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吶,父親大人,那個男人成王接下來呢?這個故事應該還未完哦。
真不愧是美妮絲,這個故事當然未完。
那麼之後到底發生什麼事?
之後呀…唉,反正就是可笑的故事。

成為了王後,有智慧的男人一直制定不同的法律,管束所有靈、妖、怪等。
萬一遇上不服氣的傢伙,有力量的男人就會把他們徹底打倒。
二人一同渡過漫長的歲月,直到某一天…
有力量的男人找到了一名人間的女子,並與她結婚、生子。
當時的法律並不准許人間界的活人與我們靈異界的死人結合,因為生與死總要分得清楚。
因為力量的男人犯了法,所以人間界的女子便要打進狹間界,受盡生不如死的痛苦。
有力量的男子很傷心,但最令他痛苦的是:及後連有智慧的男子也愛上了人間界的女生。
法律就因為這個自私的王而被取消了。
所以有力量的男人便對有智慧的男人一直懷恨在心…


第八章 不見底的湖




鈴的臉告訴別人她現在非常不滿。
一直向自己呆笑著,師姐來師姐去的,鈴對於突然出現的哈比有著絕對的不信任。
「…也就是說,師傅認為我的教學方式是錯的啦?」
本人不出現,反而把一個小妹妹丟上來,鈴認為自己似乎被米可米小看了。
「師傅沒有這樣說過呢~反而因為師姐你把哥哥姐姐們的靈力提升了,師傅真的很高興~」
哈比則是一臉的天真,本來面對著捷達斯的成員們,她還是很緊張的;之後就漸漸進入了狀態。
「不過想不到就算是人間界也有精的存在呢。」白寶若有所思地說,鈴立即向他丟了一個很重的眼神,而哈比則在旁邊看著白寶閃閃發光。
鈴哼一聲抱手道:「好吧!我的專長還是主要是完全屬於靈異界的靈力,你們想學人間的靈力就派這個小丫頭為師吧!」
「哪有師傅這樣隨便的…」一旁看風景的岡古無奈地道,鈴的嚴厲目光轉向岡古。
波哥則打趣地道:「鈴有點像以前的沙度嗙咕…」
「哦?那個女孩?我怎會像她?」鈴聳著肩,好像覺得這笑話並不好笑:「我這種人最討厭就是做些不自量力的事,明知道自己不懂用靈力,還把腳踩進來…」
霸迪的樣子似乎是有點生氣,露娜見狀立即道:「呃…不是呀,小鈴!如果今次不是因為沙度小姐,受傷的人會是我。是沙度小姐主動幫我擋下攻擊的!而且沙度小姐也很努力…我覺得她真的很希望可以盡自己的力量幫助同伴…這樣努力的人,我覺得…我們不應該怪責她呢…」
「對呀,老姐的語氣真是有點過份!」
亮也忍不住道,鈴的臉漲紅了,眼神飄到一旁。
「既然她救了露娜…這點我不能不謝她…」
「要謝人家請到醫院裡去。」亮以教訓的語氣說道,鈴不高興地別過頭。
「…有一點我一直都想不透。」霸迪突然插話,在場的所有人把目光轉到他身上:「為什麼基魯一開始要攻擊我們…不,應該說為何他要攻擊露娜。怎看也好,基魯的目標根本就不是想取露娜的性命,他好像只是想我們知道他的存在,與及找白寶的母親報復而已。」
「這點我也不清楚…」鈴嘆了一口氣。「他又不是露娜的什麼親戚。殺了露娜,就算會增加靈力也好,對他這種本來已經很強的怪來說,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妳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未告訴我們?」
此話一出,鈴的表情立即征住了。
在一片鴉雀無聲的環境之中,鈴沉沉地道:「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不用管,對吧?」
「呀~沒錯呀!妳是告訴過我們不用管。」霸迪輕鬆地說,之後他的眼神與鈴比賽可怕:「不過妳們不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們可什麼也做不到,捷達斯也不是永遠被動的。」
「多管閒事…」
亮看著他的姐姐,低下了頭。
哈比在這嚴肅的話題下感受到侷促,小聲地說:「為什麼不告訴他們呢?」
「有些話可以說出來,但有些話卻是禁忌。我們只是普通的人類,不是神、也不是王!」
「沒關係。」露娜堅定地說:「已經沒關係了。小鈴,這兒大家都是我的朋友…比起以前只有小白可以作傾訴對象,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分擔我的情況…如果大家都願意的話…」
「妳說出來吧。如果合理的,我們絕對會幫妳。」白寶叉著腰,身體彎得很可怕:「畢竟,我是有著六~顆炸彈星的炸彈人呀!」
「很久不見白寶這樣做了嗙咕。」
「用不用拍照呀?」
霸迪在白寶頭上製造一個大腫瘤,顯得若無其事。「白寶說得沒錯,只要是有道理,大家都會義不容辭的。」
露娜的臉再紅了一截,用力點頭後,便輕輕吐了一句:「真正想要殺我的人…是我的父親。」
捷達斯的總部再次變得鴉雀無聲。
「妳的…父親?」
「嗯,因為我的父親想反抗現在靈異界的王。」
鈴已經不想再說話了,只是默默看著大家的反應。
「…為什麼?」
「不知道…」
半分鐘的無聲,最後由哈比打破沉默。
「吶吶,美絲迪姐姐呢?我來了那麼久也沒看到她啊…」
「…!!對了!我們已經一天沒看到美絲迪了!」白寶如夢初醒地道。「而且還完全聯絡不上她!」
「她會不會只是想自己去吹風?」岡古默道。
「不…這幾天她的樣子都很奇怪…」霸迪急著說:「本來我們就是為了談如何安慰她…師傅!」
「她不在這個世界。」鈴自顧自地說,似乎當作是與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白寶擺著手道:「那麼也是說她在靈異界了?」
「糟糕了!我們一定得找回她!」岡古尖叫著,波哥也在旁點頭附和。
「師傅!請幫我們打開水鏡!」
「…你們自己不會做嗎?」
露娜亦著急地哀求:「求求妳,小鈴,幫她們打開水鏡吧!」
「老姐!!!」
「…本來沒什麼朋友的,只與我們來往,露娜,妳變了。」
鈴的說話讓露娜感到心跳快要停頓。
「不過,」嚴厲的眼神突然變得柔和:「也因為有更多的朋友,妳的性格開朗了,我也很高興。」
「小鈴…」
「小亮,你替他們引路吧。」伸出了手指,鈴把空間一分為二,水鏡令整個空間泛起了漣漪。「露娜,妳還是最好跟我回到房間。捷達斯的其他人,留在這兒,萬一美絲迪回來了,也有一個好照應。其他的,到靈異界幫手找找吧。也包括妳,小丫頭。」
「呃…哦。」被指名的哈比用力點頭,目光停在白寶的身上。
被看著的白寶突然感到不安。
…只希望不要碰上美妮絲…





