪,內心就像被什麼抽著似的。
「妳們在做什麼?」
「美絲迪小姐陪我一起逛街~」
這時霸迪把目光轉向美絲迪,只見到美絲迪的表情好像不太正常。
「喂,妳怎麼了?」
因為霸迪,露娜才轉頭看著美絲迪,卻沒發現什麼特別,只是與剛才一樣發呆而已。
「不…沒什麼…抱歉。」美絲迪努力擠出笑容。「對不起,我突然覺得不舒服…霸迪,你與露娜再走吧,我先行回去…」
「喂,美絲迪!」
看著美絲迪的背影,霸迪苦惱著臉。
反而露娜似乎是認為美絲迪正為她製造與霸迪獨處的機會,內心暗自竊喜。
「那霸迪先生,可以陪我一同走一圈嗎?」
「哦…可以,不過我在半個小時後有預約,到時我先送妳回去。」
只有半個小時嗎…真可惜。
露娜總覺得霸迪很忙碌。除了某些日子,霸迪每天都駕駛計程車維持生計,而且還得接受鈴的訓練,有時甚至是突然收到捷達斯的任務後就一聲不響地離開這星球,根本就沒多少時間可以與他好好相處。
但也沒關係啦,比起一直困在那八角形的房間中,霸迪能把自己拖出這世界,已經是很幸福的了。
應該好好享受這半個小時的光陰才對。
附近的商店開始以母親節作為招來。
「是母親節呀…讓我想起了我的媽媽…」
露娜幸福地道,霸迪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此時,露娜回想起沙度說過霸迪的童年不怎幸福的事,便失落地低頭。「呃…對不起。」
「嗯?」霸迪看著露娜:「為什麼突然對我說對不起?」
「因為聽說你好像不太喜歡你的父母…」
「沒所謂。」霸迪簡單地回應,雙手插袋。「如果一直被問,一直都心酸,我就不會活到現在。」
看來霸迪真是很討厭其父母,討厭得連談論起也沒有感情了。這讓露娜很在意。
「…我的母親…算了,我不能說。雖然很想見她,不過我卻無法與她再見。」
「是嗎?」
「嗯,不過…如果可以,我還是想見媽媽…想見爸爸…」
說出「爸爸」兩字,露娜的語氣很奇怪。但是霸迪並不打算問下去。
因為他的內心正在想著美絲迪之前的表情。




「美絲迪沒有對你說過?」
這兒是夏海館,大約是晚上十時左右。
就連白寶也發現剛才訓練的時候美絲迪完全是心不在焉,所以他犧牲了睡眠時間,把穆迪召喚過來。
「沒有…霸迪,她的表情真的很奇怪嗎?」
「嗯。」
「自從上次從炸彈星回來,美絲迪就是這樣子了。」白寶按著下巴,裝模作樣地道:「反而她在哥哥明前可以變得正常…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力量?」
「小孩子知道什麼是愛情力量。」沙度雖然看不見穆迪,但至少她還是聽到白寶說的話。
霸迪有一瞬間把目光放在沙度身上,令沙度立即征住。但之後霸迪再次看著穆迪──也就是沙度認為是一無所有的方向。
白寶正為沙度的話而胡亂大叫,霸迪不管他,向穆迪笑道:「總之,你有責任讓她回復正常哦~她可是捷達斯的一份子,總是如此失神,我們也不會好過。」
「不過…明明之前是霸迪你說美絲迪一定不會加入捷達斯呢。」
「時代會變的。」
白寶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為了能讓自己也融入話題,則在努力插嘴:「我說,一定是我媽媽說了些什麼話,讓美絲迪不高興啦!」
「媽媽會說讓美絲迪不高興的話?」
「上次她不是說美絲迪是小偷嗎?」看來白寶轉話題也很成功。
「但我看媽媽很喜歡美絲迪呢…」
這次輪到霸迪無法插入話題,但喜歡當聽眾的霸迪似乎顯得沒所謂。
沙度只是在旁溫柔地看著二人──當然還有看不見的穆迪,心中有一種微妙的滿足感。
如果可以一直是這樣,那就好了。
捷達斯天天都可以那麼熱鬧,沒有任何一個人為了其他事而離開…大家能一直、一直地當好朋友,那就是最幸福的事。
霸迪的手提電話突然作響,他不發一言地按下接聽鍵。「喂?」
眾人安靜地看著霸迪的臉由平常變成吃驚,接下來進化至生氣。
「怎可能!你沒有阻止他們嗎?」
其他人只能面面相覷,活著的人與霸迪一起心跳加快。
「嗯,我也知道,但…唉!總之我不想看到他們…也不要告訴他們我住在哪兒。你儘管對他們說:管那些哥哥姐姐就可以了!不要理我!我不想再當他們的玩具!就這樣!」
看到霸迪狠狠地按下了收線鍵,白寶小心翼翼地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哼…」霸迪的拳頭就像是想把電話握爛。「我的父母要來了。」
穆迪立即擔憂地向前走一步,白寶感到奇怪:「這有什麼問題?」
「我討厭他們,就這樣。」
沙度倒抽了一口氣:「但他們難得來見你…」
「我不想見他們!!」
本來應該要處理美絲迪的問題,現在卻變成了霸迪的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夜,更深了。