「什麼?美絲迪失蹤了?」
哈比及白寶找到了穆迪與零,穆迪今天休假,所以便選擇在家中休息,好照顧婆婆。
「嗯…本來我們想著,如果拜託警察的話,應該可以更容易找到她…」
白寶有點害羞地說,好像在承認自己實力不足似的。
婆婆不安地道:「你們一同去找吧。我一人留在這兒就可以了。」
穆迪看著婆婆皺著眉頭,想了一會道:「好的,我試試聯絡總部。我會出去一同找她。」
本來還坐在一旁的零也站起來:「我也去吧。」
「嗯,麻煩你了,零。」
穆迪的語氣很平靜,不過白寶看得出,哥哥現在非常緊張。
也許是想著萬一美絲迪出了什麼事…
這時,哈比突然發出一聲怪叫,再向穆迪行了一個九十度鞠躬禮:「呀呀!上次的事真是很多謝你!」
其他人都呆了,白寶小心翼翼地道:「妳認識哥哥?」
「嗯!以前在炸彈星的時候,白寶哥哥你突然丟了一個炸彈下來,就是這位穆迪哥哥救了我!」
眾人沉默了三秒,之後輪到白寶大叫。「呀!妳是當時的那個女孩子!」
「呀…人生本就是充滿了緣份。」穆迪乾笑道:「總之,我們立即出發找美絲迪吧,再遲一步我擔心她會出事…」
「對不起!我們立即去找!」
白寶捉住了哈比的手,把她拖出屋子。零與穆迪向對方點頭,便二話不說地衝出去。
空無一人的房間只餘下桃桃,桃桃看著窗外,輕輕搖頭。


霸迪在樹梢上環顧四周,卻看不見美絲迪的身影。
如果是在人間界,因為很多東西都是沒有靈力的,霸迪的眼睛要找一個通靈者,其實不是什麼難事。
但在這兒還是要用回平常的那隻眼睛,找起來就更累了。
「可惡…那個女孩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樹底下,亮墜下了一塊類似懷錶的東西,那東西正不可思議地以逆時針方向劃圈。
「…不行,找不到…她的靈力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掩藏了…」
霸迪跳了下來:「也就是說我們不可能找到她?」
「也不一定,靈異界雖然很大,不過這其實是一個被擴展的空間,有點像宇宙不停變大的樣子。所以有靈物存在的地方都可以數出來。我看美絲迪小姐也應該不會跑太遠,但不在這城市中。」
霸迪按了一下徽章的通訊器,雖然找不到美絲迪,但因為自己身處靈異界,所以能與靈異界的同伴互相聯絡。
「喂,她似乎不在城市。我們出城找吧。白寶與哈比向南方找,我與亮向西方找,穆迪你向北方找,零則向東方找吧。如果天黑前也找不到,要立即回來!明白嗎?」
『了解!』
咬著唇,霸迪看著無雲的西方。
「我們走吧!」
「嗯!」
亮利用召喚式神的紙變成了一把飛天掃帚,使看起來弱不禁風的他也能跟上霸迪的速度。
霸迪現在的眼睛可以感受到力量的流動與強大,所以霸迪知道:亮的靈力比鈴的更強,某程度來說是更可怕。
而且是一種像是一分為二的方式,不過另一種靈力就像是藏在心底中,需要非常困難才能看得出來。
就是因為想起鈴之前的拜託,霸迪才選擇與亮一起行動。




白寶一臉「糟糕了」的表情,看著南門的兩個女孩。
找不到美絲迪,卻碰上了現在最不希望見到的人──美妮絲。
當美妮絲得知道白寶要去找尋美絲迪的時候,她說了一句「我會追隨你到天崖海角」,引來哈比的不滿。
「對不起,但我才是白寶哥哥的未婚妻!」
「什麼呀!妳就是上次伯母說的…但我也已經表明了,白寶大人心中只有我一個!」
「白寶哥哥完全沒對我提起妳,也就是說他根本不在意妳!」
「妳弄錯了!白寶大人多麼在乎我呀!否則他不會在上次救我!」
「我與白寶哥哥已經手牽手了!」
「妳!!!妳說謊!呃!白寶大人,快說呀,她是不是在說謊!?能牽著你的手的,只有我美妮絲一個呀!」
兩個女孩同時盯住了白寶,令白寶無法動彈。「呃…這個…」
「看看,白寶大人也說不!」
「他才沒有說!」
雖然第六感已表明這兩個女孩相見一定會有事發生,不過白寶完全想像不到平日不喜歡吵鬧的美妮絲會化身成一名嫉妒心那麼強的惡魔;同時也想不到那名只懂臉紅的哈比也能作出如此強烈的反擊。
這時,略處下風的哈比不高興地舉起手,一顆炸彈出現在她的手裡。
「呀…難不成…等,等等,哈比,不要攻擊!!」
「哼!這就是白寶哥哥送我的禮物!看著吧!」
黑炸彈突然變成了氣球,一顆又一顆地昇上天空。
「呃…」
「嘩!好漂亮!!」
美妮絲抬起頭來,欣賞氣球把天空染成彩虹的情景。
白寶只是默默地看著哈比的身影。「對了…當時我也向她用了氣球炸彈…」
這女孩把這種炸彈學下來了嗎?
突然,美妮絲顯得淚汪汪似的,最後更大哭起來。
「嘩呀!呀!為什麼白寶大人沒有送美妮絲禮物!嘩嗚!明明最愛白寶大人的是美妮絲呀!」
面對哭泣的女孩,白寶顯得不知如何對應;然而哈比似乎被白寶更緊張。
「呃!不要哭不要哭!雖然白寶哥哥沒有送妳禮物,不過也不代表他不重視妳啊!」
「妳說謊!白寶大人根本就不把我當作一回事!」
「才不是這樣的!」
…為什麼雙方立場會突然改變了?
於白寶感到徹底汗顏的時候,在白寶身後傳在了鐵鞋停頓的聲音。
「呵,看來你真的很忙呢…小子。」
轉過頭,嚇然注意到不知不覺已經有人站在自己身後。
「麥克斯!!」
「怎麼了,一家人來野餐嗎?」
「…才不是…」
「哦?」
麥克斯打量白寶不太有活力的表情,便低下了頭:「沒再表現出敵意呢。」
「…因為我現在找不到理由再去憎恨你。」
上次看到麥克斯幫助了小孩子們,而且還鼓勵了自己,實在無法去恨他。
「…小鬼真是小鬼。」
「什麼呀!」
不管白寶的不滿,麥克斯抬頭看著已經變得如米粒般的氣球。「我是看到有氣球炸彈才過來一看。哼,但你似乎也很忙,那我不應該打擾。」
「…你特意走過來,是為了萬一我有麻煩,而可以幫助我?」
「別誤會!小子,我絕對不會幫助你!」麥克斯的語氣很不滿,像是白寶剛才的話傷害了他的自尊心。「我只是打算來看風景。」
「什麼呀…真不夠率直。」
「你還再說!!」
看來麥克斯真的氣壞了,白寶雙眼劃線,無奈地道:「不說就不說囉…呀,對了,你有沒有看過美絲迪?」
「沒。」麥克斯這清脆的回應使白寶的心立即跌進谷底。
「好吧…那還是我自己找…」
「喂,小鬼。」
當白寶打算丟下哈比及美妮絲自行出城時,麥克斯突然喚回他。
「呃?」
「…我知道你正被一名叫基魯的人追殺…但真正的敵人不是他。」
「什麼!?」白寶倒抽了一口氣:「你也知道?」
「哦,看來你也意會到了,那我似乎多此一舉。」
「不,麥克斯!請你再多告訴我一點!」
這次輪到白寶把麥克斯叫停,麥克斯再看了白寶一眼,便丟下了一句話:「真正的敵人叫史古雷…雖然我不知道你得罪了他什麼,不過他是認真想殺你…或許還有你身邊的某些人。小鬼,我不會屬於任何一邊,你好自為之吧。」
「麥克斯!」
機械的身體就此張揚而去,白寶沒法叫住他,只能大叫了一聲:「謝謝你!麥克斯!!」
哥哥說得沒錯,麥克斯真是變了。