同一時間,在自己的太空船裡,美絲迪躺在船鎗中間的椅子上,只是盯著天花版看。
想起剛才露娜看到霸迪時的幸福表情,美絲迪就笑不出來。
雖然再次見到穆迪時已經下了決心,就算是陰陽相隔,也一定會與穆迪一同走下去。
不過…想起米可米說過的話:「生存與死亡的世界是不同的。」
就是這種不同,令到美絲迪開始在意自己的世界及對穆迪的感覺。
「…我應該…就這樣死掉嗎?」
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念頭,美絲迪沒有吃驚。
也許這種事之前已經想過了。
拉開了手套,在手腕上那永不痊癒的傷痕清晰而見。

回想起當時,自己根本就沒有那麼堅強。
如果不是因為穆迪及霸迪的出現,美絲迪已經不在了。
那個時候,剛剛認識捷達斯。美絲迪也是差不多同一時間選擇走上小偷這道路。
從小就沒有關心自己的人,一直在孤兒院中長大,直到因為多次偷別人的東西而被趕出去。
美絲迪從不否認:偷東西只是為了讓別人注意。
但因為小偷應該是在其他人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就拿去別人的東西,所以美絲迪就一直都自己一人去收集宇宙獨一無二的寶物。
就像那就是自己活著的唯一意義。
做了多幾次的情況下,的確,很多黑道的朋友都出現在自己的前方。
不過他們都只是為錢而出現的。
接下來因為捷達斯漸漸上軌,而令到美絲迪失手的次數多了。
那些所謂的朋友也漸漸離她而去。
「為什麼…做了那麼多事…也沒有人理採我…明明我已經很努力了…」
雖然口中沒說,但美絲迪非常清楚,自己只是希望被別人讚賞。
「已經很努力的了…」
哭得口乾乾的,從身後拿出了短小的刀子。
拉開了手套,那個時候,右手手腕還是完整的。
不過,在血染過後,變成了無可挽救的傷口。
就在意義快要消逝時,穆迪及跟著他的霸迪衝了進來。
也許是因為當時美絲迪是一名無論對著誰,都把心情都掛在臉上的人吧。
她聽到穆迪急著道:「果然是這樣!霸迪,有辦法止血嗎?」
「你問我,我問誰?」
還記得當時美絲迪心中在碎唸唸:「什麼叫『果然是』…你早就知道我會自殺嗎…但明知會這樣,卻連急救也不懂…」
之後的事…已經差不多忘記了。不過美絲迪知道是穆迪背著自己,一路跑到去穆迪的私人座騎──摩托捷達那邊,接下來更是以全速飛奔到醫院。
當美絲迪回復意識後,卻見穆迪守在旁邊。
「呀…妳醒了,這太好了。」
「為什麼…要救我…」
「我很擔心妳呀!」
一句擔心,使美絲迪落下了淚水。
適時,霸迪像是電燈泡般走進病房。「我已幫妳辦好住院手續。真是的,不要為別人添麻煩嘛。」
「…我才不需要你們幫我。」依舊是口不對心。
「我才不想幫妳呀!小姐,但總不能不管妳!」
聽到這句話,美絲迪咬著牙:「…有親愛的家人、有朋友、有同伴的傢伙就不要亂說話。」
霸迪沒有立即回應,美絲迪自以為她的說過了霸迪,冷冷地一笑:「我說得沒錯吧,你這幸福的…」
「我沒有家人,一個也沒有。」
轉過頭,只見當時的霸迪很生氣。
「我的童年生活不一定比妳幸福,小姐!不過我也沒打算去死,只因為我知道我還有朋友!我本來想把妳也當成朋友,但妳自己又如何呀?不領情就算了!」
「霸迪!!」
穆迪以責備的聲音道,霸迪只是哼一聲,用力別過頭。可以見到他當時是多麼憤怒。
輕輕嘆氣,穆迪只好重新注視美絲迪。
「總之,不要再作自殺這種行為了。對了,妳願意加入捷達斯嗎?」
霸迪張大了嘴巴,美絲迪亦臉蛋全紅起來,二人異口同聲地大叫:「什麼!?」
「我會等妳的答覆。」