美絲迪獨個兒抱著膝,坐在泛著藍光的湖泊旁邊。
腦袋與膝蓋重疊,某種不屬於自己的香味撲鼻。
那個時候,那個女人,說可以讓美絲迪得到與穆迪永遠在一起的力量。
條件就是要把露娜帶到靈異界,並讓那女人的主子親手殺掉她。
…就算露娜死了,也只會變成靈魂吧?
應該…沒關係吧…
突然,桃桃婆婆去世時的表情出現在美絲迪的心中。
『…對不起…我忍不住…我這個時候才知道…步進黃泉的那種感覺…是多麼的寂寞…』
『對於任何人來說他都已經死了,已經無法回到從前了。』
從來沒看到那堅強的婆婆,會變成一名淚人兒。
如果露娜去世的話,她也一定會哭吧…
因為她還有自己的人生。剛出生的露娜還有很多東西要學,而且還未結婚、生孩子呀…特別是她現在已經找到了初戀。
不過…
『如果美絲迪願意加入捷達斯,我會很開心的。』
『來,美絲迪,這是妳的徽章。』
手捉住那已經用光電池的徽章,美絲迪咬緊牙關。
徽章可以被修好,但死了的人卻不能被修好呀。
本來是明白這道理的,不過那個人卻說有辦法。
果然還是殺掉露娜好了。
不,這樣露娜就會得到自己一樣的處境。
那麼…還是自殺好了…
從身後拿出了刀子,美絲迪想著,這是最後的選擇。
既不傷害露娜,又能與穆迪永遠在一起…
拉開了手套,刀痕再一次展露在自己臉前。
「!!」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霸迪罵過她。
『我的童年生活不一定比妳幸福,小姐!不過我也沒打算去死,只因為我知道我還有朋友!我本來想把妳也當成朋友,但妳自己又如何呀?不領情就算了!』
臉色一下子刷白,提著刀子的手在發抖。
那時穆迪說:
『 總之,不要再作自殺這種行為了。對了,妳願意加入捷達斯嗎?』
『我會等妳的答覆。』
好不容易才撿回來的命…難道真的要…
「美絲迪!!妳在做什麼!?」
機械的聲音在美絲迪耳邊響起,還沒意會過來,刀子已經被用力奪走,並丟進湖中心。
看著那冷冷的金屬頭罩,美絲迪倒抽了一口氣。
「為什麼又要自殺!我不是叫過妳別再做這種傻事嗎!?」
聽起來真的是非常生氣,嚇得美絲迪完全無法回應。
你從來都不會如此生氣的。
看到美絲迪呆若木雞的表情,零才注意到自己的語氣太重。
「對、對不起…」
「零…」
美絲迪沒有把目光從零那不對稱的鏡頭移開,慢慢站了起來。
「零…我應該怎麼辦…零…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呀…我不想殺人,但也不想一直與穆迪分開…我、我、我…應該怎麼辦才對呀!零!」
「美絲迪…」
那是一個找不到方向的女孩迷茫的表情,就像是小女孩不懂得做功課,她正在努力向別人求助。
「我已經找不到其他方法了…所以我想著兩全其美的方法…但是…我很害怕,我很害怕死亡呀!好不容易得到了朋友,我不想再一個人…不想再一個人了!」
「美絲迪,妳沒事嗎?美絲迪!」
女子抱著身,零感受到美絲迪全身都在發抖。
「零…到底我在做什麼…到底我…」
「美絲迪!冷靜下來!」
零捉緊了美絲迪的肩,直視美絲迪雙目。
「…妳身邊不是還有我嗎?妳不是一個人,妳一定不會只是一個人!」
「零…」
淚水已經忍不住,美絲迪倒頭栽進零的懷中大哭。
「…哭吧,這樣會舒服很多。」
完全是一名嬰兒似的大呼大叫,零覺得這也許是美絲迪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發洩。
對了,要聯絡其他人…
有一刻的自私,零選擇了斷開連接。
…還是等到美絲迪哭飽了才算吧。