現在,捷達斯的徽章掛在胸前。
就是因為有穆迪那句話,美絲迪沒有再想過自殺。
不過…就算已經是捷達斯的成員,又如何?
與穆迪之間的距離還是很遠、很遠。
『妳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想到零說過的話,再回想起穆迪那沒有放棄夢想的笑容。
「…還是,去散步好了。」
於是,美絲迪便自行打開了水鏡,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第二天的早上,夏海館出現了一個大家族。
男生全都是西裝,太太是晚裝,少女們則很刻意地把值錢的首飾都秀出來。
「咦…這是什麼地方呀?髒兮兮的…」
少女抱著了母親的手,不可一世的樣子。
在為午市準備的沙度只是輕輕抬頭,以平淡的口氣說:「抱歉,我們還未開店,請你們先回去吧。」
後方的兩男生一同在奸笑:「這女的是誰呀~咦?難道是我們那親愛弟弟的女朋友?」
「哎呀,品味真差!」
捉緊了拳頭,沙度很想把這兩人打穿,但她還是忍了下來。
從這些人的外表看來,沙度已經可以猜得八九。
「…如果你們是想找霸迪的,他的家不在這兒。不過,霸迪說過不想見你們。」
聽到霸迪的名字,太太立即衝到沙度面前。「那他住在哪裡?我找到你們的總部,不過無法進去,接下來只找到這兒…」
雖然沙度有點同情這位太太,不過她身後的兒女們總讓沙度無法舒懷。
女的一直在說這兒很臭,男的就上下批評沙度的身材。
令沙度有點安慰的是父親切斯度先生放下了報紙,走到她旁邊。
接下來她聽到不知道誰說出「野蠻人」三個字。
「…你們適可宜止吧。」沙度從齒間吞出了話來。「也難怪霸迪要逃了…有你們這種哥哥姐姐…」
切斯度按住了沙度的肩,太太見情況不對,立即向後退。
這時白寶打著呵欠從樓上走下來,一見到夏海館中的不速之客,白寶立即呆了。
「呀!這些就是霸迪的家人?」
見到出現另一個希望,太太把目光都轉在白寶身上:「請你告訴我,那孩子在哪裡!」
還真差不多被嚇呆。但先看著沙度的表情,再把目光轉到太太的臉上。「…見到霸迪之後,你們想做什麼?」
「當然是帶他回去呀!留在這個星球真是委屈了我的孩子…我的兒子註定了要受到最好的教育、與最有頭有臉的人交朋友、做最偉大的工作呀!」
後面的男生都在自吹自擂說自己在什麼公司座上了什麼位置,女生則是在比較與自己交往的男朋友多有錢。
白寶再次把臉轉向沙度,沙度的樣子看起來更失落。
「…我不明白你們這些大人想什麼的,霸迪都離家很久了,到了現在才找霸迪…唉,我可以告訴你們霸迪在哪,」沙度的臉晃了一下。「但是否跟你們回去,是霸迪自己的決定哦。如果你們強迫霸迪做他不喜歡的事,只會害了他哦。」
「當然!」太太甜笑著,這讓沙度的心出現了空洞。
切斯度輕拍沙度的肩,指示沙度跟著他們一起。
「爸爸…」
雖然很不喜歡比較,不過沙度很慶幸自己有一名溫柔的父親。