過了不久,美絲迪看起來已經沒那麼精神彷彿,她利用湖水洗刷自己的臉。
回頭看著零,他的胸前濕了一大塊,是剛才的淚水。
「…對不起,我剛才太失禮了。」
「沒關係,無論是多知書達禮的女生,也會有痛苦的時候。」
那是之前美絲迪向零開的玩笑,現在反被零引用,美絲迪會心地微笑。
一個屁股地坐下,二人一同注視沒有太陽、一望無際的晴空。
「吶,零。」
「嗯?」
「我是不是…有點沒有自信心?」
「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哭而紅腫起來的眼袋還未消退,美絲迪輕輕自嘲:「明明之前你叫我把身上的擔子分擔給朋友,不過我還是沒有告訴他們,只是一個人在這兒愈想愈歪,到頭來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美絲迪…」
「我很害怕他們會因此而不理我…因為我打擾了他們的幸福生活。」
「大家都很關心妳的。」零看著美絲迪落寞的側面,語氣溫和。「之前他們還把穆迪召喚到人世,希望能讓妳提起精神。」
「呃?大家都知道…?」美絲迪吃驚地問。
「就是因為是朋友,所以大家都會知道。不過有些事,妳不說出來,大家就無法幫忙妳。」
用力吸了一口氣,美絲迪突然笑出來。
「呀…哈、哈哈、哈哈哈!」
淺淺的眼淚脫眶而出,美絲迪一邊笑一邊利用食指拭淚。
「美絲迪,怎麼了?」
「不…有點…感動而已。」美絲迪的笑容更是開朗:「因為從來都沒有人對我說過這番話,也沒有朋友會關心我。」
「美絲迪。」零歪著頭,輕鬆地說:「妳應該給自己多一點信心…同時,也給別人多一點信心哦。」
「呃?」
「比方說…難道妳以為穆迪真是會不理變成老婆婆的美絲迪嗎?」
「呀!!!」耳朵突然冒煙,臉蛋兒也紅起來:「什麼嘛!這是對著我這種妙齡少女說的話嗎?」
「哈哈哈,抱歉抱歉~只是打一個比喻啦。」
零把手放在後腦,一副「我知錯了,妳就原諒我吧」的單純樣子。
「真是的…」扁著嘴,美絲迪別過臉。
又一陣的沉默,之後少女突然站起來。
「美絲迪?」
「零,你看那邊,有一顆在飄動的玻璃珠。」
美絲迪指著湖中心在飄動的某些東西,如果不細心看,真的不知道那兒有東西。
「…是透明色的精?」
「透明色的精?」
「美絲迪,那可是傳說中的精啊!想不到真的是存在的!呀…還有好多!」
零指向天空,本來還是什麼也看不到的晴天突然變成了水點的舞台。
「好厲害!!零!真的很厲害!」
「透明色的精是掌握感情這個元素…的確是看不見卻又存在的元素呢。」
看美絲迪脫下鞋子,踏進湖中淺水的部份,她那又回到之前孩子氣的表情使零落下了一塊心頭大石。
…也許,美絲迪的問題還未能找到答案,但只要願意努力下去…