「為什麼不去見你的家人?」
在貨櫃碼頭旁邊,霸迪站著看捷達星早晨的風景。
清新的空氣總會使人頭腦清醒。
「…我從不覺得他們把我當成家人般看待。」
「但他們始終是你的家人呀!」
霸迪失笑了:「哎呀哎呀。露娜呀,我知道真正失去家人的痛苦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所以妳才一直叫我與他們相認。哈,畢竟我還是看著白寶在穆迪去世後忍受痛苦一直成長的。不過有些時候,真的寧願希望自己沒有。」
現在的霸迪,給露娜一種大小孩的感覺。
「不過希望他們不存在的心情不會比希望見他們的心情重吧?」
「…我也希望可以與他們好好相處呀。」霸迪嘆了一口氣:「只可惜,他們總是一次又一次地令我失望。」
「我真的不明白…也許是因為我只是剛剛踏足這個世界…」露娜按著心:「所以…我覺得霸迪先生真是很幸福…最少,你懂得如何去選擇。」
先是瞪大眼,接下來霸迪皺起了眉。「有時自己的選擇也不一定完然是正確的…」
開始聽到了一些聲音,基本上都是抱怨「還要走多久,我已經很累了」等的話題。
「他們來了嗎。」
兩手插在褲袋,霸迪怒視眼前大約也已經有十年沒見的家人。
露娜只管站在霸迪身邊,擔憂地注視著情況。
男生再次討論霸迪身邊的露娜,而姐姐們則談論霸迪變得比其他哥哥還帥。
白寶及沙度一同先走到霸迪身邊,其中沙度輕輕道:「接下來就看你了。」
可以感到受,沙度說這句話時,心情是多麼沉重。
看了一眼沙度,霸迪向前踏一步。
「只有三個哥哥及五個姐姐…還有那六個哥哥及兩個姐姐呢?老爸呢?」
白寶在後方努力計加減數,沙度也為這個家庭成員數量而歪嘴。
太太優雅地擦淚。「父親及你其餘的哥哥還在工作…兩位姐姐已經結婚了,你知道,是在名牌星的…」
「哦,那大家都很幸福了。」
「請不要用這語氣說話…兒子,你看看你,穿得那麼簡單…呀,還要駕駛計程車,辛苦你了呀…」
「我倒不覺得有多辛苦。」
母親說一句,霸迪就回一句,太太後方的吱喳聲更響。
「那是什麼呀…不尊敬父母。」
「他以為自己是什麼嗎?如果不是老媽突發其想要回這傢伙,他一定也不能回來!」
「真像個乞丐!」
「算了吧,還是由他繼續留在這個星球好了。」
「沒錯,與那些一樣那麼骯髒的伙伴一起…」
白寶在小聲道:「誰骯髒了…」
沙度用力捉緊拳頭,露娜則開始明白霸迪不想與家人見面的原因。
母親只是厲視後方,霸迪的八個兄姐們立即不再說話。
「…請回家吧。你真是用不著留在這星球…回去一家團聚好嗎?你要什麼我也會買給你,只要你出聲的話…」
白寶繼續碎唸唸:「他們真是把霸迪當作是小孩子呢…」
霸迪沒有作聲,母親認為兒子似乎被打動了,繼續努力遊說。「吶?回來吧?想深一層,你留在那個叫捷達斯的地方,也幫不了你成名呀。而且還要天天面對死亡、受傷…而且還要與一些沒什麼用的同伴一起…呀,我聽說過,你有一個同伴因為自身能力不足而死掉了,總有一天你也可能會…」
這次白寶終於都忍無可忍了,跳出來大叫:「你說什麼呀!哥哥才不是…」
霸迪伸出手,不讓白寶說下去。
「但是…霸迪…!?」
從這個角度看得很清楚,霸迪的臉正氣得歪曲。
只要是牽涉到穆迪的事情,霸迪絕對不會比白寶冷靜。
「哎呀,還要與這種小鬼頭一起,霸迪,讓是回來吧,與他們一起你不會得到幸福的。」
之前還好聲好氣,找到霸迪後就立即變成了「小鬼頭」,沙度再也無法可憐這母親。
──絕對要把霸迪留在身邊。
自私的想法從心底冒出來。
本來安靜了的霸迪的兄姐們,現在又開始變得吱吱喳喳。
「果然只是一堆小鬼頭~」
「霸迪是不是因為要照顧這些小鬼而壞了腦?」
「我看他們一點作為也沒有。」