美絲迪與精一起在玩水,零則在旁聯絡穆迪。
「…是我。穆迪,我已經找到美絲迪了,在伊姆純湖那邊。請你通知其他人,我們很快會…」
突然,零感覺到一陣不安的靈力,那是之前在美絲迪身上留下的力量。
是狐狸的氣味。
「不…穆迪,請叫大家快點前來,有些東西正衝著美絲迪出現!」
美絲迪也終於都感到不安,她捉住了胸口,向後退了一步。
「…想不到會有人破解了我的言靈。」
「柔安…?」
那性感得如魔鬼的狐妖,比起上次見面,靈力壯大了很多,給零的壓迫感也強大了很多。
美絲迪只懂看著柔安發抖,零見情況不對,便一把拉住了美絲迪。
「快逃!」
鞋子也來不及穿上,美絲迪便被捉住跑了。
但柔安只是舉起了手。
「想走嗎?對不起…水屬性的地域是我發揮專長的理想戰場。」
輕輕彈指,湖水變成了兩頭龍,直撲向二人。
雙手被分開了。
「美絲迪!!」
水龍分別捲著二人,柔安踏上水面,湖水就如台階般把她送到美絲迪臉前。
「…是妳說給妳時間答覆的,現在也是時候…」
「我不會殺任何人!也不會幫助妳殺人!我是捷達斯的成員,有就責任好好保護露娜!」
與之前一直發抖不同,現在的美絲迪表情很硬朗。
面對美絲迪那堅定不移的表情,柔安伸出了手,修長的手指輕輕抬起美絲迪的下巴。
「那妳甘心與心愛的男子陰陽相隔嗎?也許到了妳年華老去的時候,他已經找到別的女人了…」
「我相信穆迪!!」
柔安苦笑了一聲:「男人呀,只會花天酒地,生前是這樣,死後還是沒有改變。女人只要不留神,男人就會跟著別的女子離開了。受苦的,永遠都只會是女人。」
「如果穆迪真是這樣子的話…」美絲迪一邊掙扎,一邊痛苦地笑著:「我也不會愛上他。」
為何突然變得那麼有自信的!
柔安吃驚地看著美絲迪身邊的零,卻發現紫白色的炸彈把支持自己的台階打碎。
「嘩!!!」
柔安直掉下水,因為使靈者的分心,水龍也變回普通的水點。零抱住了美絲迪,踏著空氣一口氣跳上岸。
「美絲迪,妳沒事吧?」
「沒事!」
「美絲迪,妳剛才的說話真的很厲害!」
「嗯。」美絲迪堅定地點頭,看著湖水的方向。「我不會再迷惑了!因為我知道…我不是自己一個面對這問題,穆迪也一定為同一問題而苦惱著,所以我想讓穆迪可以更安心!」
本來已經看不見的精再次從美絲迪身邊冒出來,胸口出現了熾熱的感覺。
湖中心冒出了一片藍光,經過了水的洗禮,柔安整個人似乎進化了似的,壓迫感使美絲迪透不過氣來。
「美絲迪,小心!」
「我知道了。」
從身後取出了刀子,因為之前的小刀被零丟了進湖底,現在這把已經是最後一把了。
「從來沒有人可以從我的言靈中逃出來的…但…我的言靈居然被一名男生破解了!?既然你們那麼想到狹間界受苦,我就成全你們吧!」
雙手都舉起,湖水便成了一頭又一頭的巨龍,在柔安的指揮下攻向岸邊的二人。
美絲迪的刀子可以把空間切斷,零則努力找尋著靈力的源頭。
「只有湖水,柔安的力量也不會突然變得那麼強。這湖裡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影響了她…」
但畢竟敵人是妖,自己只是一名去世不久的靈體,在這實力差距下,不能速戰速決的話就一定會輸。
「雷電炸彈!」
只好賭一把了!
向著柔安身下的影子,零發動了攻擊。「炸彈射擊!!」
閃電的力量把所有巨龍炸爆,不過柔安卻完全不覺得任何傷痛。
「這就是你的攻擊嗎…太差勁了。」
這時,白寶、哈比及美妮絲突然從湖旁不遠處的森林鑽出來。「嘩!這是什麼一回事!」