「收聲!!!」

看來霸迪已經爆發了,拳頭握得深緊。
「你們…在說什麼呀…之前一直忍耐,只是因為那是我的問題…但真是忍不住…你們有什麼資格傷害我的朋友!!快說呀!你們這些眼中只有名與利的傢伙,根本沒資格批評我的朋友!!我才不想當你們的奴隸,我不要被困在名利的籠中!只有與這些朋友一起,我才能笑出來呀!我才能真正地自由呀!!」
雖然之前霸迪都沒有明言,不過大家都互相默認對方是朋友。
不只是同伴,而是朋友──真正的知己。
大家都很少說「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之類的肉麻說話,是因為大家都成熟了,這種話根本不用再談。
只是,對於女性來說,有些話還是說出來比較好。
因為霸迪的一句「朋友」,像是讓沙度徹底地解懷。
…原來一直那麼在意霸迪的原因,只是因為不想失去他。
就算只是當朋友也好…
就在此時,像是回應霸迪憤怒的說話,碼頭突然地震。
「發、發生什麼事?」
露娜站不穩,幾乎要掉進海裡,沙度立即以回力鏢的線子捉住了露娜。
天空出現了很強大的靈力,光速集中在一點,直攻向白寶。
如果不是在旁邊的霸迪立即作出反應推開白寶,白寶真的會受到重傷。
「白寶,你沒事嗎?」
「嗯!倒是沙度他們…」
地震停了下來,沙度及露娜都坐倒在地上表示沒有事,而霸迪的那堆家人全都張開翅膀飛了上天。
「媽媽,剛才的光束是什麼一回事?」
「捷達星就是那麼可怕嗎?」
「真糟糕耶,想起我們親愛的弟弟在危險下生活…」
「媽,那兒有團黑火!」
全身墨黑色的基魯直盯住白寶,比起之前看到他的樣子,現在是一臉的認真。
「…米可米在哪裡?」
白寶一征:「你說媽媽?」
「我知道你見過她…到底她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呀!上次見面之後媽媽就離開了!」
基魯臉無表情地再次伸出手,這次的方向是露娜。
「糟糕!」
霸迪立即衝向後方,然而基魯的手已經發射了光束,現在跑過去絕對來不及。
在那不足一秒的時間,沙度衝上前,為露娜吃下了一記如萬箭穿心的重擊。
「沙度!!」
霸迪及白寶幾乎同時絕望地大叫,看到沙度在前面前倒下,露娜完全叫不出來。
「嗤,應該把攻擊都靈體化的。」
基魯只是哼一聲,再次向露娜伸出手。
白寶著急得快要哭了,霸迪捉住沙度的臉,用力吼叫:「喂!沙度!妳不要有事!快醒呀!!」
如他所願,沙度微微張眼了眼。
「不要…管我…保護露娜…」
「妳在說什麼!沙度小姐!」露娜終於都能說話了,淚水如水龍頭般冒出:「我幫妳急救,我絕對不會讓妳出事的!」
「沒關係…」沙度痛苦地微笑著:「我是…捷達斯的領隊…」
露娜已經開始了施展靈力,沙度沉沉地入睡。
基魯似乎是看戲似的,等眾人說完了話。
站起來的白寶及霸迪的表情中,充滿著仇恨。
「好眼神呀…」基魯的嘴巴向上揚。「只要你告訴我米可米在哪,我就不會再攻擊那些女生。」
「我不會原諒你…你把沙度打傷,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白寶叫出了燃燒烈火炸彈,基魯的表情再次一歪:「這炸彈與上次的有什麼分別呀?感覺好像還弱了點似的?」
「什麼!?」
基魯看看白寶,再打趣地看了一眼霸迪,右手突然轉向霸迪的家人。
「呀呀!他不是說不會攻擊女生嗎?」
「不要呀媽媽!」
「早知是這樣我就不來了!」
母親擋在兒女面前,可以看到那些眼神正在懇求霸迪快點幫他們解圍。
「基魯,你這…」
霸迪的拳頭捉得更緊了,露娜可以看出霸迪其實還很重視他的家人。
只是…
「霸迪!」白寶還在舉著炸彈:「聯絡不上美絲迪!」
「什麼?」
美絲迪不在,現在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家人被當成人質。
「可惡…如果我知道媽媽在哪的話…媽媽一定懂得處理的…」
霸迪用力哼了一聲,現在就算對基魯說實情也沒用了。因為基魯傷害了沙度,還脅持自己的家人,這是事實。
親眼看著沙度在自己臉前倒下…