柔安見狀手一揮,零雖然絕望地叫白寶快逃,但那三名孩子一同被重生的水龍捉住。
「白寶!!!」
森林的另一頭,穆迪也出現了。柔安本想用同一種方式對他,不過穆迪立即丟了一個雷電炸彈,擋下了巨龍的攻擊。
「咦!這傢伙!!」
看著零與穆迪,柔安咬著唇:「是剛進行靈魂分裂不久的雙生兒…一定是這抬機械人通知他的…」
「穆迪!」
穆迪擋在美絲迪前方,零向他丟了一個眼色,便立即衝向白寶那邊。
「美絲迪,躲在我身後!」
「可是穆迪…」
「沒事的。」
穆迪舉起了手,側面的笑容害美絲迪想起了往事。
『來,一起回去吧?美絲迪。』
穆迪現在的那個笑容,就是當初徽章被武殊踩爛後,自己給穆迪的的笑容。
含意是:謝謝,但…對不起。
「穆迪!!」
「美絲迪,無論發生什麼事也好…都得好好活下去。」水龍全都集中在穆迪的前方。「雷神炸彈!」
「不要!!」
被零救下來的白寶也已經猜到穆迪想做什麼了,嘶聲大喊:「哥哥!!」
「穆迪!你不能再死了!!你這樣做,美絲迪也不會幸福的!!」零使用全速希望跑回穆迪那邊,不過已經太遲。
「炸彈射擊!!」
充滿了雷電的水龍一口把穆迪吞噬,接下來爆炸,美絲迪被彈至飛遠。
「穆迪…」
「哥哥…?」
因為雷神炸彈的力量而令到滿身焦黑的柔安注視著地面的濃煙。「我…打倒了那個傢伙…我打倒了一名警察!姐妹們,我打倒了一名警察!!史古雷大人,我做到了!」
白寶捉緊了拳頭。「可惡…妳殺了我哥哥…」
「不!白寶!穆迪沒有事!」
零彷彿從絕望中看到了光明,轉過身,只見美妮絲閣上雙目唸唸有詞。
「那孩子…」
美絲迪用力爬起,只見一點傷也沒有的穆迪正好好地跪坐在自己臉前。
「穆迪…」
「為什麼我會沒事的?」
美絲迪一征,接下來全身震抖。 「穆迪!!你這個蠢材!」
穆迪還沒有回神,美絲迪便整個人倒在他的身上。「是你叫我不要自殺的!但為什麼你又要那麼傻!明明還有其他辦法,你沒必要讓自己去到狹間界受苦呀!」
「美絲迪…」穆迪痛苦地把頭別開:「對不起…但我總是想著…只要我不在了,妳就可以幸福地…」
「我現在能與你在一起,我已經很幸福了!我真的很幸福了!我不會奢求什麼,只因為我相信穆迪你的心情與我一樣…所以才要大家一起努力跨過痛苦呀!就是因為有喜有悲,所以與穆迪在一起,我才能感到幸福呀!」
「美絲迪?」
「我喜歡你,所以,我不想再與你分開了!」
見到穆迪還「活著」,柔安氣得已經顧不了儀態。「可惡!再來一次!!」
十多條水龍再次衝向二人,然而同時,美絲迪身後冒出了很多精,那些精排成一面透明的牆,水龍全都撞上去,化回水坑。
「呀!這就是靈異界的精!」哈比興奮地說。
白寶卻道:「不過與之前看到的不同耶!」
「因為那是傳說中的精。」零走近至白寶身邊,他有預感美絲迪可以應付柔安,所以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要保護這群孩子。
美絲迪安慰地把穆迪拉起來。左手牽住穆迪的右手,而右手拿著的小刀發出了紅色的光芒。
精都鑽進了刀子中,短刀變成了巨型長劍,但對美絲迪來說這是一把輕身劍。湖水化成的龍一次又一次地被斬斷,而且柔安發現那些湖水已經無法再隨心所欲地控制。
…之前為了對付他們,靈力用得太多了。
哈比羨慕地道:「那就是第二件武器…代表著愛情的力量啊。」
「穆迪,你記得我之前自殺,被你抬到醫院的事嗎?」
「呃,我記得。」