『沒事的。』
那個時候也一樣,穆迪說完了這句後,就噗的一聲,倒在地上。

如果連他們也有事,再加上穆迪,那我實在…
已經不想再見到了…

左眼好痛。

此刻,之前沒有感覺的新式靈氣湧進了戰場,基魯還未回過神來,大海就冒出了一頭像是尼斯湖水怪般的東西,張開了嘴巴向基魯發射海水。
霸迪立即清醒,向家人們大喊:「你們快逃!」
其實就算霸迪沒說,那些家人都已經快快地逃跑了,除了那母親最後還有回望一眼。
基魯被水炮打在貨櫃頂上,滑倒了在地上。
「太好了~打倒他了~」
說話的是一名看起來十歲不到的小女孩,她是一名炸彈星人,頭上有很大的蝴蝶結,全身的衣物都散發出泥黃色的樸實感。
「呀,她是誰?」白寶讓炸彈變回一般的黑炸彈後輕輕爆炸。
霸迪痛苦地按著頭,右眼看著女孩:「妳是…叫哈比?剛才的水龍是妳製造的?」
「對呀~霸迪哥哥~還有白寶哥哥~我已經在師傅那邊聽說過你們的事了~」
這個女孩感覺很開朗,但當她注視著白寶時,臉紅了起來。
絕‧對‧的‧不‧安。
「別說妳的師傅是我的媽媽…」白寶小心翼翼地道,女孩用力點頭。
全身就好像被雷電擊中似的。
「妳別告訴我,妳就是媽媽決定的…我的未婚妻…」
哈比的點頭速度更快更用力了。
直插進內心的打擊。
連一名女孩都比自己強呀!而且這個女強人還要是未婚妻…
「喂!現在不是說這些事的時候!」
霸迪把白寶從悲慘的未來拉回現在,基魯已經爬了起來,他的笑容好像是會進化似的,愈來愈可怕。
「哈…不愧是一直與米可米一起的徒弟…靈力的操縱方式與她一樣…」
哈比與鈴都是米可米的徒弟,但看來哈比學的東西更像米可米在二十年前用來打倒基魯的方法。
那麼不就是指鈴的方法行不通嗎?
哈比喃喃自語地唸了一堆聽不明的咒語,便立即按著大地。
從柏油路中冒出了一團怪氣,把基魯包圍住了。
「這是…」
「這是人間的精的能力。」哈比自信地道:「我不像你們這邊的美絲迪姐姐,我沒有穿梭兩界的能力,所以不能使用靈界的精。不過在我們這的界,所有東西會有各自的生命力,而那些生命力就是由精所組成的,我使用靈力的方式就是這樣!」
基魯被包得更緊了,他伸出了一隻手,似是要從這團霧中掙脫。
哈比的表情也變得痛苦起來,基魯的力量比她想像中更強。
「這樣下去…他會衝出來的…」
本來還只是在看的白寶立即按住了哈比的手。
「呀,白寶哥哥…」
「集中精神!我把我的力量分給妳!」
有一種溫暖的力量從白寶的手湧進哈比的手中,大地的精看起來更強了。
「…不過…」
霸迪感到眼睛好痛,根源的左眼現在好像不只看到了靈體,還看到了靈力的移動、強弱、屬性。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基魯的靈力突然如爆炸般提升,光波分開了精的力量,完全無障礙地直衝向哈比身邊的白寶。