「我當時用的刀子…現在正沉在這個湖的湖底。我想這就是柔安的力量泉源了。」
美絲迪看著穆迪,穆迪立即就理解,牽緊了美絲迪。「我明白了!旋風炸彈!」
白寶未見過的綠色炸彈從穆迪的左手上出現。
「炸彈射擊!!」
海嘯被旋風的氣流所分開,穆迪及美絲迪追隨著炸彈跑向湖水中心。
就是那一把染血的刀子。
美絲迪舉起了劍,心中默唸:「再見了,過去的自己。」
大劍把短刀破壞了,穆迪一把抱起美絲迪,在湖水回到本來的位置前就逃了出去。
短刀的破壞彷彿給柔安一記重擊。
「嘩呀呀呀!!我的靈力…」
之前還很妖媚的狐妖,現在已經變成了老巫婆般的樣子。「我不會…我不會原諒你們!!」
柔安快速地衝到美絲迪前,在這個角度下,美絲迪及穆迪也無法反擊。
「咻」的一聲,柔安的右肩後方被藍色的箭射中。
「是誰!!」
被森林包圍天空中,亮駕駛著掃帚直視下方,霸迪則站在掃帚的尖頭上拉,第二發的攻擊已經準備好了。
「那個人是…!!是你!?」
柔安對著亮大叫,被點名的孩子嚇了一跳。
「我?」
「可惡!今天就這樣吧!」
柔安丟了一顆煙幕彈,她一邊逃跑一邊注意到霸迪的眼神沒有一刻離開自己。
「那雙眼…還有那個叫亮的小孩…而且剛才我對著那警察的攻擊…明明可以把他打進狹間界的…」
霸迪沒有再發動攻擊,他有點在意剛才柔安看到亮時為何突然變臉。
美絲迪的長劍變回一般的刀子。
「好累…」
「美絲迪,沒事嗎?」
「我沒有受傷。」
美絲迪的笑容把穆迪的擔心都溶化了。
「喲!離家出走的女孩,被哄回來了嗎?」
聽到這把事不關己似的聲音,美絲迪立即生氣地轉身:「霸迪!你總是喜歡跟我作對吧!」
「哈哈~看來美絲迪回復精神了!」白寶歡欣地道。
「嗯。」
「零先生…」
看著零的身影,白寶覺得零如果可以笑,他現在的笑容一定是最幸福的。
「好了!我們回去吧!大家都很擔心妳!」
「我才不用你們擔心~」
「哎呀,穆迪,妳的女朋友真是口是心非呢。」
「霸迪!!」美絲迪與穆迪異口同聲地大叫。
手牽著手,美絲迪找尋到她想要的答案。

看不見的精在湖上飛舞,歡送眾人凡離去。






待續

後記:

一邊打一邊肩痛= =
大約數了一下…很多章數內容都破萬字…有一章更是去到一萬一千全形字…
這讓我忍不住去想,到底為何BMNJ我可以花盡腦汁去想但還是那麼少字數= =
結果我還是讓故事以兄貓作結了。
雖然…好像還有兩章吧= =
不過美絲迪的CP已經定了下來,霸迪的CP也應該不會動它…
但問題出在白寶= =
打到中間時我完全囧化了。
原來最困難的還是小孩子的戀愛!炸
PR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名字: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有關這Blog:
大家好,這裡是夢兒的日常BLOG。
大概會有ACG方面的感想、普通日記,或者同人創作。
ACG評論方面自我意識流重。
火影同人專用BLOG(已停更)
    
世界樹迷宮隊伍
SQ隊


SQ2隊


SQ3隊


SQ4隊


SSQ與SSQ2都是故事模式
最新コメント
[11/11 泉]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10/09 路人W]
[09/18 忒心]
HITS
忍者ブログ [PR]

Designed by