「白寶!!」
回憶再一次湧了進來。
『如果我不是把熱能槍也帶來,穆迪就…』
『是我的錯,是我沒有完全打倒麥克斯。』
『我錯了…麥克斯不是我哥哥…哥哥已經死了!…對不起…霸迪…』
『沒有徽章…我就會孤零零一個…』
『沒關係…我是…捷達斯的領隊…』
不要了…
不要再傷害我身邊重視的人…
『生日快樂!霸迪。』
好想保護大家的笑容。
「不要再傷害他們!!」
翅膀張開,化為一道藍色的光芒。
哈比呆看著霸迪的轉變:「這就是師傅說過的…」
藍色的光揮變成了一把形狀好像翅膀的弓,上面的雕刻非常考功夫。落下的羽毛組成了箭矢,安放在弓的上方。
面對霸迪的新武器,基魯顯然是小心地後退。
從未學過拿起弓箭的霸迪這時拉起了弓弦,藍色的光芒都集中在箭頭上。
基魯歪笑了一聲:「嗤,要閃避的話應該很簡單吧!」
然而,他不知道這一切都看在霸迪用力瞄準的左眼上。就在準備發射那一刻,弓的瞄準方向變成了上方。
這也是基魯準備閃躲的方向。
「什麼!!」
攻擊一矢中的,在基魯的肚子破出了一個大洞。
「呀呀呀!!這是什麼力量!?再這樣下去…」
基魯此時發現旁邊出現了水鏡。小孩子的手從水鏡伸出,一把將基魯捉住,並把他扯了進去。
水鏡很快就被關上。

眼睛已經感覺不了任何敵人的靈力流動,弓箭亦如完成了任務從霸迪的手中消失。
「對了…白寶!!白寶,你沒事嗎?」
「嗯!大地的精幫我減弱了大部份力量,所以我沒關係啦。」
哈比幫忙扶起了白寶,霸迪見狀終於都鬆了一口氣。
「還有沙度…」
沙度還在昏迷,然而露娜的笑容明確地指出沙度已經沒大礙了。
「怎麼了,霸迪,一臉苦瓜似的。這時應該要開心地笑嘛。」
白寶向霸迪露出笑容,霸迪見狀,只能苦笑。




接下來的日子,霸迪的家人也沒有再來過。







美絲迪走在郊外,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遠。
靈異界並沒有太陽,但天空卻可以很明亮。
「又見面了哦。」
身後傳來了聲音,美絲迪輕輕地轉過頭,只見狐妖柔安拖著一身浴袍,向美絲迪妖媚地笑著。
「是妳…?」
「看來妳很苦惱呢,想不想得到與那男人永遠在一起的力量?」
美絲迪倒抽了一口氣。




待續

後記:
…完全的少女漫畫風格﹝喂﹞
是說…霸迪那眼晴本來沒打算寫得那麼神,不過再不寫就會被我遺忘了。
妖精眼這設定好像不只是出租魔法使用過吧?﹝謎﹞
反正現在的感覺好像在開解答者之力…最後一戰就是這種感覺…

說起來…
我已經清理了十章啦~
想不到發了第一章後的魔力是那麼強的(炸)
一直讓我努力K到現在…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